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屠天碑

第二十九章 二老议局

霸州,天路书院。

时间已经过去了好几个月了,马上就要到年底了,书院也快到了放假的时候,按说这应该是学生们享受自由的时刻,但是书院中的气氛,却显得有些低沉。

书院中的小道周围,落叶调零。

一片片枯黄的树叶从树上脱落下来,经冷风吹袭而过,缓缓掉落下来,走在路上的脚到后,落叶瞬息被踩得粉碎。

呼哧呼哧~~!

此时,在书院的小道之上,杨宇肖满是狼狈地奔跑着,他的后面,似乎还跟着位小恶魔,锲而不舍追着他,并不时大叫道:“杨宇肖,你给老娘站住,不把昨天收到情书的事说清楚,老娘跟你没完!”

杨宇肖此时额头大汗,却是毅然不理暴走的小恶魔,继续朝着路召南的别院狂奔着,一路上遇到其它的学生们,看到杨宇肖被柳逸仙追,也都是捂嘴偷笑,一脸暧昧。

自从杨宇肖上月初在参加夏州的剑童大赛复赛后,一篇策论文章和鼓韵之技震慑全场,以绝对的优势为天路书院争得了宝贵的三分之后,自那以后,杨宇肖就在整个北方学子之中声名大振,引得许多怀春少女关注,并频频书信与他,以表示爱慕之意。

但是在回到书院之中以后,杨宇肖路遇书院中的女生时,那些女生也频频暗送秋波,甚至有的公然大胆表达爱慕之意,这件事被小恶魔柳逸仙知道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柳逸仙非常的气愤,每次一见到杨宇肖,就想痛揍他一顿。

所以这些天来,杨宇肖被柳逸仙满书院追杀的事件,书院中的学子们也都见怪不怪了,不过一股暧昧气氛,却是在二人头上笼罩,两家长辈们,似乎也私底下有频繁往来。

不过这也只是书院之中偶尔出现的开心一刻,也能够调剂一下那沉闷的气氛,但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还是有些担忧。

原因就是此次天路书院参加夏州的剑童大赛的复赛,策论时政有杨宇肖三分入帐,乐理琴技一项当中,路雪烟轻松也拿到了三分。

但是兵学战略上,天路书院拿到一分,射义礼法上和书法绘画上,也出乎意料的没拿到分,尤其是最重要的剑道武技一项,纵然有武英王方岸童这位剑道天才,却也只有他一人胜出,其它两人落败,却只拿到了一分。

所以此次天路书院在夏州的比赛,以总分八分的成绩,屈居第二,勉强拿到了参加全国总决赛的入场券。

但毕竟是面对全天方帝国的大型比赛,来自全国各地书院人才济济,而北方的书院对于天方帝国其它各地学府本就要相对落后一些,所以在这样的形势之下,天路书院勉强才杀入全国比赛,但想取得名次,从而晋级大教学府,却是希望渺茫。

书院南亭之中,路召南看着那落叶调零的情景,心中也不免有些忧心,杯中的酒,一饮而尽后,旁边的路雪烟拿着酒壶,却不为他再倒。

路召南的对面,剑翁先生却是一脸平静,道:“老路,虽然这书院从成立到现在,倾尽了你无数的心血,但时间毕竟还短,与那些历史悠久的学府自然无法相比,看开些吧!”

“烟儿,倒酒”!

路召南转过脸来,却见路雪烟撅起小嘴,就是不给他倒,也就作罢,只是说道:“剑翁兄你应该清楚,这学府也代表一股新兴势力,每年看着这书院的精英人才被其它大教学府抢走的情景,老夫心中不是个滋味呀,南培剑院当年的鼎盛想必你应该清楚吧?”

剑翁点头,随即将杯中酒饮尽,眼神示意后,路雪烟为他倒了一杯,看到路召南巴巴望着她,无奈也给他倒了一杯,剑翁这才道:“南培剑院算起来也有一百年历史了,那里集合了本国、西北的长歌帝国、东南的奇渊帝国、西南的落曰帝国等这大陆东部的诸多上中下等国家汇聚来的人才,五十年间,就由大教学府破格升为宗派学府,名震大陆,自成一股势力,确实少见!”

路召南却叹道:“只可惜,这南培剑院如今已被神芒帝国控制,每年大量的人才全部涌入神芒帝国,这只会使神芒越来越强大,没有哪个国定能够撼动他的地位,这对大陆格局来说,非常不利啊,只会使西部越来越强大,而东部开始积弱,这部东大陆曾经五百年的动荡,也未必就没有神芒的影子在里面!”

剑翁先生饮下杯中酒,听了这些感叹的话,却是有些意外,道:“老路何时对这大陆格局忧心起来,你我相识这么多年,倒是少见啊?”

路召南道:“其实还是有些事情产生的演变,让我突发其想罢了,尤其是这次剑阁对七名阁老的替换,尤以这北方首当其冲,其次是西南,就是皇室,都没有办法干预,只能从在本国控制的一些中、下等小国中想办法,取到一些剑阁席位了!”

剑翁道:“所以你想,东部最好能出现一个能够与神芒抗衡的帝国,以平衡大陆向西倾斜的格局,只是你并不看好本国,也不看好长歌,至于那些中等国家,更没什么前途了,我曾经在剑阁任阁老前,倒是看好过一个叫天逸国的下等小国,有一个名动一时的剑元宗支持,只是至今都没有看到他崛起,自然有他无法崛起的原因的!”

“剑阁的绝对控制!”路召南只是一句话,就说到了重点。

而剑翁却道:“你说的也不完全对,以我对剑阁内部一些了解,这其实还是神芒帝国在干预遏制,自当年剑阁败北,从而受到神芒帝国支配以后,就每况愈下了,当初东大陆的五大千年古族,至今全部调零,许多人指望着‘屠苏’能够现世,但几百年过去了,始终不见‘屠苏’的踪影,巴成是已经灭亡了!”

路雪烟在一边听得一头雾水,也不知道二人本是聊着书院的事情,却突然跳到了大陆格局上来了,她也插不上话,就放下酒壶,回屋看书去了。

路雪烟离开,两个人也没在意,路召南拿想酒壶倒酒,却发现酒壶中已经没有酒了,无奈摇了摇头,继续与剑翁聊着这个话题,道:“其实‘屠苏’能否出现,我曾经从一些帝国书库封藏的历史古籍资料中,倒是找到了一些线索!”

“怎么说?”剑翁也饶有兴趣。

跟召南低声道:“其实‘屠苏’隐世,跟一样东西有关?”

“什么东西?”剑翁四下看了看,也低声道。

“青苍龙印!”路召南轻轻吐出了这几个字。

剑翁疑惑,道:“这是开启剑阁神殿的秘密,怎么会跟‘屠苏’扯上了关系?”

路召南道:“这件事我也觉得古怪,依我想,极有可能剑阁神殿中有什么秘密,跟‘屠苏’隐世有莫大关系,而要开启剑阁神殿,必须找到遗失的‘青苍龙印’!”

随即,跟召南接着又几乎是用入密的声音,道:“而这些事老夫串联起来后,又想到了一个人,你当初也认识!”

“谁?”剑翁脸色凝重了起来。

“姬无道!”路召南缓缓说出了一个令剑翁震惊的名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