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一百三十一章 不是妖女,是仙女

“小弟严况。”那个带头的年轻人不卑不亢的朝林云拱了拱手。

“哪个堂的?”林云冷着脸问道。

“小弟明月堂。”严况再次拱了拱手,脸上不经意间露出一丝傲然,因为在浩然宗的五个堂中,明月堂的总体实力是最高的,很多浩然宗弟子都以能加入明月堂为荣。

“明月堂?”林云架起双臂细细地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高瘦的年轻人,缓缓道,“你要我给你什么交代?”

“我们听说那个在食堂前打伤众多师兄弟的妖女住在林云师兄你的屋子里,所以我们希望师兄你能将她交出来。”严况声音不大,言辞却是犀利,颇有一股兴师问罪的味道。

“为什么?”林云的眼睛又眯了起来,定定地盯着严况。

“因为他打伤了宗内的众多弟兄。”严况并不畏惧林云那危险的眼神,而是挺起胸膛,一脸正气地说道。

“食堂前被打伤的人当中,好像没有你吧?”林云冷笑着问道。

“这……的确没有。”严况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一脸感同身受的愤慨道,“不过那妖女打伤了我们浩然宗的众多弟兄,我身为浩然宗的一员,自然要为兄弟们讨回公道。”

“你没那资格,滚回去告诉李烈,别跟我玩这种把戏!”林云蓦然瞪起眼睛,指着严况的鼻子,高声厉喝道。

严况被那突然暴起的凌厉气势吓了一跳,不禁后退了一步,在反应过来之后,脸上露出了恼羞成怒的神色,沉声道:“林云师兄,说话可要有点依据!这件事怎么就扯到李烈师兄身上去了?”

“是不是他指使的,大家心里有底,我也不想多说!”林云摆了摆手,懒得跟这些小角色废话,“至于那所谓的妖女,更是无稽之谈,此事我已经跟掌门沟通过了,他都没意见,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严况脸上青一阵白一阵,此刻正是进也不是,退也不行。

进吧,人家连掌门都搬出来了,退吧,自己以后在浩然宗就威信全无,成为笑话了!

“林云师兄,你作为浩然宗的一员,大家尊你一声师兄,你现在这么做,可是要寒了众位兄弟的心!”严况一脸的痛心疾首,试图藉此鼓动身后众人的怒气。

“对啊,林云师兄这么做可不行啊!”

“那妖女是外人,林云师兄为什么要这么护着她?”

…………

众人果然被鼓动了起来,一个个情绪激动,那四溅的口水几乎要把地面都弄湿了。

“我已经说了,这件事我和掌门沟通过,你们现在这是要违背掌门的意思吗?”林云毫不退让地瞪起眼睛,直接扯出上官浩当挡箭牌,对此他可丝毫没有罪恶感,那个老狐狸的确默认了陌雪莲的存在。

浩然宗规矩森严,众人尽管心中不满,但见到林云说得有模有样,倒也不得不信,谁也不想顶着反对掌门的罪名,这在浩然宗内可是致命的。

“你们若是对掌门的决定不满,自己去找他讨个说法,不要在我屋子前叫嚣!”林云伸手挤开人群,自顾自走进了屋子,然后啪的一声,猛然关上房门。

屋子外众人面面相觑,半晌之后,一个个低声咒骂着离开了,林云这个态度,他们也奈何不了,谁叫人家是紫衣弟子而且还和掌门的关系很好呢!

能让众人这么轻易罢休,当然不止是因为林云紫衣弟子的身份,其实更重要的是他那恐怖的实力,先是打败了李烈,后来又在食堂连败老旺和老潘两个高手,所以林云的实力才是真正让众人不敢做的太过分的原因。

一踏进屋子,林云耳朵微微一动,便皱着眉头往一个房间里走了进去。

陌雪莲一个人躲在房间里,双手抱膝坐在**,脸上梨花带雨,看起来好不可怜。

林云看着那满是泪痕的绝美脸庞,心里猛地揪成一团,走到床边坐下,伸出手轻轻地拭去脸庞上的泪水,动作无比轻柔,生怕擦破那水一般柔嫩的皮肤。

陌雪莲红着眼眶,楚楚可怜地看着林云,抽了抽鼻子道:“我是不是错了?我是不是不应该放下剑?”

林云微笑着摇了摇头,用温暖的手掌轻抚着陌雪莲冰冷的小脸,心疼地说道:“没错,你没错,是我错!”

陌雪莲嘴巴一扁,豆大的泪珠又掉了下来,委屈地说道:“可是,他们说我是妖女!”

“不要在意他们的话,你才不是妖女,你是仙女!妖女哪有这么漂亮?”林云摸了摸陌雪莲的秀发,柔声安慰道。

“真的吗?”陌雪莲像个纯洁的小孩子,抬起头眼巴巴地望着林云。

“真的!”林云很用力很用力地点了点头。

陌雪莲破涕为笑,把头埋进林云怀中,一双小手紧紧的揪着林云胸前的衣服,低声呢喃道:“我不在乎别人的看法,我只在乎你的看法!”

林云紧紧的搂着陌雪莲,他能清晰地感觉得到陌雪莲对自己那毫无保留的依赖,这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两个人的心在这一刻牢牢地交缠在了一起,任何东西也不能让它们分开。

不一会儿,林云感觉到陌雪莲的鼻息稳定了下来,低下头看去,发现她竟是睡着了,看来真是累得不轻。

“爹爹,我好累,我不想再练剑了……”

“爹爹,这里好黑,你在哪里,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不,不是!我不是妖女!我不是!”

…………

陌雪莲睡得并不安稳,竟是一直在做噩梦,林云心疼地拍着她的后背,轻声道:“不要怕,不要怕,我在这里。”

就这样抱着陌雪莲坐在**,过了许久,等到陌雪莲睡熟了,林云才将她轻轻放到**,盖上被子,悄悄离开了房间。

刚走出房间,屋子外便传来了粗暴的敲门声,林云皱了皱眉头,不用看,他也知道是谁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