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一章南侵

第十三卷 南海怒涛闽越卷第一章南侵公元前217年春三月,闽中大定,为了进一步安抚闽中郡东瓯旧民,扶苏依照百越民族的旧例对东瓯先王‘安朱’、‘驺摇’进行了浓重的‘洗骨葬’。

所谓的“洗骨葬”,或称“二次葬”,在古中国长江以南各地,比如说江苏、淅江、福建、广东、台湾的汉人,以及很多少数民族,比如说壮族、藏族,都有这种习俗。

事实上,一直到现在,台湾的鹤佬人和客家人也都还采用这种丧葬仪式:在土葬数年或一定时间后开棺取骨,然后将全副骨骼一一置入一称为“金斗”的陶瓮当中,重新再下葬。

据说这样能够使死者在地府生活得窜福安康或转世后能投生个好人家!扶苏这种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的举动更好地安定了闽中民心,完成了南下征伐的必要准备工作!瓯埔洋东瓯旧王宫,扶苏和众将正在召开军事会议!“闽越国和东瓯国一样,都是由楚国灭越后逃到南方的越人和当地的百越先民所建立的国家,也一样采取部落联盟自治的方式,只不过闽越国远比东瓯国强大和兴盛,其本部就达三十万口,六万兵,辖下尚有其它一些少数民族,人口也不下十万。

战时,可能征集的兵力有近十万众,决不可轻敌!”任嚣依仗着对百越各国的熟悉,向众将介绍着对手的情况!“我看东瓯国和中原的风俗习惯相差并不太大吗,民众多能听懂秦语,官员间也通行中原文字!任将军,那闽越国和东瓯国有何不同?”李信感兴趣地问道。

“差别很大!东瓯国毕竟离会稽非常近,所以受楚风和中原影响较大,风俗习惯相近。

人的体格和相貌也相近!闽越国就差得多了:闽越人身体矮小粗壮、短面、须发少、鼻形广、眼睛圆而大;习惯依山、傍水而居,不仅善于攀山越岭作战,还好水斗、善于驾舟行筏,更有‘断发纹身’的习俗!他们的语言也和东瓯人不同,十分难懂!中原民众难以和其交流,而且官员和贵族间通行的文字也是古越国文字,比较难认!相比起来,在闽越国作战比东瓯更要困难一些,必须征集不少懂得闽越语言和地理的东瓯边民。

否则难以成功!”任嚣细心地为众人解释!扶苏点了点头道:“任将军说得有理,这件事情就由你来办吧!”任嚣点了点头。

扶苏又道:“另据前一阶段的探报,闽越国自我剿灭东瓯国以后,加强了戒备,其主力六万人已经集结到其国都城村附近待命,有北上边境与我做战的迹象。

如果真是这样,这对我军倒是好事,我秦军善正规野战、攻城战,若和闽越人在其擅长的山林、水面战斗比较困难,而要在平原上来个正面决战就轻松多了!”任嚣想了想道:“恐怕不太容易。

闽越现在的王叫无诸,此人智勇双全,不下驻摇。

未必就肯与我在正面进行决战,恐怕稍一试探。

发觉不利之后便会退往闽越山区和水网密集地带与我周旋,要想攻占闽越国,远比东瓯要难得多啊!”扶苏笑道:“兵来将掩,水来土屯。

难道我秦军还怕了这些夷民不成,传我将令,大军准备三日,三日后兵发闽越。

荡平此国!”“喏!”闽越,国都,城村!这是一个非常繁华的城市,人口在五万以上,是中国当时东南一带规模最大的一座城市,闽越立国百余年来,除了最初在迁山(今福建省长乐市)定居的几十年里,国村一直是闽越国的心脏重地!而继闽越王无诸既位以来,闽越国越发的兴旺,无诸认为原来城村低矮地城墙、凌乱的市容不符合一个强大国家的形象,便调集大量民力、财力将城村彻底重建!建成后的城村城规模庞大,石制的城墙高达近十米,周长二十余里,可容纳五到十万人在内居住。

城池内街道宽阔、布局合理,排水系统完善,是当时东南一带唯一可以与中原重镇。

只不过各种石制、木制房屋比较简陋一些,远比不上中原各国来得华丽、精致,不过在百越各国中倒是首屈一指。

而且城内店铺林立,商业繁华,是当时闽越国最为重要的商业中心,不仅闽越国人经常到此贸易,便是东瓯人和南越人也时有到此交易者!而闽越王城也非常的壮观,占地好万平方公尺,有四个城门。

东西城门之间是一条宽10公尺的大道,用鹅卵石铺成。

大道北面是占地宽广、楼阁林立的宫殿区,仅议政主殿就有900多平方公尺,极尽奢华;大道以南是军营和练兵场,无诸好武,喜军事,时常在此操练大军,直将数万闽越军队操练得是兵强马壮,悍勇异常!以上种种,可见闽越王无诸堪称一代豪杰,而闽越国现在也是历史上的鼎盛时期,秦国要想平灭闽越国,以无诸年轻气盛地心态,必然会是一场恶战!而此时的议政殿内,闽越王无诸正端坐在宽大的王位之上,扫视着殿下地文武。

此人身穿精致的兽皮夹袄,短发无须,身高中等,体格粗壮,两条肌肉虬张地胳膊上两只下山的猛虎纹身正张牙舞爪的向着众人示威;又头戴一顶由众多珍珠串成的王冠,手持一柄黄金圆顶权杖,圆大地双目目光炯炯的注视着殿下的群臣,方方的面孔、挺拔地鼻梁、斜挑的鹰眉都散发出逼人的威严!光看此相貌,无诸就不愧为一代英杰!无诸扫视了一遍文武群臣以后,顿了顿手中的黄金权仗,大声道:“据探马所报,秦国二十万大军屯兵东瓯国都瓯埔洋,现正励兵秣马,招集向导,有向下侵我国土之势。

诸卿有何看法?”丞相伯越闻言出列道:“大王无须担心!我闽越国如今国势强盛,兵强马壮,加之山岭重重,水网密集,秦人不善山地战和水战,虽有二十万众,又何惧之有!”将军金虎闻言出列道:“秦人已灭东瓯尚且贪心不足,实是可恶!臣以为,我闽越虽与东瓯向来不和,但唇亡而齿寒。

秦军入即在即,必须早作准备!”无诸闻言点了点头道:“那金将军之意我等应如何应敌?”金虎应声道:“臣以为,我国都城村离东瓯国境最近处不过四百余里,若秦军从松溪与小溪交汇处入侵,急行军之下大约七天便可攻抵我城村城下!而秦军所过之地地势较为平缓,缺少山峦,我军山地战的优势难以发挥。

但是这一地段水网密集,崇阳溪、南蒲溪两条大河是天然屏障,护卫着我国都城村;而且松溪正卡在秦军后勤要道之上和进军之腹地,也可以大用!臣地作战思路时。

利用秦军不善水战的特点,调集国内所有大小船只和战船,先在南蒲溪和松溪一带布防。

两路前后夹击,日夜骚扰秦军。

只要能够将秦军阻击在两河之间大约两三个月的时间,秦军粮草补给困难,必然知难而退!”无诸闻言鹰眉一扬,大喜道:“好。

金将军所言正合本王之意,来人,传我王命,征集全国所有船只。

以三万水军布防于南蒲溪之上,两万人布防于松溪,其于一万人镇守城村,本王要与秦军决个高低,看看到底谁才是英雄!”“大王圣明!”文武们也赶紧上来拍拍马屁!于是,在无诸的命令下,闽越国北境一线百姓开始陆续撤离其家园,退往闽越南部和山区,实行坚壁清野;另外,国中几乎所有渔船、渡船都被征调,配合本国坚固的战舰在南蒲溪和松溪一带开始布防!二十万秦军从瓯埔洋拔营而进,正依闽越军所料,顺小溪而来,在闽越国北境、松溪源泉附近扎下营寨。

扶苏一时并没有急着进攻,而是派出大量斥堠在瓯越向导带领下潜入闽越国境,哨探军情!‘情报第一’的原则扶苏可一直没有忘记!不数日,林林总总的情报汇集到扶苏的手中,在幕僚们的帮助下,敌情渐渐明朗,扶苏便召集诸将召开了临战军事会议!扶苏面色肃穆地道:“根据情报,闽越国几乎调集了国内所有主力部队,以约三万人在南蒲溪上布防,另两万人布防于松溪,另外约万人防守城村城和王城!可以说无诸此人真是个人才,其兵力布置、迎战策略完全符合战局,是当前最好的应战方略。

大家请看沙盘!”扶苏指了指刚刚形成地地形沙盘,赞叹地道:“若我军顺着松溪向西南挺进,那么前会被三万南蒲溪水军阻于南蒲河畔不能寸进,而背后的两万松溪水军也可以一面在我军背后进行骚扰,甚至一路北上,攻击我粮草、辎重补给路线,甚至有可能进犯闽中郡,袭我后路。

这样的前后夹击之势非常毒辣,而南蒲溪和松溪之间最宽处相距仅两百余里,我军活动空间狭窄,兵力优势施展不开,很难对付闽越人的这种兵力布置啊!大家看看,有什么想法没有?”众将领闻言也皱了皱眉头:也就是说,刚刚和东瓯人在山林地带玩了一段时间猫捉老鼠的游戏之后,现在又要和闽越人在水网密集地带展开大规模的水战了!秦军要论架桥还行,当今没有哪个国家的舟桥技术可以超过秦军,像南蒲溪这样的大河秦军也只用一夜的时间便可以架设起一座浮桥供大军通过。

但难道闽越水军会看着你架桥不成,肯定会大举来攻,将浮桥摧毁,也就是说不先歼灭了闽越水军,其它一切都免谈!而要论水战的话,秦军就实在有点勉为其难了,不少人是连游泳都不会地旱鸭子,你指望他们和闽越水军在水面上激战并获胜,还不如指望蛤蟆上树那样容易些!更何况现在秦军根本没有几条战船,总不能让秦军赤膊游泳和闽越战船硬扛吧!而越人自古就善于水战,而且造船技术先进,是一支强悍的水上力量,以秦军脆弱的水上能力,要想获胜,难比登天啊!于是,一时间众人都没有说话,俱各面有难色!李信有些犹豫道:“能不能绕过南蒲溪,直扑城村城呢?”任嚣摇了摇头道:“李将军请看,南蒲溪和松溪在南方是交汇在一起地,形成一条新的大河——建溪!这条河更加地宽阔湍息,我们是绕不过去的!而且城村城北、南、东三方面都有大河阻拦,西边是高大险峻的武夷山脉,真是易守难攻之地,估计当初闽越人将国都建于城村,也正是出自这样安全方面的考虑!在这样地情况下,无论我军绕道何方都会被闽越军进行有力的阻击,而且会大大拉长后勤路线,不仅变得孤军深入,而且补给更加困难和危险,得不偿失啊!”众人这回有点抓瞎,真要打水战,难啊,难上加难!一向足智多谋的扶苏这回也一时没了主意,看了看项嚣,任嚣也摇了摇头。

扶苏拍了拍额头道:“大家不用担心,暂且先行南下,反正我们早就料想到南征是一场恶战,也没有短期内结束战局的打算,暂且先深入闽越境内二百里探探局势来说,如果实在不利,再退回来另想办法!”“喏!”众人现在也没有办法,就死马当活马医吧!于是,次日一早,二十万秦军拔营向西南方向挺进,深入闽越境内约两百里后,在一个叫游离地小镇停了下来!此时,闻听秦军大兵压境,游离小镇的闽越民众早逃得干干净净,便是连牲畜都几乎被赶得一干二净,唯有偶尔几只漏网之鱼还在小镇里四处游荡着,不时和秦军照个面。

当然,照面的下场也非常简单,捉来补充军用便了!此时,秦军离西面的南蒲溪一百一十里,离东边的松溪只有七十里,正处在两面受敌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