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一百六十二章【雷夜】

雨洗星辰花沾露

晨雾迷眼风散去

情真留予心中人

心痴洒将归爱路

――――雷夜

杨光看着黎落枫的尸体,那死不瞑目怒凸的双眼……心中忽然有一种狂暴的气息在浮动,若此时黎落红没有走,那么她一定会被杨光撕碎。

……

夜了,狂风骤起,乌云密布。

杨光一直就这样站在那儿,愣愣的看着面前的尸体。

为什么呢?为什么有人能为了钱可以将亲人出卖;为什么有人可以一边笑着一边将尖刀插入亲人的胸膛!为什么那些有亲人的人不知道珍惜,为什么我想好好珍惜却从小是个孤儿;为什么唯一疼我的姐姐就那样被命运捉弄而早早离去……

“为什么!!!”

杨光忽然暴吼出声,声震四野。回答他的是一声惊天动地的雷鸣。

“轰隆!”

闪电越来越多,一条条弯弯曲曲的白线远在天边,又似乎就在眼前,每一次闪动,都映得杨光的脸惨白惨白。

“老天爷,你回答我啊!究竟是为什么啊!!”

老天爷似乎真的听到了杨光的呼喊,电光闪动得更频繁了,整个山头就像给强光灯集中照耀一样,亮如白昼,炸雷一样的响雷声在每一次闪电后必然平地而起……

狂风呼啸着山林,无论大树小树都被风吹得枝叶乱抖,在闪电的照耀下犹如满山遍野的魔神,正张牙舞爪择人而噬。黎落枫的长发被狂风刮起,散乱飞舞,配合他此时怒突的眼球,显得诡异而疯狂。

闪电在舞动,树在舞动,沙石在舞动,黎落枫的长发在舞动,整个世界都在舞动,唯独杨光屹立着一动不动。

“啊!”杨光的狂吼蕴含了他所有的内力,即使狂暴的雷声都没有办法掩盖,犹如一把尖刺,刺破长空。

一声声密集的阵雷交织着杨光的怒吼,犹如古时战场的战歌,没有胆怯,只有勇猛!没有退缩,只有前进!

忽的一道巨大的闪电竟然和雷声同时出现,从天际当头劈下,正砸在杨光身前,黎落枫的身上……一片焦黑,面目全非……衣服燃烧了起来……整个人都烧了起来……

然而火焰却并没有燃烧很久,因为一阵连珠似的雷声响过后,倾盆暴雨就随之倒了下来,将刚起的火苗瞬间浇灭。

暴雨迷蒙了杨光的眼,借着闪电,朦胧中看着眼前焦黑的尸体,他的眼中有着浓浓的悲,也不知道是为了黎落枫,还是为了其他的什么。然后,又慢慢的变做清明,变为坚定……

“喀嚓”门响。

听到客厅大门传来异响,黄晨出来看看,就看到了全身已经完全湿透的杨光将大门打开,然后施施然走进了客厅。

“喂!你怎么进来的!”黄晨喝道。

听到黄晨的喝骂声,宁安和宁海琴相续走了出来。

“哥!你这是怎么了?”宁海琴想上前到杨光身边,却被他父亲一把拦着。

“我告诉你,你小子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识相的马上离开!”

“叔叔阿姨……我本来很想像对待长辈一样,像对待亲人一样尊敬你们的,可是你们却让我非常失望。”杨光的语气比白开水还要淡,脸上虽然在笑,却只有形而完全没有意。

“哈哈哈哈,你说什么?让你失望?实在是太好笑了,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敢教训起我来了。”

“海琴!他们打你了!?”杨光忽然讲视线定在了宁海琴的脸颊上,虽然她已经故意将有些淤青的一边俏脸转到杨光看不见的角度,不过还是没有逃过杨光锐利的眼睛。

“……没有啊……我……”宁海琴条件反射似的躲了躲。

“行了,你也不用躲,我们管教自己的女儿,用不着你多事,何况,这还是因为你勾引我们女儿造成的……”

“住口!”杨光爆喝出声,所有人都被吓了一跳,宁安的话也无以为继。

杨光一步跨过宁安,走到宁海琴的身边,将她遮挡的手拿开,这个过程宁安连反应都没有。

“我没有事的……”宁海琴勉强挤出一丝笑容。

“还没有事?都肿成什么样了?过来。”

杨光将宁海琴拉到沙发上坐好,用手掌轻轻磨娑着她脸颊上受伤的地方,宁海琴感觉到脸颊一阵清凉,十分的舒服,不知道为什么,眼皮似乎越来越重,这难道是幸福的感觉吗……

“喂!你干什么!放手!”

黄晨小跑过去,想将杨光扯开,却见杨光用另外一只手向后一拂,她就感觉被一股巨力推了一下,蹬蹬蹬的退了几步,差点跌倒在地。

杨光转过身来面对两人的时候,宁海琴已经昏睡了过去。

“你对海琴做了什么!?”宁安说话明显有些色厉内茬,说这话的时候,两人都没有发现杨光本来湿漉漉的衣物头发已经全部都干了,就好像从来都没有湿过一样。

“我只是让她睡过去了而已,好方便我们谈话。”杨光嘴角轻轻翘起一个弧线。

宁安喝道:“我们没有什么好谈的,你赶紧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告你私闯民宅!以后也离我女儿远点。”

黄晨则问:“落枫呢?他去了哪里?”

“死了!”

“你开什么玩笑!”宁安脸部肌肉跳了一下。

“真的死了,再也不会出现了。”

“他……怎么死的?不是……你杀死的吧?”黄晨见杨光的神色不似作假,问话的声音也有一些忐忑。

“也算是吧。”杨光轻叹了口气,又想到了已经变做焦炭的黎落枫。

宁安两人脸色微变,同时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杨光轻轻点了点头:“你们已经分了100万,难得还能想起他来。”

“你……知道了?”黄晨脱口而出。

杨光不答,反而忽然转到了其他地方。

“我刚才去调查了你们家的资料,在医院的资料库中我查到一个令我十分吃惊的事实,海琴竟然是你们两个的亲生女儿!我真不敢相信。”

黄晨说:“海琴本来就是我们生的,有什么好吃惊的。”

“正是亲生的我才吃惊。为什么有为人父母的可以为了钱而至自己的女儿于不顾!?于是我调查了这十几年来你们家所发生的一切事情。宁安和黄晨,两个人由双方父母强制结合在一起,虽然生下了宁海琴,却没有丝毫感情。各自都在外面有人,若不是家里的束缚早已离婚。从小宁海琴就被你们两个人当佣人来使唤,家里面从洗衣做饭到收拾一切无论大事小事都是她来做,动辄打骂。后来虽然没有了上面的束缚,但是见宁海琴长得如花朵一般美丽,你们又打起了她的主意,故表面上还是在宁海琴面前扮演夫妻而没有真正离婚。送她上学也是为了让她能认识更多有钱人的儿子。然而宁海琴从小被打骂,养成了太过柔弱的个性,很难按照你们的要求钓到金龟婿。所以你们对她的管教更加严苛。直到黎家的黎落枫看上了她。”

“你们千方百计的安排他们见面,用尽一切办法撮合两人,包括制造许多貌似巧遇的“巧遇”和许多浪漫的事情。甚至,在黎落枫给了你们10万联邦币后,你们用了一些药物帮他得到了海琴的身子!今天!你们更是收了黎落枫100万联邦币而将海琴完全卖给了他!然后再不用管这个拖油瓶,可以和自己的情人真正的双宿双栖了,我说的对不对!!”

杨光将自己从各个方面调查的情况加上自己的推理分析,一口气的讲出来,惊讶得宁安和黄晨目瞪口呆。

他从山上回来就利用所有的手段来调查,证实了黎落枫说的话,更知道了宁海琴如此善良柔弱的女孩为什么会和黎落枫这样的人在一起。

**日光爱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