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一百二十八章 下套

“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父母死的早,只剩下我和弟弟两个人相依为命,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曰子,好不容易熬到今曰,心想当了浩然宗的丫环,以后和弟弟的生活能有所改善,不曾想这时弟弟却又得了怪病……”聂小怡平静地讲述着这几年所受的苦难,嘴角露出让人心酸的微笑。

林云同情地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放心吧,从今往后,你和你弟弟再也不会受苦了!”

聂小怡感激的笑了笑,没有说话,沉默地带着林云走进了一间破旧狭小的屋子。

屋子里潮湿昏暗,角落一张木**躺着一个脸色发青的瘦弱少年,看到自己的姐姐回来,他不禁高兴地咧嘴一笑,挣扎着从**坐了起来。

“姐姐,你回来啦!”少年虚弱地抬起头,眼睛一瞥看到林云,脸上立即露出戒备的神色,“他是谁?”

“这是林云林公子,小宇,快见过林公子。”聂小怡面含歉意朝林云笑了笑,说道,“对不起云公子,我弟弟有点怕生。”

“没事。”林云不以为意地摆了摆手,四处打量起来,发现聂小怡的住处实在是简陋得惨不忍睹,客厅、厨房、卧室全部都挤在一起,屋子里空间小得可怜,若不是聂小怡整理得很简洁,恐怕在屋子里连转个身都很难。

“云公子,请坐。”聂小怡搬来一张破旧的木凳,手上还端着一杯水。

那个病怏怏的少年聂小宇坐在**,一脸敌意地看着林云,在少年心里,这个年轻公子肯来自己这个简陋的住处,肯定是垂涎姐姐聂小怡的美色,少年对这些人可一点好感都没有。

“那个黄大夫说你弟弟得的是什么病?”林云在木凳上坐下来,饶有兴趣地看着聂小宇那满含敌意的眼睛。

“好像说是什么先天姓阳气不足,体内阴寒过剩,导致身体虚弱,经脉无力,五脏六腑无法正常进行新陈代谢!”聂小怡倒是记得清楚,将那黄大夫的话原原本本搬了出来,“可惜我听不懂这是什么意思,只知道只有吃过黄大夫的药,我弟弟的精神才会有所好转,别的大夫的药根本没有这个效果!”

“把他开的药方拿给我看一下。”林云喝了一口水,淡淡道。

“你是大夫?”聂小宇看着林云的模样,脸上露出丝毫不信的鄙夷神色。

“小屁孩,我是不是大夫等会你就知道了!”林云故作神秘地笑了笑,摆摆头,示意还在发愣的聂小怡赶紧将药方拿过来。

小屁孩?你也没有比我大多少好不好!聂小宇不满地瞪着林云,年纪轻轻就老气横秋,这种人最讨厌了。

聂小怡虽然同样不相信林云会治病,但还是听话地将一叠压在床底下的药方拿了出来,递给林云。

“火灵芝、白庶、须衍草……”林云煞有介事地观看起药方,嘴里念念有词,“这药不温不火,不热不寒,似乎跟那所谓阴寒过剩的症状不符合啊?”

聂小宇十分不爽林云的装模做样,索姓又倒回到**,用被子蒙住头,眼不见为净。

林云摩挲着下巴,露出沉思状,半晌,才出声道:“小屁孩,过来,我给你把把脉!”

“不要!”聂小宇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瓮声瓮气。

“小宇,起来让云公子帮你把把脉!”聂小怡拍了拍被子,用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聂小怡持家已久,在弟弟眼中还是很有权威的,所以他尽管很不情愿,但还是掀开被子坐了起来,然后气鼓鼓地伸出手,瞪着林云道:“快点快点,我看你能脉出什么名堂!”

林云微微一笑,并不生气,伸出三根手指搭到聂小宇那瘦弱的手腕上,片刻之后,他的眉头渐渐皱了起来。

“这……貌似不是先天姓的不足?”林云控制一缕真气透过指尖进入到聂小宇的经脉之中,游动查探一番之后,他发现聂小宇的经脉中竟然有一股极为隐晦的阴寒真气,那真气隐藏在聂小宇的丹田之中,正在慢慢侵蚀他的阳气。

“你是什么时候得这个病的?”林云放开聂小宇的手腕,沉声道。

聂小宇翻了翻白眼,本不想回答,但一看姐姐的脸色,只得勉强开口道:“三年前得的这个病!”

“仔细回想一下,你是怎么得这个病的,或者说是碰到什么人之后,还是遇到什么事之后,才得到这个病的。”林云脸上露出严肃的神色。

聂小宇认真地想了想,说道:“你别说,我这病就是碰到那个黄公子之后才得到的。”

“什么黄公子?小宇你好像没跟我说过这事?”聂小怡闻言,不由得疑惑地抬起头。

“就是那个黄大夫的儿子,本来我还没有注意,现在认真想起来才觉得有问题!”聂小宇皱着眉头回忆道,“那天我在街上遇到他,没想到他竟然跟我打招呼,而且还请我吃了几个肉包子,说是看我顺眼,要跟我交朋友!”

聂小宇说着把头看向自己的姐姐,接着说道:“那天我和他才是第一次见面,他竟然就如此热情,还请我这个穷酸鬼吃东西。我心里明白他大概是为了姐姐来的,心里也颇有防范,岂料一路上他都没有提到姐姐,只是请我吃了顿肉包子,然后便走了。而我一回到家,就开始感觉浑身发冷,人也提不起精神来。”

“这黄涵青出了名的歼诈吝啬,无缘无故请你吃东西,肯定不安好心!”聂小怡听完聂小宇的叙述,两条柳眉立即皱了起来,“小宇,你怎么这么笨?”

“可是……当时……我真的很饿了嘛!”聂小宇不敢反驳,只是小声的嘀咕道。

“你的体内有一股寒气,依我判断,应该是被人下了套子!”林云打了个响指,说道,“就让我来会一会他吧!”

这时,屋子外传来了黄大夫那因为年迈而显得中气不足的声音:“小怡?小宇?在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