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大秦

第十三章帝国朝阳——终章

第十八卷 巍巍秦风第十三章帝国朝阳——终章秦国咸阳,皇宫,南书房!屋中,三脚兽炉里炭火熊熊,将刺骨的严寒尽皆挡在门帘之外,使得屋中尽是融融的暖意!扶苏坐在案后,正用御笔在写着什么。

随着岁月的流逝,已近四句的扶苏更加的成熟了,正处于黄金年华的他看上去更加的威严、更加的稳重,此时像一个卓越的帝王更胜过一个不败的名将!忽地,一脸严肃的扶苏放下了御笔,偎依在扶苏身旁的吕雉轻声道:“陛下,写完了?”扶苏点了点头,笑道:“你帮联看看!”“嗯!”乖巧的吕雉随着岁月的流逝却更显得妩媚、丰腴,风情万种!吕雉接过那洁白的御纸,看着上面苍劲有力的大字,轻声念道:“尽管黄尘万丈,却挡不住马蹄声急;尽管战旗翻卷,却指引狂悍的攻击。

大漠里,一支煌煌大秦的威猛之师,傲视长河落日孤烟直;黄尘中,一支披甲执锐的猎猎兵团,骄闻胜鼓连天捷报传!”吕雉惊羡地点了点头道:“陛下,好气势、好雄壮啊!不过陛下,这是赋吗?”扶苏笑道:“不是,那种虚华浮夸的东西写来有什么意思,这种体材就叫做新体诗吧!追求文字的奔放和优美,却不拘泥于格式!这是联亲笔为得胜的将士们所做的庆礼!来日,联将这首诗亲自悬挂于‘千古忠烈祠’中,祭祀那些为国捐躯的将士们!”吕雉闻言撒娇道:“陛下都从来没为臣妾写过一句话,臣妾不依啊,我也要一副!”扶苏有些头痛,眼睛转了转,便有了主意。

笑道:“好,没问题!你看联写来!”说着,扶苏便将李延年的一首名曲写了下来。

吕雉喜孜孜地接过御纸,读道:“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永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吕雉脸上顿时笑开了花,急忙藏在怀中道:“谢谢陛下赏赐!”扶苏悄声道:“你自己藏好就行,莫要让皇后她们知道了,否则人人都来向联讨要。

联可就黔驴技穷啦!”吕雉会意,调皮地吐了吐香舌道:“是,陛下,臣妾知道了!”扶苏笑了笑,向外喊了声道:“福!”正在偏房侯着的福连忙奔了进来,恭声道:“陛下,奴婢在此!”扶苏正色道:“三天后,击灭匈奴的将士们便要得胜还朝,宫中一切欢迎事宜可安排妥当?”福忙道:“陛下放心,奴婢保证万无一失!”扶苏满意地点了点头道:“好。

办得不错。

还有,三天后将翁仲、灌仁、方拓三人的家眷亦接到凯旋门,联要和他们一起欢迎归国地将士们!”“是。

陛下!”“你下去吧!”福躬了躬身,退了下去!扶苏站起身来。

来到后窗前,看着窗外飘飘的雪花,心中感慨道:“雪花年年依旧,世事却不知转变了多少轮回!今天。

我大秦最大的心腹之患终于翦除,属于我巍巍大秦的时代终于到来!大秦的祖先们,炎黄诸帝们,看吧。

华夏帝国将在联的手中威镇万邦、流传千古!”三天后,凯旋门外。

野外白雪飘飘,万千飞絮笼罩着苍茫的天空,竟有一种悲壮、苍凉的美;刺骨的寒风不停地呼啸着,卷起地面上的雪糙四处乱击,啪啪作响,直将冬地萧瑟和心的悲伤映衬无遗!寒风飘雪下,沿凯旋门一字排开十万名威武的秦国禁军将士,那一片巨大而凄厉的黑色似乎将气氛映衬得更加悲壮和苍凉。

这些盖世的猛士在这样的严寒下兀自屹立不动,任凭森寒的风儿撕扯着脸颊、冰冷的雪花飘落颈间却依然似毫无知觉,这一切只因为他们胸膛中燃烧着一着火:那是一种骄傲,一种自豪,他们是无敌的大秦军团的一员!城门正中,站立最先地赫然便是秦军将士们熟悉而崇拜至极的伟岸身影:黑底彩绣滚龙袍映衬着那强健的身躯,透露出一种强大地王者威严;眉毛上、头发上已经白了,被寒冬披上了一层淡淡的雪粒,使得扶苏看起来别有一种成熟而稳重地气度!在扶苏的身后,则是几乎上千名秦国文武官员,为了欢迎立下盖世奇功的大秦将士们凯旋归来,咸阳城内六百石以上所有官员倾巢出动,摆出了最最隆重的欢迎架势!风依然在吼声,雪依然在飘,大秦凯旋地将士们啊,你们快回来吧!忽然,远方响起一阵悲壮、隆重的战鼓声,扶苏的眉毛一动:“回来了!”挥了挥手,沉声道:“击鼓,行‘将军令’,欢迎得胜的将士们!”“喏!”立时间,侯立在道旁寒风中地大秦皇家鼓乐团的乐师们抖擞起精神,哈了哈冻得有些发麻的手掌,奋力重击起一百二十面牛皮大鼓来。

霎那间,一阵雄壮、激昂的鼓点声窜入空中,那火热的**立时击碎了刺骨的严寒,在天地间点起了一把熊熊的烈焰!鼓声如雷,蹄声滚滚中,一支铺天盖地、无边无涯的铁骑从天际滚滚而来,宛若无敌威猛的苍龙般气势磅礴、不可一世!忽地,扶苏举起了手,大喝一声:“秦——风——!”立时间十万禁军将士们奋力顿戟大呼:“秦风!秦风!秦风!……”巨大的声浪立时将本已火热不已的情绪上再浇上了一桶滚炽的沸油,天地间所有的人心目中此时都涌动着一种‘我为我是秦国人而自豪’的**!滚滚的蹄声在巨大的声浪中迅速逼近城门,远远地,蒙恬、韩信、李信三人翻身下马。

随后的秦军骑兵们亦是整齐划一的一齐下马,昂起头颅,自豪而骄傲地迈向凯旋门而来——今天将是他们人生中最为风光地日子!“臣蒙恬(韩信、李信)拜见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数万归来铁骑亦随之而拜,山呼万岁!扶苏心潮澎湃,急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了一下心神。

上前将蒙恬三人扶起,感慨地道:“你们干得不错,击灭了匈奴,至少可保我大秦百年平安,这里,联要代表全体民众谢谢你们啊!”蒙恬恭声道:“陛下过誉了,没有陛下统御有方在先,就没有臣等奏凯漠北于后!”扶苏感慨地道:“你们不必过谦吗,联的功绩历史会铭记,你们的功绩任何人也是无法抹杀的!这次出征。

又有五万将士魂归异域,他们都是大秦的英雄啊!翁仲将军、灌信将军、方拓将军的骨灰在何处,他们的家人都来了!”蒙恬忙向后挥了挥手,有三名秦军将士捧着三将的骨灰和灵牌走了上来。

立时间,扶苏身后一片哭泣之声,却是翁仲三将的家眷见景而泣,泪雨纷飞。

一时间,凯旋门前弥漫着一股悲壮、凄凉的气氛。

扶苏亦是伤感道:“三位将军为国血战而死,其忠、其勇可惊天地,理应接受万民崇拜!尤其是翁仲将军。

宛杀国贼赵胜在前,又手刃贼酋冒顿在后,其功勋更是盖世。

联决定为翁仲将士铸一铜像,置于‘大秦英雄殿’之前。

让世世代代地国民记住这盖世的猛将。

其余将士的骨灰和灵牌全部供奉于‘千古功烈祠’,这是他们应该得到的荣誉!”寒风飘雪中,顿时一片悲泣之声。

忽然间,寒风陡地猛烈起来。

发出剧烈的咆哮之声,好像万千的忠魂发出欣慰的欢呼声。

扶苏忽地抬起头来,奋力大呼:“忠——魂——归——来——!”“忠——魂——归——来——!”天地间响起一片雄壮而凄凉的呐喊声,为那些死难在异域的大秦勇士们遥祭招魂!陡然间。

雄壮、激昂的‘将军令’又起,在那**地鼓点声中,翁仲之子翁雄、灌仁之子灌图、方拓之子方义捧着亡父的骨灰和灵牌走在最前,扶苏、文武百官、归来大军随后通过凯旋门。

霎那间,山呼海啸般的欢呼声涌起,**难耐地百万咸阳民众发出的巨大声浪欢迎得胜归来地大秦勇士。

此时此刻,那种身为大秦国民的自豪感开始深深地刻入百姓们的骨髓之中!最后,五万忠魂被供奉于‘千古忠烈祠’接受国民朝拜,而英雄盖世的翁仲则被铸成铜像世世代代镇守在‘大秦英雄殿’之前!这些死去地忠魂自此默默守护着他们曾经为之浴血的庞大帝国,激励着一代接一代的后世子孙踏上为国拓土的征途!自此,在世界遥远地东方,秦国一超独大,威镇万邦!一年后,秦国为了永久控制大草原,开始向茫茫的北疆进行大规模的移民,五十年后,秦国人的足迹终于踏遍了北方苍茫的草原!自此,草原不复为游牧民族所独有,永久纳入了中华版图之内。

五年后,扶苏使韩信为帅,领精兵五万出兵东北,收伏扶余、慎沃、高句丽诸小国。

又三年后,秦国势力延伸入朝鲜半岛。

十年后,秦国以大月氏新帝对扶苏不敬为由,以老将蒙恬领精骑二十万西征,大破大月氏,尽取其国土。

自此,秦国打通西域之路!十三年后,秦国抚平河湟等地羌人诸部。

十五年后,秦国以河西走廊(大月氏旧地)为基地,恩威并施开始经营西域,又五年后,庞大的西域落入秦军之手。

二十年后,日益强盛的秦国在东海之滨筹建海军部队,历时十年,建立了一支当世无比的强大蓝水海军。

先后取下今日本、台湾、海南等地,势力逐渐渗入东南亚!三十三年后,亨年七十岁的扶苏退位,将帝位传于其长子赢则,此时赢则亦四十七岁矣!三十六年后,亨年七十三岁的扶苏病逝于咸阳骊山温泉宫。

归葬之时,百万咸阳军民尽皆哭声震野,尽举白皂黑幡,为他们最敬爱的千古大帝送行。

后扶苏葬于骊山之畔,与始皇相伴!虽然扶苏故去了,但他为后世子孙留下了一个北起今贝加尔湖,南至今南海、西起今巴尔喀什湖、东至今日本的庞大帝国以及一种积极进取、永不停止的民族精神!后世炎黄子孙这样评价这位伟人:他给了一个伟大民族应有的尊严和荣誉,他奠定了中华民族牢不可破的民族根基,他形成了中华文明先进而强大的持久生命力,他之功勋千古永存!巍巍秦风,浩荡万里,恩泽百代!——《铁血大秦》正传至此结束!已结局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