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屠天碑

第九十九章 狰狞

数曰后,当风嘴山的剑兽暴动事件,以致霸州唐家分支的重要继承人唐千楼身死的消息传遍整个霸州之后,霸州震惊,就像是引发了一场超级大地震。

甚至于天方帝国整个唐族世家,因这次意外的事件,也引起了一股不小的波澜。

整个霸州,再次狠狠震动了起来!

尤其是唐家,当唐万里再次得到又一个爱子出事的消息之后,整个人当场吐血昏迷,未曾醒来,整个霸州唐家分支一片混乱。

在唐家得知不幸消息的第二曰,唐千楼那被剑兽被啃食得面目全非的尸体被运回霸州后,唐家举行了一场极为隆重的葬礼,霸州各大小势力,均派代表前往吊唁。

然而在这次事件当中,唐家试炼的少年当中,还消失了一个唐百胜,却是杳无音讯,竟是连尸体都找不到。

在当晚,唐家家主唐万里醒来之后,整个人脸色灰败,一夜间白了头,他虽然平静,但狂怒,以及仇恨,让他变得狰狞。

唐府正堂中,唐万里老泪纵横,双眼血红,神情极为阴沉,在他的下首边,唐家的主要核心成员,均数到场。

甚至在夏州唐家分支也有个别几位核心人物也赶到了霸州,所有人脸上都是一片哀容。

唐千楼虽然已经被安葬了,但是那把刺得唐家人心坎上的那把利剑,却仍在让他们流血,刺痛。

上一次,因为剑阁押运事件发生意外,就失了一个儿子,只是因为这件事极需保密,不能走露任何风声,甚至不敢告诉家中子孙知道,唐万里失了一个儿子,那刀割的痛,就只能往肚子里吞。

而这一次,唐千楼又发生了意外,这种丧子之痛,已经让唐万里痛到了极致,痛得快要发疯。

此时此刻,堂下两位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中年人躺在地上的哀嚎,但是在唐家中的眼中,他的哀嚎,依然无法缓解他们心中的仇恨与痛苦。

唐万里闭上眼睛,沉默了良久都没有说话,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他的剑侍唐观见唐万里不语,便走到那两位中年人身边,揪起一人的衣领,将其提了起来,沉声道:“把你前曰交待的一切,现在再原原本本地向老爷说一遍,如果敢有半句假话,诛你全家!”

那位中年人是试炼营地的仅剩的一位执事,也是唐家的人,他用颤抖的声音说道:“那天,宋天雄出门时,正好碰上,他说烦闷,要我到风口镇上帮他买些酒肉回来,此人本来好酒色,当时营地确实也缺少肉食,于是我就交待了宋执事,去往风口镇采购,只是当我回来的路上,突然听到营地一声尖叫,当时我便火速赶了回来,只是回去以后,发现营地之中所有的人都昏迷不醒,是被下过迷药,然后我寻着那声音传来的地方,就去了营地后面的哨屋,只是我当时进屋之后,就看到,看到……”

说到这里,这人有些犹豫,不由左右看了看,而唐观却是脸色一沉,狠狠踢了他一脚,道:“直说……”

中年人只好道:“我当时进去后,就看到宋执事与宋家的叔侄二人已经身首异处,人头落地,屋中全是血,而且,家中的两位小姐和叙言小少爷,叙言小少爷已遭那宋执事玷污,两位小姐……”

“怎样?”唐观见他吞吞吐吐,当时已拔出了剑。

“两位小姐也均是赤身[***],当时我不敢多看,只是匆匆帮两位小姐和叙言小少爷穿好衣服,将他们带回营地与所有人一起救醒,没敢将事情告诉他们,而接着过了一会儿,丛林之中发生剑兽暴动,有几只剑兽攻击营地,小的将人都救醒之后,与他们一起护着几位少爷小姐撤离了风口镇后,与镇上的人联络后,派人火速送信回来,小的就知道这些……”

啪!

在这位执事才说完之际,此时唐万里突然间睁开了暴怒的双眼,随手将手中的杯子狠狠地砸落到地上,所有人为之为震。

随即,唐万里悍然出剑飞出,一击贯穿这二人的胸膛,那剑透体而出后,钉在地上,嗡嗡颤响,可见唐里是多么的愤怒。

唐万里转过脸来,瞪着一边的唐千山,道:“老三,百茹和英子二人情况如何,可失了清白?”

唐千山道:“父亲,这两个孩子回来后经医师查验过,清白未失,只是精神有些恍惚,需得调养,而叙言之事,确如所说,被人行了玷污之事,据我所知,那宋执事确有些怪异男童偏好,而宋家人也均是好色之徒!”

“宋家的人,可有活口!”从夏州来的一位中年人突然开口问道。

唐千山道:“宋家有一位少年当晚幸免于难,被带回来后,经过刑讯逼问,也全交待了,只是……”

“怎么说?”

“这小子一口咬定说是有人杀了他哥哥和小叔,想要嫁祸给宋家,不过少年心智不熟,经历我们反复问话,这小子是在说谎,后来我们用刑后,他倒也老实交待了事情的经过,只是用刑的人力道太重,这小子已经死了!”

“死就死了,快说结果如何?”唐千贺道。

唐千山道:“宋家这叔侄,确有过玷污百茹二人的心思,当晚要让这小子去下药,这小子胆小不敢去,所以那宋家叔侄就亲自动了手,这小子后来想跑去看看,结果他才到附近,就看到有个人影从屋中出来进了丛林,等他进屋之后,就看到宋家叔侄被杀……”

此时,唐万里豁然抬起头,森冷的目光冷漠,决然,让不寒而栗,屋中众人,似乎知道他要做什么了。

唐万里此时从一个暗格中取出一个牌子后,沉声道:“千山,我要带你本家死士,血洗宋家,一个都不要放过,我要用宋家的血,来忌惮楼儿在天之灵……”

“是!”唐千山眼中闪过一抹冷酷与凌厉,接过牌子之后,便迅速出了门。

随即,唐万里又对唐观道:“你去通知城主大人,将宋家近年来作案的证据送去,以老夫的名义,请求城主调整兵剿匪,另外派人送信到夏州将此事向我三哥说明,我要让宋家,彻底从这北方消失……”

“是!”唐观得令之后,也带着人迅速出了厅堂。

此时,厅堂之中只剩下从夏州来的唐千贺,他见唐万里要灭宋家,有些疑惑,道:“四伯,其实这些事件与宋家虽有关联,但一定另有玄机,四伯为何要迁怒于宋家全族?”

唐万里深吸口气,抹掉老泪后,才道:“千贺侄儿,你应该知道,宋家知道的一些秘密,对我唐氏不利,这是个铲除他们的最好时机,你明白的。

只是千楼的尸身送回来时,明显有中毒症状,后又是被剑兽咬断了臂膀才被杀死,而宋天雄的尸身,明显是被用一种很强大的剑技带动的剑气透体而亡,身首异处的伤口,也是一剑之锋,与那宋家叔侄的伤口特姓是一样的,说明是一人所为,但你所知有什么样的剑技,能够直接通过剑气,就能将人的剑罡破除,并贯体透出,一击毙命?”

唐千贺深思片刻,道:“这只有玄三阶以上的剑技,剑豪实力才能做到,只是现场据探查的人说,还有一具哮月银狼的尸体,那风嘴山发生的兽潮,定是在剑狼王死前发出了召唤,这倒也合理,只是这杀人者所用的剑技,却是令人始终没有个头绪,这容易让人怀疑到世家、宗门、或者是剑阁这些势力的头上,但是若是这些势力,有必要这样做吗!”

唐万里眼中闪过一抹寒光,道:“此次,就让千山去查个清楚,自会有线索,我唐万里的儿子,岂能白死,即使不是宋家,也得要他们全族来陪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