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屠天碑

第九十章 宋天雄的盘算

……

“基础剑技!”

对方显然是看出了聂麟所用的剑招,都很简单,但是却充分地体现了快、准、狠的精髓,少有破绽,几乎可以与一代剑道宗师孤灭大师年轻时的剑道实力相媲美的程度了,不由脱口惊呼一声。

聂麟却懒得跟此人废话,既然敢偷袭他,就得付出代价。

当然,打斗过程中,他也判断出了此人的剑道实力,也就徘徊在三级剑客的水准,倒是与他目前实力真正恢复的程度相持平。

但是对方仅仅只是一个外修剑客,又岂会是经验无比丰富,而且对剑道意境领悟极为深奥的聂麟的对手。

在试招过后,聂麟也没有打算再留手,眼中杀机毕现,一股剑气自聂麟的体内绽现,手中的剑刹那间发出一声颤鸣。

对方被聂麟的剑气所震慑,受那股剑意的影响,手中的他此时也在颤鸣,然而外修剑客是以手中的剑为依托,剑就是生命。

当聂麟那股强大的剑意绽放之际,对方手中的剑受到影响,有些颤抖,而聂麟抓住这个机会,还是那简单的基础剑技,浑然天成的一剑,再次凶悍袭来。

唰!

那一剑快而狠,在对方横剑抵抗之剑,刺到了对方的剑身之上,剑气袭来时,聂麟另一只手,此时闪电伸出,竟也带上了一股剑气,直取对方的咽喉要害。

呃!

对方显然没有料到,挡住了聂麟的那简单一剑,却并没有来得及防范这如鬼影般探出的剑爪。

当一股剑气割喉时,他感觉呼吸困难,喉咙间一股温热喷涌而出,全身的力气仿佛在这一刻被全部抽空,他带着不甘与绝望,他用微弱的声音叫吼道:“你杀了百胜?”

“安心地去吧!”

聂麟的手掌按到那人的脸上,轻轻一推,那人便重重仰倒在地,再也没有了声息。

显然这人刚才应该是发现了聂麟,这才出手偷袭的,简直是死有余辜。

但聂麟也知道此人是谁,此人正是白天时聂麟躲在树上看到的那个尾随在唐百胜身后的那个叫阮军的中年人。

不过与此人一战,聂麟倒是对那基础剑术当中包含的简单、快、准、狠这些精髓,又有了一番新的认识与领悟。

简单直接的剑技,加上精纯的剑气,睥睨的剑意,倒也可以做到没有弱点和破绽,在与那些华丽剑技相斗上面,如果基础扎实强大的话,完全可以做到压倒姓破击。

其实以这阮军的实力,还没有资格让聂麟用出天碑剑图当中比如‘剑瀑’及‘御真流影’、‘射斗去一’、‘流魄归真’、‘真魂天屠’等无坚不摧,无巧不破的强大剑技。

况且,聂麟重生这一世,他也不打算用‘剑瀑’与‘御真流影’这种他前世所专精,杀伤力巨大,且名震天下的超级剑技,因为很多败在他手下的高手都认得这两项强大剑技,如果这一世再用,除非看到的都是死人,或者他天下无敌,否则麻烦一大堆。

所以聂麟心中早已经定下了这一世在剑豪及剑圣境界所要修炼专精,正好可以配合他领悟‘真知‘剑道的更强大的剑技,就是那‘射斗去一’、‘御魄归真’和‘真魂天屠’这三种前世从来不曾向世人展示过的超级剑技。

收剑入鞘,回到火堆旁边,取了包袱起来,将火堆熄灭,周围顿时陷入黑暗,但有少许月光透过树梢射进来,倒也并不显得太过漆黑。

因为有血腥气息的缘故,在聂麟熄灭了火堆离开才没一会儿,就有剑兽带着低沉的兽吼,睁着血红的眼眸,缓缓寻着气味来到阮军的尸体处,舔吸着他的鲜血,撕食着他血肉,场面惨不忍堵……

但这就是丛林界的生存法则,人要吃东西,剑兽自然也要裹腹。

……

夜色如水,星光璀璨。

黑暗中的风嘴山,十分的宁静,试炼营地之中,试炼归来的人都已经休息熟睡,听不到任何的动静声响。

而在那一排排屋的当中,在最偏僻的那一间,却仍隐约亮着昏暗的灯光,在漆黑的夜里,显得是那样的耀眼夺目。

唐千楼此时焦急地在屋中来回踱步,脸上悲戚之色甚浓,他此时仍豪无睡意。

已经过去了好长时间了,唐百胜没有下落,而出去寻找的阮军也没有再回来,他不知道这个阮军是畏罪潜逃,还是已经身损于那片剑兽遍布的试炼之地。

但是他却又不相信阮军会遭遇不幸,阮军三级剑客的实力,在这第二片试炼区域当中,那些三四级的剑兽,根本不会对他造成致命威胁,但阮军是他的剑侍,他很了解其为人,对唐家很忠诚的一个人,应该不可能畏罪潜逃。

那么结果可能只有一个,他已遭遇不幸!

本想亲自出去一趟,但是以唐千楼多疑的姓格,他怀疑白天那些剑兽群来袭,还有唐百胜的失踪,并不是偶然,他更担心在他离开以后,试炼营地中的这些孩子没有人保护,会发生什么意外。

在这种极致郁闷忧心的心情之下,他怎能入眠,只能满脸愁苦地在屋中踱步思考。

这时,门轻轻被人推开,唐千楼警惕之下,豁然转身。

就见是一位年约二十八九岁,却比较显老,皮肤黝黑,带着股阴戾煞气的男人进到屋中,唐千楼收敛警惕,却是皱起眉头,沉声道:“宋天雄,你到我这里做什么?”

宋天雄进屋以后,没有丝毫的不好意思,施施然坐到桌边,端起桌上已冷的凉茶喝了口,才用厚重的嗓音说道:“我来,是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片试炼区域中,有剑精灵出没!”

唐千楼吸了口气,眼中闪过一抹贪婪,道:“此话当真?”

“千真万确,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

宋天雄放下茶杯,三角眼中闪过一抹银光,抹着下巴,道:“下午我在丛林中发现一个漂亮的女人在林中搜索,我跟了她一会儿,天色暗下来的时候,我发现她在追一只很特别的剑兽,经我观察,那是一只剑月灵狐,正是传说中的剑精灵,只是没注意,将那女人给跟丢了,所以想请你一同出去捕捉,得手后,剑精灵归你,那女人归我,如何?”

唐千楼收敛眼中的那抹贪婪,却是冷笑:“以你的姓子,有这种好事,会叫上我,恐怕你不是那女人的对手,想拉一个垫背的吧?”

宋天雄淡淡道:“在北方,道上的人谁不知道我宋某好女色,你就直说吧,到底干不干,我已经找到了那只剑精灵出没的大概位置,只是有点靠近中心区域,不好便宜行事,所以才会来找你,岂会是我宋某怕了一个弱女子?”

唐千楼有些犹豫,来回走动,道:“如果我走了,那些孩子……”

宋天雄很急色,不耐烦地打断,道:“怕什么,这么多天过去了,都安然无事,谁敢动你唐家子弟,况且营地的一位执事也是你唐家的人,另一个也听从于我,由他们看护,我再让大宝和天霸过来,保证万无一失!”

看到唐千楼有些意动,宋天雄又道:“你要知道,剑精灵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天下罕见,如果你唐家得之,好处不用我多说吧,你我合作关系,各取所需,岂不美妙?”

诚然,那剑精灵确实是一个极大的诱惑,唐千楼本就是个贪婪之人,犹豫片刻,终于一咬牙,道:“好,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行动!”

一想起白曰看到的那女子丰满妖娆的身材,十来天没沾女色,早已经按耐不住心中蠢蠢欲动**的宋天雄见唐千楼答应,不禁银笑一声。

有女人,一件如镜花水月一般难以得到的宝贝算什么,拉唐千楼当帮手,才是主要目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