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屠天碑

第八十九章 美人与剑月灵狐

各位小弟弟妹妹们节曰快乐,老爷们也庆祝一下,奉上第二更,求下收藏和推荐票!今天四更回馈小朋友们!

……

已到傍晚时分,天边残霞如血。

丛林之中遮天蔽曰,浓雾迷漫。

昏暗笼罩下,突兀出现在附近的一位娇媚动人,风华绝代的女子,多少让人觉得有些诡异。

她着一袭青衣,如瀑的长发散落下来,仍掩盖不住那面纱掩映下的娇容,一对明眸如星辰闪烁,迷漫的白雾升腾而起,朦胧之中完美地衬托出他那玲珑身姿,凹凸有致,丰满娇柔,如一副徐徐展现的仙女画卷,令人无法忽视。

那朦胧的雾气之中,这女子柳腰间一块寒玉轻轻摇荡,若水凝玉般的手中,握着一把锋芒四射的宝剑,剑尖缓缓滴落下来的血滴,带着淡淡的血腥洋溢,与那青锋的森寒扑面而来,让人不由地联想到了那无情,冷酷的傲世英侠。

“晗儿?”

聂麟感觉有些恍惚,朦胧之间,这女子带给他的第一感觉,让他不由自主地轻轻吐出了两个字,她们的身姿倩影,在他的印象当中,已然完全重合。

只是让他心中疑惑不定的是,晗儿总是一袭黑衫,黑色的纱巾掩面,他从未看到过她如此娇柔落画的一面。

似是听到聂麟的轻声呓语,她的身体微微一震,转身便走,只留给他一抹柔弱孤单的纤姿背影,很快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虽然无法确定是不是晗儿,但既然在这里相遇,她为何又要匆匆离开?

天色黯淡的很快,聂麟回过神后,在昏暗的夜幕之中,透过树梢的缝隙仰望天边,只见一轮被群星拱卫的圆月早已高挂。

寻了一处相对安全的方,架起篝火。

聂麟静静坐在火堆边上,从包袱里拿出干粮,咬下一口,在咀嚼之际,心中寻思着事情,也分不出烧饼的滋味几何,囫囵下咽。

“那个女子,应该是晗儿,却是那一袭青衣,和那朦胧的暮雾,乱了我的视觉,她给我的感觉很特别,应该是她,但顾前辈支使她到这里来做什么,为什么我叫她,她不应,反而匆匆离开?”

寻思之际,一块烧饼下肚,又拿起水囊喝了一大口,也有了七分饱。

放回水囊,又在火堆之中添了一些干柴,干柴搅动火堆时,溅出大量如萤火虫般的火星子。

聂麟的思绪,又一次回到了在顾知秋家中时,他所听到的那令他至今心头都难以平息的故事。

大师兄北临飘,在被师傅收为弟子的时候,他向师傅说过,他是个孤儿,后来大师兄改名随师傅姓,又叫姬飘,他何时多了个叫北临晗的妹妹?

而这个晗儿,又是如何被顾知秋收养,又改名为顾梦晗,顾知秋却要让他答应隐瞒药神丹经中那个奇方的秘密,这世上真的有可以令人死而复生的奇方么。

大师兄北临飘死了这么多年,晗儿却还执着地想要复活他,固然有亲情难舍,就算那奇方能复活已死之人,但大师兄的尸身早成枯骨一堆,这也太有些不切实际了。

想到这里,聂麟突然心中一动,暗道:“当年发生了一件事,一直令他和师兄弟们耿耿于怀,大师兄的墓被盗,遗体不易而飞,难道……”

但正当聂麟想到这个关节之际,突然间耳朵一动,刹时,整个人便警觉了起来。

豁然抬起头时,隐约就见丛林之中一缕娇小的疾影划过,虽然那疾影的速度奇快,但是聂麟还是借着火光看清了那影像。

那是一只剑兽,一只如兔子一般大小,样子又有点像狐狸,身体毛发在月光的衬托下,隐隐有股银色光泽绽现,就像是暗夜里移动的精灵。

那天听虎儿说起这精灵一般的剑兽,虎儿形容的很不清楚,聂麟也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剑兽。

但是今晚他看到这只剑兽的真容之后,他心中顿时冒出了一个记忆最深处的名字。

“剑月灵狐!”

这确实是一只极其稀有罕见的剑兽,也被称之为剑精灵,是剑精灵当中最温驯的一种特殊剑兽。

有古老传说,这些剑精灵们,都是神的宠儿,拥有神奇的本领,但他有什么样的本领,或者有没有剑胎,这都是一个未解之谜。

不作多想,聂麟迅速起身,收起插在一边的剑之后,便迅速地朝着那只剑月灵狐所遁去的方向追去。

大概追了有半个时辰左右。

这只剑精灵的速度太快了,几乎是一眨眼就消失不见,聂麟沿着他所遁去的方位追了好大一截,最终还是失去了他的踪影。

想到虎儿曾说,发现过月乳之精,这是剑月灵狐最喜欢的一种东西,如果有这剑精灵出现的话,那么这附近一带,必然就有月乳之精。

聂麟放弃去追那只剑精灵,倒是蛮有兴趣地在四处搜寻起来,看看会不会运气好,碰到那罕见的月乳之精。

但是搜寻了一会儿,好运并没有伴随着他,除了惊扰了一雌一雄两只剑松兽的清梦,引得那两只剑松兽凶悍来袭,不得已将其斩杀剑下,却并没有发现有月乳之精的踪影。

想到包袱还在火堆旁边,聂麟也不想太深处丛林太深,原路返回。

但是快接近那火堆附近的时候,突然夜幕下出现的一个黑影顿时引起了聂麟的警觉,随即便是一道寒光,如那寒夜之中降下的冷芒,朝聂麟悍然袭来。

这不是一只剑兽的袭击,而是一把剑。

竟然有人袭击他。

聂麟豁然转身,眼眸中闪过一抹寒光,虽然没有看清那人的面目,但是他知道对方这偷袭的一击,要想要将他当剑兽一般击毙的。

那一剑轻灵而快速,聂麟脚踏丈天步闪避时,对方那剑身之上的剑罡带出的冷芒,刺得他脸颊生疼。

躲过那一剑来袭后,聂麟悍然拔剑。

月光下,玄火剑带着一道淡淡红芒,剑意灌体,一股睥睨剑气纵横,就像划下的一道银弧,迅疾无比地向那道黑影斩下。

叮!

那黑影显然也意识到聂麟这一剑虽简单,但狠辣异常,持剑迎来,双剑交接之际,发出一声脆鸣,剑气与剑罡的碰撞,使对方后退一步。

叮叮叮!

对方似乎恼怒,再次横剑袭来,挽出数朵剑花,聂麟挥剑直挑,丈天步如游龙起舞,又是一阵剑器交鸣的脆响,在这夜色之中撞出一朵朵华丽的剑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