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八章即墨

正文 第十卷 游历齐楚第八章即墨

漆黑的树林里,等了大半夜的无伤无聊的打了个哈欠,一屁股坐了下来,背靠着一棵参天的大树,静静的仰望着天空发呆,他的身前,一白一黄两匹健壮的骏马也在无聊的甩着蹄子,打着响鼻,啃着地上的青草打发时间!

看看天色已近五更,马上就要天亮了,却还没有等到扶苏,无伤不禁有点焦急,随手从身边的大地上折下一段青草嚼在嘴里,无聊的咀嚼着,继续耐心的等待。

远方,渐渐出现了一抹鱼肚白,漆黑的夜幕渐渐退去,大地上朦朦胧胧的开始明亮起来,正等得焦急无比的无伤忽的听见西边传来一阵轻微的脚步声,忙警觉的一跃而起,一手握住背后的剑柄,低喝道:“是谁?”

“是我!”扶苏淡淡的道。

“君上,你可来了!可别我急死了!怎么样,得手了吗?”无心嘘了口气。

扶苏拍了拍身后的英雄剑,笑笑道:“英雄剑已经改姓赢了,估计后胜这回可要气死了!”“哈哈哈……”二人一阵大笑。

无心急道:“事不宜迟,估计后胜很快就会发觉,我们快走吧!”

扶苏点了点头,牵过自己的白骏,飞身上马。

“驾——!”二人一声猛喝,两匹战马踏破清晨的宁静,震落无数的露珠,从朦胧的晨曦中驰出,奔向远方!

二人一路衔尾急追,终于在傍晚时分赶上了无心,秦虎等统领的大队,于是,汇合成一路,迅速赶向即墨!

***

即墨城,位于临淄以东约三百里的一个著名港口城市,与燕,楚等多个港口保持着贸易往来,再加上临近大海,有盐铁之利,所以十分的富庶和繁荣,成为仅次于临淄的繁华之地!而且民风开放,百姓乐观和善,再加上齐国的松驰法律,即墨便成为了不少无政府主义者最为向往的人间天堂!

此时正是中午时分,是即墨城一天最为热闹的时刻:街道上行人络绎不绝,往来不断,道旁无数的小贩们也正在卖力的吆喝着,推销着身前来自异邦的稀奇商品;而路两旁林立的酒楼也正飘散着醉人的肉香和酒香,引得不少行人垂诞欲滴!

扶苏一行人走在路上,那威严的军姿自然引人注目,但齐国人早被几十年的和平养得懒了,根本没有愿意多看扶苏等人一眼,只顾忙着自己的事情!

扶苏还从未到过古代的海港城市,于是不禁稀奇的看个不停,一路惬意的向港区部分行去!

看看将要来到港口之时,忽然又听见前面街道上传来惊天动地的呼喊之声,隐隐听闻,竟又是什么‘非齐人’,‘齐人’在互相叫骂!扶苏有些愕然的问无心道:“怎么除了临淄,即墨也有这般混乱的游行么?”

无心笑道:“即墨民风比临淄还要开放,所以城池虽然小些,但也是这些吃饱饭没事干的儒生们对抗的上好场所!”

扶苏摇了摇头:“儒生,乱国之源,垃圾!”

无心笑了笑:“看来,又打得热闹了,为免麻烦,公子,我们绕道如何?”

扶苏想了想道:“秦虎!”“属下在!”

“你先带本部前往港口,联系一下南下的船只,我和无心和范先生他们待会便到!”“喏!”奏虎答应着,招了招手,率‘狼牙’武士先往港口去了。

无心愣了愣,低声道:“公子要去哪里?”扶苏笑道:“去看个热闹,我要看看即墨的守将比临淄如何!”

无心等人愣了愣,有些莫名其妙,这即墨守将有什么好看的!互相狐疑的看了两眼,回见扶苏已经纵马向前去了,十余人只好巴巴的赶了上去!

来到一个巷口,远远的望去,前面大街上两帮儒生正战的如火如荼,‘非齐人’儒生们人数虽少,却精于剑术,与人数众多,却是乌合之众的‘齐人’们一时战了个旗鼓相当,半空中鲜血横飞,棍棒乱舞,大有现代黑社会群殴时的盛况!

扶苏不禁有些奇怪:“这情景怎么就那么眼熟,莫非现代黑社会群殴的传统就是这些儒生传下来的!要真是这样,可就滑稽了,谁又能想到现代黑社会的祖先们竟是这般一群‘文明人’呢!”

扶苏皱了皱眉头,问无心道:“这么乱,没地方看啊!”无心笑道:“有的,公子请随我来!齐国的商家们早就习惯了这些儒生们的骚乱,都开有后门的,平时这些后门不开,一旦闹了起来,就闭了前门,只开后门迎客!”

扶苏不禁笑了,心道:“中国人的适应力真的是非常恐怖,这或许叫‘危机头脑’,还是‘战时经济’。

果然,无心带着众人拐了几个弯,果然临街的一些大酒馆都开了后门,小二正在门边殷勤的迎结着客人。

扶苏等催马迎了上去,来到一家最大的酒馆旁边,酒馆的小二一看见来了一群衣衫鲜亮的豪客,连忙堆满了笑容:“哟,几位客官,吃饭了您哪?”

扶苏点了点头道:“有二楼靠窗的坐位没有,要三张!”向无心努了努嘴!无心会意,取出一小块金子塞到小二手里,小二的眼睛都是眯得很小了,连忙道:“有,有!前面那些读书人吃饱了撑的打架,弄得酒馆门可罗雀,楼上空位有的是,各位客官请!”

无心等上了酒馆,果然连分之一的人都没有,便来到临窗前的几张条案前坐下,吩咐道:“听说即墨是个海港。海鲜千奇百怪,应有尽有!本公子从赵国来,没吃过这玩意,有上好的菜肴,尽管上来!”

“好嘞!”小二满脸堆笑,飞快的向厨房跑去。

不一会儿,无数海鲜流水价般的呈了上来,其实和现代一样,无非也就是些海参,鲍鱼,鲜贝,鲜鱼,鲜虾等等,不过,那口感十分纯正、鲜嫩,比起现代遭受污梁甚重的海鲜不可同日而语!直吃的扶苏也不禁暗暗点头,暗叹现代污染之重!

范天石,萧何,曹参三人久居内地,也没有吃过海鲜,不禁都吃的津津有味,埋头苦干,无心等人虽在临淄多年,靠近即墨,却一向清苦,很少有幸大嚼海鲜,这回沾了扶苏的光,不禁也放开肚皮,一顿大嚼。只有扶苏聊胜于无的边吃边看,打量着楼下的乱景!

街上,是时战况仍然非常激烈,地面上虽然已经躺倒了一地的伤者,血流得满地都是,但仍能站立的儒生们仍然不依不饶的接碴死斗!

扶苏摇了摇,低叹道:“煮豆燃豆箕,豆在釜中泣!本是同根生,根煎何太急!这些齐人,大敌当前,不思一心对外,反而对自己人痛下狠手,真是没救了!”

无心低声笑道:“公子放心,这些人打架其实也是有些分寸的,就是尽量不打死人,所以,公子看他们打的热火朝天的,其实打倒在地就算了,每次除了偶尔几个倒霉鬼以外,伤的人很多,死得人却很少!”

“噢!”扶苏点了点头,越看越看这些儒生们像黑社会的祖先,因为现代黑社会打架不也是这样的么,打倒就行,一般情况下也不敢随便杀人,毕竟这社会还是有王法的:杀人可是要偿命的!

就在这时,大街两旁传来一阵轰隆隆的马蹄声,显然是有大批马队赶来了,扶苏暗笑道:“齐兵现在才来,这反应可真够慢的!估计跟临淄的齐兵们也是一路货色,整日里只知包娼包赌,遇到紧急情况,一时连人都凑不齐!”

果然,随着蹄声的临近,从四面八方拥来一群群的齐兵马队和战车兵,这些齐兵人人人盔鲜甲亮,旌旗飘飞,但手中的兵器和临淄一样,仍然是落后的青铜兵器!真不知道齐国有很先进的冶铁工业,为什么就不为齐兵换装较为先进的铁制兵器!

扶苏眼睛里寒芒一闪,心道:“有了,灭齐的计划有了!真是天助我也!”

就见这些齐兵们呐喊着,从四面八方围了上来,隆隆的马蹄声踏得大地都不停的颤抖!

事件看来已经达到了最**部分!

一时间,楼上的酒客们也无心再吃酒了,都拥到窗边,楼道边向下面张望,准备看出好戏。

便见这些齐兵们冲到这些骚乱儒生的近前,二话不说,一手举盾,一手持粗大的棍棒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暴打,齐兵毕竟是正规军,再加上身披重甲且有盾牌护卫,骑在马上简直是如狼似虎,直打得儒生们头破血流,抱头鼠窜。

初时,儒生们还勇气大发的抵抗了一阵,结果转瞬间就被齐兵们打倒数百人以后,见得情势不好,忽啦啦四时一散,逃入小巷者,穿房越户者不计其数,只剩下数百腿脚慢的或脑袋迟钝的被齐兵们围在正中!

扶苏以为这些齐兵们还会像临淄一样用铁丝网做个牢笼一个个将这些儒生们活捉,谁知随着一名齐兵将官的一声令下,齐兵们一拥而上,劈头盖脸的抡棒对着圈内的儒生们就是一顿暴打,转瞬间就将这些儒生们全都打倒在地。

一时间大街上血流成河,躺倒伤者无数,巨大的呻吟声充斥了大街上空。

这时,便听领头的齐兵将官大呼一声道:“弟兄们,收队,再去乐呵乐呵!”“噢——!”齐兵们一阵欢呼,像来时一样迅速的如风散去了!

众酒客们一看:没有热闹了,纷纷回到原位,继续饮起酒来!言谈里则继续将这两方斗殴的事情当做笑柄,一时间酒楼里笑声一片!

扶苏愣了一愣,挥手招过了一旁无所事事的小二,问道:“怎么,你们即墨的长官打了这些儒生们一顿就算了,临淄不还是要抓一部分的吗?”

小二笑道:“公子有所不知,我们即墨的这位长官啊,整日里只知道吃喝玩乐,溜鸡斗狗,要不是怕这些儒生闹的太凶,难以收拾,他才不愿管这闲事呢!你说如果将这些儒生抓回去,一个个包扎过来,审讯过来,再安排家属领人,那有多麻烦,我们这位长官老爷他才不会干呢!打这些儒生一顿,控制了形势,他认为就已经做的不错了!”

扶苏不禁有些呆了:“世界上还有这样当官的?齐国还真是出‘人才’啊!”不禁问道:“你们这位即墨的长官是不是叫齐准?”

小二点了点头,低声道:“对啊!听说啊,这位长官嘛本事都没事,除了吃喝玩乐,溜鸡斗狗以外,就是搜刮民财,拍马奉承最拿手了!他能当这即墨一城的城守,肥的流油,还不是因为抱住了国相后胜的粗腿,拍马奉承加上大笔钱财开路!所以,百姓们都看不起他,背地里叫他‘齐剥皮’、‘马屁齐’,公子,我可看你不是齐人跟你说的,你可不能乱说啊!”

扶苏笑了笑,向无心示意了一下,无心会意,又给了小二一小块金子,小二大喜,连连作揖相谢,扶苏挥手道:“你去吧,有事自会唤你?”小二点头哈腰的去了。

无心低声道:“公子这么关心即墨的守将干什么?”扶苏笑道:“你不知道吧,这齐准还是我的亲戚呢?”“嗝——”无心、无伤几人听得一愣,险些被嘴里的海鲜噎死,不禁连忙喝了几口酒才将食道理畅!

无伤奇道:“亲戚?不会啊,我什么时候听公子说过在齐国还有亲戚啊?”众人也是一脸雾沙沙的看着扶苏!

扶苏笑道:“你们这就有所不知了,齐准是齐虹的远房表哥,齐虹是我要过门的夫人,齐准不就是我亲戚了!”

“噢!”众人恍然大悟,心道:“原本是这么回事,看来这家伙真好狗运,跟公子沾上了亲戚,至少齐国亡后,不会倒大霉,说不定还能重用呢!”

萧何在一旁听得真切,笑道:“公子关心此人,不会单单沾了点亲戚吧?”扶苏抚掌而笑道:“知我者萧何也!”随即低声道:“灭齐的关键就在此人身上!”

众人一时茫然,范天石也没有想明白,低声道:“公子此言何解?”扶苏笑道:“天机不可泄露,日后你们自当明白。好啦,快点用餐,吃完赶往港口!”众人只好一肚狐疑的吃起饭来。

众人心情都十分不错,一顿饭吃了近一个时辰,这才结束,付了酒帐之后,众人便备马赶往港口而来!

***

很快,扶苏众人便赶到了港口附近,远远的望去,港口附近人山人海,无数身着各色奇装异服的水手和渔民们在港口附近往来穿梭,抬着一筐又一筐的新鲜海货正陆续装车、准备发运,离得很远很远,扶苏便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鱼腥气,有点刺鼻、有点生腥!

十余人渐往前走,便渐渐进入了港口,一路上沿途叫卖新鲜海产的渔民越来越多,那无数活蹦乱跳、千奇百怪的海中奇珍不禁让扶苏大大开了眼界,有些只能在现代教科书中才能见到的海产在这里的鱼市上竟比比皆是,十分的大路货,这不禁让扶苏十分羡慕古人最少有一样是远远胜过现代的,那就是自然环境好过现代一百倍!

闻着刺鼻的鱼腥,扶苏众人边走边看,路旁的渔民们虽然看扶苏众人鲜衣怒马,是个有钱人的样子,但一看就知道是富家公子过路的,所以根本不搭理扶苏,只顾向着周边的行人喝卖。

扶苏看得有趣,倒也兴致勃勃的纵马多转了两圈,渐渐便来到了码头边上。

众人抬头远望,寻找着秦虎等一干人的踪迹,没看几眼,便看到几名“狼牙”武士正站在右侧一个码头上正向这边摆手大呼:“公子,在这里!”

扶苏众人连忙纵马赶了过去,众“狼牙”武士接着,秦虎闻讯也迎了出来,扶苏问道:“怎么样,海船备妥的吗?”秦虎恭敬的点了点头道:“都备妥了!由于人马众多,所以租用了三条大海船,付足了订金,对了,公子,我们要抵达的港口是哪里了”

扶苏笑道:“楚国淮河口吧,我们从那里沿淮水回咸阳!”“喏!”

可以回家了,众人也不禁一脸的喜气!

忽地,扶苏想了起来,笑道:“海程大概有一星期吧,你途中的粮食准备好了没有?”泰虎笑道:“公子放心,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已经派人到岸上去采购粮食了,马上便回,另外还要买不少鲜菜,而不少鲜鱼虾已经买好,存放在底舱的水柜中!”

扶苏点了点头,心道:“秦虎现在也越来越细心了,渐渐脱去了鲁莽,日后也是可以重用之人!”

由于要等买粮食和菜蔬的‘狼牙’武士,众人一时到也不急着上船,只先让马匹登船,众人则站在码头上望着热闹的海港闹聊!

不一会儿,太阳刚刚从天空偏西,十数名‘狼牙’武士就带着数十名挑夫连推再担的将大量的粮食和蔬菜送来了,秦虎忙安排人手疏导,将这些粮食和菜蔬分别存放到三条大海船里面。

一时间,扶苏身后这边码头上热闹非常,数十名挑夫在搭扳上一颤一颤的在来回运送着。

正在这时,忽的身前忙碌乱走的人群中一阵**,就听见一阵呼喝之声,扶苏正奇怪间,便看见一男一女两个小乞丐正向这边飞奔而来后面有几个彪形大汉正大声咆哮着紧紧相随。

扶苏一愣,一看就知道这两个小乞丐是慌不择路了,码头这边是死路啊!就见这两小乞丐见到扶苏等人,忽的眼睛一亮,大一点的男孩拖着年幼的女孩便向这边急奔而来,“扑通”一声跪倒在扶苏身边,连忙磕头道:“公子,您行行好,救救我们吧!”

扶苏心中暗道:“这男孩还算有点眼色,看出我们都不是普通人,算了,可怜的孩子,就救他们一次吧!”笑笑道:“不要怕,站在我们身后!”

这是当然,码头这里都是些苦哈哈的渔民,只有扶苏这一行人无论衣着、气质都与众不同,远远的一看就能看出差异来!

男乞丐大喜,磕了头,拖着小女孩便躲到扶苏等人身后去了。

这时,几个彪形大汉追到近前。见到扶苏竟然包庇这两个小乞丐,不禁大怒,领头的一个大汉喝道:“呔,你是何人,赶快把身后那两个小要饭的交出来,否则休怪大爷不客气!”几个大汉也不傻,见到扶苏这一行人个个气宇轩昂,连女子都有佩剑,一时也不敢胡乱得罪!

扶苏和气的笑了笑道:“这位兄台,他们二人怎么得罪你了,由我来摆平如何,小孩子吗,不要太过计较!”

大汉怒道:“他们这两个小要饭的,竟然敢偷我的钱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你把人交出来还则罢了,要不然,哼,你知道我是谁吗。这即墨码头谁不认识我虎威!”

无心低声道:“他是即墨码头的一霸,在港口很有些势力!”扶苏也不想惹麻烦,笑道:“这样吧,我让他们将钱包交出来,再由我奉上十两黄金便为赔偿,就请虎威大侠放过他们如何?”

虎威闻言,眼睛一亮,估算了一下双方的实力,觉得还是见好就收比较好,于是一副悻悻然模样道:“好,就给公子面子!”

扶苏回过头,看了看两个吓得瑟瑟发抖的小乞丐,爱怜的笑了笑,将手伸了出来,小男孩会意,连忙将一个钱袋交了出来。

扶苏将钱袋交给无心,无心又从怀中掏出十两黄金,一起送到虎威的手中,虎威满意的看掂了掂,恶狠狠的又瞪视了两个小乞丐一眼,“呸”地一声向地面吐了口痰,大喝道:“走!”几条大汉便扬长而去了!

扶苏松了口气,转身看了看两个小乞儿,笑道:“好了,没事了!无心,你给他们一些零散钱币,让他们去吧!”“是,公子!”,无心点了点头,正欲掏钱,忽见男乞儿陡的一拉女乞儿,“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

“公子,您大发善心,收留我们吧,我们从泗水郡逃难来此,饥苦无依,又无意得罪了这即墨一霸,公子若抬脚一走,那恶霸不会放过我们的!”男乞儿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扶苏有些怜惜道:“怎么,你们的父母呢?”男乞儿悲苦的道:“家乡近年来连遇大旱,人们都活不下去了,听说齐国还算富庶,父亲和母亲就带着我们来齐国逃荒,一路在齐国要饭,一个多月前,父亲和母亲都得病死了,就只剩我和妹妹四处流浪了,公子,您收留我们吧,只要给口饭吃,我们什么事情都可以干的!”

扶苏皱了皱眉头,觉得不太合适,众人都以扶苏马首是瞻,自然也不敢随便插话,要知道现在这年头,乞丐太多了,哪能全照顾得过来!

那小男孩十分机灵,见到扶苏面有犹豫之色,连忙又“碰碰”磕头道:“公子行行好吧,小人英布给您磕头了,英娘,快给公子磕头。求公子行行好收留我们!”小女孩也十分乖巧,连连磕头。

“英布!”扶苏猛然一愣:“你是英布?你是泗水郡六安县人?”

英布愕然的点了点头道:“是啊,公子,小人正是英布,这是小人的妹妹英娘!”

扶苏心情一时大好,心道:“他***,老天爷要照顾我,运气来了真没法挡,你看,一员未来的大将自动送上门来!”眯眼一笑,点了点头道:“行了,起来吧,英布,以后你们就跟着我吧!”

英布大喜,连忙磕了个头:“谢谢公子!”喜孜孜的拉着妹妹起了身。

他们这回可找到一颗大树了!

扶苏向火凤等道:“火凤,你带他们上船,好好洗个澡,素雪,你去给这几个买几身干净的衣服,要快,马上就要开船了!”“是,公子!”

当即,众人便开始登船,火凤和青鸾自带二个小泥猴去洗澡!

没多久,素雪便回来了,码头附近十分繁荣,衣衫铺有的是,只是大多都是些穷人的衣服,不一会儿,当火凤将英布和英娘干干净净的领出来时,众人都不禁一愣。

英布大约十岁,浓眉大眼得十分讨人喜欢,高高的鼻梁显得有些内敛的傲气,只是,因长期营养不良,身体显得十分瘦削!

英娘大约七八岁,披散着一头黑发,略有些菜色的脸上大大的眼睛乌亮乌亮的。十分的可爱,此时正悄悄的躲在哥哥的身后怯生生的看着扶苏。

扶苏点了点头,和气的笑了笑道:“你们不要怕,以后就跟着我吧,也不要你们做什么报答,叫我公子就行了!”

英布“扑通”又跪倒了,重重的又给扶苏磕了三个头,小脸上满是坚毅:“公子大恩,英布没齿难忘,以后但有所用,定当万死以报!”

扶苏听英布说话颇有条理,有些意外道:“英布,你读过书吗?”英布恭敬的低头道:“嗯,读过两年,是跟隔壁一个老爷爷学的!”

扶苏笑道:“很好,回到家后,我帮你请几个好的老师,教你学问和武艺,你将来一定是个很了不起的人!”英布闻言呆了,只觉幸福来得太快觉得有欠真实,一时感到如在云里雾里!

扶苏爱怜的摸了摸英布和英娘的头,笑道:“去吧,去玩吧,饿了就去找火凤姐姐他们!”英布重重的点了点头,眼泪刹那间流了出来。

扶苏回头大喝道:“传令,开船!”

“开船喽——!”随着一声长长的号子响,三般大海船迅速的扬起了风帆,借着海风和浆,向东南方向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