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一百三十三章 封印

巨石阵的后面,是竹的世界,成片成片的金黄色竹子组成一个耀眼的世界,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让人目炫神迷的光彩。

林云被狠狠地震撼了一把,看着眼前一望无际的金黄,有种遍地黄金的错觉。

“这……这是赤金竹!传闻每一株都是价值连城,没想到这里竟然有这么多!”林云虽然并不贪恋财富,但一时看到这么一个不可思议的场景,倒也有点口干舌燥的感觉。

“这是祖师爷当年亲手种给祖师奶奶的,虽然现在祖师奶奶已经不在了,但这些竹子却是越长越茂盛!”上官浩叙述着浩然宗的陈年往事,一边带着林云往竹林里走去。

竹林里落叶成堆,铺在地上仿佛黄金地毯,林云轻轻地踩了上去,发现这些落叶竟是如丝绸般柔软,给人以很舒服的触感。

赤金竹,真不愧是好东西!林云在心里暗暗感慨道。

竹林很大,林云跟着上官浩走了许久,才走出这片赤金竹林。

竹林外面有一条青石小道,小道旁边长着各种野草、野花,色彩斑斓,欣欣向荣。

青石小道的尽头是一间小屋子,屋子由赤金竹建成,底下悬空,离地约一米,整座屋子由十几根竹子支撑着。

“这赤金竹的枝干,有这般坚实?”林云惊奇地问道。

“赤金竹的硬度,比石头还要硬上几分,寻常刀剑难以伤其分毫,十几根赤金竹干支撑住一座小木屋,那可是绰绰有余!”上官浩一边回答着林云的问题,一边顺着一条斜梯走上了小木屋。

来到屋子前,上官浩停下脚步,整理了一下衣着,然后撩起袖子,用食指轻轻地敲了敲了屋门,神色恭敬。

“进。”屋子传来一道略显沙哑的声音,林云诧异地挑了挑眉,这声音,似乎在哪里听过!

吱呀,屋门被轻轻地推开,上官浩神态恭敬地踏了进去,垂手低眉道:“祖师爷,人已经带到了。”

“嗯。”屋子内的竹椅上坐着一个白发黑须的老者,两眼灿若星辰,散发着摄人心神的寒光。

林云被那眼神一扫,感觉浑身极不舒服,宛如被人用刀子在身上刮了一遍又一遍。

“那个在食堂前出现过的老者,原来便是浩然宗的祖师爷,这修为果然恐怖,单单眼神便让人心生畏惧!”林云恭敬地低下头,眼睛却是悄悄往上瞥,偷偷地观察着老者。

“你先出去吧。”白发黑须老者挥了挥手,示意上官浩退下去。

于是屋子便只剩下老者和林云两个人了,老者躺在竹椅上,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一双眼睛紧紧的闭着,呼吸平稳,似乎是睡着了。

林云偷偷地瞥了一眼,心里疑惑这老头把自己留下来是要做什么,但却也不敢怠慢,依旧老老实实地站着,也不说话,就这么静静地呆着。

就这么过了一会儿,老者睁开眼睛,缓缓道:“地面不脏,可以坐,桌上有水,可以喝。”

林云点了点头,也不矫情,拿起桌上的水壶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盘膝坐到地上开始咕咚咕咚的喝起来。

老者满意地眯起眼睛,待林云喝完水杯里的最后一滴水,才抚了抚下巴上的几缕黑须,再次开口道:“你不是恩人的传人,不过,我们浩然宗需要你!”

“不是?”林云疑惑地抬起头,上官浩无比肯定地说自己是那个什么恩人的传人,现在眼前这个老者却又说自己不是,这到底是闹哪样?

“小师弟把你引上山来,倒真是用心良苦,那浑小子总算还没有忘记浩然宗!”老者摸着黑须,自顾自地说话,也不管林云有没有听懂。

“对不起,老前辈,我听不太明白。”林云朝老者拱了拱手,一头雾水地问道。

“虽然你不是恩人的传人,但带你去看看封印,倒也是可以的!”老者并没有回答林云的问题,而是站起身走出了屋子。

林云连忙跟了上去,这次来的目的就是看封印,至于自己是不是那个什么恩人的传人,林云并不在意。

出了屋子,老者往屋子后面走去,那是一个断崖,下面云雾缭绕,看起来似乎没有尽头,林云站在断崖旁,感觉头有些晕,他惊奇的望着看着,问道:“你的屋子竟然建在悬崖旁边?”

“这不是悬崖!”老者淡淡的瞥了林云一眼,背在身后的双手蓦地伸展开来,在虚空中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挥舞变幻之后,眼前的悬崖仿佛水面上的镜像,一阵扭曲旋转之后轰然破碎,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像水波荡漾般在林云的心中扩散开来。

“这是一个阵法!”林云恍然大悟地说道。

“没错,这是一个高级幻阵,具有以假乱真之奇效!”老者眯起眼睛,望着眼前的场景由悬崖变为一座山峰。

山峰笔直而陡峭,通往山峰的是一条由鹅卵石铺就的小道,小道直通山峰之内,尽头乃一洞穴,洞穴内黑漆漆的,有类似怪兽嚎叫的风声自洞中呼啸而出,让人毛骨悚然。

“这便是那封印的洞穴?”林云踏上鹅卵石小道,走来到洞穴旁。

“这个不是,里面那个才是。”老者缓缓地走进了洞穴内,脸上露出在林云看来有点莫名沧桑的表情。

洞穴内阴风呼啸,地面湿漉漉的,看起来别有一股阴森的味道,林云看着洞穴深处那个奇妙诡谲的光罩,喃喃道:“这应该就是那个封印了吧!”

“最近我一直有种不详的预感,我怀疑当年恩人并没有杀死那只上古妖物!解开这个封印,也不知是福是祸!”老者阴沉的脸在光罩的照耀下变幻莫测,林云缩了缩脖子,感到一股莫名的寒意涌上心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