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一百七十六章【青梅竹马】

走在路上,杨光问道:“采颖,欧阳世家不是很少有人在外面活动的吗?”

黎采颖道:“欧阳世家和现在如日中天的八大世家不同,他和公孙世家以及上官世家都是上古的武林世家,传统十分的守旧,门人十分的少,也很少在外面活动,但是门人却个个精通武技,正是他们对武盟的支持,武盟才会在八大世家的分裂出去后还没有垮掉。尤其他们的三个世家的家主,武功都是深不可测的。”

杨光奇怪道:“那他们为什么没有上玄日榜?”

黎采颖道:“那是因为他们都基本不理江湖琐事,终日呆在自己的山庄之中,所以没有将他们排上榜,据说就是玄日榜排名第一的李暮霭见到他们都是恭恭敬敬的。”

杨光又问道:“那这个欧阳晋为什么又出来外面活动?”

黎采颖将头发拨到耳后,想了想道:“这个我就不知道了,好像听说和炎龙剑典有关。”

杨光点了点头,若有所思。

南宫舞带欧阳晋进到宿舍,让他坐到沙发上,然后有些手忙脚乱的帮他倒了一杯水。

欧阳晋目光灼灼的看着南宫舞,忽然道:“小舞,你为什么在紧张?难道我们之间已经变得那么陌生了吗?”

南宫舞的手轻颤了下,强笑道:“欧阳大哥你乱说什么呢,我哪有紧张!”

欧阳晋叹了口气道:“还说不紧张,如果我真是乱说,你一定会凶凶的说‘谁紧张啊?你才紧张呢!’”

南宫舞尴尬的站在那儿,有些手足无措。

欧阳晋用轻柔的语气道:“小舞,告诉我,你在紧张什么?你难道害怕和我在一起吗?”

南宫舞立刻道:“不是的,不是的,我怎么会怕欧阳大哥呢,我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我天天粘着你还来不及呢。”

欧阳晋苦笑道:“真的吗?可是我却觉得你有点想逃避我呢。”

南宫舞低着头轻声道:“我哪有。”

欧阳晋沉默了半晌,忽然问道:“小舞,你……是不是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南宫舞低着头不说话。

欧阳晋看她的样子就知道了答案,心中难过,口音有些怪怪的问道:“是不是刚才的那个叫杨光的人?”

问完这句话的时候,他就定定看着南宫舞,表面上虽然毫无改变,但是放在沙发上的手已经紧紧的抓了起来,如果他有留指甲的话,估计现在手掌已经被刺穿了。

南宫舞又沉默了一阵子,才无声的点了点头。不过却不敢抬头看欧阳晋。

欧阳晋心一阵抽疼,黯然道:“你忘了我们的约定了吗?”

南宫舞咬着嘴唇低着头不说话。

她从没有像现在那么不自在。如果是别人,他可以耍耍脾气混过去,可是现在是和她一起长大,一直照顾她的青梅竹马欧阳大哥,她又怎么能如此对他。何况他们两个的确是有过一个约定。

在南宫舞11岁那年,比她大5年的欧阳晋达到了16岁的年纪,欧阳家要将他送去修炼,所以必须要和南宫舞分开,就在那个时候,欧阳晋和南宫舞约定,等修行结束,他就会来找南宫舞,永远陪在她身边。南宫舞只知道玩,那个时候哪会知道什么是爱情?只是觉得一直照顾自己的欧阳大哥十分的好,如果能一直陪着自己,不是很好吗?根本就没有想过所谓的陪一辈子的真正含义,所以就答应了这个约定。虽然大了以后也猜到了那时候欧阳晋所说的含义,但因为一直都没有再见面,以她的性格也就不再考虑。

在大学中碰到了杨光之后,她深藏在心中的感情就一发不可收拾的爆发,哪想到就在这个时候欧阳晋却修行结束回来了。

南宫舞沉默了好久,才轻声道:“欧阳大哥,对不起,我……我一直都是将你当做我哥哥的,就好像我的两个哥哥一样。”

“好了!不要再说了。”欧阳晋站了起来,走向门口,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声音不要有什么异样,“都怪我要去修行,没有能好好陪在你的身边。我……我先回去了,过两天我再来看你。”

南宫舞忽然转过身用一种祈求的眼神看着欧阳晋道:“欧阳大哥,你不要去为难他好不好?”

这个时候还想着他,看来她真的陷进去了……欧阳晋心狠狠的抽了一下,强笑道:“我是你哥哥嘛,当然要好好看看这个叫杨光的到底能不能配得上我们的小公主,何况,今天我看他的样子好像不是很在乎你呢。我必须去弄清楚。”说着他迅速的打开门窜了出去,南宫舞怎么喊他都没有回头,因为,他怕南宫舞看到他此时悲伤的眼神。

※※※※※※※※※※※※※※※※※※※※※※※※※※※※※※※※※※※※

南宫舞的事情总算是告一段落了。虽然议论的人难免,毕竟有了黎采颖还敢和南宫舞闹绯闻那的确是十分牛的事情,但是只要没有人来闹事纠缠,杨光都不会太过在意,议论就议论嘛,又不会少块肉。

这天,黎采颖去为一个在她网上心理诊所求医的病人看病,宁海琴也被她拉去帮忙,所以现在杨光只好在宿舍上网。

“黑白森林”中畅游了一番,忽然宿舍门被一脚踢开,然后杨光等人就看到了一脸兴奋神情的韦良站在门口。

他笑着大声宣布道:“各位同学,我宣布,今天,将是我结束单身生涯的纪念日,而我们宿舍,也迎来了全新的春天!”

杨光三人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不过他今天就好像吃了避孕套一样,全身上下都是保护膜,自动过滤了所有人的目光。

再笑了一阵,他忽然将身子移开,用手一拉,一个千娇百媚的女孩就出现在了大家的面前。不是寒月音还有谁?

只是此时她仍旧是一副淡然的样子,完全没有因为韦良的一番话而感到有丝毫害羞,不过对于韦良的话倒也没有丝毫否认的意思。

韦良大声道:“今天的晚饭我请,赶紧的,叫上所有的兄弟姐妹,就说我有一件大事要宣布。”

这天晚上,自然是宾主尽欢,这个“主”还因为太高兴而喝得不省人事。临走,寒月音拉着杨光,问他周末有没有空,她老爸也就是桃源医院的院长想请他到家里吃顿饭,顺便想请教一些关于古中医的问题。

不说杨光本就答应秦俸先会帮他们医院解决一些问题,单是韦良这层关系,他都不能不给面子啊。所以他欣然答应了下来。

**日光爱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