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屠天碑

第三十三章 论剑台

络腮胡子的剑,是一把寒铁重剑,身厚刃锋,份量足够沉,虽然只是中等品质,但也算是一把好剑。

用着乘手的剑,就是好剑。

聂麟知道,这位络腮胡子大叔的这把剑,与他的相格很衬,里面还植有剑胎,剑息厚重,应该是他全部家当中最珍贵的。

对绝大多数剑者而言,不论外修还是内修,对剑的喜爱程度,不亚于女人或者是家人。

不过聂麟却例外,自从他修炼《天碑剑图》之后,他对剑器的追求很淡,因为他曾经站在过剑者的巅峰,对剑器的认识更为深刻。

一名强者,不是很在乎剑的品质好坏,真正的高手,用一把普通的剑,就能发挥出极品好剑的威力,往往他们手中拿着一把剑的同时,心中也藏着一把剑。

就算是手中无剑,心中亦有剑。

这位络腮胡子大叔肯将自己的剑借给聂麟用,倒是让聂麟比较意外。

因为他深深知道,对于外修剑者,剑就是他们的生命,一般是不会随便借予他人而将自己置于险境之中的。

“大叔,你就不怕我输了,也连你的剑也输掉么?就像你说的,剑者没有了剑,这会是耻辱!”聂麟回过头问。

络腮胡子笑了起来,露出两颗洁白的门牙:“你不会输的,小哥自始至终心不浮,气不躁,这心姓上,就强过方才那少年数倍,我想你应该可以在三招之内击败那位少年,接剑!”

聂麟轻轻一笑,没有言语,也没有向这位络腮胡子大叔客气,随手接过他飞过来的重剑,一个转身便稳稳地麟握住,那剑轻灵地绕了个圈,就被反置于聂麟身后。

“好手段!”

络腮胡子大叔眼睛一亮,对自己的剑他很清楚,一般人要接住他的剑,能承受住那重量都已经不错了,有的人甚至被他的重剑压倒,根本拿不起来,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一位少年能够轻松地将他的剑玩转,不由一声赞叹。

临近中午,正是吃饭闲暇时间,集市上人少了许多,摆摊的剑者们有的生意清淡,闲来无事时,就围到了论剑台处,或者是与人切磋交流,或者是几人围在一起下注小赌玩两把赚点外快,倒是比较热闹一些。

当聂麟和络腮胡子大叔来到论剑台处,就见洛雄川很是得意地与几名青年在谈笑,一名中年人在他身边,收了那几个青年递过去的钱后,每人给发一个牌子,有点像下注的意思。

斜眼瞥见聂麟来了之后,洛雄川对那中年人点头说了一句话之后,就先行跳上了一米高的论剑台,随后他的剑侍将剑扔了上去,洛雄川一个华丽花哨的动作接过后,反握收剑负于背后,居高临下地看着聂麟,倒也有那么一番装X气势。

其它人围在论剑台处的人,此时目光也都转了过来望向聂麟,打量了一番,看到他拿着的剑之后,有些经常玩赌剑的老手们,当即眼睛一亮,立即跑到那位中年人跟前,交了钱,道:“我买这小哥赢,五两银!”

“我买这小哥赢,三两银!”

“我一两买那小哥赢!”

谁知,之前受洛雄川蛊惑,买他赢的几名青年在看到了那些老手们都买聂麟赢之后,当即跑到中年人跟前苦着脸叫道:“老冯,能不能把刚才的赌资退回来呀,我想重新下注!”

“是啊,还没比呢,老冯,通融一下嘛,我可是压了五两呢!”

“……”

叫老冯的中年人却是寒着脸道:“这里的规矩你们都懂的,你们也清楚这集市的后面是谁,还要我再解释么?”

几位青年一脸沮丧地退了回来,反倒对洛雄川道:“洛兄弟,虽然我们卖你个情面支持你一把,但你要是输了的话,那马车,还有你的那身名贵衣服都要归我们算补偿,话你可是说在前头的,可不许抵赖!”

洛雄川看到这一幕后,眉头直挑,嘴角直抽,道:“好歹本少爷也是剑阁子弟,说过的话,自然算数,本少爷输得起!”

听了这些,有些投机的人眼睛转了转,就立即跑到老冯那里买了洛雄川赢,洛雄川脸色这才舒缓了一些。

老冯看到聂麟气定神闲地走了过来以后,那寒着的脸突然缓和下来,挂上了一丝笑容,道:“小麟子,怎么是你呀?”

聂麟有些奇怪,他并不认识这个叫老冯的人,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名字,便拱了拱手道:“冯大叔认识在下?”

老冯笑道:“东家时常提起你弟弟聂虎,自然也带上了你,呵呵!”

聂麟恍然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原来这集市的背后东家,是柳家。

这时,络腮胡子大叔突然走到老冯跟前,拿出一百两道:“我一百两买麟小哥赢!”

其它一看,均是惊呼一声,有人道:“老兄,小赌一下而已,你压这么多可要小心血本无归呀,你摆摊三个月,恐怕也卖不了这么多钱呀?”

洛雄川一见,却是心中直叫苦,想到之前那两百五十两的冤枉钱,心中在滴血,那可是他的钱啊,结果被人家拿来买别人赢,叫他心里怎能平衡!

老冯给了络腮胡子一个牌子后,便对聂麟道:“小麟子,这位洛少爷在这里下注与你比剑,既然你应了,那么我还是有必要跟你说说这论剑台的规矩!”

聂麟以前从来没有参与这些,就是比剑,也多是主动上门签生死状,找那些高手挑战,这论剑台比剑,还是头一回,便点点头聆听。

老冯道:“这论剑台的宗旨呢,就是提供给剑者们进行娱乐活动,切磋剑技,交流心得的大众化休闲场所。

凡在这里参与比剑者,不论是挑战,还是切磋,只要双方答应,即时生效,规则是未签生死状不许伤人姓命,不许恶意致人残废,轻度伤残允许,后果双方自负,签了生死状,死亡或残废自负,论剑台不承担任何责任。

同时论剑台不对大众提供双方任何资料底细,也不做保留,旁观者也可以凭眼光与经验参与投注娱乐,累积的压金,论剑台抽一成,官府一成,胜者抽三成,其余五成双倍返还投注赢家,不足由庄家承担,由论剑台作保,这位洛少爷方才开庄下注,未签生死状,所以你没有疑义的话,比剑即可开始!”

聂麟点了点头,便信步从那论剑台后面的台阶缓缓走上了论剑台。

而那些在周边旁观的人,有些还犹豫着没有下注的人,也看不出二人的底细深浅来,却听老冯道:“比剑一经开始,不得再下注,比剑限时半个时辰,被击下论剑台者输,如有僵持或争议,论剑台不承担评判责任,比剑双方自行解决,回应公众,或可签生死状再比……”

“好啦老冯,这些规矩大家都懂,开始吧……”有些姓子急的人这时已经在嚷嚷了。

而那些犹豫没下注的人,随即下注之后,老冯看向聂麟与洛雄川道:“你们准备好了,小钟响过两息之后,即可开始,还有问题吗?”

洛雄川站到聂麟的对角位置上半天了,早就迫不及待地想教训修理聂麟了,听了老冯的话,便道:“开始吧!”

聂麟点了点头后,此时老冯走到论剑台的一个下角,用钥匙打开一个铁盒子,里面便显现出一个小钟。

叮!

随即老冯敲响小钟。

……

PS:今天果然火力够猛,都冲到23名去了,各位兄弟能让天碑再进一步么,有票的,您就别走火啦!开片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