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十二章 忠魂一

正文 第六卷 赵国忠魂第十二章 忠魂一

初冬的阳光下,寒风乍起,已经颇有几分萧瑟之意。园中的花朵早已开始枯萎,青葱的树木也开始落下一片片落穆的枯叶,靠近花园的一座精致小屋旁,一位绝世的佳人正庸懒的斜倚在窗前、百无聊赖的痴痴打量着园中日渐枯瑟的景象!

忽然间,园中一株梧桐树的枝杈上突然落下了一对漂亮的翠鸟,那活泼可爱的娇小身影、那五颜六色的美艳羽毛顿时让渐渐失去生气的花园陡然增添了一抹亮丽的景色、一抹鲜活的气息!可爱的翠鸟一边欢快地歌唱着,一边恩爱非常的用小脑袋在彼此的身上蹭来蹭去,显得恩爱非常!

凭窗倚望的佳人陡地愣住了,轻轻地抚摸着披散在肩头的柔顺长发,妩媚异常的脸上竟然散出一种痴痴的神采。良久,佳人忽地长叹一声,悠悠地轻声道:“多么自由的鸟儿啊!你们可以尽情地飞翔,浩翰的天空都是你们翱翔的天地;你们也可以尽情的恩爱,绝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你们的幸福生活。可我呢,做为一个女人,多少年来,为了国家四散奔波、用尽色相,可我的最究归宿又到底在哪里呢?”一时间,佳人落寞,满脸尽是悲怆之意。

“日月忽岂不淹兮,

春与秋其代序。

惟草木之零落兮,

恐美人之迟暮。”

心有所感的佳人轻声在吟唱着这首充满哀怨之意的诗歌,心头一时充满了对前途的迷惘和对美好前景的强烈期望!

忽然间,正在佳人心有所感的时候,精巧雅致的赵式花园那小巧的木制园门陡然“吱嘎”一声打了开来,一个削瘦、猥琐的身影如风一般的卷了进来。那尖头鼠目、猴腮猪嘴的模样不是赵国第一权奸郭开又是何人!

郭开兴冲冲地大叫道:“表妹,大喜,大喜!”那正倚在窗前发愣的佳人闻言迅速将那悲怆的表情掩藏在了心底,微微一笑道:“表哥,有何喜事?难道除去李牧的事情有了定论?”原来,这位倚窗落寞的绝代佳人却是齐虹。

郭开一脸狂喜之色道:“表妹猜得不错:赵王已经信了李牧将要联秦谋反的谣言,刚刚已经派出了特使出发,欲以封李牧侯爵及相位的诱惑召李牧回京除之!我终于不负表妹厚望,达成此事!”齐虹闻言秀气的蛾眉也是急速的向上一挑,一脸惊喜的神色道:“太好了,真是多谢表哥了,只是不知赵王欲以何人接替李牧?”

郭开充满色欲的脸上堆满了谄媚的微笑:“不是旁人,是朝中大将赵葱和颜聚二人分别为正副大将,替李牧及其死党司马尚回!”齐虹闻言心中顿时一松:“赵葱和颜聚二人都是庸才,根本不是老奸巨滑的王翦和睿智多谋的扶苏公子对手,看来赵国覆灭已成定局,而我的使命也完成了!”

就在齐虹心中还是惊喜难耐的时候,郭开猥琐的脸庞一脸邀功之意的凑了过来,眼神里充满了强烈而疯狂的欲念:“表妹,为兄近日为了表妹之事来回奔走,竭尽全力之下,终于达成了表妹的心愿。那么为兄的心愿表妹是不是应该兑现了呢!”

齐虹心中一愣,脸上却是一脸妩媚之意,娇俏的玉脸微微一偏,然后伸出嫩如玉葱般的手指轻轻地一点郭开的额头,娇笑道:“表哥,看你,急什么?这两天你也辛苦了不是,不如先歇两天,然后小妹再来侍候表哥!”

被齐虹这么风情万种地一点,郭开顿时一缩头,浑身上下猛地一个激零,八万六千四百个毛孔都像一起张开了似的舒服。但狡猾的郭开并没有被齐虹的美色迷惑得丧失了理智,反而嬉笑着道:“表妹别来戏耍为兄,捡日不如撞日,不如就今天吧!”

齐虹娇嗔道:“表哥就这么不放心小妹,难道怕小妹跑了不成?”郭开一双鼠目里闪烁着狡诈的精光,一脸陪笑的意思,但话语里却是丝毫不让:“表妹身为‘秦风’里的顶尖人物,不知有多少常人难及的本领。时间一长,说实话,为兄还真有点不放心!如果表妹今日不让为兄一尝夙愿,那么为兄可不答应噢!”

听着郭开略带威胁的语气,齐虹心中腾起一片杀机:“本来看在和你亲戚一场的份上,只想悄悄离开、留你一条狗命的。但你现在竟然色欲熏心、欲图不轨,那就休怪我辣手无情了!”想归想,但久经严格训练的齐虹面孔上却是风情万种、妩媚异常,娇嗔道:“好吧,就知道表哥性急、忍耐不住,那么且容小妹淋浴更衣,表哥稍待片刻!”

郭开一听此言,顿时只觉得如听仙籁一般浑身上下那个舒服劲就别提了,一脸急切之意道:“那表妹就快点,为兄就在房里等侯了!”齐虹向郭开媚然一笑,欲去还留的袅袅去了内室,那娇俏可人的神态顿时让郭开的三魂七魄统统勾走!

郭开一直恋恋不舍的看着齐虹消失在内室的门口、空留下满室的清香,不禁心底里顿时充满了疯狂而热切的欲念。被精虫上脑激得上窜下跳的郭开飞快地将全身上下的衣服脱得干干净净,露出那一身排骨般的削瘦身材,飞也似的跳上了床去,抱住香气袭人的锦被和玉枕开始痴痴的做些春梦来!

渐渐地,太阳慢慢沉了下去,那落日的余晖金黄金黄的淋浴着大地上的万物。室内的光线也渐渐黯淡下来,稍远些的器物也渐渐有些模糊起来,心急难耐的郭开也顾不上唤侍女掌灯,只是在**急得像只欲念满腔的马猴般抓耳挠腮不已。

就在此时,忽然间卧室里原本黯淡的光线再次猛的一暗,一股清雅的体香悠然传进了室内。郭开急睁开一看,那一双细小的鼠眼顿时睁大了起来,呼吸也陡然加速、尤若老牛拉破车似的急喘起来。

便见那齐虹袅袅婷婷地站立在卧室门口,湿湿的发丝轻轻地斜搭在左肩之上,那娇俏的玉脸在温热的水气之下更是显得妩媚异常、风情万种;尤其是齐虹身上那一袭薄若无物的轻纱,直将齐虹那婀娜多姿的身材尽展无遗,那诱人的突起,那醉人的细腰,尤其是双腿间那足以令任何男人疯狂的神秘谷地都透过那薄若无物的轻纱涌现进郭开的眼帘。那醉人的美人出浴的风情顿时让郭开垂涎三尺,眼神变得更加疯狂,呼吸也变得更加急促起来。

一时间,整个室内都充满了郭开那猥琐的目光和急促如牛的呼吸声。

“表妹快来!”迫不及待的郭开连忙在**伸手招呼。

齐虹微然一笑,犹若一个清丽脱俗的仙界美女般飘然而来,轻笑嫣然的便站立在床榻之前。那醉人的体香顿时让郭开疯狂起来,兽念大起的郭开忽地一声怒吼,猛地跳将起来,一把便将齐虹抱了个娇香满怀,按倒在床榻之上!

“啊——!”齐虹长长的娇呼了一声,那娇弱无力、婉转呻吟的模样,顿时让郭开的欲火欲底扫灭了最后一丝神智。一声兽吼之下,郭开一把扯开了齐虹身上的轻纱,将一具巧夺天工、完美无瑕的玉体彻底的展现在其眼前。

“呵——”猛吸了一口气的郭开怒吼一声,一头便扎向了齐虹那高耸的挺拔之中,犹若一只疯狂览食的小猪一般乱拱起来。娇喘不已的齐虹顿时微微呻吟起来,一双纤纤玉指也开始搭上了郭开的后背。

就在郭开分身激昂雄起、正欲一逞雄风之时,忽然间便觉得后背某个地方微微一痛,然后眼前顿时一黑,脑中也茫然起来,立时便一头扎在了齐虹丰满滑润的胸前,失去了所有的知觉!

微微一声冷笑的齐虹猛地一把将身上的郭开推开,一脸厌恶之色的从**坐了起来,那高耸的挺拔的**顿时在空气中掀起一阵令人头晕的波浪。齐虹迅速从**下来,穿上了一袭华丽的盛装,然后将发丝轻挽,做好了出行的准备。

一切准备妥当之后,齐虹轻声地来到门外,唤过随行的待婢轻声吩咐了几句,侍婢领命急步而去。交代完毕的齐虹又转身回到卧室之内,看着浑身**的郭开那丑陋不堪的模样,不禁秀丽的眼神里露出了一股森寒的杀气。

齐虹迅速从袖中取出一枝极细极细的玉簪,轻挪碎步来到床前,然后猛一咬玉齿,锐利的玉簪便一头从郭开的头顶百会穴没了进去。昏睡中的郭开只微一抽搐,便在美梦之中毫无痛苦的离开了人世。

赵国一代盖世权奸竟然是这样一个悲惨而荒谬的下场!

杀了郭开的齐虹心中松了口气,细心地用锦被将郭开**的身躯盖好,伪装成一副睡熟的模样。然后又从郭开的衣饰里取出了郭开的信物,细心地收入了囊中。夜间要出邯郸,没有郭开的令牌可不行。

一切准备完毕后,齐虹又仔细看了看室内,见没有留下任何破绽,便冷笑一声袅袅离开了卧室。

院中,早有来时的一袭安车在其中等侯,两名侍卫,一名车夫和一名侍女也在旁静静地候着。齐虹也看了看居住了近两月的恬静小院,留恋地最后望了一眼,然后轻声道:“出发,回灰泉山北大营!”

车马启动了,的的迈出了小院。院门口郭开来时随侍的数十名侍卫和婢女正静静地等侯在外,见齐虹出来,众甲士和婢女不禁一愣。齐虹平静地从车中伸出玉首,微然一笑道:“郭大人辛苦非常,正在宅中休息,没有命令,你们不要进去打扰他。我要去城中会一位旧友,郭大人醒来后,要问我何处去了,你们就照此告诉我表哥。明白了吗?”“是,是,小有明白!”一脸明白之意的侍卫首领连忙点头哈腰的应道。开玩笑,他一个小小的侍卫头领,哪敢对郭开大人的表妹有丝毫的怀疑和不敬啊!

车马的的远去了,渐渐消失在夜幕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