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九章说服

第十三卷 南海怒涛闽越卷第九章说服清晨,朝阳刚刚从地平线上升起,从黑夜中走出来的大地开始复苏,石屯水师大营附近很快便充满了欢快的鸟鸣声。

扶苏走出了帅帐,伸了伸懒腰,便向离帅帐水远处的河岸行去!站在岸堤上,身前的水寨里数以百计的大小战舰正在朦胧的晨曦中展现着它们伟岸的雄姿。

轻风吹来,衣衫飘飘中,扶苏不禁斗志昂场,信心十足!“什么人!?”跟在无心身后保护的无伤忽地低喝了一声!扶苏回过头来,一看却是人比鲜花俏的银叶公主,不禁笑道:“公主怎么起得这么早,为什么不多睡一会?”银叶还是那身清凉的打扮,只不过颜色换成了清纯的绿色,显得妩媚中透着一种令人心脆的清纯。

“将军不是也早起了吗?”银叶微然一笑。

“呵呵,本君久在军旅,早就习惯早起了!公主金枝玉叶,却要小、心保重!噢,对了,你可以叫我君上好了,我虽然是大将军,可军中还基本上习惯叫我君上!”“也好,那君上能不能陪我一起走走!”银叶笑着发出了邀请。

扶苏心中动了一动,向无伤示意,让他不要跟随,随即笑道:“好,佳人有约,怎敢推辞,公主请!”银花笑了笑,走上前来,和扶苏并肩沿着河堤向西方走去!脚下的青草露水颤颤,身旁的野花随风摇摇,空气也是那么的清新,再配上一位绝色的美女,这景象美得让人陶醉!看着眼前绝色的佳人,闻着身隐隐的处女幽香,扶苏不禁一时有些心猿意马!银叶虽然一时没有说话,但就是在等这个效果,忽地笑道:“君上一时没有说话。

反而盯着我看,我漂亮么?”扶苏打了个哈哈,缓解了一下尴尬的气氛,笑道:“若公主不漂亮,这世上还有美丽的女子吗,本君随军的四位夫人虽然都是中原一等一地美女,可一比起公主还是差远了!”女人都喜欢别人夸赞自己的美貌,对自己容貌十分自负的银叶也不例外,不禁有些开心地道:“谢谢君上!唉,君上老叫我公主有点太生疏了。

你可以直接叫我银花好了!”“好,即本君就不客气了!”扶苏一说完,忽地愣了愣,心道:“自己怎么答应得这么痛快!?这样便被这女子拉进了一步关系,厉害!厉害!小心!小心!”“君上在想什么?”银叶妩媚的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神色。

“噢,没什么,本君看着这黄花绿水般的美景,心动非常,有些走神!”扶苏赶快打个马虎眼。

“是吗,君上很喜欢这自然的美景吗?”扶苏笑道:“当然!闽越虽是边荒之地。

景色却也有过人之处。

银花,你看,这一草一木、一水一石都好像非常有灵性似的组成了一副美丽的景色。

大自然真是鬼斧神工啊!”银花笑道:“君上说得真好听,我们闽越像君上这样有学问的人真少见!不过。

正如君上所说,闽越地山水也是有灵性的,难道君上愿意用战火去破坏这可贵的宁静吗!?”扶苏笑了,心道:“得。

来了,我就知道你这个小女子是不死心的!”随即认真地道:“银花,你的名字是不是闽越一种鲜花的名字?”银花妩媚地笑了笑,脸上浮现出一种欢快的神情道:“是啊。

这是长在武夷山里的一种野花,可漂亮了,洁白得像珍珠一样美!”扶苏点了点头道:“是啊,这景色也像银花一样美啊!但你有没有想过,为什么我们秦军会南下吗?”银花愣了愣,不知道扶苏怎么会扯到这个问题上,眨眨眼睛笑道:“这还要问吗,你们想夺占我闽越的土地呗!”扶苏笑道:“说得好!其实无论本君表面上说得多么冠冕堂皇,其实本质上就是这样,我也不会否认!但银花你想过没有,这是为什么?其实很简单,这是历史的必然!古往今来,虽然中国名义上在夏、商、周是统一地,但其实那时候君主所控制的地方也不过方圆千里之左右,诸侯国林立之下,难免不发生大规模的战争,这就是中国一直以来战火不断地原因。

百姓们早就在内心里呼唤着战火的消弥,而我秦国就是应了这上千年来地呼唤应约而生的,数千年来第一次真正将整个中原置于一个强有力中央政权的管理之下。

这时候,天下定了,百姓安了,但是失去了对手的天朝,它地目光必然转向四夷。

新生的事情总是蓬勃向上,有进取心的,大秦也是这样,我新生的秦国在一统天下以后,巨大地惯性不可阻挡,必然会进行开疆拓土的伟业!在我国的北方,日渐强盛的匈奴控甲二十余万,时常袭扰我秦国北方疆界,已经成为我天朝的第一心腹大患!目前,我秦国正在积极地准备着对匈奴开战,但是在开战之前,我们秦国必须剪除一切后顾之忧,方才能全力应对北方的强敌!而就在这时,东瓯与我会稽郡会生战争,这立时便让我秦国想起,在我秦国的后背还在百越三国百万军民掣肘!银花,你想过没有,在这样的形势下,我秦国应该如何选择?”扶苏看了看一脸迷茫的银花,坚定地道:“只有南下收服你们百越三国,这才能使我大秦没有后顾之忧,专心应付北上的强敌!所以,秦灭闽越是势在必行之事,银花,你就不必过于执著了!这是大势使然!”银花皱了皱眉头,好像有些困惑,缓缓地道:“君上说得这些话,好深奥!银花从来没有听过,也没有想得这么深!不过听起来似乎很有道理!天朝担心我们会成为掣肘力量,所以才要征服我们。

是吗?”扶苏遗憾地点了点头,目光中充满怜悯!银花忽地充满希冀地道:“那如果我们闽越保证日后决不侵犯天朝呢?君上是否可以退兵?”扶苏认真地摇了摇头,正色道:“公主怎能保证闽越永远不会掣肘中国!?就算你能保证自己不会找我秦国的麻烦,那你的王兄呢?你闽越的大臣呢?现在闽越弱小,他们自会委曲求全,但是如果闽越强大起来呢?如果闽越统一了百越各国,实力必会空前膨胀,以闽越目前的国力发展情况来看,未来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你想到那时,你的兄长还会安心做一个偏远夷国的小王吗?银花。

你很聪明,但你却不太了解人心的险恶以及国家间的游戏规则。

常言说得好:只有拿到手里地才算是自己的!我秦国没有将闽越征服,就永远不可能对闽越放心!你明白了吗?不管你愿意不愿意,战争都势在必行,这就是历史!”银花毕竟不像扶苏这样对整个天下的局势都有宏观的考虑,更对战争的规则有极深的了解,她不过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女子而已!一时间,银花觉得自己的思路有些根不上扶苏,大脑中根本想不出什么反驳的话来,不禁心中一急。

眼眶中立时涌上了一层淡淡的薄雾!扶苏忙道:“哎哎哎,千万别哭,你看巡逻地兵士们在向这里偷偷地看呢!你一哭。

我这三军统帅的面子就掉光了,他们会以为我欺负一个弱女子的!”银花忍不住地笑了。

轻声地嗔道:“谁叫你欺负我,说一大堆让人听不太懂的话来!”这微微的一嗔,那咬着嘴唇的恨恨神态,直将一种幽怨的美丽展现到了极致!扶苏不禁大叫冤枉。

心道;“还不是你自己挑起话头的,我若不反击,岂不是被你这个小女子摆布来摆布去!”脸上却笑道:“呵呵,是本君的错。

行了,行了,不说了!今天你没有成功说服我,下次再努力吧,反正这才是第一天!”银花认真地看了看扶苏,迷人的娇俏上浮现出一种坚毅地神色,忽地道:“今天算你赢,但我是不会放弃的!”扶苏苦笑着摇了摇头道:“银花,不知道你想过没有:本君应该来说还是一个比较仁慈的人,除了跟你们闽越地军队做战外,基本上绝不劫掠、也不屠杀你们闽越的民众!而你想过没有,就算你说服我退兵了,我地父皇也不会善罢干休的,他一定会再派大将前来征伐!老实说,我秦国的将军们征战多年,嗜杀成性,要是由他们来主导攻闽作战的话,你想过后果没有!恐怕到时候必然会是血流成河之局,而由我来攻灭闽越,最起码除了消灭你们闽越做为一个国家地存在以外,不会对你们进行任何的苛待!你把我这只温柔的狼赶走了,后面来的会是一只猛虎啊!值得吗?”银花愣了愣,她倒没有想得这么远,只是一心想将眼前地秦军退掉。

不禁有些迷惘地道:“可是,你们毕竟是外族,难道我仅仅因为你比较仁慈一些,就让你们侵占我们闽越国吗?”话语里是颇不服气,只不过反击力度是可怜得很!扶苏笑道:“当然不是!不过,银花,其实我们秦人也不算是外族!在古时,各族都是炎黄的子别,大家都是相亲相敬的一家人!后来,人口慢慢多了,逐渐便向外扩张,按照所处地域的不同,又形成了很多新的民族。

我们秦人和你们越人就是这样的两个民族,但归根结底大家都是一家人!所以,由我们秦人来统治这片领土,总会比真正意义上的外族好得多吧!”银花有些哑口无言,她在口才上也许不输于扶苏,但是在知识层面上输给扶苏太多了!初时交锋尚不觉得,两人深入对垒起来,就显现出极大的差距了!扶苏叹了口气道:“好了,银花,你暂且回去吧!想想本君说的话,我秦国统治闽越虽然录夺了你兄长的王权,但是你想想看,中原先进的文化和技术随之输入以后,会给你们闽越百姓带来多大的好处!也许五十年以后,就再也没有人会叫你们夷族了,你们也会像中原一样:文明而兴盛!”银花眼睛里忽地出了一丝异彩,但随即消失了,幽怨地道:“那又怎样,就算我们闽越变得更加富强了,但已是不是闽越人的闽越,而是秦国的闽越了!”扶苏道:“银花,你又错了!闽越永远是闽越人的闽越,但将来也将会是秦国的闽越,这点本君以信誉保证!银花,历史是无情的,落后就要挨打,顺之者生,逆之者亡!你考虑清楚,我们华夏民族都聚合在一个旗帜下共同对外,总比我们像过去一样零零散散的好吧!”银花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道:“是啊!”忽地想了起来:“咦,我不是来说服别人的吗?怎么好像被别人说服了?”顿时不高兴地跺了跺脚,恨恨地道:“我说不过你,等我回去想好了,再来对付你!”扶苏心中暗乐,微笑道:“好,那本君就恭侯了!对了,如果公主一时想不出什么好主意的话,可以和尼仲大夫一起商量商量!”只见嘟着小嘴气冲冲地往回走的银花跺了跺脚,用手捂住耳朵,大叫道:“不听,不听!”像一朵碧绿的浮云似的飞快跑远了!扶苏不禁失笑道:“唉,真是一个可爱的女子!只可惜天道使然,闽越灭亡已是不可阻挡的历史趋势,只好让她伤心了!”就在此时,忽地有一人笑道:“看来,君上赢了第一回合!”扶苏回头一看,在身旁不远处的一处树下,转出笑嘻嘻的李信。

扶苏心中一愣:“这家伙怎么在这里的!?”见扶苏的眼神有些不善,李信忙陪笑道:“君上,不怪我,我本来就在这树下散步的,是你们自己走过来的,不是我存心要偷听的!”扶苏乐了:“反正也没有什么不能见人的,你听就听了!”李信顿时乐了,嘻笑道:“看来,以君上如此卓越的雄辩之才,再来两三个回合,那可爱的小公主就会认输了!我们这些老粗也能在战时好好放开肚皮喝一顿喜酒了!”扶苏笑着指了指李信道:“你啊,跟王贲一样都三十出头了吧,怎么还这样不正经!”李信故作委屈地道:“眼见得君上就要抱得美人归,不让我们这些人眼谗就算了,难道还不让我们谋算着喝顿喜酒吗!?”扶苏想严肃地瞪李信一眼,但一看到李信那故作委屈的神态,静不住一下就笑出声来。

李信也忍不住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