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屠天碑

第五十六章 杀手

“你这朋友,居然是个杀手?”

李逸风听到聂麟的话之后,显得很意外,也很吃惊。

他认识这位朋友时间也并不算很长,只是二人聊得来,处了一段时间,也很投缘,但是他从来都没有看出这位朋友会是个杀手。

但是他完全想不到,聂麟只是一眼,就看出他的这个朋友竟是位杀手。

“你是如何看出,他是杀手的?”

在对方还没有来的时候,李逸风低声问聂麟道。

聂麟道:“这只是我的一种直觉,你别放在心上,因为杀手往往能够融入到普通人的生活当中,变得很普通,不会被任何人留意,而且他们通常掩藏得也很好,而有些高明的杀手的伪装手段,就是身边的亲人,也不一定能分辨出来!”

李逸风看到聂麟似乎不想在他面前说他朋友,却道:“直说无妨,我也涨点经验与见识,虽然我这位朋友没有说,我也没有问,但我很好奇,你不用顾忌!”

聂麟打量着那位缓步走过来的青年,低声道:“当然,这也只是我的猜测,你这位朋友,看起来确实与普通人无异,更像个农夫,但是从他的气质上来说,他却并不是个普通人,有些杀手常年行走于黑暗之中,他的步伐会谨慎,你看看你这位朋友的步伐,而且他在看到你以后,脸上的淡然笑容看起来很随和,但是他的眼神,却始终没有任何的波动变化,只有看到我后,才产生了一丝波动,而我正是通过这一丝的波动,感觉到他的异样与不同来……”

听了这话,李逸风也不禁有些开始相信聂麟的话了,毕竟才认识不久的朋友,还不到那种完全信任的程度,突然间变成了一个杀手,这样的事情任谁都会心中有所戒心,怀疑这杀手结交自己的目的与动机。

聂麟说的很委婉,但李逸风知道他是怕说了这些话,让他心中认为聂麟这样背后说他朋友,让他心中有什么芥蒂。

不过聂麟对他坦诚说这些,反而让他更有好感,如果他这位朋友真的是杀手,聂麟看出来以后,则可以完全没有必要对他讲的。

那位青年年纪看起来也并不大,二十岁左右的样子,个头不高,五观端正,皮肤黝黑,穿着普通的布衣,装束打扮就像个普通百姓,但很干练,当他迎上来时,脸上挂着随和的笑容,道:“李兄,想不到南州一别,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说着,青年转过脸看了聂麟一眼,闪过一缕讶色,道:“这位小兄弟是?”

李逸风淡淡一笑,道:“这位小兄弟是我不久前才认识的朋友,也算与我有些渊源!”

青年道:“李兄,你找到族叔祖了?”

“正是!”李逸风点头道:“这位兄弟,就是我族叔祖的学生,名叫聂麟!”

听了这话,青年眼神中闪过一抹讶异之色,看着聂麟:“你就是聂麟?”

李逸风有些好奇,道:“孤心大哥认识聂麟?”说着,他向聂麟介绍道:“我这位朋友叫孤心傲!”

聂麟举拳一礼后,没有说话。

近距离的观察之后,他心中更加确定,这个孤心傲,确实是个杀手,而且还是个很高明的杀手,至于是什么层次的实力,他倒也没看出端倪来。

孤心傲会察言观色,看到李逸风眼中的疑惑后,似乎也并没有打算坦言说出身份,毕竟他的身份很敏感,他也不想挑破,只是道:“李兄上次委托我调查的那件事,倒是有眉目了,霸州城中确实有一个姓万的药师,为人高傲,做事也比较高调,我曾到他的住处搜查了下,并没有发现他藏有特别的东西!”

李逸风被转移了注意力,见孤心傲不想提起他身份的事,也就没有提起,只是道:“那他炼药的时候,可有什么异常?”

孤心傲道:“就是他在炼药的时候,我也悄悄观察过,他除了会一些奇方之外,都是普通的手法调制,调制出来的成品药,他都会在次曰迫不及待地拿到剑阁去寄售卖掉,然后再发布酬金任务,让别人帮他收集材料!”

聂麟听了,忍不住插话道:“那他卖到的钱,是存入身份卡中,还是直接提取出来,到外面花掉?”

孤心傲看了聂麟一眼,道:“此人每次都是将卖药的钱提出来,跑到城中的浮香楼消遣,每次都叫同一位姑娘!”

聂麟听闻,对李逸风道:“李大哥,你还是到浮香楼查一查那个青楼女子吧,或许会有什么新的线索!”

“要不,我们现在就去那浮香楼看看?”李逸风对孤心傲说道。

“恐怕不太方便吧?”孤心傲突然有点尴尬道。

李逸风看到他的表情,随即恍然,道:“抱歉,我忘了孤心兄说过对女人的脂粉过敏,既然如此,那孤兄告诉我是哪位女子,我自己去看看吧!”

孤心傲交待过之后,李逸风也没有做停留,与他告别之后,就离开了那村子,与聂麟继续往霸州城走去。

进城的时候,李逸风突然对聂麟说道:“你说的没错,孤心傲确实是杀手,他应该知道我心存怀疑,但却没有挑明!”

“杀手的身份很敏感,他不愿意对你说明,想必是有顾虑的,不过看得出他对你倒是诚心结交的,只要我们心中知道,并不挑明,也并不会让他尴尬!”

“确实,方才我差点就想问,但想想还是没有开口,也许这样相处起来,会自然一些,一旦挑明了的话,就有诸多的不便了!”

聂麟点头,二人也没有再说话,到了城门口,接受城卫简单的盘问之后,就进了城。

李逸风要去的浮香楼正好在聂麟去柳府要经过的一条街道上,二人同行至浮香楼门口,一位徐娘半老的老鸨摇着手帕就走了过来,频频向李逸风与聂麟抛媚眼,一对水汪汪的桃花眼流盼之际,极其勾人,风搔得紧,说那里的姑娘多么的水灵可人,多么的令人销魂享受,推销姑娘的本领炉火纯青,口若悬河。

聂麟本是要去柳府的,自然是不会进青楼的,所以李逸风只是单独一个人进去之后,聂麟才走开之时,此时身后一辆马车便从他旁边经过,且车中传出一个女子的声音,语气极其鄙夷道:“真不知羞耻,一回来居然就去逛青楼,下流!”

听了这个声音,有点像柳逸仙的,聂麟只是看了那马车一眼,也没有理会,就只是跟在马车后面,步行往柳府走去。

只是那位坐在马车里的某人,在看到聂麟淡然地跟在后面,放下窗帘之下,却是咬牙切齿地道:“这个可恶的家伙,枉费逸芸对他那么关心,最近茶饭不思,他居然一回来就逛青楼,孰不可忍,不行,我一定要让逸芸好好地教训这家伙一顿!”

说着,某人催促着马车迅速地驶离了大街,很快将聂麟甩得不见了踪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