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一百五十九章【我决定,去你家】

“海琴,你不是说回家的吗?怎么跑去打工去了?”

帮宁海琴整理好房间,三人坐在客厅喝茶闲聊,黎采颖就问起心中的疑惑。

“我……那是因为……”本来还好好的宁海琴,一听黎采颖问起这个,立刻就开始结巴起来。

“行了,你就直说得了,也不看看你采颖姐是教什么的,学校的职务是什么,想在她面前说谎,除了我没有第二个人办得到。”杨光拍了一下宁海琴的肩膀笑吟吟的说。

黎采颖笑骂道:“你少贫嘴,就你那两下子。不过海琴,阿光说得也对,有什么你就直说好了,和我们你还有什么好顾虑的?”

“我不是顾虑,只是不知道怎么说……”宁海琴低垂着个脑袋轻声说。

杨光笑道:“这个好办,我来猜猜看不就好了,对的你就点头。是不是其实你的父母就是咖啡厅的老板?”

宁海琴摇头。

“是不是其实你根本就没有父母,你根本就无家可归?”

宁海琴还是摇头。

“是不是其实你的父母其实是反政府的秘密组织成员,现在正在执行一项推翻政府的秘密任务?”

宁海琴连忙猛摇头!

“喂!”黎采颖瞪了杨光一眼。杨光却伸出食指竖在嘴唇上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继续道:“啊!我知道了,一定是你有一个十分喜欢的人在咖啡厅,所以你为了接近她,而刻意去那里打工对不对?哎呀,爱情的力量真是太大了。”

“不是!我没有喜欢的人在咖啡厅!”宁海琴一下就站了起来,“是因为我父母要我拿几万联邦币回去给他们,所以我只好去拼命打工了。”

杨光笑道:“你看,这不是一句话就说清楚了吗?怎么会不知道怎么说呢。”

黎采颖瞪了杨光一眼,然后将宁海琴拉回沙发上说道:“别理他的胡说八道,你的意思是说你父母知道你和黎落枫的关系,而且还不知道你现在已经离开黎落枫了?”

宁海琴点了点头,轻轻嗯了一声。

“你和黎落枫这小子到底是怎么认识的啊?”杨光双手枕在脑后,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我……他是我父母介绍给我认识的……”宁海琴显然十分不愿意说这个话题,语调低而沉。

“那他……”杨光还待再问,黎采颖赶紧打断了他:“阿光!你就少问两句行不行。海琴,你也累了,回房间好好休息一下吧,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解决,好不好?”

宁海琴看了杨光一眼,然后点了点头,就走回了房间。

杨光喃喃道:“我靠,两句话的语气竟然可以差那么多……”他指的是黎采颖分别对他和宁海琴说的话。

黎采颖道:“碎碎念什么呢?你怎么尽哪壶不开提哪壶?”

“亏你还是学心理学的呢,那些事情埋在心里更加麻烦,我们得适当调解。”

“这个我当然知道了,只是现在还不是最佳时候。”

“什么时候是最佳时间?”

“你应该最清楚的!”

杨光眼珠转了转,忽然站起来道:“我干吗要最清楚啊?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她父母的问题,我来搞定!”说着就走向宁海琴的房间。

门没有锁,杨光也不敲,直接一把推开就想走进去。

宁海琴是真的有些累了,所以准备脱去衣服换上睡衣上床休息,没有想到刚刚将内衣脱下来,杨光就好像预谋好似的闯了进来……

两个形状十分不错的“小白兔”笑着对杨光点了点头,然后迅速被一件衣服挡住……

“哥……那个……有事吗?”宁海琴似乎很平静,但是脸上脖子上肩膀上手臂上所有显露出来的白嫩肌肤都染上一层醉酒的酡红。

杨光若无其事的将身子转过50度斜靠在门边,就好像什么都没有看到一样,然后轻咳一声道:“我决定了,明天和你去一趟你家,你家是在拉瞿市是吧?明天再收拾东西,你先休息吧。”

宁海琴听杨光如此说身子轻轻一颤,挡在胸口的衣服差点脱手掉地。抬头看向杨光,想说什么,杨光却用关门“砰”的一声将她的话全部挡在了喉咙。

黎采颖笑吟吟的看着杨光。

杨光说:“她不愿意说,我就自己去找。只有了解了根本原因,才能治本对吧?”

黎采颖笑了笑说,当然。

“你去不去?”杨光问。

“我就不去了,我还要准备一下下个学期的课程还有一些学校的事情。”

第二天宁海琴说可是,杨光说没有可是,宁海琴说东西没有收好,杨光说我来收,宁海琴说这样不好,杨光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宁海琴说,宁海琴没有再说,因为杨光说如果你还要再说,我就左手提行李,右手扛着你走。

于是两人就在黎采颖的微笑下踏上了去拉瞿市的车。

车上宁海琴问杨光:“你不怕采颖姐有事情吗?”

“采颖姐才不会像你那么傻不愣登的呢,她厉害着呢。何况我还在她身上放了安全装置,她有危险我会知道。”

“讨厌,谁傻啊?”宁海琴轻轻锤了杨光的手臂一下。

“对了,你也得弄个安全装置,随身带着,有危险就按,我会像超人一样穿着红内裤赶到的。”

宁海琴给了杨光一个甜美笑容,然后将目光投向了窗外不断向后退去的大椰树,她的目光没有因为杨光要去见自己的父母而欣喜,反而透出的是担忧……

拉瞿市是一个规模比较小的城市,离南安并不远,但经济发展程度却差了十万八千里,原因其实很简单,拉瞿市是一个山城,四周环山也就算了,还都是质地十分坚硬的石山,开山十分的困难。

但这里的却不乏有钱人。因为这里有一种资源十分的丰富,那就是矿藏。然而无论有多少矿,能开采的人毕竟是少数,所以富人虽然不少,穷困的人却更多,两极分化十分的严重。

虽然两头的人多,但处于中间的人也不是一个都没有,例如宁海琴的父母就是处于中间那部分的人。

父亲宁安是市统计局的一个科长,母亲黄晨则是粮食局的一个办公室主任,正是处在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

两人的感情似乎十分的不好,一天就算能有几次见面也没有说上一句话。很多人说,这个不是我家,这只是我睡觉的地方。可是宁安两夫妇却连睡觉,很多时候都不在这里……

不过今天,两人却不约而同的都呆在了“家”里。宁安一打开家门,就看到了已经三天没有见过的妻子黄晨正安坐家中的沙发上,悠闲的喝着茶。

“哼,你倒是悠闲啊,还知道茶放在哪。”宁安将门一摔也坐到了沙发上,还点了一支烟。

“给我一支。”黄晨没有理会他的冷嘲热讽。

宁安丢过去一支烟,“怎么,你男人连这个都满足不了你?那还能满足什么啊?嘿嘿……”

黄晨翘起二郎腿,点着了烟:“你自己那玩意也好不到哪去,你包的那个骚蹄子若不是看上你那小科长的身份,估计早跑了。”

宁安倒也不生气,只是摇头笑道:“我再怎么差劲,都比你那个六十多岁的老局长强点吧?”

黄晨一听这话脸色终于变了,怒道:“少说废话,赶快将分成的事情定下来才是正事!”

宁安嘿嘿一笑:“这还有什么好说的?按原来的五五,谁也不占便宜。”

“哼!你想得倒美!原来是我和落枫谈的条件,海琴也是我生的,你做了什么?你什么都没有做却分去了一半,天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情!”

“哈哈,我什么都没做!?真是好笑!没有我你能生出海琴来?”

“也不撒泡尿照照你那熊样!如果不是你,我生的女儿还要漂亮得多,不说黎家,八大四家的公子全部都要排队来求着要!”

“你这臭婆娘说什么!?我告诉你!五五分算便宜你!否则我从中搅和,大家一拍两散!到时候我去法院闹离婚,将海琴的抚养权搞到手,我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离啊!我看海琴是愿意跟你还是跟我!”

两个人正相持不下的当口,门铃忽然响了起来。两人赶紧低下声音。

“五五!”宁安咬牙怒瞪着妻子,从牙缝挤出这两个字。

“好!”黄晨也有些咬牙切齿。

达成协议的两人脸色瞬间变做一副春风满面的样子,一起去到门口,将门打开。

**日光爱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