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六章 学艺二

正文 第一卷 梦想成真第六章 学艺二扶苏郑重地点了点头,将老人的一番金玉良言牢牢地记在心里。

忽地扶苏想起了一个问题,问老人道:“祖师爷爷,现在已经不是可以用铁来做兵器了吗,为什么我大秦仍然还是用青铜做兵器呢?这样不是比用铁作兵器的关东六国落后了吗?”老人赞许地点了点头道:“你提得很好,很善于从不经意的小事中寻求大的道理!现在虽然各国已经可以用铁制造兵器,不过由于铁开采和冶炼都比较困难,而且强度和韧度不够,所以关东六国现在虽然已经采用了一定的铁兵器,但军队中仍然是以青铜兵器为主!而在青铜兵器的制造方面,大秦拥有七国中最为优秀的铸剑师,所铸青铜兵器的质量居天下各国之首,所以秦国目前并没有采用工艺仍未成熟的铁兵器,而仍采用技术先进而且成熟的青铜兵器。

大秦之所在过去的百年里战无不胜,正是因为比起关东六国来,秦的兵器是最先进的!但是秦剑和其它青铜兵器究竟为何比关东六国领先一大截,这个秘密就只有你自己到兵器坊里面去找了,老夫身为外人是不能随便进入这等军事重地的!”扶苏闻言恍然大悟,总算对秦军为何能够以青铜兵器便横行天下有了一点初步了解。

以前总认为为什么秦军会以落后的青铜兵器对抗关东六国的铁兵器而感到困惑,但是现在终于了解到原来事实的真相是:秦是以将工艺水平发挥到极致的青铜兵器去对抗关东各国仍未成熟的铁兵器和较拙劣的青铜兵器,兵器的先进与否竟然完全掉了个个!老人手指手中的青铜长剑道:“扶苏,你看,老夫手中的长剑和一般青铜剑有何不同?”扶苏看了看,马上察觉出来了老人所执长剑的异常,探询地道:“祖师爷爷,孩儿好像听说关东六国铸造的青铜剑一般来说不说超过两尺六寸(约合六十厘米),名剑‘越王勾践剑’便只有不到二尺五寸!只是我看您现在所用的所使用的青铜长剑竟然长达有近四尺(约合九十厘米),好像明显超出了一般青铜剑工艺所能达到的长度范围,这是怎么回事?”老人笑道:“孰话说‘一寸长一份强’,在近身格斗中,剑长的自然比剑短的占便宜、更容易刺杀对方!秦兵就是靠使用着这样加长的青铜剑才能纵横沙场的!但是这种加长的青铜剑却只有秦国能制造,可见秦国兵器之先进!但是具体为何秦人能够将青铜兵器发挥到如此极致便不是老夫可以知道的啦!这同样要等到你以后自己去找答案!”扶苏一脸震惊的点了点头,心中暗暗惊讶:秦,这个伟大的王朝,究竟还有多少惊人的秘密湮灭在历史的长河中!!!老人看扶苏在发呆,忽地笑笑道:“好了,扶苏,你现在对剑的了解应该来说比较深刻了,下面老夫便教你剑法。

剑法其实是有多种,适合于帝王的有两种:一为‘霸者之剑’,其剑法气势刚猛、咄咄逼人、凌厉异常,是以力服人;另一种为‘王者之剑’,其剑法气势磅礴、大开大阖、威严无比,是以度服人!你要学哪一种?”扶苏头脑一晕:娘嗯,竟然剑法还有这么多选择!不竟耍了个滑头,笑道:“祖师爷爷,我父王和屠狗者前辈习得是什么剑法?”老人笑笑道:“你父王生性刚烈、像你曾祖父,学的是‘霸者之剑’,而‘屠狗者’是市井游侠,自然学的是纵横于民间的‘侠者之剑’!”扶苏想了想:“作为一国的王长子,自然不能学那些市井无赖好勇斗狠的剑法,又不愿学父亲赢政的那种‘霸者之剑’,那么便只有‘王者之剑’了!”想到此,扶苏便道:“祖师爷爷,父王脾性过于刚烈,所以才选择了‘霸者之剑’。

不过孩儿担心父王霸道过重,想用王道补之,所以孩儿想学‘王者之剑!”老人听了心下大悦,其实以老人的智慧,问扶苏选择何种剑法便是在测试扶苏日后的治国之道。

对于秦国的实际强弱情况老人都已用睿智的眼睛看出:以大秦之强盛、统一六国自然毫无问题,是水到渠成之事。

不过秦一向实行的是以‘霸道’治国,而以‘霸道’治理一诸侯国自然尚可,但若以‘霸道’治理整个天下,秦必然短期内力竭而亡!而老人不忍心看到百姓们一统后很快便再度陷身于战火之中,也在竭力设法帮助百姓们能够度过这个危机。

只可惜秦王赢政习性已定,老人无力回天,现在听闻扶苏力主以‘王道’治国,不由心下大喜道:“天下苍生得其主,有救矣!”喜悦的老人定了定神,整理了一下心服,郑重的对扶苏道:“扶苏,‘王者之剑’共有三十六路剑法,我马上演示一遍,你要看清了!”扶苏赶紧睁大了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老人舞剑。

老人剑指向天,鼻间吐浊纳清,忽地大吼一声道:“王者剑,重气势、以度胜、以威压……”一边念着剑决一边舞动着手中的长剑。

霎那间,竹林间剑风四起,无数竹叶被剑风一激,纷纷从天而落、飘摇而下。

老人矫健的身影越闪越快、渐渐都似裹在一团青光之中,无数落叶被剑风引动,随着剑气四处飘散!幽雅的竹林、鹤发的老人、绝世的剑法,构成了一副唯美、唯壮的绚丽的图画,现在如果有人可以将这一幕画下来的话,那么一定会是一幅不朽之作。

当老人三十六路剑法舞毕,已经被威严的‘王者剑法’带来的庞大威势压得几乎跪地膜拜的扶苏良久才愣愣的回过神来。

已然初学会一点古代剑术皮毛的扶苏不禁有些痴痴地道:“好、好剑法!好剑法!”忽地蹦了起来,大叫道:“祖师爷爷,这剑法太好了,我要学,你赶快教我吧!”老人毕竟已经年近百岁,身体再好,舞完一套剑法也不禁微微气喘。

当下喘了几口气,擦了擦额头的汗珠,笑道:“怎么样,看祖师爷爷舞了一遍,有何心得?”扶苏想了想,认真地道:“祖师爷爷,孩儿看‘王者剑’主要便是以气势压服敌方、取得胜利。

刚才祖师爷爷舞剑的时候,孩儿被吓得差点就跪下了!”老人闻言笑道:“扶苏,其实世界无论何种剑法首先得用‘心’,如果不能用‘心’去练剑,那么你就不能真正地掌握剑的精髓。

而‘王者之剑’正如你所说,最重气势,尤其是正大光明、浩然磅礴的王者之气。

只有你真正能够做到德育万民、以天下安危为已任,那么你的‘王者之剑’将所向而无敌!”扶苏知道老人在借剑育人,当下恭敬地道:“谢祖师爷爷教诲,孩儿会谨记在心的!”老人开心的大笑,便细细将三十六路剑法教给扶苏!就这样,对‘王者之剑’痴迷十足的扶苏每天都是精神抖擞的疯狂练习、进境真可谓是一日千里,让‘中隐老人’心里不禁暗自嘀咕:“嗯!看来扶苏这孩子的确是个‘王者之才’,我的眼光没有错啊!”就在每天扶苏开始痴迷于剑法、甚至多日未见王瑕的时候,宗正给扶苏带来了秦王让扶苏开始学习刑名之学的王命!扶苏于是无可奈何的每天抽出半日到赵高处学习刑名之术。

赵高,历史上其来历有诸多版本,甚至有人认为赵高根本不是宦官!但可以肯定的是赵高是一个十分有心计之人。

从小伴随着秦王一起长大的赵高,受尽了贫贱之人在人世间的冷暖和欺诈,为了能够更好的活下去,深知秦王性格特点的他用最恭顺、最虔诚的态度迎合着秦王的一举一动、一说一笑,但事事却又做到恰到好处,不过也不缺,所以深得秦王的喜爱!更可怕的是,由于大秦以法制国,所以为了能够接近国家的最高权力中心,赵高竟然在每天少得可怜的休息时间里硬是挤出了大量的时间用‘头悬梁、锥刺骨’的精神通读了所有的秦法,成了秦未最为精通秦法的专家,使得秦王赢政更加的离不开这个阴险狡诈的宦官!从种种迹象可以看出,赵高此人心机之深!虽然扶苏对赵高这个小人恨得是咬牙切齿,但是早已在老人的教导下和血一般的宫庭争斗中学会了隐藏自己的感情,所以扶苏表面上对赵高这个太监仍然是尽到了师徒之礼。

虽然扶苏心里一直暗地里算计着如何如何学到赵高的刑名之术,又如何如何要让赵高以后尝尝自己创造的诸般毒刑!就这样,一年时间过去了,接受力极强的扶苏不仅将赵高掌握的刑名之术学了个是干干静静,而且‘王者之剑’也已经小有所成、等闲三五个壮汉都已经不是小小的扶苏对手!这一日,扶苏刚到‘中隐老人’的田园小居要和老人出外练剑时,老人却叫住了他。

这一年里老人的脸色变了很多,十分的苍老起来,显然是大限将近,但是每日里老人的精神仍是十分的好,显然是扶苏的存在给他带来了很大的欣慰!老人平静地对扶苏道:“扶苏,六年来你跟我学了不少东西,祖师爷爷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给你了,你要想再进一步就要靠自己的努力了。

从明天起,你就不用再来了,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去吧!”扶苏听罢,放声大哭道:“这么多年来,扶苏深受祖师爷爷的厚爱,心中实是感激!日后一定谨记您老人家的教诲,以王道行天下。

爷爷放心,孩儿一定会常来看你的!”老人却摇了摇头道:“不用了,孩子。

祖师爷爷时日已经无多,只想静静地走完人生这最后一断旅程。

你能够救天下万民于水火中便已经是对爷爷最大的孝心啦。

你一定要记住:为了天下万民在一统后能够不再苦于战火,你一定要排除万难、取得王位。

这样的话,祖师爷爷便在九泉之下也含笑了!”扶苏泪如泉涌地大哭道:“祖师爷爷放心,孩儿对天立誓,一定做到。

爷爷珍重!”扶苏重重地为老人磕了三个响头,拜辞而别!临行前,扶苏默默地看着呆了多年的小院,仍然是那么的清静、那么的芳香。

但是自己以后却再也不能聆听老人的教诲,想到这里扶苏的心里真的是难过极了!本章蕴藏大秦知识点:一、扶苏的老婆是王翦的爱女王瑕(野史)二、秦国所用的青铜兵器在七国是最先进的,秦军一支装备最为精良的部队,而非人们一般认为的秦军是一支装备落后,只靠野蛮和悍勇打仗的军队。

(来源于正史和搜集的史料)三、青铜剑的长度谜题:除秦以外的六国一般青铜剑只能做到0厘米以内,‘越王勾贱剑’便只有55.厘米,而秦人通过特定的工艺及精湛的制造技术可以使青铜剑长达九十厘米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