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九章 国破(下)

第九卷 荆楚烽火第九章 国破(下)

狼烟终于在新郢城外升起,庞大的秦军将大队分成了无数小队,日夜不停地轮翻袭扰新郢。原本楚军见得有秦军来就蜂拥登城,齐心戒备,但禁不住秦军这般日夜不停的折腾,没两天就受不了了,个个被拖得面黄肌瘦,奄奄欲睡。

景骐在残酷的教训下,也终于明白了秦军疲敌的用意,当即也将十余万残兵分成三班,轮翻守卫,但这样也是弄得一日数惊,日夜不得安枕。

军队尚且如此,新郢城内的百姓和权贵们就更受不了了:新郢城已经有数十年未闻战火了,人们都安逸享乐惯了,如今秦军铺天盖地而来,众人早就吓破了苦胆!休说协助守军抵抗,就是整日里关门闭户、窝在家中,都被秦军日夜不停的喊杀声吓得失魂落魄,惶惶而不可终日!尤其是狡猾的扶苏不停地将一些劝降、利诱、恐吓的书信射入城中,使得城内民众不仅不敢相助楚军守敌,反而日渐滋生出投敌之心,于是,在短短的六七日间,秦军尚未真正开始攻城,新郢的民心已经乱了!

……

“咚咚咚咚咚……”隆重的战鼓声在清晨的空气中迅速传播开去,原本空旷的新郢城外迅速出现一片片巨大的黑色:秦军来了!

猫戏老鼠般的前奏至此结束,新郢城迎来了真正的考验!

“当当当当……”新郢城头的警钟声迅速响了起来,发出了最紧急的敌情讯号!

“快,快,快!***,快一点!”大批的楚军在将领们的催促下,迅速登城,准备接战!

景骐站在北门之上,遥遥眺望着远方:远方的天际首先出现了一条巨大的黑线,渐渐地黑线变了黑色,像漆黑的夜幕般遮蔽了远方的大地。杀气,浓重的杀气,迅速腾空而起,夺天地之光华,将新郢城牢牢地笼罩!

“碰碰碰……”秦军们齐整有力的脚步声,像一记记重锤一样猛击在楚军们的心田。楚军们的脸色变了,那是一种对强大力量的惊骇和震憾!

秦军前锋进抵新郢城下五百步时,大队停下了脚步。景骐清楚地看到在秦军军阵的后方静静地卧着数以百计的巨大攻城器械,其中有不少器械之奇特是景骐这一生都没有见过的,不禁顿时面有忧色!

就在此时,秦军们开始了例行的作业。“楚人降不降!楚人降不降!……”秦军们以戟顿地,发出巨大的呐喊声。那呐喊声滚滚而来,如若山崩地裂一般震得楚人们耳鼓轰轰作响,面孔上的惊骇之色更加浓重!

沉默,惊人的沉默,新郢城头的楚人们以沉默来应对秦人的劝降!

秦军等了半刻,见楚人毫无动静,似乎被楚人们的无礼所激怒了。忽地,秦军阵后一阵战鼓雷动,数以万计的秦军弩手列阵而出,踏动着整齐的步伐向新郢城前进而来。

“碰!碰!碰!……”有力的步伐宣示着秦人们坚强的意志和决心!

“五百步!”楚军了望手奋力大喝!

“四百步!”声音越发的颤抖!

“三百步!”声音已经有些声嘶力竭!

就在此时,景骐大手一挥:“弩机发射!”话音刚落,新郢城头上响起了一阵令人牙酸的机簧声,紧接着一阵如连珠般滚雷的“嗖嗖”当空炸响,随即一片寒芒腾空而起,怪叫着扑向了渐渐逼近的秦军弩手群!

“扑扑扑……”秦军弩手中顿时应声腾起一朵朵妖异的血花,血腥的气息迅速随风飘散,充满了天空。

一名名秦军倒了下去,但身后的袍泽们视若无睹的立即替补上来,对楚军们疯狂的弩矢淡然处之、视而未见!

“两百五十步!停阵,抬弩,准备发射!”哗啦啦,严阵的军阵瞬间停止了下来,一队队秦军将手中的弩机对准了天空!

“放!”随着一名秦军都尉的奋力大喝,“哧哧哧……”数以万计的箭矢瞬间从军阵上空腾跃而起,发出巨大的怪叫声,震骇着人们的耳膜,像一群黑压压的蝗虫般扑向了新郢城头!

“夺夺夺……”巨大的新郢城头瞬间被秦军们的绵密箭雨狠狠地深耕了一遍,随之而起的是一片片凄美的血花和一声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声!

“大风!大风!大风!……”见到弩手们发威,秦军后阵的军士们以兵顿地,奋声大呼!巨大的呼喊声震动天地,重重地引导着秦人们本已经沸腾到极点的血液,秦人们眼红了!

声助军威,秦军的三段连环弩阵一经发射,巨大的威力便不容阻挡:一波接一波的庞大箭幕在弩手群上空腾起,遮蔽了整个天空,发出巨大的怪叫声,前赴后继地一遍遍地将新郢城头耕来耕去!

近年来和秦军交战经验并不丰富的楚人们立时遭受到了重大的伤亡,狼狈不堪的楚军们勉强反击了几轮,便被压制得头也不敢乱抬,像一群乌龟般的躲在城垛和盾牌的方面瑟瑟地发抖着!

不容置疑的,秦军们每次攻城前例行的箭幕覆盖不仅仅有着夺敌心魄的巨大作用,同样还有着大量杀伤敌人有效力量的巨大威力!

“大风!大风!大风!……”秦人们的欢呼声越发得响亮了!

“嗖嗖嗖……”最后一轮箭雨从秦军弩手群上空腾空而起,将新郢城头原本已经流血不止的伤口上重重地又撒了一把盐!

“收弩!撤退!”随着秦军都尉的一声呐喊,秦军弩手们纷纷收起弩弓,忍着手臂巨大的酸麻,迅速向阵后退却,下面该是秦军步卒们表演的时间了!

在秦军弩手们强有力的脚步声中,新郢城头都是一片死静,一时间,只听见火焰燃烧木材的啪啪声和鲜血滴落在地面上的淋漓声,却静得几乎没有生的气息!

的确,在秦军们四十到五十万支箭雨的强大覆盖下,楚人们死伤惨众,就是有幸活下来的军人也一时被秦军如此恐怖的攻击力所深深震骇,一时处在巨大的惊怖中不能自拔!

“咚咚咚咚……”新郢城下新一轮的战鼓声擂响了,这次的战鼓声更加的急促、更加的猛烈:是了,这是秦军的攻城鼓!

随着鼓声,新郢四周数以十万计的秦军将士推动着不计其数的攻城器械如同一阵黑色的狂澜般平地席卷而来,巨大的呐喊如同山洪海啸般令人胆寒!日光下,青色的寒芒遮天蔽日,散发出凌厉的死亡气息!

“当当当当……”新郢城头沉寂已久的警钟声终于再次鸣响,被秦军箭雨射得缩头藏尾的楚人们终于纷纷站起了身形。但是楚人们显得孤单了许多,约有三四成的楚军不是被射杀在地,就是痛苦的倒在地上不停地呻吟着,楚人在这一轮的箭雨中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景骐也在亲兵们的护卫下抬头下望,一下见秦军如此巨大的攻城势头,也不禁呆了一呆,立即大呼道:“准备滚木、擂石、沸油、滚水,弓弩手准备,听我号令发射!”

令随声动,楚军们一阵忙乱,被箭雨射得乱七八糟的防守阵形立即重组,准备接战!

就在此时,天空上猛然又传出来一阵巨大的怪响,楚军们从未听闻过这种异响,不禁一起抬头抬望!

远远的天空,一群黑点呼啸着翻滚而来,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迅速地,黑点变成了黑影,以雷霆万钧之势直扑新郢城头!

“快隐蔽——!”机灵点的楚人们奋力大吼。话音刚落,无数的巨石凌空袭至,“轰隆隆……”的巨响一时响个不停,耳鼓中充斥着楚军士兵们凄惨的嚎叫声,一股一股的血雾腾空而起;城头上木屑乱飞、石块横翻,巨大的城墙更像是打摆子一般颤抖个不停!

紧接着,新一轮攻击凌空袭至,这回是一群火红火红的巨大圆球。“碰碰……”巨大的圆球一一落在新郢城头时,溅起漫天的火油,火油过处,城头上立时卷起了一片熊熊的烈火,引燃了楚人无数的守城器械、门楼、箭垛!“啊——!……”无数楚军惨叫着从烈火炽冲出,浑身上下已经烧得像是一具熊熊燃烧的火炬!

于是,尚未等楚军对秦军做出任何有效的攻击,新郢城头已经被秦军巨大而先进的攻城兵器如同骤风般横扫一遍!楚人们接连遭受秦军新式战法和兵器的强力攻击,战力急骤下降,人员伤亡惨众!

所谓,趁你病,要你命!秦军们见新郢城头一片火海,楚军忙乱不迭,不禁心中大喜,呐喊着一窝峰似的冲了上来。无数的桥车将宽阔的护城河变成了通堑,如雨的云车、云梯纷纷搭上了城头。紧接着,无数秦军如同黑色的蚁群般蚁附而上,向新郢城头急攻而来!

烈火狂涛中,景骐奋力直起身形,嘶声大喝:“快放箭!给我砸,千万不能让秦军登上城头!”幸存下来的楚军奋力发威,飞矢如雨,将蚁附而上的秦军一一射将下去;紧接着滚木、擂石、灰瓶、炮子如雨般砸落而下,楚人们甚至都不用瞄准,只要捞着什么家伙向城墙下一砸,准有收获,因为城墙下的秦军太多太多了!

新郢城头一时刀光剑影,尸山血海,熊熊的烽火十数里外清晰可闻。秦楚两军将士,舍生忘死,奋力撕杀,都在为国家的利益而浴血奋战!

………

太阳渐渐西下,金色的晚霞开始照耀着大地,给大地上的万物都抹上了一层金色。

终于,随着一阵金铎声响,漫山遍野赛过洪流般的秦军们退却了。狂殴了新郢城一整天的他们带走了同伴们的尸体,留下了无数攻城器械的残骸!而他们也给新郢城墙留下了显著的纪念标志:破碎崩坏的城垛、残垣断壁般的城楼、巨坑处处的墙体!巨大坚实的新郢城,一日之间变了颜色与外貌!

这一日,秦军几乎创造了世界攻城史上的奇绩:他们在大规模攻城战中,处于进攻方的他们依靠着先进的战法和兵器,伤亡人数竟然要少于处于防御地位的楚军,这巨大的成功让秦军撤退的步伐都变得欢快有力起来!

远方的一处小丘上,扶苏和王翦等秦军大将观看了一整天的战况,不禁对今日的成绩感到满意。扶苏笑着对王翦道:“老将军,今日一战,估计要消耗掉楚军四到五成的战力,远超过我军预想!这样下去,估计要不了一月时间,半月时间就可以攻破新郢了!”

王翦点了点头道:“没想到君上的投石机对于攻城这般有奇效,看来新郢已是我秦国囊中之物了!对了,蒙将军,淮上项燕所部近况如何?”蒙武回道:“项燕正在招兵,已经聚起一支五七万人的新兵,正在紧急训练中!”

王翦闻言摇了摇头,笑道:“临阵磨枪,兵家大忌!项燕这时纵有冲天之翼,恐怕也飞不出楚亡的结局了!”众将闻言大笑!

*

以后半月时间里,秦楚两军日夜激战,新郢城头简直如同人间地狱,每日间都有数以万计的两军士兵血染沙场,为国捐躯!

与此同时,在秦军如潮攻势的掩护下,秦军的坑道作业也正如火如茶的进行着!这一日,正与秦军激战的景骐闻报:护城河水突然干涸,不知其因!作战经验丰富的景骐立即判断出,秦军正在大规模挖掘地道!便立时在新郢城墙下埋设大瓮数百,以听其音,一日夜间,景骐击破秦军地道十余道,秦军死伤千余,地道攻势渐渐放缓!

但是扶苏下令引长江水灌入各废弃地道后,新郢城原本就有些浮软的地基受到极大破坏,巨大的城体在天然下坐力和秦军投石机、冲车的联合攻击下,日渐开裂、下坐,渐有崩塌之险!景骐虽有谋略,此时也只能徒呼奈何!

公元前224年六月中旬,在秦军围攻新郢半个月后,新郢西城率先坚持不住,崩塌三处,大队秦军如同洪潮般疯狂拥入新郢。景骐率残军抵抗无效,战死殉国,楚王负刍被秦军生俘,楚国宣告灭亡!

闻听国都陷落,项燕在淮上望西而拜,痛哭三日,双目滴血,几次晕死,被众将死劝乃止!不久,项燕在淮上拥立楚国昌平公子之弟为新昌平君,传檄楚国旧地,奉新王继续抗秦!

扶苏、王翦闻报,知项燕尚有一战之力,不敢放松,当即率三十余万大军迅速东进,直逼淮上,与项燕所部隔淮水相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