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十五章天下风云

第十六卷 重定中原第十五章天下风云函谷关下,巨大而华丽的扶苏御帐之内,军中大将云集,济济一堂。

这两天军中已经没有什么战事,所以扶苏也卸下软甲,换上黑底彩龙皇袍,显得威风凛凛,气度逼人。

其余将领们也是一脸轻松,喜气洋洋。

扶苏看了看诸将领,大感群英云集,一时也颇有自得之意,对张良笑着点了点头。

张良会意,举出一份军报,笑道:“今早的晨会,要跟大家宣布两个好消息。

第一、蒙毅、李信两位将军已经在墨门的帮助下攻陷上党,至此北疆、山西和三川郡之间已经畅通无阻。

第二、壶口关赵国大将军李良已经宣布率军归降我军,陛下封其为护国将军、巨鹿侯,以后和大家就是同殿之臣了!”诸将闻言大喜,一时欢声雷动。

扶苏挥了挥手,众人渐渐平静下来。

“如今,我军形势一片大好,联想征询一下各位将军的意见,下一步该如何决策?诸卿请各抒己见,勿要有所保留!”扶苏笑吟吟地道。

“陛下”!英布抢先发言道:“既然山西已定,而章邯将军等又已弃暗投明,那么就无须调动黑衫军南下增援了。

依臣之意,我函谷关下已聚集精锐多达六十万人,踏平缺兵少将的关中那是措措有余。

不如让李信、蒙毅、蒙恬三人东出太行,全力荡平河北和燕地。

然后,我军主力出虎牢,李信等南出河北,韩信则北出长江,三面夹击之下,齐、魏、楚三地转眼可定!此末将愚鲁之见,请陛下圣裁,各位将军指正!”英布嘴上客气,但是目光扫过诸将的脸上。

却是一副舍我其谁的模样。

扶苏心中暗喜:“不愧为天赋异禀的大将,得我悉心教诲多年,还真是没让我失望!这简直和我想得几乎一模一样吗!”心中虽喜,扶苏脸上却是不动声色道:“嗯,英布将军如此建议,诸将可有异议?”其它将领本也想如此说,却没有英布反应得快,只好悻悻然地又将话咽了回去。

章邯担心赵高手中的家小,心中存有万一之念,便急道:“陛下。

英布将军所言十分妥当,臣等没有什么异议!只是,攻打关中之事切须抓紧,切勿给伪帝胡亥和阉贼赵高以喘息之机!”司马欣、章邯和一干降将也连忙起身附和。

扶苏心中明白,点了点头道:“嗯,章将军所言甚是!等三日后,从洛阳转送来的粮草抵达函谷后,便立即兵发潼关,横扫关中!子房,你替联拟旨。

封蒙恬、李信二人为暗北侯、文信侯,食邑一万,蒙毅亦为护国将军、义勇侯。

食邑五千,同时命三人并李良统领大军扫平燕地、河北!”“喏!”就在扶苏统帅南、北疆两支新秦军主力与关中、赵军鏖战的时候。

关东的其它诸侯们也没有闲着……大梁城,魏王府。

就在扶苏西征函谷的时候,对关东诸侯的压力大大减轻,魏咎乘机称王。

恢复魏国,定都大梁。

此时地王府议事殿内,魏国重臣云集,正在议事。

身材高大、浓眉阔目的魏咎身穿王袍。

端坐在王座之上,倒也颇有点王者风范。

魏咎新近登基,正是志得意满之时,便有心开疆拓土、重振燕国。

扫视了一下群臣道:“各位爱卿,寡人今日召集大家前来,是想商议一下我魏国将来一段时间的国策应该是何等走向?请各位爱卿各执己见,切勿有所保留!”群臣看了看,有大将姬无洋起身道:“大王,如今扶苏主力西进函谷,洛阳、虎牢空虚,正是天赐良机。

不如我等兴兵西进,攻取虎牢、洛阳,然后和关中旧秦联手剿灭扶苏。

届时我军威势必然震动天下,再挟大胜之余威,横扫关东指日可待!”文臣魏碑连忙道:“不可,不可,那扶苏岂是好惹之辈!?昔年其征战关东,威震天下,不久前的平春、南阳、颖川三役更歼灭我义军多达二十万,若非其北上仓促、粮草不继,再之恐惧关中袭其后,恐怕已经横扫关东了。

这样的猛虎,岂能随便招惹!?”东平君魏豹上次被扶苏打怕了,连忙道:“大王,魏碑所言甚是!昔年扶苏水淹大梁,那是何等的毒辣和凶残,如今更兼握有旧秦南、北疆百万雄师,招惹这样的敌人实在是自寻死路!姬将军想攻取虎牢,这也只是痴人说梦而已。

据我所知,扶苏早遣大将赵佗领三万精锐坐镇虎牢。

虎牢关素有‘天下咽喉’之称,足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我军虽有十数万大军,可是要想攻陷虎牢关,恐怕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若所谋不成,反而更与扶苏结下仇怨,实在不值。

最重要的是,我国周边亦不是十分稳便:武臣据赵地,彭越占住砀郡,田儋据住齐地,项梁则据东海、泗水等地,此皆为贪婪无耻之辈。

若我军主力西攻虎牢,万一这四方趁机起兵来攻,我国岂不危矣!请王兄明断!”魏咎想起旧日秦军的凶狠也不禁打了个寒颤,心中顿时底气不足,想了想道:“扶苏太过凶狠,我国不是他地对手,不如与其两不相侵,另作它图!”昔日陈胜旧将韩广这时起身道:“大王,若不攻扶苏,那么我军还有何地可图!?周围土地都有其主,唯一旧秦之地陈郡也正被龙且率军围攻,没有可取之地啊!”众人也一时语塞:扶苏势大,众人不敢惹,但是周围又都是同盟之义军,攻之好像不太合乎道义,顿时面面相觑,颇为无奈!忽地,魏豹起身道:“大王,武臣、田儋、项梁三方势大,不可轻侮之,不如对彭越下手!”魏咎想了想。

周围诸方势力中,彭越最为弱小,倒也可欺,却有些为难地道:“可是,取之无名,奈何?”魏豹笑道:“何谓无名!?我等已复魏国,而砀郡本就是魏国旧土,收回之名正言顺,天下人谁敢有异议!?而且砀郡城内多有我魏国旧贵,这些人早不服彭越等草莽之人。

我军攻之,必然群起响应,取之易也!”众人顿时目光中精光一闪,心道:“对啊,怎么没想到这一招呢!”魏咎大喜道:“王弟所言甚是,不过还是先理后兵才是!”魏豹点了点头,阴笑道:“不错!如果彭越听命,乖乖地献出砀郡还罢,如若不从,再取之不迟!”众人一阵大笑。

忽又有文臣伯喜喜孜孜地道:“臣刚才被东平君一番提点。

却还想起一事:那陈郡也是我魏国旧土,如今项梁却遣龙且统兵攻之,实在是无理。

不##使通传项粱。

使其令龙且退兵,等我军取下彭越后再顺势攻陷陈郡。

这样我魏国岂不是声势大振!”“对,对,对!”被伯喜一番提点之下,诸臣醒悟。

魏妁却吓了一跳,连忙道:“万万不可,万万不可!”伯喜纳闷道:“东平君此言何意?”魏豹唬着脸道:“你听过已经吃到嘴边的肉又吐出来的道理吗!?彭越势小力弱,我军有了名正言顺地借口自然可以揉捏他;但项梁现在手下雄兵已经不下二十余万。

我军实力远不如他,你认为项梁会乖乖地将吃到嘴边的陈郡吐出来吗!?说不定,项梁反而会趁机以此为借口,与我开战,夺取我魏国土地。

此是自取灭亡之道,万万不可!”诸人醒悟,不禁打了个寒颤,魏咎点头道:“不错,项梁势大,不可去招惹于他!陈郡之事就不必再议了,还是先取下砀郡再说吧!”“是,陛下!”众臣应命。

杨郡,留侯府。

见周围诸侯俱各称王,彭越也是心痒难耐,只是势力弱小,不敢向魏咎、武臣等那样称王,便自命为留侯。

此时侯府公厅内,彭越和麾下四大将张从、赵恺、李悦、何夺正在议事。

这四名大员都是自彭越起兵之时就跟随他的老部将,算是彭越的心腹了。

现在的彭越脸色铁青,看着手中魏咎的诏命,有些咬牙切齿的感觉……多了哼道:“各位兄弟,魏咎这厮说我砀郡是他魏国故土,限期十日要我等献地而降,你们看如何是好?”张从冷笑道:“我等自大野泽起兵,历经数十场血战而得砀郡,岂能拱手让于他人!?大哥,休听魏咎那厮放屁!”彭越等人出身草莽,虽然现在已是一方诸侯,言语间还是改不了那草莽之气,张从等还是习惯称彭越为‘大哥’!赵恺也气愤地道:“他娘的,什么魏国旧土,分明是看我们占着砀郡他眼红了,想来夺我们地地盘!却还他娘的找了个漂亮的借口,真是既想当婊子又想要个好名声!”“哈哈哈……”诸人一阵哄笑,笑得十分猥琐!笑完了,那种大难临头地感觉又渐渐回到了诸人的心头,李悦有些愁眉不展地道:“虽说天下谁都明白魏国是在找借口吞并我们,只是他们地理由表面看起来却也说得过去,恐怕如果我等不从,魏国肯定会发兵来攻!届时敌强我弱,如之奈何!”何夺道:“不如我等向赵、齐、楚三方遣使,请他们调停一下,如何?”李悦冷笑道:“请他们调停,纯粹是痴人说梦!魏国表面上的理由也说得过去,他们又何必为了一件没有好处的事情与魏国翻脸呢。

何况,这些国家说不定都等着魏国与我战而准备趁机火中取栗呢!”众将无计可施之下,只好目视彭越。

面色铁青的彭越咬着牙道:“可恶地魏咎,那陈郡不也是魏国旧地,怎不见他和项梁翻脸,纯粹是见我军弱小而相欺。

若逼急了老子,老子就和你拼命!”李悦道:“大哥,拼命不是啥好法子!我砀郡军不过四万,而魏国恐怕兵力三四倍于我,而且砀郡中地那些魏国旧贵们因为我们出身草莽平日里也是阳奉阴违的,恐怕魏国一旦发兵来攻,这些人会按捺不住啊!届时。

内外交困之下,我军危矣!”诸人大悟:此时砀郡外有强敌、内藏不安,这种内外交困的局面可是十分不妙啊。

彭越在这乱世中能够凭借自己地力量从区区草莽成为一方诸侯,自然有其独到之处,闭目沉思了一会,阴声道:“硬扛,我们绝对不是魏国的对手,但让我投靠魏咎、魏豹那种无能、自大之辈也是休想。

哼,砀郡我得不到,你魏国也休想得到!”李悦看了看诸将。

疑声道:“大哥的意思是……?”彭越冷笑道:“我保不住砀郡,难道不会将砀郡献给别人么!?他不是怕项梁吗,我就将砀郡献给项梁,届时我彭越照样吃香的、喝辣的,看那魏国能将我怎地!”李悦闻言眼睛一亮,赞道:“大哥所言甚是。

如果我等以砀郡献与项梁,项梁必然大喜,所封官位肯定不会小。

而且项梁实力远胜魏国,跟着他,我军日后的前途也比现在光明得多!”何夺却有些不舍道:“大哥。

常言道:‘宁做鸡头,不做牛尾’,如果投靠了项梁。

日后岂非要受他人驱策!?”彭越苦笑道:“你以为我想投靠项梁么!?我军实力弱小,日后不是被魏国吞并、就是被楚国、亦或齐国。

甚至是秦国吞并,不可能独自长存。

与其日后被人家打得狼狈而降,不由现在便降,还能捞个好位置!我决定了。

立即派使者向项梁献降,请求项梁派兵来援!我倒要看看魏国竹篮打水一场空之后,魏咎和魏豹是什么表情!”“哼!肯定是如丧老母,敢怒而不敢言!”李从虽有些遗憾自己将要受他人摆布。

却对魏国同样得不到砀郡要有些幸灾乐祸。

“哈哈哈!”彭越众人一阵大笑。

可怜,魏国竹篮打水一场空,这是何苦来着!?自项梁立楚怀王之孙熊心为楚王之后,声势大振,假年少楚王之手自立为上柱国大将军,另一楚地名门之主宋义为下柱国大将军,会稽另一名大部之主桓楚为富春君、裨将军。

虽然名义上项梁与宋义、桓楚三人同领兵权,实际上楚军百分之八十以上地军权都在项梁之手,留给宋义、桓楚二人装点门面的都是些老弱残兵,所以在一般楚军将士的心目中,往往只知有项大将军,不知有楚王,更不知道宋义、桓楚二人为何许人也!可见,在楚国,项梁地权益是何等的炽手可热!楚都、彭城,上柱国大将军府,室外正飘着鹅毛大雪,冷得逼人,室内却是温暖如春,项氏一系:项梁、项羽、项伯、范增、刘邦、朱鸡石、余樊君等俱各在席。

项梁身披软甲、外罩招裘,显得英武而潇洒,虽然是三十几岁地人了,看起来却像是一个年少多金的公子哥一样,不太像威镇四方的上柱国大将军。

项梁现在地心情十分好,脸上一副‘人逢喜事精神爽’地惬意。

当然,龙且轻松拿下九江,而且现在攻打陈郡也是十分顺利,眼看十天半月间亦可以拿下,面对这样好的局面,项梁不高兴才是怪事!项梁看了看诸将,笑道:“最近这些天大家都在各忙各的,也没有好好碰个头,交流一下各自的想法,所以,今天项某请大家来,就是想将最近天下地形势告诉大家,看看我军应该如何应对!军师!”项梁向范增点了点头。

范增此时已丝手约共旬了,虽然身子骨倍棒,脸色十分红润,但是发须却已经不可避免地全白了。

不过,这也使得清瘦挺拔的范增远远看起来还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凭添了几分出世之风。

范增号称‘九江狂生’,平素性情豪放不羁,所以言谈和举止都十分放得开,即使面对项粱也没有什么畏惧!见项梁向自己示意,范增点了点了点头,笑道:“自广陵一役我军将新秦军曹参部杀得大败以后,形势一片大好,这点大家想必都清楚,不用我多说了!只是最近以来,天下间形势有了些变化。

虽然和我楚国大多没有直接关系,却也不可不知。

先说对我军威胁最大的新秦军:曹参部退守会稽以后,依靠水师保护,勉强守住长江,一时再也无力北犯。

不过,最近听说扶苏好像派了个什么叫韩信的淮阴侯、大将军到会稽接掌了兵权。

根据这个封号我派人到淮阴查了一查,发现淮阴确有韩信此人,年龄、相貌亦相符,但却不过是一个二十多岁地孺口小儿而已,根本不足为惧。

不知那扶苏一向精明。

为何如今却随便找个毛头小子便委以重用,实在令人难以费解!”楚军诸将也有些奇怪,根本不知道韩信是何许人也。

余樊君咧了咧大嘴,笑道:“不会是那扶苏输急了,病急乱投医,随便找人凑数吧!”刘邦原本恢谐不羁的面孔此时也成熟了许多,显得这些年饱经风堙,他沉吟了一下,摇了摇头道:“不会,绝不可以轻视扶苏。

我敢肯定那韩信绝对是一个了不起的将才!”诸人愕然,便连项梁和范增也是一脸疑惑之色。

项梁忍不住道:“刘邦,你和那韩信亦是素不相识。

为何如此肯定?”刘邦和项羽结拜为义兄弟,也称呼项梁为叔父。

此时并不是正式议事,便恭声道:“叔父,我虽然不认识韩信,却认识扶苏!”项梁吃惊道:“你认识扶苏!?怎么可能!?”地确。

刘邦起兵前,不过一丰县山大王而已,如何能与扶苏这等国之重臣相识!刘邦微微一笑,恨恨地便将昔年和扶苏的一般恩怨说出。

然后沉声道:“当年,扶苏仅凭几句话,便觉察出萧何和曹参二人都是人才,于是着重加以栽培。

后来萧何先任旧秦治栗内史、后任新秦承相,其治国之才天下闻名,可谓百年难出地良才,使得扶苏作战时根本无虞粮草、兵员、辎重有缺。

曹参则不仅善于统军,而且对于治国也有一手,他在阅南郡时,安抚百姓、发展生产,使得闽越族全体归心,再无反意;虽然他在广陵被我军战败,却也只是输在知已而不知彼,仍然是一个难得的人才。

而当时,扶苏更是只凭几句话就看出邦对现状不满,有不甘臣伏之意,就想杀我,要不是萧何看出扶苏有杀意,秘密趁夜告我,我早死多时了。

所以,我原本就被秦国灭我楚国十分不满,再与扶苏结怨后,便一心反秦,闻听陈胜、吴广起义后,便也起兵造反。

由此可见,扶苏识人之才恐怕要远远超过我等在座之人,他肯让韩信出任统兵大将军,那韩信就肯定不会是一般人,不可不防!”“嗯——!”项梁沉吟了一下,面色有些凝重道:“刘邦,听你这么一席话,那韩信看来还不可小看!军师,你通知广陵召公,严密防备韩信,切勿大意!”“是!”范增也是若有所思。

“军师,继续往下说吧!”“好!”范增继续道:“另外,扶苏地南疆军目前正在函谷一线和章邯的‘黑衣军团’对峙,而蒙恬地北疆兵团‘黑衫军’亦在上党和旧秦军作战,同时有对赵国开战之意。

这样一来,短期之内,扶苏虽然坐拥数十万精兵,却受制于旧秦和赵国,一时间再不能对我军有所威胁,这是天赐我军以发展良机!”对于这一点,众人倒没有什么异议。

“而关东诸侯方面吗,赵国目前正担心新秦军趁势入侵,把主力都调动了太行一线,准备对新秦军作战。

魏国则在整军秣马,观察开下的形势,想来不久必有异动。

彭越自号留侯,屯兵砀郡,实力较弱,恐怕一时也不能有什么举动。

至于齐国,实力虽强,现在倒不用太过担心,齐王田塘和左右承相田荣、田横二人不和,现在正忙于争权夺利,一时无力它图。

至于燕地吗,如今诸侯混战,十分混乱,且离中原遥远,可以不用考虑。

由此可见目前关东的局势对我楚国十分有利!”范增脸色喜悦,想来对目前局势还是十分满意地。

项梁见范增说完,笑道:“天下局势就是这样,大家看一看我军下一步该如何发展?”话音刚落,刚才一直沉默的项羽出言道:“叔父,从目前地局势看,会稽新秦军有水师之助。

且韩信实力未明,不可图也,当以防御为主。

南阳、颖川等地新秦军重兵拒守,我军若图之,一则路途遥远、粮草转送困难,二则九江新定、陈郡未平,亦不可急图。

而关东诸侯中,赵、齐各有所患,且实力强大,暂不可图。

否则势急反扑,对我军不利。

这样一来,我军目前可图之地,便只有砀郡和魏地了。

这两处实力都不强大,且近在咫尺,下一步便该想办法将这两处纳入囊中!”不能不说,项羽其实在战术方面非常地有才华。

“嗯,”项梁满意地点了点了点头道:“羽儿所言正合我意。

只是目前我等与魏、齐、赵及彭越都仍是盟友,并未撕破脸面,取之无名。

奈何?”范增想了想道:“目前我军主力尚在安定九江、攻取陈郡,尚未到攻取砀郡和魏国的时机,且徐徐图之。

或许天赐良机也未可知!”众人看了看,点了点头。

忽然间。

有府外亲兵急报:“大将军,门外有一人声称是砀郡彭越使者,有急事求见!”项梁一愣,众人也是面有诧异之色。

不知这彭越突然遣使前来是何用意。

想了想,项梁笑道:“请使者进来!”“喏!”不一会儿,使者入内,向项梁和诸人见过了礼。

项梁请使者入座。

同样奉上暖酒热菜,然后问道:“不知贵使今日突然造访,留侯处有何见教?”使者忙道:“留侯派小人前来,乃是要有事相差的。

大概在七八日前,魏国派人送诏书与留侯,声称砀郡是魏国土地,如今魏国已经复国,限期十日,要留侯将砀郡交出,否则兴兵来取。

所以,留侯想请楚国发兵相援,驱赶魏国!”一时间,项梁众人不禁有些惊愕:“刚想图魏国和砀郡,正苦于没有机会,如今天意子人,这两处竟然自己要打起来了。”

项梁心中大喜,面上却是面有难色道“这比较困难。

一则,我军主力新定九江,且又要攻打陈郡,再援砀郡,恐怕兵力有所不足,粮草也不足补给;二则,魏国表面上也是占理,我军出兵名不正、言不顺,恐为诸侯所忌,所以,请贵使回禀留侯,体谅我楚国的难处!”中国人天生就会打太极,项梁这一手玩得也是漂亮。

使者见项梁果然不应,心中苦笑,只好去除侥幸心理、将底牌端出道:“天下土地惟有德者居之,岂有定数!?砀郡乃我留侯从秦军手中所取,并非夺自魏国,现在魏国让我交出,纯属无理,实在优势欺人之嫌!自陈胜、吴广两位盟主去后,关东群雄中惟楚国势力最大,项大将军理应主持公道,岂能借故推托!?如今事急,我家留侯有言,如果项将军愿意发兵相助,留侯愿意将砀郡献于楚国,只求项大将军够帮助留侯惩戒贪婪无耻之魏国!”“叭喀!”在座楚国诸人几乎差点惊愕得掉落下巴:“正想图谋魏国和砀郡呢,这砀郡却自己送上门来,而且给了一个非常好地和魏国开战的理由,这岂非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范增狂喜,红润地脸庞更显血色,连忙向项梁猛使眼色。

项梁何等聪明之人,当然会意,口风一转,正气凛然地道:“贵使所言甚是!陈、吴两位盟主尸骨未寒,我等义军正须继承其遗志、齐心协力共抗秦军,却不料魏国不讲信义,竟要自相残杀,实是不可饶恕。

如今,赵国被新秦军压境、齐国陷于内乱,我楚国当仁不让,理应主持正义,违护公道。

请贵使放心,项某立即派使者亲赴大梁,责问魏国,令其退兵,若其不允,再发大兵讨之,此是‘先礼而后兵’也。

至于归降之事吗,若我楚国受之恐怕有趁人之危之嫌,还是再议吧。

哈哈!”俗语云:官字两张口,这项梁变脸何其速也!使者自不会将项梁的客套话当真,一脸真诚之意道:“项大将军这样说就不对了!项将军自起兵以来,战无不胜,攻无不克,是为天下万民所景仰的英雄豪杰。

我家留侯慕名久矣,虽自知不才,亦早有投效之意。

怎奈天不作美,一直不得时机,如今正好趁此良机。

归于将军麾下。

若能蒙项将军见允,得与将军一起并肩作战,惩处魏贼,我家留侯肯定欣喜万分。

这是你情我愿之事,谁人敢言将军趁人之危!?过虑了,过虑了!”项梁心中大喜,赶紧顺坡下驴,作出为难之意道:“既然留侯如此有如此诚意,那项梁就代表楚国接受留侯归降。

待大事定后,项某必然奏报楚王。

厚待留侯!”使者道:“项将军,还有一事。

将军派使者去魏国斥令其退兵,若其能允,那是最好;若其不允,我砀郡地少兵寡,如何能撑得长久!?而且,十天之期将过,恐怕等不得小人回禀留侯,魏国就将出兵相攻。

这样,若将军援兵稍稍迟缓。

我砀郡恐怕就有覆灭之险。

所以,肯请将军一边急派使者去魏国,一边迅速调集兵马。

若闻魏国出兵消息,随时增援!”项梁闻言点头。

心道:“此时砀郡已是我楚国地盘,岂能容魏国梁指!?”当下便道:“贵使放心,请火速回禀留侯,就说项某已在彭城火速调集援兵。

不数日便至!嗯,这样吧,还是我亲书一封,交由贵使带回!”说着。

项梁火速亲书一封书帛,交由使者,然后笑道:“贵使远来辛苦,不如今日暂歇一晚,明日再回如何?”使者忙道:“不敢,不敢,军情紧急,不能耽搁,谢过项将军好意,在下马上就走!”“那这样吧,项羽,你安排百名轻骑,护送使者至芒砌山下再回!”项梁非常客气。

“喏!”项梁也是喜气洋洋地点了点头。

“多谢项将军厚意,那小人告辞了!”“贵使请!”项羽起身相送。

“少将军请!”使者也是不敢托大。

看着使者离去后,室内突然暴起一阵大笑,众人欢声雷动,大呼天意!项梁笑道:“真是天佑我大楚,若再能顺利取得砀郡并魏地,那我楚国实力必然雄冠关东,便是扶苏平定关中、以倾国之力来犯,又有何惧!现在只要令去魏使者一路缓行,便可坐实魏国攻砌之势,届时彭越、魏国双方各自欲罢不能,实力受挫,我楚国再起兵乘机攻魏,可获全胜;而且亦可削弱彭越势力、以免其日后尾大不掉!可笑那彭越还想让我与魏国死战,而他却保存实力!”诸将大笑,一起称妙。

一直沉默的项伯突然道:“二弟,若我军攻魏,主力必然尽出,届时若韩信突然北出长江,如之奈何?”项梁愣了愣,看了看范增,范增笑道:“不必过虑,陈郡战事很快就可平息,届时可令龙且领兵南下,镇守九江临淮(盱胎)。

若韩信北犯,可令龙且引兵助召公拒之!以龙且之才,应可无虑!”项伯想了想,倒也不太相信韩信一黄毛小儿会比龙且厉害,便点了点头,不说话了。

刘邦若有所思的转回府内,唤过亲兵,低声道:“去,请樊将军和曹将军来,还有,再派人通知陈先生前来议事!”“喏!”兵士应了声,飞快去了。

就在刘邦在室内来回踱步的时候,忽听有一人大叫道:“主公,唤我等何事?”刘邦回头一看,正是心腹大将樊哙放曹无伤,忙笑道:“来了,快坐下,我有要求与你等商议!”樊哙,身材高大,黑面虬鬃,沛县杀猪屠狗之辈,勇猛过人。

后来,刘邦在沛县北面的丰县起兵,樊哙便往投之。

由于其作战勇猛,且生性忠直,刘邦视其为心腹。

曹无伤,山野勇士。

长得身高臂长,体魄雄壮,尤其是其面青眼赤,见者皆为之称奇。

此人不仅武艺高强。

而且颇能用兵。

对刘邦忠心耿耿,亦是刘邦倚为心腹地大将。

二将坐下,看了看刘邦。

刘邦笑道:“等一等陈先生南说!”话音刚落,有一年青人笑道:“主公今日召集我等,看来必有大事啊!”刘邦回头一看,此人相貌俊秀,长得是大耳垂轮、鼻直口言,显得风姿儒雅,但一双眼睛却是迷雾深锁,令人难以看透,正是军师陈平。

陈平乃河南阳武县护##人。

自幼苦读,闻名于乡里。

陈胜、吴广起义后,对秦国已不满的陈平便想投靠陈胜、吴广,没想到还没到得南阳,便听说扶苏已回军中原,而陈胜则调周文、周市两军回防南阳,心知陈胜、吴广必败,便欲另投它处。

不久,听说项粱、项羽威震淮上,敬慕二人为名将子孙。

便欣然来投。

没想烈项粱根本看不到陈平的才能,并不想见用,而刘邦却惠眼识人,认为陈平有大才,便向项梁求取陈平为幕僚,项梁自无不允,于是,陈平便归入刘邦麾下。

自到刘邦麾下后,刘邦对陈平是言听计从,十分亲厚。

陈平自此归心,一心辅佐刘邦,当然。

陈平心中对项氏一族自此不太待见。

“先生来了,快快请坐!”刘邦连忙堆上笑脸。

热情相迎。

陈平也不推辞,便自在樊哙、曹无伤对面坐下。

见人已到齐,刘邦挥了挥手,亲兵们拱了拱手。

便退了下去。

“今日议事,正好遇到一个时机,或许是我等壮大势力地好机会!”刘邦也自坐下,将今日所议之事细细说明。

然后道:“三位对此有何看法?”樊哙笑了笑道:“冲锋陷阵之事樊某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