战神诀

第一百二十五章 跟着你

“喂,你讲不讲理?”看到黑衣人又想冲上来,林云不禁愤怒地用刀尖指着她的鼻子质问道。

“不讲!”黑衣人回答得十分干脆,提起剑又朝林云攻了过来,“刷刷刷”,剑气纵横,比之前多了几分杀气,剑剑致命,林云抵挡有些困难起来。

“刚刚‘疾风七十二剑’被你挡了下来,现在我用‘奔雷一百零八式’,看你还能不能挡住!”黑衣人嘴里说道,手上也毫不含糊,一柄长剑使得越来越快,那呼啸的破空之声宛如疾风,仿似惊雷,直*得林云连连后退。

“好强的防御招式!”黑衣人越打越是心惊,林云的大刀舞成一团幻影,牢牢护住周身,竟让她丝毫找不到破绽之处!

“一百零六式!一百零七式!……”黑衣人面容冰冷,眼神凛冽,心中默念手上的招式,“奔雷一百零八式”还有最后一式,这一击若还是不中,她也没有脸再打下去了!

“奔雷第一百零八式——上天入地!”黑衣人集中全身的精气神,右手手腕快速抖动,上百个让人眼花缭乱的剑花在林云四周围绽放。

林云面色一变,他知道,最大的杀招要来了!黑衣人的杀气已经浓郁到了顶点,这一击必定是她最强的一击!

“刷”,上百朵剑花闪耀起绚烂的光,只听得一声脆响,一道白光冲上天际,又以极快的速度俯冲了下来!另观黑衣人,其手上的长剑早已是不见了踪影!

林云抬起头,脸色凝重地盯着从天上疾冲下来的白光,那应该就是黑衣人的长剑了!这么快的速度,这么强的气息,能不能挡住呢?

“近了,近了!”林云的神经绷紧到了极点,来自头上的气机锁定让他动也不敢动,体内的阳罡之气如火山爆发般沸腾,生死关头,和残刀“破云”的精神联系也愈发清晰起来,大刀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只要意念一动,“破云”便能第一时间出现在指定的地方!

“横刀于头顶之上!”林云脑海里刚闪过这样的念头,便听得混沌神石中传来小白焦急的声音:“主人,横刀于*!”

没有迟疑,残刀“破云”立刻出现在了林云的*,对于小白,林云是百分百的信任!

“当”,火花溅射,林云的手臂被一股巨大的力量震得几乎要失去了知觉!林云骇然地低下头,只见黑衣人的长剑剑尖抵在了残刀的刀背上,剑尖由于跟残刀的碰撞摩擦而显得如火一般通红!

下面?竟然是在下面!为什么是在下面?怎么可能会在下面?

林云艰难的抽回大刀,抬起头,只见眼前的黑衣人脸色苍白如雪,两眼没有焦距地望着地上那柄宛若失去生机而变得毫无光泽的长剑,干裂的嘴唇紧紧抿在一起,额头上的汗水顺着白皙的脸颊流到修长的脖子,几缕沾着汗水的秀发随风轻轻飘扬了起来。

此刻的黑衣人看起来才真正像一个女人,决然而凄美。

“喂,你没事吧?”林云看到黑衣人这和样子,竟莫名地有些心疼起来。

“我没事。”黑衣人好看的两只大眼睛忽然又恢复了神采,抬起头对着林云嫣然一笑。

“好美!”林云觉得周围的一切忽然都变得模糊起来,眼里只剩下那个如春风绿水般娇媚而舒服的笑容,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倾城一笑!

“混蛋!”欧阳业桃的面色变得铁青,脸上的狰狞有向疯狂转变的趋势,额头上的青筋猛地爆起,一股极不稳定的狂乱气息从他身上散发了出来。

“怎么了?”上官雪儿和小曼惊恐地发现欧阳业桃抓着她们的手越来越用力,用力得几乎要捏碎了她们的手臂!

“救命啊!”两个美人华容失色,拼命地挣扎起来。

“都给我去死吧!”欧阳业桃怒吼一声,双手一震,毫不怜香惜玉地将两个娇滴滴的美人甩了出去,只见他两只眼睛变得血红,头发一根根竖了起来,身体周围忽然出现阵阵黑气,一股邪恶而强大的气息直冲云霄!

“好强大的妖气!”浩然宗某个鲜为人知的秘处,一个白发黑须的老者猛然从修炼中睁开眼睛,身形一闪,果断选择了出关。

“不好!”这边正在和林云深情对视的黑衣人感觉得邪恶气息,不禁暗叫糟糕,快步朝欧阳业桃奔了过去。

“所有人!都得死!”欧阳业桃状若疯魔,此刻说他是一头上古妖兽,绝对没有人会怀疑!

“业桃,冷静,冷静下来,我是千影。”黑衣人按住欧阳业桃的双手,轻声说道。

“千影?”欧阳业桃听到这个名字,总算是有点好转,周身的黑气慢慢淡了下来,眼睛里的红色也缓缓褪去。

“什么情况?说变就变,说好就好?”林云惊愕地看着那个贵公子从面目狰狞,气息狂乱,到现在很正常地在和黑衣人说话。

“咦?为何忽然又消失不见?”白发黑须看着突然出现在食堂门口,眼睛往人群中扫了一遍,最终定格在欧阳业桃身上。

“冰霜寒气!”白发黑须老者一个闪烁来到欧阳业桃身边,二话不说便抓起他的手腕,两根手指搭到了其经脉之上,惊讶地说道,“天竹峰寒冰武神是你什么人?”

“正是是家母。”欧阳业桃彬彬有礼地拱了拱手,与之前的样子截然相反,“晚辈欧阳业桃见过万老前辈!”

“哦,原来是欧阳公子,不知今曰过来浩然宗可是有什么要紧事?”白发黑须老者放开欧阳业桃的手腕,笑眯眯地问道。

“呵呵,倒是没有什么要紧事,只是听闻浩然宗人杰地灵,晚辈今曰是特地过来拜访!”欧阳业桃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老者看着周围倒在地上的浩然宗弟子,老脸微微抽搐了一下,有些僵硬地说道:“欧阳公子真是有心了,老夫还有事,那就不奉陪了。”

身形一闪,众人都还没有看清楚,白发黑须老者便已消失不见。

“祖师爷!是祖师爷!”人群中有人激动地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