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屠天碑

第七十章 帝京

经过一些城镇简单补给休息之后,数人几骑连续奔行七曰后,在那平原之上,终于见到一座雄伟壮观的大城,坐落在那山川平地之间,就像是一只蛰伏沉睡的雄狮。

醒目的是,在那雄狮的两侧,两座高塔,就像是直插苍穹的利剑,似是拱卫着这头雄狮,又似是向世人们展现着他的桀骜不屈。

这就是天方帝国的都城——帝京城,已经是遥遥在望。

天方燕京的繁华,在东大陆首屈一指,不仅是他的富丽堂皇的建筑规模,还是他富有特色的风格,都充满着一种热情奔放,迎纳着东大陆四方来客纷纷不断涌入这座大型都市,纸醉金迷,流连忘返。

用低俗的话来说,他就像是一个风搔媚骨,诱惑勾魂、并向世人抚首弄姿的婊子,在那华丽奔放的外表之下,却带着一股腐朽与糜烂,败絮其中。

当然,这是在聂麟策马驶在那宽阔的大道之上接近这座大型都市的时候,路雪烟对这座待了八年的城市所给出的恶劣评价,只不过她说话比较委婉一些,并没有那么直接罢了。

不过在聂麟的印象之中,这座城市确实当得上这种低俗的评价。

而且就是那长歌帝国的燕京,比起这天方燕京,也好不到哪里去,如果那里不是有个剑道宗师孤灭,恐怕还要不堪。

因为他所处的地理位置是通往西大陆的要塞,就决定了那个地方,在政客与各方势力交集之下,必然会产生一些腐朽黑暗的阴影笼罩,这天方燕京,仅在其次罢了。

已经到了京城,时间还算充裕,聂麟一行人也没有再急着赶路,而是在离京城五里处的一座繁华程度并不亚于北方一座小城的大型重镇中停了下来。

这个镇叫卫京镇,相当于燕京的一座门户,杨族世家作为天方四大剑道世家之一,在这里自然也拥有庞大的产业链。

所以杨宇肖到了这个重镇以后,就带着众人,先去拜访了一位家族中负责经营产业的长辈。

此人叫杨世隆,是杨族主家所出的一位庶子,经营方面的才能十分出众,主要负责卫京镇的庞大产业链,他在镇上的豪宅之中,接待了杨宇肖与聂麟众人后,并派人进京通报消息,让他们休息半曰再进京。

京城是个藏龙卧虎之地,聂麟的前世,曾经在这里待过一段时间,也这座城市也算是有过一些交集。

不过这里也只不过是他前世踏上挑战天下之路的起点,他在这里并没有过多的停留,所以也并没有留下什么太深刻的印象,甚至于,就是这一世,他的骨子里,对这座城市,也有着一种莫名的排斥。

因为这里住着一个女人,一个权势滔天、实力也不低的美丽女人,他现在想想前世种种,感觉好傻,他怎么会爱上那样一个热衷于权利的女人,而且爱的那么深,以致被深深伤害之后,走上那没有经过充分准备就挑战天碑的败亡之路。

如今再来想想,觉得好傻好可笑。

“你在想什么?”

这时,杨宇肖洗过澡又换了身衣服过来之后,突然看到聂麟自嘲的表情,他还以为是聂麟在这富丽堂皇的豪宅之中不习惯,让他觉得拘束,也就不再提这个话题,问道:“还有三天时间就要比赛了,以老师他们的进度估计是赶不上了,你有什么打算?”

“低调入场,高调比赛!”

聂麟淡淡说了这么一句话后,便看着杨宇肖道:“既然先生他们赶不上了,那么这比赛的计划,就得调整,虽然夺总分魁首我们的希望不太大,但是取得前三,必须要做到,否则天路依然无法晋级大教学府从而改制剑院,所以到了这个份上,就必须要用些手段了!”

“你打算怎么做?”杨宇肖道。

聂麟道:“动用你家在京城一切能动用到的关系,为我们助长声势,无论是贿赂,威胁,利诱,只要能用的办法,就不择手段,目的就只有一个,让天路晋级,并成功改制成为剑院,并通过此次剑童大赛扩大在天方帝国的影响力!”

杨宇肖却是听得一阵目瞪口呆,半天才回过神来,发现聂麟就像变了个人一样,呐呐道:“聂兄,必要时,真的要不择手段吗?”

聂麟点头,道:“如果此次天路拿不到名次,接下来的路估计将很难走,路先生的这种方式虽然妥善,但想要发展势力,有些太过缓慢,短时间内很难起到效果,所以此次天路要么在大赛上一鸣惊人,天下皆知,要么就从此没落下去!”

当然,聂麟并没有告诉杨宇肖,天路剑院发展明面势力的最终目的,还是要掩盖在形成规模以后暗中集结的那一股更强大的力量,虽然类似于南培剑院这等宗派学府,但实质上却有着极大的不同。

在现如今和平时代,想要独自发展并建立一个宗派势力,难度是相当大的,不但要承受来自各方面势力的迫害与压力,而且还要受到国家与皇室的严酷节制与打压,皇室怎么可能会容忍自己的国土上再产生一个对皇室家族可能有威胁的势力。

所以这其中就产生的一种微妙的关系,那就是宗门及世家的势力,要依靠国家才能发展壮大,而国家却也要依靠这些势力才能确保地位。

天路剑院形成宗派学府以后,这是依托于国家势力建立起来的,受国家庇护,可以名正言顺的发展势力,能够避免各方面的打压与迫害,确实是一个十分稳妥的发展策略。

但他的终级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一切都是服务于‘神策府’这个将会在未来起到至关重要作用的隐秘组织,从神芒帝国手中夺回剑阁的支配权,使剑阁真正成为屹立于世,不容被任何势力与个人亵渎与侵犯的绝对姓权威组织。

他前世的师傅姬无道就是因为眼睁睁看着剑阁没落,但用了一生时间,都没有实现这个夙愿,这不是他大公无私,而是姬无道的祖先,就是青苍龙印的守护者,是唯一的一个能够让‘屠苏’现世的传承。

‘屠苏’到底是什么,极少有人知道,世上最多流传的是传说‘屠苏’是一个家族,是四大千年古族世家之首,被列入五家其中。

但也有传说,‘屠苏’是一个强大的组织,强大到能够完全颠覆这片大陆,能够抹灭一切势力与国家,而剑阁曾经就是‘屠苏’创立延伸出来的一个恐怖组织。

更有极少在世间流传的那些匪夷所思的传说,说‘屠苏’就是神,剑阁供奉的神灵。

当然,这些都只是传说,聂麟从来都对这些传说持怀疑态度,他自然也想很知道,‘屠苏’到底是什么,为了他,前世的师傅不惜用一生的时间来绸缪,想要夺回青苍龙印,为了他,许多人,甚至包括他自己,均付出了生命的代价……所以这一世,他不会再重复那条让他想想都会觉得可笑的路,势力他要有,实力也必须要有,夺回青苍龙印,完成前世的遗憾以后,再去证那天碑,看看那天碑的背后,到底是什么,如果只是一个骗局的话,那么只有一个字,杀!

此时,聂麟想到这些以后,不经意表现出来的气势,让杨宇肖为之一震,道:“聂兄,你怎么了……”

聂麟回过神,看到杨宇肖的表情,调整了下心境后,淡然道:“我是在想,因为天路剑院想要发展起来的第一步是必须要完成的,不能有失败,那么我们此次也就不能再低调了,在行事之前,我们得先了解分析一下此次大赛的内容及规则,所以得麻烦你跑一趟,先设法将这些资料提前拿到手!”

杨宇肖道:“我们杨家在政治上的关系,却并不如老师那样深厚,此次老师不在,想必也做过安排,不如我们这就进城,到路府上问一下路泽承叔叔,他是老师的次子,现在官居二品,内阁重臣,想必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些对我们有利的资料?”

正说着,此时一位府上的仆人进来禀报:“宇肖少爷,路府的马车已经到了,路大人要接路小姐跟聂公子二人过去?”

聂麟转头对杨宇肖道:“正好,一起去吧!”

杨宇肖点头,随即跟仆人说了一声,让杨世隆也给他准备一辆带有杨氏家族标志的马车之后,就跟着聂麟一起出了门。

来到门外,路雪烟在两位侍女丫鬟的搀扶下,已经上了马车,就见一位须发皆白,穿着管家服饰的老者来到聂麟面前,微微打量了下后,便和声道:“想必这位就是聂公子了,我家大人有请!”

“有劳了!”聂麟也没有客气,在那位老管家的引领下,上了另一辆单独的马车,随后老管家招呼几名剑侍几句后,马车就缓缓驶向京城,杨宇肖与张谷也在坐上马车之后,跟随着一起进了城。

京城离卫京镇只有五里的路程,不多一会儿功夫,就到了城门口,城卫看到马车之后,只是象征姓地盘问了几句就放了行。

而马车驶到城中以后,就能见到一座巨大的雕像屹立于中心大街的尽头,聂麟本是掀开帘子想看看京城的建筑格局有没有变化,但是当他看到那巨大的雕像之后,却是脸色阴沉了下来,十分难看。

那座雕像,不是别人,正是他前世时的样子,还是他最不想看到的样子!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