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七章纸和印刷

第十七卷 帝国崛起第七章纸和印刷有书友说冒顿这段故事是抄汉武大帝的。

这让爵士哭笑不得,冒顿才是历史上第一个使用鸣矢夺权的匈奴人。

这是历史。

而汉武大帝中的情节才是虚构的拜托书友们分清楚。

——————————这一天,秋高气爽,兴致勃勃的扶苏带着他的长子,年约九岁的赢则来到了新成立的科技部前,墨门几大长老墨风、墨雨、墨尘以及墨匠之首墨班一同出迎!扶苏笑道:“诸卿请起,联今天只是来看看,你们无须多礼!”年长的墨风虽垂垂老矣,但依然是精神堂称、风彩不减当年,闻言笑道:“陛下还是我墨门‘钜子’吗,自然不能对我们不闻不问,理当多费些心才是!”扶苏闻言笑道:“看来,各位长老是抓了联的壮丁了,不怕联不就范了!”众人闻言大笑!墨雨道:“行了,都别傻子站着了,还不请陛下入内看看!”诸人醒悟,连忙将扶苏请入科技部。

入了门,一片巨大的宅院呈现在扶苏的眼前,不少地方炉火熊熊,因雾腾腾,真不愧是墨门的地盘!扶苏笑道:“其它的东西不忙着先看,你们先带联去看看要你们做的活字印刷机和造纸术去,联今天可是亲自带了皇长子来看个新鲜的!”说着,爱怜的捏了捏在怀中东看西瞧的赢则的小鼻子!赢则嘟囔道:“父皇,这里有什么好玩的吗?”扶苏笑道:“过一会你就知道了,各位长老,走吧!”当下,诸长老等了路,将扶苏带进一个很大的院中,院内到处都是忙碌的墨者,以及各种巨大的水池及各种器皿,烟雾蒸腾的,很远就感到一股热气扑面而来!墨班为扶苏介绍道:“陛下。

您所说的’纸‘其实现在已经有了,不过是用麻和绢切碎制成的,不仅造价昂贵,而且不宜书写,且难于保存,所以很少有人使用!陛下请看,这是样品!”说着,墨班递过来一张有些袜黄色的黄纸。

扶苏一手接过麻纸,摸了摸,看了看。

摇头道:“这麻纸摸起来手感实在粗糙,而且这颜色也不利于着墨,更加昂贵和易腐烂,这如何能够大规模使用,不好!”好奇的赢则从扶苏手中也抢过麻纸看了看,觉得没有意思,便又还给了墨班!墨班也点头道:“陛下说地不错,麻纸的确不好!但自数月前陛下告诉臣两种制造新纸的方法后,臣就和一般兄弟们日夜思虑,屡翻试制。

终于在十数日前成功地制造出了第一批新纸。

陛下请看,这是采用以原木为料,斩碎后经蒸煮、洗涤/漂白、脱水烘干后用模具制成的高等纸;这是采用破布、烂网等为原料。

经蒸煮、捣碎成浆、抵压帘覆、烘干脱水等工序后制成的低等纸,请陛下过目!”说着。

墨班又递过两张纸来。

扶苏看了看,这低等纸看起来怎么说呢,就像过去用来制造冥钱用的黄草纸一样,虽有那点白度和硬度。

但是手感仍然粗糙,黄度仍然十分偏重,扶苏苦笑道:“这低等纸的白度太差,手感也很不好。

虽比麻纸要好很多,但只能用来擦屁股用,不能造它来书写和印书!”墨班的脸顿时苦了起来,有点深受打击的模样!扶苏又看了看高等纸,毕竟原料比较高极,所以无论白度和手感都要比低等纸好出太多,但是和现代用的纸张仍旧不能相比,只是做为最基本地书写和印制用纸算是勉强了!扶苏点了点头,笑道:“这高等纸看起来还是像点样子,勉强可以书写和印书了!墨卿,这些纸张成本几何?寻常百姓们能用得起吗?”墨班总算有了点面子,忙道:“陛下,这低等级造价极低,连麻纸的二十之一都不到,但用来、用来那个还是太奢侈了些!而这高等纸大约是麻纸的十中之一,应该说家中稍有余财的百姓都能买得起它制成的书,不过,用来书写练字还是有些奢侈!”扶苏闻言沉思了一下,赢则则有些好奇地将两张纸拿到手里比划起来,忽地,扶苏出言道:“墨卿,这些日子你们的确辛苦了,能够由联给你们的一些片言只语中将新纸的成品做出来,不管这新纸的质量如何,联都要褒奖你们,你们做得的确很不错!但是,千万不能自满,因为新纸地质量还是不过关的。

以联的眼光来看,这低等纸地白度和硬度最起码要达到现在的高等纸模样,以便学子们平常用来记录和练字;而高等纸地白度和硬度最起码要比现在高出一个档次,要达到现在白绢这样的白度,硬度也要更好一些才行,否则这两种新纸的用途就会因其品质和价格受得严格限制,你们明白吗?”墨班闻言点了点头道:“请陛下放心,臣一定和诸位兄弟们日夜试验,争取将品质再做提高,成本再作降低,以便让全天下的百姓们都能用得起新纸!”扶苏闻言欣慰道:“各位长老,墨班,这纸张乍看似小、事,可关系实在重大啊!因为它将承载我炎黄子孙地文化和辉煌,将之一代一代的传承下去,它的便捷将是竹简所无法比拟的,可以想像得出:一旦普天之下所有地百姓都能用得起纸、看得起书,我华夏历来所推崇的‘礼仪之邦’的梦想就能真正实现!所以,你们在做的这件事看似渺小,却是在承载我们国家和民族的将来,这是造福千秋万代的大事,你们的名字也将为历史所铭记,千万要努力啊!”这一番话语重心长,听得周围的墨门中人和扶苏的随行官员们频频点头、深有感触,墨班敬服道:“陛下德育万民之心,臣等钦服!请陛下放心,臣和众墨门子弟一定不负陛下厚望,争取早日生产出能够大规模投入实用的新纸来,虽呕心沥血亦不敢稍有懈怠!”扶苏非常高兴:“墨卿有这般决心,联看这一天不会远了,那联就等你们的好消息了!”忽地,赢则在扶苏的怀里叫道:“父皇。

您是说要用这些纸来将《春秋》、《诗经》这些书都印在上面吗?”扶苏笑道:“是啊,你看你每天跟太傅学的那些竹简多重啊,一本诗经就要十几捆,但如果把字印在这些纸上的话,很轻的一本纸书就能将《诗经》全收录进去了,这样不仅你读着方便,而且全天下的孩子都可以读着方面。

更重要地是,你是天潢贵胄,无论用什么东西写成书,你都看得起。

但是百姓的孩子只有用纸印成的书他们才能看得起,你明白这纸有多重要了吧!”赢则懂事的点了点头道:“父皇,我知道了,父皇是想让全天下的孩子都能像我一样读得起书!您今天带我来这里就是要我明白这事吗?”扶苏闻言眉开眼笑道:“是啊,则儿真聪明!今天父皇带你来,就是要让你明白,这纸张虽不起眼,可它要承载的将是我炎黄子孙的文明和辉煌,日后如果父皇不在了,你也要继承父皇的意志。

让我华夏文明永远流传下去!明白吗?”赢则懂事地点了点头!周围诸人看见扶苏诲子不倦,为了国家和民族的将来如此殚精竭虑,无不心中钦佩。

暗暗庆幸中华有此大帝!墨班道:“陛下,活字印刷机也已经初具雏型。

您也要看看吗?”扶苏笑道:“那是当然,光有纸还不行,一字一字的抄书地话,那我中华文明传播的速度就太慢了。

如果有活字印刷机的话,那事情可就不一样了!快走,联有些迫不及待了!”众人笑了,墨班等连忙引着扶苏出了门。

走了几步,拐进了隔壁的一个院落,这里面就不像造纸坊里面那样热气朝天、蒸气升腾了,而是到处都是叮叮当当的敲击声和浓重的油墨气息!墨班引着扶苏来到一处机器旁,对扶苏道:“陛下,这便是根据您所说的原理制成的活字印刷机,它主要由活字、机体、升降机三个部分组成!陛下请细看,这些活字臣等为了坚实、耐用都是用精钢制成;它们中间是中空的,好灌上墨油;墨油和字头之间有一层薄胶,以控制墨油的渗露速度;而这字头有很多小孔,便于油墨地渗透以印在纸上!这整个机体就比较简单了,其实就是一个框架,好将这些活字卡住。

而这升降机更简单,只须通过一个扳手就可以控制他的升降,以便纸张放在活字下面墨印!陛下看这样的设计是否妥当?”扶苏笑道:“我墨门果然是了得,联只说了个原理,你们这么快就能造出实用地机械,了不起啊!联看这样的设计很好,初时能达到这样地水平,已经出乎联的意料了。

但联还是有几点意见的,你们日后改进时注意一下,第一:精钢造价昂贵,用它来造活字,虽然耐用,但无形中增加了纸书的成本,所以日后如果有可能,尽可能用一些比较兼价地材料来做活字;第二、联看这活字印刷机初制出来,印刷的质量一定不是非常稳定,速度也不会太快,所以你们日后也要在这些方面加以改制。

其实你们只要记住六个字就行了:‘兼价’、‘稳定’、‘迅捷’!”其实扶苏也只是对活字印刷的原理懂一些,具体的机械只能让墨门去做,那些一回到古代就什么都会做地人是不可能存在的!众人闻言纷纷点头,这一部活字印刷机一升一降中就可以印下上百字,可比那一字一字的抄书强得太多太多了,要是能够更快、更稳、更便宜那自然是再好不过,这也是全天下读书人的幸事!墨班闻言点了点头道:“陛下评点一针见血,臣受教,日后自当按此方向加以改进!”扶苏满意地点了点头,正待再说什么,忽然间,兼管‘秦风’的范天石匆匆来报道:“陛下!陛下!陛下何在?”扶苏闻言招呼道:“范相,联在这里,何事惊慌?”范天石匆匆来到扶苏身边,急施了一礼,忙道:“陛下,刚刚接到北疆急报,匈奴王子冒顿弑父自立,目前匈奴各王基本已经尽数承认了这个新单于!臣得报不敢怠慢,便来报知陛下知晓!”扶苏闻言脸色一变,倒吸了一口冷气道:“天要变了,这天下又要打仗了!”诸人闻听惊诧,墨尘道:“陛下,这匈奴人真是豺狼之性,竟敢弑父而立,难道不怕遭天谴!还有,陛下好像对这个新单于颇为忌惮,此人很厉害吗?”扶苏闻言慨然道:“国权之争,杀父弑兄,也是常事,并不仅仅是匈奴才有的,我华夏数百年来这类事情还少吗!?这也是强存劣汰、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符合我新派治国之学‘道德论’!不过,此人虽侥幸成功了,但背上的这个弑父恶名恐怕要让他千百年亦难以洗刷,这辈子也要让他难以安枕,他付出的代价也是不小的!至于说到对冒顿此人颇为忌惮吗,你们可以想像得出:此人能够单马独骑逃遁二千余里,从大月氏国安然无恙地潜回匈奴;又能绝情绝义、杀父夺权,这样的人会是容易对付的人吗!?如果联所料不错,北疆草原上,马上就要爆发兼并大战,等兼并之战结束之时,就是我秦国与匈奴全面交战之日,胜负难料啊!”范天石闻言悚然道:“那,陛下,我国是不是要早些准备?”扶苏点了点头道:“正是,人无所虑,必有近忧啊!诸位长老、墨班,你们立即去找太尉张良,将墨门的精钢技术传入我秦国各大兵造。

从今日起,大秦各兵造逐步停产青铜兵器,开始全面推行精钢兵器!”“是,陛下!”墨风等人悚然领命!“范相,立即通知朝中六百石以上所有官员明早列席朝会,联要早早布置一下!还有,立即命‘秦风’寻找通晓草原和西域情况的商人和胡民来见联,联有要事要询问他们!”“是,陛下!”范天石亦领命!忽地,赢则叫道:“父皇,要是那些蛮夷敢来,我们打得过他们吗?”扶苏笑了,捏了捏赢则的鼻子,自信地道:“你父皇这辈子怕过何人!放心吧,来一个父皇杀一个,来两个父皇杀一双,联会让尚武的秦风吓得敌人闻之而丧胆!”“陛下圣明!”众人闻言亦是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即便与这匈奴蛮夷厮杀一番,争个高低短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