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二章中央集权

第十七卷 帝国崛起第二章中央集权这一日傍晚,张良接获扶苏诏令,令其入宫,张良不敢怠慢,急换上朝服,急急入宫而去。

到得南书房时,便见室内已有数人在坐,除扶苏外,尚有赢忌、萧何、范天石三位朝中数一数二的重臣!张良心中格登一下,心知今日所议之事必然不小!“臣张良见驾来迟,请陛下恕罪!”张良急忙施了一礼。

“军师不用多礼,快请坐!”扶苏微笑着道。

张良起身,向赢忌等示意了一下,便和赢忌坐在一起,与萧何、范天石二人相对!扶苏见诸人已齐,点了点头道:“诸卿,今日联招诸位来,便是想议一议正式立国以后,联究竟该如何治理这个殃殃大国!诸卿都是智谋之士,天下翘楚,请畅所欲言,勿要有所顾忌!”其实扶苏招这四人来是有私心的,这四人都是重国、爱民、无私之人,让他们来协助制订一些重要的国策,一可听到实心话,二也可收到实效!四人互相看了看,熟悉的彼此交流了一下眼神,萧何先道:“陛下,天下大乱刚定,当先要做的有三件事!”“噢,哪三件事?萧卿说来!”扶苏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萧何道:“一、恢复各地生活秩序。

天下经年余大乱,很多地方荒芜人烟,田地无人耕种,但有些地方却是流民密集、无地可种,所以若不想办法尽快让流民们有地可种,恐怕食不囊腹之下,必然又生祸患!”扶苏点了点头道:“萧卿所虑是实,联过两日便颁旨各省各县,对滞留在各县的流民本县能接纳的尽快想办法吸收,本县接纳不下的遣返原籍。

如果遗返原籍有困难的,联特批可适当开垦新地让流民耕种,朝庭也可根本各地情况适当下拔一些款资作遣返及安置流民之用!萧卿、范卿,汝二人要做好具体的安排工作。

勿要让各地官府浮于表面!”“是,陛下!”萧何和范天石点了点头。

“第二点就是:清剿各地匪患!现在天下成气候的叛军已经没有了,但是各地啸聚山林、打家劫舍的小股匪徒却是很多,尤其是关东新定之地最为严重。

如果解决不好匪患,恐怕百姓们也难以安心耕种!”萧何继续道。

扶苏点头赞同道:“不错,没有一个和平的环境,百姓们就无法安心生活,这匪患是非剿不可,但是联想这些匪患中肯定多有流民无奈而为之,所以也不可完全用暴力手段解决问题!这样吧。

联会尽快下诏:本着仁慈之心,除罪行累累之惯匪外,大赦天下各地匪徒,旨到之日起限期一月归降各地官府。

如到期各郡县境内还有匪患者,各地驻军立即出动,严励镇压,抓一批杀一批,决不手软!一年后,联会派出多队巡阅使巡查全国,如再发现匪患严重之地。

该县第一长官就地免职、押送咸阳审讯!诸卿以为如何?”张良笑道:“陛下英明,如此处理,十分妥当!”扶苏笑道:“看看。

军师又拍联的马屁了!”诸人大笑。

萧何亦笑着道:“前两件事办好以后,各地百姓们地生活就基本上能有保障了!但是要想百姓们生活好一些。

还得解决第三件事情:打击奸商。

现在天下初定,各地物资多有稀缺,尤其是粮食更是短缺,因为有不少黑心商贩屯积聚奇。

买低卖高,大肆盘录因为战乱本已贫困不堪的各地百姓,此类害群之马不除,百姓们亦难以心服。

臣这里已经接到各地转来的多纸相关诉状。

实令人触目惊心!”扶苏闻言苦笑道:“这样大发国难财、战争财的奸商什么时候都有,商人以逐利为天性本无可厚非,但如果太过,那就非严惩不可!这样吧,联立即下旨各郡县,想尽一切办法稳定物价、打击投机倒把分子,有敢顶风作案者,根据商法,罪加一等,严惩不殆,所涉及物资也尽数收归国库。

乱世用重典,否则难收奇效!这其中当以稳定粮价最为重要,萧卿、范卿,联会立即动用‘秦风’以飞鸽传书将各地正常粮价与现在粮价报知与你们,你们根据这些消息,为各地粮食的价格定一个指导价来,务求公正、合理,既不能让百姓们吃亏,也不能让商人无利可图!另外,迅速从巴蜀和江南调粮北上,一边赈济欠粮各县,一边将各地粮价压下去!其余诸如盐、铁、布匹等紧缺物资你们亦可依照联的办法,加以妥善解决,务求半年见效、一年大成!有没有问题?”萧何与范天石闻言呆看了两眼,忽地笑了,范天石乐道:“陛下真是神人,好像有什么困难,灵机一动便有妙法,臣和萧相正为此事着急、苦无良策,没想到如今陛下轻轻松松便解决了!”扶苏心中暗乐:“废话,你以为联前生那么多年的书是白念的,俺可是双硕士呢!”面上却乐道:“范卿也来拍马屁了!”众人大笑!扶苏喝了口茶,润了润喉又道:“萧卿这三条很重要,可确保天下能够尽快安定下来,恢复正常的生活秩序!但是这只是治民,尚未涉及到治国,所以还请诸卿继续畅所欲言!”范天石与扶苏相识多年,那是知已,闻弦歌而知雅意,便缓缓道:“治国方面,比治国更加复杂。

臣亦有三条要谈,但是大体之意却是四个字:中央集权!”扶苏闻言一振,点头道:“范卿所言甚善,不妨细述之!”范天石也喝了点茶水润了润喉道:“第一、就是兵权和兵力。

如今天下初定,多有将领手握重兵分镇各地者,这十分不好!虽然以陛下的威望,一时不会有什么岔子,但是如果任其发展下去,恐怕会成尾大不掉之势,所以必须迅速想办法将兵权收回国有!而且,现在国内已定,再养着上百万地大军已经没有必要,不若裁减部分兵员归于各地以补充民间。

这样国家和百姓的负担也可小些!”赢忌等闻言一时不敢说话,这个问题太敏感了!扶苏沉默了片刻道:“此言甚善,但会不会让天下人以为联是在搞鸟**藏,兔死狗烹呢?”范天石正色道:“为国家计,陛下必须如此!只要陛下善待诸将,将其等兵权徐徐削之,以陛下在军中的威望,想必无人可说什么,除非他想谋反!”扶苏心想也是:“以自己在军中的威望,再加上蒙恬、李信、韩信等大将不是自己的生死之交。

就是自己一手提拔之人,何人敢造反!?何况天下大定之后调整军权亦是名正言顺之事,军队和百姓都乱久思定,根本不可能随将领们造反!”便看了看赢忌道:“二弟,你看呢?”赢忌考虑了一下,看了看扶苏的脸色才道:“臣弟也认为如此甚妥,虽然有些困难,但有些事情是一定要做的,而且要及早做!陛下可借裁军之机,将各地之兵重新整编。

将领也重新分派;部分老将可令其退役,其空位由陛下派亲信之人接替;另外亦当尽快恢复旧日虎符调兵制度,以免将领生变!”扶苏毅然下定决心道:“好!便如此决定了。

铁打的营盘流水地兵,联决不能留有后患!”又问张良道:“子房。

如今各地在册军士大概有多少人?”张良忙道:“臣记得,大约有一百五十万众,不过肯定还有不少未在册者!”扶苏倒吸了口冷气道:“父皇在时,天下人口约有二千四百万人。

如今经年余大战,关东损失严重,估计全国人口大约在一千七八百万人左右,岂不是十人养一兵!当真非减不可了!”考虑了一下道:“这样吧。

天下目前约有四十余郡,视各地人口、地理等情况,分驻一到二万人,争取将各地的地方镇守部队一年内压缩到六十万人左右,以这些兵力镇压土匪和维持治安应该够了!另外,中央留一部禁军作为机动兵力,大约在二十万人地规模!其余则为边防军,北疆设三十万人,南疆设十万人。

这样各地兵力总计约一百二十万人!联估计几乎将现在的兵力削了三成左右,可大大减轻国家和民间的负担,而且亦可让军队边屯垦边训练,这样又可节约一大笔开支,估计以这样地兵力,国家一时还是能承受的!”张良闻言点了点头道:“陛下考虑得很周到,现在乱世刚定,兵力不可裁减太多,否则一旦有变,就难以及时反应!”扶苏点了点头,对范天石道:“范卿,那第二件事呢?”范天石道:“第二件事就是打击豪强。

这豪强分两种,上是朝臣:臣以为日后君、侯等爵位不可以再置食邑,只留一个虚名即可,这样一则可避免其尾大不小,二则也可以防止其仗势欺民,臣建议亦改为俸禄制;下为地方士族豪伸:这些人在当地势力盘根错杂,各地方官员多难以制衡,若不想法削弱之,必会给国家大治带来很大地麻烦!”扶苏考虑了片刻道:“旧年,父皇虽不再分封诸侯,但食邑制度还是保存的,因为各食邑仅仅是将财权交给了封主,军权和政权还是由国家掌握的,这和诸侯之封还是有很大不同地!不过,联也考虑了,要改就干脆改得彻底一些,为了国家地长治久安,食邑制亦要彻底取消,改成俸禄制。

联想如果不是心存巨测之人,该拿的钱一分不少,应该不会有什么怨言的!至于地方上的豪强吗,暂时由‘秦风’出面,扫除部分最不法地,震慑其余人等,等日后时机成熟,再慢慢收拾他们,目前还是以稳定为重!”众人醒悟,现在若逼急了,恐怕那些地方豪强会趁天下初定、人心不满之机有所异动!范天石又说第三件事道:“另外,就是国家要加强对地方官史的管理。

现在各地的官史还多是旧秦时的老人,他们不少人或是靠钱财、或是靠关系,又抑或是靠吹牛拍马爬上的高位,这些人如何能够治理好地方。

所以,臣建议立即征选贤能,逐步以各种借口替换掉那些不称职地官员,此其一;其二,陛下可秘令‘秦风’,加强对各地官史的监控,如有读职者,迅速回报,一经查实,严厉惩处;第三、陛下当收回各地主要官员的任免权,以前先皇时只管到直接任免县一级主官地任免权,臣意以为陛下当再进一步,连县尉、县司空、县司马等要职也要报由陛下亲自核批,这样国家就大大加强了对地方官史的控制,可有效解决官员效率低下以及责任心不强等问题!”“嗯,范卿这个想法也很好,对加强中央集权大有好处!但联还有另二个想法:一、就是官员不得在家乡任职,这样可一定程度上避免官仲勾结、压榨百姓地事件;二、以三年为一任期,由朝庭对各郡县主要官员的任职情况进行评估:如确定其不称职,可处以降职等处罚;如成绩优异,可与以上调或与以嘉奖;如成绩平平者,则尽量调往它方,以免其在本地坐大后,产生不安之心!联这两点没有什么新鲜的东西,就是要尽可能地削除官员鱼肉百姓的机会!不知诸卿以为如何?”扶苏考虑了一下,将后世地一些经验说了出来!赢忌等考虑了一下,觉得很有道理,范天石道:“陛下所言虽以前从未施行过,却颇合理数,臣认为颇可一试!”扶苏闻言很是高兴道:“那好,今日议事便到此为止,诸卿且各去回去,军师负责军务方面,萧卿和范卿负责政务方面,将今日的所议的章程具体实行方法拟就出来,明晚交与联审阅。

如没有什么问题,便颁诏令全国施行!二弟,你可统筹安排一下,帮帮三人的忙!”“是,陛下!”赢忌四人领命!不数日,和赢忌等人商议妥当后,扶苏以雷霆之势一连颁布多条法令,开始对国内诸多不安份因素进行铁腕整顿。

在扶苏崇高威望地压制下,再辅以强大的军权和朝中开明军政重臣的支持,各地法令执行情况虽有些波折,但总体来是比较顺利的。

因为扶苏的改革对天下绝大多数人是有利的,而且也并没有触及到那些豪伸士族阶层的根本利益,所以虽有一些反对之音,但是都翻不起什么大浪,很快便被镇压下去!大约用时半年左右,各地的生活秩序便渐渐走上正轨;一年后,各项法令基本执行完毕,国家消除了主要的隐患后,各项政治、军事、经济活动开始全面恢复、呈现出一副健康蓬勃的态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