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一百二十章【黎家会议】

去黎家山庄的交通工具两人仍旧选择自行车。

路上,黎采颖对杨光道:“阿光,等下无论他们如何对我,只要没有什么危险,你都不要管好不好?”

看着黎采颖哀求的目光,杨光无奈的叹了口气,答应了下来。

两人很快就到了黎家的“梯田山庄”,这是杨光第一次走大门进去这里,以前都是摸进去的,所以正大光明的走在路上杨光倒是有一些好玩的感觉。

奇怪的是这儿的门卫以及那些暗哨明卡对杨光和黎采颖一起到来是豪无奇怪,对杨光是不闻不问,看来黎学中回来有过一定的交代。

下人直接将两人引向议事厅。通过一条长长的走道,来到议事厅大门,下人通报后,两人才推门进去。

议事厅其实也就等同于企业里面的会议室,只是黎家的这个会议室特别的大而已。而且采用的不是圆桌会议式,而是古代时候的那种中间为空地,然后厅的四周放置着各个人的位置和桌子。

这些位置都是分开独立的,并且每个人按照自己的身份都有自己的专属位置,不能乱坐。

黎家的家主黎千秋坐在正对着大门的主位,他的身后坐着他夫人席娟。其他的人依自己的身份高低分坐大门左右两侧,地位越高的坐得越靠近主位,例如两个长老黎学中和黎学同就坐在主位下首的第一个位置。

黎落枫和黎落红两人只是坐在中间偏靠前的位置,他们前面坐的都是他们的长辈。这还是因为很多担大事的叔叔伯伯等长辈都在南安以外的各个地区主持大局脱不开身,如果他们都来参加的话,黎落枫这种年轻一辈都只有站在长辈的身后列席的份了。

不过即使还有部分身居要职的脱不了身回不来,今天到场的重量级人物也已经算十分多,除了上次黎采颖小叔被暗杀事件,还没有哪次人来像这次那么多。

杨光两人一推门进来,就感到了一股十分沉重的压力荡漾在大厅的空气之中。就好像进到了一个古代审判犯人的公堂之中。

所有人的视线一下子忽然全部集中到了两个人的身上。不过见惯了大场面的黎采颖对此完全是不在话下,一脸镇定的走向主位的黎千秋。而从来什么事都毫不在乎的杨光更加是不会在意这些或怜悯,或嘲讽或等着看好戏的眼神,紧紧跟在黎采颖的身后,就好像慕容翎的影子保镖慕容名一样。

黎采颖率走到中间空地比较靠近家主的位置站定,然后一脸淡定的躬身道:“父亲,我回来了。”

黎千秋长得还算是比较威严,就是气质上少了一分果决,多了一分优柔寡断。而他后面坐着的席娟虽然徐娘半老,但是那风情还是能看出她年轻时候绝对是一个美人。尤其她那种长居高位习惯一切控制在手中的特质甚至比黎千秋这个家主更加多。

黎千秋看了黎采颖一眼,只是“嗯”了一声,就不再说话,显得十分的冷漠。反倒是她后面的席娟冷笑着道:“你架子还真是大啊,就连长老去请都还要推三阻四的,是不是黎家在你眼中已经一文不值了?”

黎采颖闻言抬起头来说道:“阿姨,我没有……”

不等黎采颖说完,席娟就打断她。

“哼哼,你还没有?你知道我们这次叫你回来什么事情吗?就是因为你和你小白脸学生杨光的事情!你知道不知道我们黎家为了你这个事名誉损失多少?你知不知道现在别的家族是怎么说我们的?你倒好,还将他带了回来,难不成是想向我们示威吗?”席娟冷笑着。

黎采颖早料到是这个事情,所以并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而在场的其他黎家的人也是默不作声。

黎千秋这个时候才干咳一声道:“采颖啊,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

“我和杨光是真心相爱的,并不是外面传闻的那样。”黎采颖说得平静而坚定。

席娟插入道:“真心相爱?哼哼,不要在这儿睁着眼睛说瞎话了,只有那些没有脑的人才会信你的鬼话。实话告诉你,我们这次开这个家族会议,就是要讨论对你的处置方法,你来之前我们已经一致得出了结论,千秋,你来告诉她吧。”

全部人目光集中到黎千秋处,黎千秋又咳了一声,扫视了全场的人一眼,才看向黎采颖。

“经过我们黎家家族会议的讨论,对于黎采颖在外面屡次败坏黎家声誉的行为,我们决定将她驱逐出黎家,从此以后她的一切行为都不再与黎家有关。”

言下之意就是黎采颖将不再是黎家的人了。

本来一直一脸淡定表情的黎采颖闻听父亲此言,愕然的望着黎千秋,眼中满是惊讶和不解。竟然为了这些扑风捉影的事情将自己赶出黎家?

黎千秋似乎不敢看黎采颖盯着自己的眼神,假作喝茶低头避了开去。

家族其他的人听了这话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大概真是之前大家都经过了讨论已经事先知道这个结果。

黎采颖眼中的惊讶慢慢化作**,在眼眶之中打着转,慢慢的摇着头,对着黎千秋不可置信的说道:“爸爸,你真要赶我走吗?”

席娟冷冷道:“不用再在这儿惺惺作态,你以后不再是黎家的人,所以也不要再叫这样的称呼!”

而黎千秋却仍在慢慢的品着茶,对黎采颖的话充耳不闻。

黎采颖忽然上前几步走到黎千秋身前三米处,跪了下来。这个动作吓得两个长老黎学中和黎学同同时站了起来,看到她跪下才放下心来。

跪在地上的黎采颖此时已经泪流满面,她抬头用让人心悸的眼神望着黎千秋颤声道:“爸爸,你真的要赶我走吗?你回答我啊?你忘了妈妈了吗?你忘了妈妈临死的话了吗?你骗我的对不对?”

黎千秋听到黎采颖提到她妈妈,手不可察觉的颤了一下,但还是无声的点了点头。

席娟站起来喝道:“你少提那个狐狸精,若非她……”

黎千秋转过头对着席娟低声喝止道:“席娟!注意影响。”

席娟听黎千秋发话,收住口坐了回去,毕竟黎千秋是黎家的家主,这点面子还是得给的,不过还是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望着跪在地上痛哭的黎采颖,席娟没有一丝同情,嘴角还勾起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

“既然你已经不是我们黎家的人,那么你所学的我们黎家的武功也要全部收回来。至于你的小白脸,因为对我们黎家声誉破坏过大,我们就要将他留下了。”

席娟说得轻描淡写,就好像留下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条狗一样简单。

黎千秋愕然看着席娟:“这个决定我怎么不知道?”

席娟淡淡道:“既然都赶出家门了还能留着我们黎家武功在身上吗?至于杨光,我们只有亲自将他处罚,才能在外面有效的消除影响。这个你不会不知道吧?”

黎千秋愕了一下。

“杨光我不管,可采颖他如果被废武功,那她……”

“这是大家的决议,而且只是废掉武功,又不会要她的命,难不成这样你就心疼了?”席娟的话就好像一根刺,刺进黎千秋的心中。

只好无奈的转过头,轻叹了口气。

席娟马上喝道:“请长老马上执行收回黎采颖黎家武功的决议。”

此时的黎采颖仍然跪在地上,泪湿了衣襟,在看到父亲点头后,就双眼无神,头不断的摇着,口中只是喃喃着:“不可能的,你们骗我的,不可能的……”

黎学中和黎学同听到席娟命令,同时站了起来,走向黎采颖。在场许多的家族成员都别开头去,不忍看如此的场景。

**日光爱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