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九卷 咸阳风云 第二章 怒杀

正文 第八卷 兄弟喋血第九卷 咸阳风云 第二章 怒杀

扶苏恶心地看了看应腾,心中暗想:这种垃圾无能的人竟也能担当一郡的监御史,真不知道那些朝廷大员们是怎么想的!十有八九也是靠贿赂得来的!

扶苏看了看地图,忽地愣了愣,面色有些奇怪地问杨浦道:“杨浦,本君问你,这块北岸之地是谁的?有多大?”杨浦闻言探过头去,看了看,面色顿时大变。

这是一块远大于李由、韩悦、应腾三人的田地,大得甚至约等于三者之和。依扶苏看来,这一定是本地最大的豪强所有,说不定此次洪灾此人要担当主要责任!

谁知杨浦“扑通”一声跪倒在地,颤抖着道:“回君上,这、这块地的主人,臣、臣不知道!”

扶苏闻言“嘿嘿”一阵冷笑,随即变色厉声道:“杨浦,你真以为本君是任你等随意欺瞒的傻瓜、白痴不成!?你身为本君洛阳封地封官,竟然说不知道封地里这么大的良田是谁的!是你自己傻还是你认为本君比你更傻!?本君再问你一句,这块良田到底是谁的?”

杨浦见扶苏怒气满面,杀气腾腾的模样,立即上下牙齿打架,浑身瑟瑟发抖,虽频频磕头求饶,但兀自不肯说出此人姓名:“君上恕罪,君上恕罪,微臣实在不知道这是何人之地啊!”

扶苏立时恼了,忽地扶苏大喝一声道:“来人,将杨大人拖下去,重责三十军棍,给杨大人长长记性!也许打过了,杨大人就会想起来这块田是谁的了!”话虽然说得有趣,但意思却是非常恐怖!

“喏!”闻听扶苏将令,殿下立即窜上来四名膀大腰圆的中军大汉,像老鹰捉小鸡似的将体形瘦小的杨浦拖将下去,一路上杨浦兀自还在奋声大叫:“君上饶命,君上饶命,臣真的不知道啊!”

但扶苏哪时肯信,要说洛水南岸那一小块一小块的田地不知道主人也就罢了,这洛水北岸最大的一块田地的主人这杨浦要是不知道才真是奇事了!难道自己的封官杨浦也在其中掺和不成?要真是这样,除了李由、韩悦、应腾这三个狗官外,杨浦这厮也不能轻饶!

马上,如狼似虎的中军卫士就将杨浦按倒在阶下,迅速剥去衣赏,露出光光的脊背来!

很快,沉重的水火军棍高高地举了起来,挂着风声、呼啸着狠狠砸了下来。

“啪、啪……”军棍击肉声一声声传来,伴之而起的还有瘦小的杨浦那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啊!君上饶命啊!啊!……”叫声之凌厉和凄惨让下面跪着的李由、韩悦、应腾三人立时汗如雨下、湿透内衣!

渐渐地,随着军棍的一声声招呼,杨浦的惨叫声由原先的高亢凄厉变得细若游丝、婉若呻吟。三十军棍将完,痛得满头大汗的杨浦便一头晕了过去。

军棍之沉重岂是一般人可以承受!

“扑”中军卫士当头一桶冷水将杨浦浇醒,然后像拖一条死狗般的拖上殿来复命。

扶苏看了看浑身湿透、面色蜡黄、奄奄一息的杨浦,淡淡地道:“杨大人,三十军棍吃完了,这下应该长点记性,想起来这块田是谁的了吧?”

发髻散乱的杨浦艰难地抬起头来,目光中精神涣散,奄奄一息地道:“回、回君上,这块田地的地人,微臣实、实在不知道啊!”语带哭腔,显得可怜无比!

扶苏双眉一厉,目光中杀机涌现,陡然厉声道:“杨浦,你好大的胆子,本君问你问题,你竟然敢一再的隐瞒不报!看来,你是不肯说出这块田地的主人了!你一定是怕这块田地的主人甚过本君了!那好,他人能治得你,那本君就治不得你?来人,将杨浦斩讫报来!”

“喏!”中军们应了声,杀气腾腾的便要将杨浦拖将下去!

原本已经奄奄一息的杨浦立即吓得尿了裤子,大厅里忽然间传来一阵尿臊的腥气,杨浦拼命挣扎,嘶声大叫道:“君上且慢,君上且慢,微臣有话要说,有话要说!”

扶苏皱了皱眉头,心中暗骂:“胆小鬼,不吓你就不说是吧!”冷着面孔问道:“等等,拉回来!说吧,这块田是何人的?”

杨浦嗫嚅了两声,想说又好像有些犹豫,扶苏等了一会,又有些不耐烦了,双眉一立,显然立时就要发作。杨浦一看不好:再不招的话必死无疑!顾不得许多,连忙大叫道:“君上,君上,实不是小人不知道。实在是小人不敢说啊!对了,李大人位高权重,一定敢说,君上问李大人吧!”

“噢,此人竟如此厉害,连你这年俸千石的封官也不敢说其姓名!也好,李由,本君问你,这块洛水北岸最大田地的主人是谁?”

李由闻言面色陡变,身形晃了晃,险然晕了过去,狠狠地瞪了杨浦一眼,颤抖着道:“是,是,是……”‘是’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一个理所然来。

扶苏面孔又阴了下来,冷冷地道:“李由,我数到三。你不还不说出来,休怪我翻脸无情!”

“一!”杀气。

“二!”强烈的杀气。

扶苏刚要数‘三’,李由已经是吓得肝胆俱裂,大叫道:“君上,君上,这块地的主人就是君上您啊!”

扶苏闻言大吃一惊:“是我?怎么可能?”猛地一拍桌子道:“大胆李由,竟然敢污蔑本君,你活腻了不成!?”

李由现在也豁出去了,连忙跪爬了两步,离得近了些,颤声道:“微臣不敢说谎!这块地大约有五千余顷,是大王将洛邑赐与大王做封地时所赠!微臣要是说谎,情愿一死!”

扶苏脑袋里‘嗡’了一声,一时有些茫茫然,很快扶苏醒过神来,急问杨浦道:“杨浦,我且问你,李由所言当真!”杨浦好像松了口气似的,连忙回道:“李大人所言句句是实,这一大片的良田都是大王赐给君上您的,只是君上一直没有来过洛阳,所以并不知道详情罢了!”

扶苏一想:可不是吗,自己受封洛阳以来,根本没有时间来此享受,哪里知道自己有多少田地、宅院啊!不禁面色有些难堪地道:“既是本君所有,那么本君适才问你之时,为何抵死不说?”

杨浦面带惧色地道:“君上虎威威震天下,又挟怒而来,臣怎敢让君上难堪啊!所以臣是宁死也不肯说啊!”

扶苏内心里猛地‘呻吟’了一声,心道:“这下可麻烦了,原本想抓几个典型杀鸡给猴看的,却不料这人为洪灾背后最大的受益者竟是自己!这下该怎么办?”两眼看了看下面跪着的四人,俱各面色轻松了许多,显然四人见其中有扶苏在内,恐惧之色大减!

扶苏想了想,问杨浦道:“杨浦,我问你,在这场洪灾之中,你可曾向李大人等进言过,要保护本君田亩安全?”

杨浦哭丧着脸道:“是啊,君上,臣一看洛水澎湃,随时有可能决堤,而财力和人力一时筹措不及,就只好请李大人等务必要以保护君上的田地为先!”看来,这杨浦倒还算是一个忠心之人,要不是刚才险些被杀头,倒也是咬牙硬挺着不肯让扶苏难堪!

扶苏面色立时缓和了许多,有些歉意地道:“杨浦,没想到你对本君之事如此尽责,又肯拼命顾全本君颜面,本君错怪你了,你且站在一旁!”杨浦闻言感动得痛哭流涕道:“君上过奖了,小人既为君上封官,理应为君上分忧,决不敢让君上财物有一丝损失!”

李由见状大喜,忙顺坡下驴道:“是啊,君上。虽然臣等和君上土地同在河北,但是臣等之地受淹了不要紧,君上之地可万万不能有失啊!所以臣才在危急之下,倾全力加固北堤,却因此失了南堤!顾此失彼之下,请君上降罪!”

狡诈的李由竟然把南堤失守的责任推给了扶苏:这样一来,扶苏若惩办李由、韩悦、应腾三人,受益最大的扶苏又该拿自己怎么办?

李由说完,韩悦、应腾也不禁面色大缓,显然这三人认为扶苏既然同样有利益涉及此中,应该就不会再对三人严加惩诫了!

扶苏暗骂:“你娘的,难道真是因为北岸有本君的良田在,你就们就忠心保卫吗!还不主要是因为北岸有你们的私产在!我就不相信你们这些贪脏枉法、草菅人命的家伙真懂得什么忠君爱国的道理!

但是不管怎样,这件事情得有个妥善的处理方法,不然这些年来在朝中和民间积累得声望就会被这三个无耻之徒所累!也罢,钱财本就是身外之物,为了名声计,该杀的杀,该舍的舍!”

扶苏略一思索之下,已有决断,冷声道:“李由,依你刚才所言之意,只加固北岸纯粹是关心本君之意喽?”

李由现在没有了选择,要想活命,就只有将扶苏拉下水,虽听扶苏语气不善,但也只能硬着头皮道:“君上封地在三川郡实是臣等之福,所以臣等无论如何也要先保障君上财物周全!”

“碰!”扶苏猛地一拍身前条桌,直震得地面都似抖了三抖。扶苏厉声道:“一派胡言!你们这些家伙个个都是贪桩枉法之辈,如何知道什么忠君报国的道理!?本君看你们加固北岸纯粹是因为你们的私田俱在河北,你们自己私心作崇,却想将屎盆子往本君身上扣!来人啊,将这三个贪官拉下去斩讫报来!”

中军卫士闻令向前一闯,就要将这三个贪官拉下去一刀喀嚓!

李由等吓得魂飞魄散,连忙大叫道:“君上饶命啊,臣等实是出于对君上的一片美意,并无私心啊!冤枉啊冤枉!”

扶苏挥了挥手,中军们一时停住。

扶苏冷声道:“冤枉!?我看一点也不冤!你等身为一郡之最高长官,早在冬天连降暴雪之时,就应该会想到开春会有大水,预先早作准备。可是你们早干什么去了!?直到洪水来了方才仓促上阵,这还来得及吗!?此罪一也!

最可恨的是,你们竟然不顾南岸百姓死活,只管北岸自己田产,弃南岸堤防于不顾,以使数十万亩良田被淹,无数百姓丧命于洪水之中,更多百姓流离失所。此罪二也!

最后,你们竟然将洪灾责任推给本君,更是可恶。本君是那种贪图私利,不顾百姓死活的人吗!?这是此罪三!

我告诉你们,本君马上就会将五千余顷良田全部出售,所得款项全部用于百姓救灾之用!本君要让世人看看,这次洪灾到底是谁的责任!

还有,你们这些大量的田亩是怎么来的,还不是你们贪脏枉法所得。这是其罪四!

你们说,你们有这四条大罪,该不该杀!”

李由三人闻言大惊,韩悦是面如土色、口不能言,应腾则已经吓得瘫了,只有李由奋声大叫道:“君上不能杀我等!臣等是朝廷命官,要杀要剐也必须由大王点头!”

杨浦也咬牙劝道:“是啊,君上!虽三人有可杀之处,但若未奏朝廷而杀这三人,恐怕朝中会有非议啊!”

扶苏冷笑一声道:“事急从权,如今三川郡民怨鼎沸,若不杀你等,如何可以平定民心!拉下去,斩!”“喏!”众中军卫士将这三人奋力拖了出去。

在现在的情况下,扶苏做为洛水北岸最大良田的拥有者,要想在民间树立一个公正无私的正面形象,仅仅将自己的五千顷良田献出是不够的,只有将这三个罪魁祸首杀了方能彻底挽回自己的威望!至于这李由是不是李斯之子就顾不得多少了,他死总好过扶苏名声扫地!

不一会儿,阶下传来三声惨叫声,随即三名中军卫士快步而上,盘托李由、韩悦、应腾三人的头颅复命!

扶苏点了点头,示意将人头放下,中军领命。

扶苏又扭头看了看杨浦,杨浦面色有些不安,依照扶苏现在处事的方式,他杨浦也是要负点责任的。扶苏见状,笑了笑道:“杨卿不用紧张,你即为本君洛阳封官,不仅仅要照管好本君的私产,最重要的是要照管好百姓们的利益。这点你做得不太好,但是刚才打了你三十军棍就算惩罚过了!”

杨浦惊魂初定,忙下拜道:“多谢君上!”

扶苏点了点头道:“你速派仆人去传三川郡和洛阳主要官员前来此处议事,然后你就去休息吧!”“是,君上!”杨浦一腐一拐地出去了。

*

洛是是三川郡的郡治,郡内主要官员们都齐聚于此,于是,不过一会工夫,阶下就已经聚集了数十名郡内文武官员!

扶苏算了算,人应该差不多了,扭头对方拓道:“传诸官进来!”

“君上宣三川郡诸官员进见!”

众官员闻言不敢怠慢,鱼贯而入。陡然间,看见李由、韩悦、应腾三人血淋淋的首级,不由得惊呼一片,个个面色惨白,双股战战!

扶苏冷哼了一声,众官顿时噤若寒蝉,不敢再言。

扶苏冷冷地叫三人所犯四条大罪重叙一遍,然后道:“这三名贪官不杀不如以平民愤,故本君为民而杀之!洛阳令何在?”

一名中年长须官员应声而出:“臣王国见过君上!”

扶苏点了点头道:“你去给本君做几件事:

一、将这三颗人头挂在城门口示众,出榜告诉民众,这三人累累罪行!

二、城外有数万难民,你立即打开洛阳官仓,全力救济,如果做得不好,本君不会饶你!

三、立即调动官兵,将李由、韩悦、应腾三人府第抄没,所有财产没入官库,犯人暂时先羁押在洛阳大牢中,待本君回咸阳时交由朝廷发落!

四、洛阳为本君封地,却未能照管好万民,实是扶苏之过。所以本君决定将洛水北岸五千顷良田全部迅速出售,所得款项用于救灾之用!

这四件事你马上去办,明白了吗?”

“微臣明白!臣告辞!”王国匆匆便下去安排!

而众官员则一片惊色,可以说扶苏杀了李由三人就够让众人惊讶的了,现在又将五千顷良田献出,这片仁德之心更让众官员愕然!

扶苏又看了看众官,问道:“三川郡河道何在?”

“微臣姬冰在!”一个三十许岁、宽额大眼、面色忠厚的官员应声而出。

扶苏面色有些不善地问道:“我且问你,洛水南北两岸共有险滩多少处,尚有多少处未能加固?”

姬冰面色不变地道:“洛水南北两岸共有险滩十九处,北九南十,北岸基本全部加固,南岸尚未有一处完工!”

“那本君问你,你既然知道得这么详细,为何身为河道竟然坐视南岸堤防坍塌?”扶苏眼光中带着杀气,显然姬冰一个回答不好,即有可能遭到杀身之祸!

众官员不由得屏住了呼吸,为姬冰捏了把汗!

“微臣早就向太守大人多次进言,但太守大人执意不听,如之奈何!”姬冰冷静自若,毫不慌张!

扶苏心下暗赞:“不卑不亢,冷静深沉,是个干实事的料!”于是,笑着点了点头道:“很好,李由既死,便由你代郡守之职,调动三川郡所有财力和物力迅速封堵决口、救治灾民!你可愿意?”

姬冰闻言一愣,面现激动之色,忽地伏地下拜道:“君上仁德,臣代三川郡民谢过君上!”

扶苏面露微笑地道:“好好干吧,本君和百姓都会看着你!”

姬冰奋声道:“臣必竭尽全力!”

*

此后近一月时间里,扶苏都留在洛阳,坐镇监控三川郡抗洪事宜。

由于此次洪灾中,三川郡洛阳县也就是扶苏封地受灾最重,所以治理的重点就是洛阳附近的洛水河段。

这姬冰果然十分难干,迅速调动三川郡所有能够动用的人力、物力、财力,只用了三天就堵住了洛河南岸决口,半月内将洛阳境内七处险滩重新整修了一遍,一个月内,三川境内洛河南岸所有险段都得了加固和整修。洪灾得到了彻底扼制!

而于此同时,扶苏斩杀贪官,捐出大量田地,亲自坐镇指挥救灾的消息也迅速赢得了民心,每当扶苏巡视骑队经过时,沿途百姓无不心悦诚服,伏地而拜。

就这样,在这场风波中,扶苏由于处置迅速、措施得当,民望不但没有削弱,但而在中原一带迅速积累了大量民望!

然而‘鱼和熊掌不可兼得’,杀了李由,就意味着扶苏将和李斯一党走上直接对抗的道路!未来扶苏的路将会如何走呢?

PS:新书周一上传,希望书友们支持,和大秦走的是同一种路子,尽显男儿热血,英雄豪情!大秦暂时不太需要推荐票,喜欢大秦的朋友请劳烦将票投到新书去。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