剑屠天碑

第二十八章 千年记忆传承

不知过了多久。

但对于聂麟来说,就仿佛是经历过了千百年的岁月,当他从那昏迷朦胧的意识之中渐渐醒来之后,发现自己躺在山顶的一处莲台之上,身边躺着一个女人。

这个女人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有熟悉的感觉?

而我,究竟又是谁?

缓缓坐起身来,看向四处,周围云雾朵朵,犹如一团轻纱。

山巅之上,阵阵寒风吹过,吹散了覆盖在脑海中的那些朦胧的回忆,让他在醒过神的时候,终于才回想起来了一些事情。

只是这些回忆,总感觉是已经历经了千百年一样,让人有一种怅然的感觉。

眼前这个昏睡中的女子,似乎是在千百年前结识的一般,在她呈现在自己的面前时,总能回忆起一些在一起时的温馨片断。

一阵头痛之后,他深吸了口气,将脑海之中的那些片断又重新回忆了一遍之后,这才记起,原来自己叫聂麟,眼前这个女人,叫顾梦晗,他们二人是来到这里取一株阴冥草,结果遇到了屠缺,屠缺告诉了他好多的事情。

嗯,屠缺就是那条龙鱼,为怎么自己会对他那么的熟悉,甚至感觉到亲切呢?

“晗儿,醒醒……”

在推了推身边的顾梦晗时,聂麟不由自主的说出这样的称呼,顿时觉得有些奇怪,再从脑海之中那海量的记忆之中寻找,这才发现,原本她是教导自己学习药理知识,平时自己叫她师姐的称呼,她也喜欢自己这样叫她。

只是,为什么自己的脑海记忆之中,会多出了那么多的东西,有剑道功法,就好像自己天生就会一样,还有一些祭师的术法,自己好像天生也会,似乎不用刻意的去修炼,只要自己的意念一动,就会使用一般,很奇怪。

见身边的顾梦晗还没有醒来,聂麟这时一伸手,此时忽然间一把剑就飞了出来,横在了他的手掌心。

看着这把剑,聂麟思考了下,心道:“这么普通的一把剑,剑灵也并不强大,自己好像使的并不是这种剑呀,这剑怎么会自己飞了过来……”

又在脑海之中一阵回想,这才记得,这剑只是他临时拿来使用的,自己还修炼了什么剑阵。

但仔细想想那剑阵,却发现,这剑阵实在是太简单了,为什么这么简单的剑阵,自己会去修炼呢,自己应该能够控制‘十方天绝灭剑’这种最为强大的剑阵的呀?

此时,聂麟的脑海之中,好像是继承了许多的记忆一般,乱七八糟的念头纷至踏来,让他渐渐有些迷糊,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知道的,还是有不知道,见过的,甚至没见过,许许多多奇怪的事情,为什么都在自己的回忆之中。

这时,身边的女人突然嘤咛一声,悠悠醒来。

顾梦晗感觉自己好像也做了一个梦,这个梦非常的奇怪,奇怪到了让她一时有些无法适应,有些头痛欲裂。

缓缓坐起身来,就见聂麟正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望着,顾梦晗道:“发生什么事了,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我们不是在那水世界的莲台之上吗,怎么会到了山顶上了,对了,那条龙鱼呢?”

聂麟看了顾梦晗半天,从脑海之中寻找到关于她的一切记忆之后,这才吐了口气,叹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总觉得我活了一千多年了……”

顾梦晗奇怪地瞪着他,道:“先不说这些吧,有时间你好好静一静吧!”说着,顾梦晗突然惊呼一声,道:“糟了,我们还没有取到阴冥草啊!”

聂麟抬起头,奇怪地看着顾梦晗,脑海之中回忆了下,道:“阴冥草这种东西,很容易找到的呀,不用慌……”

说着,聂麟本能地在空中画出一道符文出来,那符文金光一闪,立即变成了一只奇怪的小金鼠,很快就从那山峰之下钻了进去,不见了踪影。

顾梦晗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聂麟,道:“麟子,你怎么会这些奇怪的法门,这是怎么回事?”

聂麟愣了下,道:“我也不知道,好像天生就会一样,刚才听你说找阴冥草,我感应了下,发现这附近好像有,所以就划了个符文,让那符文帮我们去寻找的!”

“吸!”

顾梦晗倒吸了口气,就像看怪物一样看着聂麟,道:“你遇到那只龙鱼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记得你们上了那莲台,你要拿那龙印的时候,龙鱼就突然出现了,而接着我就昏倒了,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印象中有些模糊!”聂麟摇头道。

顾梦晗此时仍是迟疑不定,“你说你刚才划的是符文,这东西好像是上古时期的祭师才会的呀,你怎么学会的,而且在这么短的时间?”

“短么,我怎么觉得过了一千多年了?”聂麟也有些不确定地道。

“你变了,我发现你变得很陌生,我有点不认识你了……”顾梦晗看着聂麟良久,才怔怔说道。

聂麟拍了拍脑袋,想了想关于顾梦晗的所有记忆,这才道:“你不是我师姐么,我内心之中一直渴望将来你能做我的妻子……”

“呸,谁将来要做你的妻子……”

顾梦晗听了这话,突然脸一红,仿佛将刚才的事情又忘了一般,啐了他一口,有些羞涩地转过脸去,心中却怦怦直跳,玩着衣角。

就在这时,聂麟心中一动,道:“好找符文鼠找阴冥草了,我们现在就过去采摘吧……”

“什么,这么快就找到了?”

顾梦晗再次大吃一惊,只是她看了看四处,发现他们在山峰顶上,那山峰陡峭,根本就没有下去的路,不由道:“可是我们怎么会在这里,这怎么下去呀,啊……”

还不等顾梦晗说完,此时她感觉被人拦腰一抱,整个人仿佛要堕入万丈深渊一般,吓得她紧紧地抱紧他的胸膛,一阵惊叫。

“没事的!”

耳朵边传来温和的声音,顾梦晗惊魂未定之下,这才将脸从他怀里转了过来,只是看到他们身处在云雾之中,他们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衬托着在飘浮着,给她的感觉就好像是在飞翔一样。

看着那山川大地的景象,顾梦晗惊呆了,呢喃道:“怎么会这样,你怎么可能会轻身浮空之术……”

“区区浮空之术而已,你想学的话,我可以教你啊……”聂麟轻轻说道。

但顾梦晗听了,却无疑一声惊雷,她发现,眼前这个抱着她的男人,已经变了一个人,已经完全不再是她关进心门之中的那个人了。

“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会变成这样……”此时他心中大乱,有些不知所措,不停地在失声呢喃。

就在顾梦晗发呆之际,此时他们已经落到了半空处的一处洞穴口上,那洞穴之中传来一股阴寒之气,冻得人浑身颤抖。

“就在这里了,那洞穴深处,长有一株阴冥草!”聂麟说着,就先一步进了洞穴。

而顾梦晗站在原地,却是一直在发呆,此时他心乱如麻,她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坏,显然他变化之后,变得很强大,已经不再是她曾经与之一起努力修炼,一起渡过一段让他难忘岁月,让他心中喜欢的师弟了。

“师姐,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快进来呀……”洞穴里传来了他的声音,顾梦晗猛地被一股寒气袭过之后,整个人清醒了过来。

“回去以后,好好静一静,让他也好好静静吧,或许他是因为被那龙鱼影响到了什么,所以才会有这种变化,这声音,这气息,还有他的体温,都是师弟呀—”

这样想着,顾梦晗带着心事进了洞穴之中。

……洞穴的深处,那里的温度极低,而且还有一股阴森之气,当顾梦晗缓缓走到洞穴最深处时,就见到聂麟手中握着一把剑,剑尖还滴着血。

而在他的剑下,一只极其凶悍的剑兽倒在血泊之中,顾梦晗看到那只剑兽之后,心中剧震,忍不住颤声道:“你,你杀死了一只已生双翅的剑天虎,这可是八阶剑兽啊?”

“我不想杀他的,只是他朝我扑了过来攻击我,我只好一剑结果了他了……”聂麟很无奈地道。

听了这话,顾梦晗快要晕倒了,他真不知道该说什么,怎么一次昏迷醒来,完全变了,好像这个世界也变了,这到底是怎么了。

就在她再次陷入发呆之中的时候,这时聂麟走到那洞穴的最里面,从那里面摘了一株紫蓝色的,隐约有点点光亮,莹莹发光的植物就走了过来,呈现在顾梦晗的面前,道:“这就是阴冥草了,嗯,接下来我们还要干什么?”

顾梦晗这才回过神来,看着那株这么简单容易就被摘到的阴冥草,心中五味杂陈,不知道该说什么。

接过来之后,分析了下,竟是阴冥草中年份达到了七百多年的一株,顾梦晗深吸了口气,只是静静道:“我要先回霸州了,你不是要去夏州和帝国使者他们会合去长歌帝国的吗?”

“唔,我想想……”

想了好久,聂麟好像在记忆中找到了这些回忆,却道:“去参加什么挑战赛,我怎么会做这么无聊的事情……”

顾梦晗被打击的彻底的晕倒在地。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