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诀

第一百四十九章 敌袭

林云刚将宫鲤月拥入怀中,立刻便感到周围的目光变得怪异起来,他尴尬地咧了咧嘴,轻轻摇着宫鲤月道:“宫师妹,醒醒,宫师妹……”

宫鲤月睡得很熟,林云的叫唤根本没有对她造成半点影响,依旧紧闭着眼睛靠在林云怀中,整副身体的重量都压在了林云身上。

林云又叫唤了几声,发现实在叫不醒宫鲤月,也只得无奈地顶住压力,轻轻搂着宫鲤月柔软的娇躯。那少女的幽香不断往他鼻子里钻去,林云作为一个正常的男人,身体不禁有了某些反应。但他不是趁人之危的人,只得苦苦忍住,尽管十分辛苦。

翼玛车又飞行了半个时辰,这时,突然翼玛车发生了剧烈的摇晃,在众人的惊呼声中,宫鲤月迷迷糊糊醒了过来。

只不过她一醒过来,却差点就尖叫出声,因为她看到自己竟然躺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愕然地抬起头,正好对上林云那尴尬的眼神。

“林云师兄,我怎么会……”宫鲤月感受着林云那强健有力的心跳,一张脸立刻红到后耳根。

“你站着站着睡着了,我怎么叫都叫不醒你。”林云无辜地看着宫鲤月,一边扶着宫鲤月的肩膀,让她脱离自己的怀抱。

“哦,对不起啊!”宫鲤月想到自己赖在人家怀里睡觉的情形,不禁羞得头都不敢抬起来。不过脱离了那温暖的怀抱,她却莫名感到有一丝失落。

赶紧抑制自己的想法,宫鲤月小心翼翼地抬起头,然而眼睛却不敢望向林云,轻声道:“谢谢你。”

“不用客气。”林云微笑着点了点头,一时间也就没有了下文,他还是觉得有点尴尬。

“我们到前面停下来休息一下,翼玛兽有些累了。”这时,明泰的声音传了过来。

“总算可以休息了!”

“哎呀,原来坐翼玛车这么累的。”

众人听到可以休息,都不禁高兴地叫了起来。

“林兄,发什么呆呢?下车了。”向钦转过头看了林云和宫鲤月一眼,脸上满是暧昧的神色。

林云尴尬地应了一声,连忙跟在众人身后下了翼玛车。而他不知道的是,在车上的不远处,一双充满嫉妒和不满的眼睛正在死死地盯着他。

“妈的,竟敢跟老子抢女人?老人看上的女人,谁也别想染指!”黄涵站在人群后冷冷地盯着林云,看到宫鲤月和林云那暧昧的样子,他的肺几乎要被气炸了。

其实从早上一看到宫鲤月,黄涵就已经被那清纯活泼的脸庞所吸引了,他心里有一种要将宫鲤月占为己有的强烈欲望,甚至于在翼玛车上,他偷偷摸摸地站在宫鲤月身后,就为了感受那令人销魂的柔软。结果宫鲤月竟然忍受不了,跑去了林云身边,而且还在他怀里睡着了。这可把黄涵给气坏了,他决定要狠狠教训一下那个可恶的敢跟他抢女人的小子。

林云并不知道自己无意又树了一个敌人,他下了翼玛车,跟向钦等人闲聊了几句,然后便在路旁的一块巨石上坐了下来,闭目养神。

宫鲤月站在人群里偷偷地望着林云,她的脸依旧红红的,一想到自己竟然在林云怀里睡了那么久,而且周围还有那么多人看着,她就不禁想找条缝钻进去。

大家都拿出了各自的干粮,和着水开始补充能量,后面还有很长的路程,不做好准备可不行。

宫鲤月也是拿出了自己准备的干粮和水,眼睛一瞥却看到林云依旧坐在巨石上一动不动,身旁也没有水和干粮,于是她犹豫了一下,鼓足勇气朝林云走了过去。

“林云师兄。”宫鲤月拿着干粮走到林云面前,轻轻地叫道。

“哦,是宫师妹。”林云睁开眼睛,愣了一下,随即微微一笑道,“请坐,有什么事吗?”

“你没带干粮吗?”宫鲤月在林云身边坐了下来,侧头问道。

“没有。”林云摇了摇头,他不喜欢吃干粮,不过他身上带有一瓶辟谷丹,吃上一颗可以顶三天。

“你没带啊,那我分一点给你。”宫鲤月热心地将手上的面饼分成两半,伸手将一半递到林云面前。

林云看着眼前这半块面饼上的一排细细的牙印,神色不禁变得怪异起来。

宫鲤月察觉到林云的变化,不禁有些疑惑,随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急忙满脸通红地将手收了回来,然后将另一半递到林云面前,吞吞吐吐地说道:“对……对不起,这块给你,这块没吃过的。”

林云看到宫鲤月这么可爱的样子,不禁咧嘴一笑,轻轻摇了摇头道:“我不饿,你吃吧。”

“哦。”宫鲤月失望地收回手,心里暗道:他是不是嫌弃我?

林云看着宫鲤月突然变得闷闷不乐,不禁有些疑惑,但也没有多想,再次闭上眼睛,脑海里浮现的却是黎菁菁那绝美而温柔的脸庞。

“菁菁,你现在应该是在恨着我吧!”林云那天回去冷静的思考了一下,立即便明白黎菁菁过来看自己却又不告而别的原因,应该是自己抱着陌雪莲的那一幕被她看到了。

对于陌雪莲,林云一直不清楚自己对她的感觉是什么,他觉得自己对她有责任,毕竟她抛弃了她的剑而来跟着自己,所以自己对她是有责任的,自己应该爱护她,照顾她。而且有陌雪莲在身边,林云觉得自己那浮躁的心会变得安宁。

而黎菁菁是林云的第一个女人,林云爱她,林云无时无刻不在想着她,没有她,林云觉得自己的生命将会变得暗淡,自己的生命将变得不再完整。

两个女人都是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都是自己最爱的人,但是要如何处理好她们之间的关系,如何让她们和平共处,是林云目前最头疼的事情。

“林云师兄,你在想什么呢?脸色这么难看?”宫鲤月看着林云紧皱着的眉头,不由得关切地问道。

“我没事。”林云睁开眼睛,朝宫鲤月微微一笑。

“不好!敌袭!”这时,一声凄厉的叫声突然在不远处响起。林云猛地抬起头看去,只见明泰倒在了血泊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