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九章张迹归来

第十七卷 帝国崛起第九章张迹归来公元前208年的初夏,南书房内扶苏正与范天石、萧何、张良、墨班等议事。

“陛下,新版《道德论》已经根据陛下的意思修撰完成,不知昨日送交陛下审阅后是否可行?”教育部司卿开明的原儒学大师郑重询问扶苏。

扶苏看了看手中厚厚的用高等新纸印制的《道德论》,点了点头道:“联昨日连夜详细阅读后,发现这六部七十二篇四百余论基本可行,去除了原儒学和道学的诸多糟粕,可当国民思想之典范。

不过仍有些小缺点需要修改,联已经用朱笔在上面做了批覆,卿只要照此修订后便可让出版司定槁,准备向全国发行!”“是,陛下!”这一年来,这《道德论》编撰组七次将定槁交由扶苏审阅,却七次被扶苏驳回重修,而且每次都列出一大堆改正意见,不少意见简直颇有惊世骇俗之嫌,但胳膊拧不过大腿,郑重等人只好硬着头皮屡屡重修,好在这第八次终于勉强过关了,也让头发掉了不少的郑重暗暗松了口气!墨班接着道:“陛下,前日陛下正式批复了高、低等新纸和活字印刷机的合格诏命后,臣等已经命令咸阳新成立的工造全力生产活字印刷机,同时新的造纸坊也开始正式运作,大概一个月后便可以提供第一批活字印刷机和新纸供教育部出版司麾下的印书坊印书之用!”扶苏喜道:“太好了,我大秦的百姓终于可以用上便宜的纸书了!墨卿,要加快生产啊,联和朝庭都在等着用轻便的新纸代替这笨重的竹简呢!这两年来。

国家屡屡革新。

所以繁琐之事极多,各郡、各司每日送上来待批覆的奏简都有上百斤,可把联累苦了!”扶苏拍了拍身前那一大堆竹简,大有如释重负之感!墨班笑道:“陛下放心,臣一定早让陛下脱离苦海!”众人大笑。

扶苏又道:“对了,墨卿,活字印刷机联打算放在两个地方生产。

除了正都咸阳要建立一个单独的生产工造外,东都洛阳也必须建立一个生产工造,这些工造和其它大秦兵造一样都归科技部和太尉府联合管理。

而且联也考虑了,出版司管理的印书坊除了国立的以外,也要允许私人建立,这样互有竞争,才有可能将书册的成本控制下来。

联认为这印书地事情是千秋万代、利及子别的大好事情,国家可不能采取垄断措施、从中谋利,否则要遭天谴的!但是,国立和私立印书坊还是要有些区别的。

比如说:各地国立太学的正式教材必须由国立印书坊印制,私立印书坊不得涉及;但是其它一些杂书国立和私立印书坊就都可以印制,比如说什么天文、地理、鬼怪奇说的!对此,郑卿,你教育部麾下的出版司要做好审核工作,迅速在各郡成立分支。

日后,无论任何地方设立国立、私立印书作坊都必须要得到出版司的批准,也必须要从国家指定的工造购买活字印刷机,如有私建印书作坊者皆斩;当然,私制活字印刷机者同样皆斩!还有。

各地的出版司要注意:任何印书坊印制地纸书都必须过目核准,否则各印书坊参与私印者皆斩。

萧卿、范卿,这相关立法你们要加紧制定。

争取赶上纸书正式推行全国前将此新法推行全国,这新法就叫做《大秦出版法》吧!”这出版行业可是国家的喉舌。

理当严格控制,所以扶苏可不敢马虎!“是,陛下!”萧何、范天石连忙领命!“还有,高、低等新纸也不能仅仅在咸阳制造。

联要让你们每个郡都要设立一个造纸坊,这样可以避免因为路途遥远使得纸价飓升情况的发生!”扶苏又道。

墨班想了想道:“但是,陛下,这建立在各地的造纸妨采用何种办法管理?是私营还是国营?”扶苏考虑了一下道:“这纸张和书不同。

不会对国民产生什么危害,所以用不着控制得过严。

这样吧,除了咸阳设立的印书坊为国立、隶属于科技部之外,其余造纸坊都采取私立的方式,由国家出技术、私人出资金,合资建立。

正常的生产秩序由私人自行管理,科技部只负责提供技术支持便可。

每年的利润吗,国家和私人五五分成!这样一可以带动民间致富,二可以尽可能降低纸张的价格,诸卿以为如何?”范天石想了想道:“陛下,这纸张的技术亦是非常宝贵,如生产由私人管理,会不会将技术泄露于异邦知晓?”扶苏想了想,笑道:“联觉得这不用多作考虑,一、将技术与异邦,岂不是给自己增加对手,所以那些私立造纸坊应该会注意地;二、因为造纸坊的技术主要由科技部负责提供支持,所以主要的配方和技术都必须掌握在国家官员手中,只要严格管理,应该没有官员敢泄露;三、便是泄露了,如国内,每个郡只有一个造纸厂,得到技术地人也不太可能敢私制纸张,如有私制者可处以尽没其财产、三族流放边疆的重刑;如泄露到了异邦,那就没办法了,就当我大秦为天下各国百姓做了件好事吧!不过联想以那些蛮邦地技术水平,既使给他们最好的配方,他们做出来的纸也不会是什么好货色!”诸人闻听大笑,萧何点头道:“臣明白了,回去后亦会会同科技部做好相关立法工作!”扶苏点了点头道:“还有什么事情吗?”萧何道:“就是关东推行税赋改革后的情况。

经过韩信大将军坐镇指挥,雷厉风行地镇压了一批顽固分子以后,关东各地现在基本都平静下来,农业生产和各地工商秩序受到地影响也不大,估计今年将会是一个丰收之年,再加税赋改革后增加的大笔税收,估计今年国家财政方面会有极大改善!”扶苏闻言大喜道:“有钱就好,朕现在就怕没钱!以前一想到打起仗来,那花钱如流水般的情景,联就头痛不已。

现在好了,联可夜夜安枕矣!”诸人大笑,国家强盛,那是好事,诸人能不欣喜!就在此时,忽然福在门外急吼吼地道:“陛下,陛下,有急事,奴才可以进来吗?”扶苏急道:“进来吧,有什么急事。

让你慌成如此模样?”福笑道:“陛下,大喜啊,大喜!”扶苏大奇:“何喜之有?”福笑道:“陛下盼望多时的张迹大人终于从大月氏回来了,前队马上就要抵达咸阳了,所以奴才特赶来向皇上报喜!”扶苏大喜道:“回来了!?太好了,怎么样,此行顺利吗?”福笑道:“听先来地使者说,此行非常顺利,收获甚丰,不过具体的情况奴才可就不知道了!”扶苏大喜道:“好好。

福,速速召集百官聚集蕲年宫议事殿,还有准备好迎宾乐。

联要好好欢迎张迹!等等,还是联亲自去欢迎他吧。

走,诸卿和联一起去西门外等他!”“是,陛下!”萧何等人也是十分高兴,笑嘻嘻地点了点头!当下一群人急匆匆地离了皇宫。

赶往西门外迎接凯旋归来的英雄——张迹!巍然的咸阳西城门外,无数虎贲军列成一条巨大的人廊,旌旗飘扬下,人人精神抖擞。

威武异常。

正当扶苏和萧何等人站在城头翘首以待地时候,忽有一骑快马飞奔而来,大叫道:“陛下,张大人一行已经来了!”“噢!”扶苏赶紧用了搭了个凉棚向远方看去,果然,远远的天际,有一支庞大的车队正向咸阳城快速奔来!扶苏大喜,急道:“快快下去,欢迎英雄的归来!”诸文武亦是大喜,急匆匆和扶苏奔下城去,站在城门口焦急地等侯着!不久,一支庞大的使团带着仆仆的风尘、满面的疲惫以及成功的喜悦回到了他们大半年来魂牵梦萦的故土,不少人一看见咸阳城池、竟然远远地便失声痛哭起来。

扶苏亦是目中含泪:“回来了!回来了!”很快,庞大的使团前锋指达西门之下,远远地,风尘仆仆地张迹便飞身下马,急行几步,拜倒在扶苏的身前,大声道:“陛下,臣张迹奉圣命出使大月氏,今天胜利归来,特向陛下缴令!”扶苏大喜,急忙将张迹扶起,连声道:“不用多礼,回来就好,回来就好!”看了看张迹虽显瘦削但越发精神的脸庞,扶苏感慨地道:“张卿一去大半年,风尘万里,实在是辛苦了!”张迹却目中含泪道:“为了我大秦的强盛,臣做什么都是高兴的!对了,陛下,臣这次不仅仅带回了大月氏王愿意和我国建立良好邦交的国书,还有两国建立正式商业关系的文碟,更甚者大月氏王也同意了和我国联手对付匈奴的构想,并派来国使正式和陛下磋商此事!”“好,好!”扶苏一时感动得热泪盈盈,只是说好,一时竟不知道说些什么!萧何在一旁笑道:“张大人真是劳苦功高啊,开我大秦和西域国家正式邦交之先河,这史书上可要大大的记上一笔啊!”张迹有些赫然道:“萧相过誉了,张迹不过做了为臣的本份而已!”扶苏却道:“不,你做得很出色,几乎完成了联希望你完成地一切,这比郦食其大人出使东胡建立的友好、互商关系更为优秀啊!”张迹十分感动道:“这一切都仰奈陛下的英明之举,若无陛下明见万里之构想,也不会有臣出使西域之成功!对了,陛下,臣这次出使西域,不仅带回来大月氏人地友谊,还给陛下带来了三万匹彪壮的战马,不过,除此之外,臣还带回了一些西域苟萄、石榴等水果地种子以及多种珍贵的药材,把陛下给臣带往月氏的钱物花得一钱都不剩了!”扶苏笑道:“花得好,花得好,钱是死的,人是活地,联看花得就很值吗!这三万匹战马,可相当于三万名精锐的骑兵啊,如果再通过各马场加以培育,也许日后就是三十万匹了!咦。

联想此来了,联让你带往大月氏的货物值这么多钱吗?”扶苏觉得有些奇怪。

张迹笑道:“陛下不知道这外商之利,一匹丝绸在我国值价一千钱,但是一旦到了大月氏,其价就高达万钱,而且还供不应求,多有争抢之举,可谓一本十利!比单纯用钱物购买或走私马匹便宜了好几倍,所以才能换回这么多优良的马匹和其它东西!”扶苏大喜,心道:“赚了。

赚了,看来以后要多和外国通商,不赚白不赚!”正要再叙时,张良笑道:“陛下,时候不早了,文官们都在薪年宫议事殿等着呢!”扶苏大悟道:“是喽,是喽,联地百官还在等侯着归来地英雄呢!走,张卿今日和联同乘一车,其余官员随后跟上。

马匹统统让赶到西效马场去!”说着,扶苏抓住张迹的手就要登上御车!张迹惶恐,忙道:“陛下。

臣万死,臣万死。

请陛下先行,臣骑马就可以了!”扶苏不依,坚持道:“张卿何必客气!你为国家立下如此功勋,理当享此殊荣。

来,来,来!”说着,硬将张迹扯上了御驾!张迹无奈。

只好硬着头皮欠着屁股、坐在扶苏的下首,那一时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既有获得如此殊荣的巨大荣誉感,也有如座针毡的恐慌和不安!在大批虎贲军和文武大员的护送下,御驾转向进了咸阳,同时远程归来的庞大使团也跟随着御驾一同进入了国都咸阳!一进入咸阳城,扶苏和张迹都不禁吓了一跳,只见路两旁密密麻麻的挤满了数也数不清的大秦百姓,个个兴致勃勃地准备一睹天颜以及看一眼不远万里、为国争光的英雄张迹!猛一看到扶苏和一人同乘御驾而来,众百姓们顿时就猜到了此人是谁,于是,人群顿时喧闹起来,百姓们大呼万岁的同时,也有很多人为张迹的英雄事件鼓掌、欢呼!一时间,气氛简直热烈到了极点,若非道旁横眉立目、拼命维持秩序的秦军兵士阻挡,热情的百姓真能将道路阻塞!张迹见百姓如此见爱,禁不住热泪盈眶,感动得一塌糊涂。

扶苏笑着拍了拍张迹的肩膀道:“张卿,看到没有,百姓们的眼睛是雪亮的,他们知道谁才是真的英雄,谁又为国家做出了杰出地贡献,这欢呼你受之无愧!好好干,也许有你一天,你也可以位列为大秦英雄殿治世文臣之列,联绝不会亏待任何一个有功于国家的臣子!”张迹闻言百感交集,忙拜倒在地道:“陛下,臣和百姓能遇上您这样的圣主,实在是三生有幸啊!”扶苏急忙将张迹扶起道:“张卿不必多礼,快快请起!”说着,感慨道:“张卿,你说联是圣主,很多百姓也说联是,但是也有很多人不这样认为啊!比如说这联这两年杀了不少士绅、儒道之士,所以在民间有不少人都说联是暴君,其残暴是我大秦诸帝中首屈一指地人物,甚至那些史官也竟然在史书中给联留下了这样一句话‘帝性独裁,不从则死’,让联心中颇为伤感啊!”张迹闻言大怒道:“陛下,竟有此事!?这两年来陛下所推行的哪一样政务不是为了国家和民族地兴盛而为,杀的也都是该死之人,那些人怎能如此评判陛下!?尤其是那些史官,陛下怎么能让他们这样写,这岂不让陛下千百年后亦让后人指责!?”扶苏有些伤感地摇了摇头道:“算了,防民之口甚于防”有些人爱说就让他们说罢,只要他们不扯联的后腿、又没被官史抓住,联也就当没听见!史官们记就记吧,这两年来联也确实独裁了一些,但也是没有办法啊,国家眼看就又要快打仗了,不靠独裁解决掉大部分毒瘤,我秦国处境堪忧啊!”张迹闻言感动道:“陛下之心,百年后必为后人所景仰!那些污蔑之辞会随时间而消散,但陛下对我大秦和华夏民族所做的功勋却会永世长存!”扶苏笑了笑,赶去了那些不快地事情,道:“算了,今日聊远行归来,正是大喜的事情,不谈那些令人不快的事情了!来,和联一同站起,接受百姓们的欢呼吧!”说着,扶苏拉着张迹站起,向热情地百姓们挥手致意!听着百姓们那发自令心的欢呼声,扶苏一时有些痴了:“算了,只要百姓们能够生活幸福、国家能够强盛威武,我个人受一点辱骂又能算得了什么呢!”就这样,庞大的御驾和使团在百姓们夹道欢迎中穿过宽大的西城,进入了巍峨屹立在咸阳中心的巨大皇宫!“陛下驾——到——!”当值宦官一声尖长的叫声霎时令议事殿中百官尽皆拜伏,山呼万岁!扶苏拉着张迹之手进入议事殿,兴奋地大叫道:“诸位臣工,张迹从大月氏回来了,他不仅带回了两国友好通商的成果,更带来了三万匹彪壮的战马和两国同盟的大好消息!这是开天辟地般的壮举啊,让我们欢迎英雄的归来!”诸文武亦是大喜过望,连忙走上前来,纷纷向张迹道贺。

张迹虽是风尘仆仆,但也抖擞起精神一一回礼,朝堂上的气氛一时热闹得有些火爆!扶苏满面笑容地走上御座,看着热闹的朝堂,好一会,见诸人基本寒喧完了,这才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各回原座。

忽地,扶苏喝了一声道:“张迹此次出使大月氏,踏遍了大月氏的山山水水,来往行程不下万里,并且取得了极为显赫的成果,如此大功不可不赏!张迹听封!联加你为拓西侯,年俸二千石,望日后能够继续为国为民再立新功!”张迹大喜,拜伏道:“陛下隆恩,臣必赴汤蹈火,誓死以报!另,大月氏王特使随使团而来,不知陛下打算何时接见?”扶苏笑道:“今日大家都疲惫不堪,就不见他了,郦卿!”郦食卿连忙出列:“臣在!”扶苏正色道:“月氏使者可是我秦国之贵宾,这迎宾之责可是你典客署之职责,务必安排妥当,不能怠慢了人家,否则联惟你是问!”郦食其笑道:“请陛下放心,臣一定让他有宾至如归之感!”扶苏点了点头道:“既如此,诸卿就散了吧!张迹,你且留下,今晚联设私宴,与你共饮几杯!萧相、范相、子房、李信你们四人也留下同饮!”“是,陛下!”诸文武应了声,须臾散得干尽,只留下萧何等几人!当即,众人转回南书房,设宴相聚,直到深夜,方才宾主尽欢,各自归去!三日后,扶苏命太史令选一良辰吉日,在崭年宫议事殿正式接见了大月氏使者,由张迹做翻译,正式敲订了两国建立军事同盟的事情和诸般外交条约,并互换了国书!于是,秦国正式和大月氏建立了友好、互助、互商的外交关系,西域之门至此为秦国所打开!是年底,秦国沿陇西到大月氏边庭共设立大型驿站、兵站三十六座,每数十里一座,一则为两国传递消息,二则为来往商队提供水和粮食等补给,三则保护商道免为流匪等侵袭!同时,三万匹大月氏优良战马被分散到天下七大马场,开始做为珍贵的马种培育大秦本土战马,这是大秦将来建立强大骑兵、纵横四海的希望所在!至此,秦国为与匈奴决战所策划的诸般准备工作全部走上正轨,只要再给秦国数年时间,秦,这部庞大的战争机器必将震惊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