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一百四十四章 翼玛车

“噗哧!”古鑫话音一落,便看到天灵派这边的一名女弟子忍不住笑了出来。

“倩儿,不得无礼!”天灵派的领队,那个叫向钦的魁梧男子怕引起冲突,急忙转过头呵斥了一番那名叫倩儿的女子。

“无妨。”古鑫毫不在意地摆了摆手,倒显得颇为潇洒。

那名叫倩儿的女子被自己的师兄呵斥了一下,意识到失礼,急忙捂住嘴巴,一双灵动的大眼睛转了转,显得很是可爱。

“大家都坐下吧,我们来商量一下如何查探落曰山脉。”向钦为人比较热情,招呼大家都入座,便开始商量此次前去落曰山脉的计划。

浮云门的几个人都是寡言少语,极少开口,只有为首的周闲云偶尔插上两句。所以场上变成主要是林云和向钦两人在商量,其他人也懒得开口,都等林云与向钦制定好计划,他们照做就行。

制定好计划,吃完饭之后,三大宗门的十五名精英弟子便成群结队,浩浩荡荡朝落曰山脉进发。

要想去落曰山脉,首先需要的是代步工具,落曰山脉离岩陆城有极远一段距离,如果步行的话,至少需要十天,而宗门给的任务时间只有一个月,所以步行是万万行不通的,太浪费时间了。

林云和向钦商量之后,觉得去租“翼玛车”是挺不错的一种选择。

翼玛是类似马的一种妖兽,背生双翼,身体庞大,具有飞行能力。翼玛车,则是利用翼玛制作出来的用来载人飞行的工具。

“岩陆城东的大市场就有租用翼玛车,只不过数量不多,我们得赶紧过去看一下,要是被租光了,那就麻烦了。”向钦转过头向众人说道,一边加快了脚步,往城东市场赶去。

众人快步跟上,不一会儿,便来到岩陆城有名的城东大市场,这里人头密集,熙熙攘攘,一副繁荣景象。

林云一群人浩浩荡荡,加上气势不凡,所以很多人看到他们都是自动让开路来,于是一行人很快便来到租用翼玛车的地方。

“哦,年轻人,请问有什么可以为你们服务的?”一个老婆婆从一间屋子里走出来,接待了林云这群年轻人。

“婆婆,我们要租用翼玛车。”向钦比较擅长跟人打交道,所以由他出面跟这老婆婆谈话。

“要去哪里啊?”老婆婆咳嗽了一下,接着问道。

“我们要去落曰山脉。”天灵派的那名女孩子开口道。

“落曰山脉?”老婆婆面露思索之色,半晌之后,开口道,“那里很危险,我们只负责送到离落曰山脉最近的希涞镇,剩下的路程你们要自己解决,可以吗?”

“可以。”林云和向钦对视了一眼,然后很是干脆地点了点头。

“刚好这里剩下最后一辆翼玛车,你们要是晚点来,可能就没了。”老婆婆一边说着,一边带着众人往屋子后面走去。

屋子后面是一片宽阔的场地,场地上放着三个巨大的铁笼子,其中两个铁笼子是空的,另外一个笼子中关着一只巨大的妖兽,足有三个人高,身躯庞大,外形似马,只不过背生双翼,看起来异常神骏。

“这是我们这里最大的一头翼玛,你们十几个人乘坐,虽然有点拥挤,但还是坐得下的。”老婆婆打开铁笼子,将翼玛牵了出来,那庞大身躯铺天盖地,一出笼子便如一座大山笼罩住了众人。

“好大啊!”天灵派的柳倩儿仰起头,兴奋地叫道。

“请问婆婆,这个价钱……”向钦开始询问价格,租用这么大一辆翼玛车,应该要不少灵石吧。

“从这里到希涞镇,需要三天的路程,你们每个人需要支付一百上品灵石,十五个人也就是一千五百块上品灵石。”老婆婆扫视了众人一眼,淡淡地说道。

“可以,那什么时候可以出发?”向钦爽快地接受这个价格,一百灵石对他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只要你们准备好了,随时都可以出发。”老婆婆话刚说完,便有一个彪形大汉走了进来,在众人面前站定。

“这位是我们请来的驯兽师,由他驾驭翼玛车,保证安全。”老婆婆指着彪形大汉说道。

“你们好,我叫明泰,请问你们要去哪里?”那彪形大汉客气地询问着眼前的这群年轻人。

“我们要到落曰山脉去。”向钦回答道。

“我只能送你们到希涞镇。”明泰说道。

“可以,那我们现在可以出发了吗?”向钦问道。

“这里去希涞镇需要整整三天的时间,请各位准备好干粮和水,若是准备好了,便可出发。”明泰回答道。

“我们都准备好了。”向钦转过头扫了一圈,发现大家都朝他点头,于是如是说道。

“你们先预付一半的价钱,到达目的地再支付另外一半。”一旁的老婆婆开口说道。

“嗯,给,这里是七百五十块上品灵石。”向钦从腰间掏出一个钱袋递给老婆婆。

老婆婆将灵石倒出来仔细地数了一遍,然后满意地点了点头,转过头朝彪形大汉明泰说道,“去把翼玛兽喂饱,准备启程。”

明泰点了点头,抬起头朝翼玛哟喝了一声,然后转过身往场地的另一边走去。翼玛似乎是听懂了他的意思,迈开脚步,挪动着庞大的身躯紧紧跟在明泰身后。

整个场地似乎都随着翼玛那庞大身躯的走动而颤动起来,林云等人不由得在心里暗暗咋舌,心道这可真是货真价实的大家伙啊!

“还有翼玛车吗,李婆婆?”不料这时,又一队人走进了场地中,为首的一个大汉高声地喊道,一边朝林云等人这边走了过来。

“没有了,最后一辆刚租出去。”李婆婆瞥了大汉一眼,随即摇了摇头。

“把车让给我们,我们出双倍价钱!”大汉把手一挥,粗声粗气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