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二百四十四章【赌场风云】(下)

一个腆着一个大肚子的胖子看着监视器,上面的画面正在回放之前杨光的牌局。在胡牌的前一秒,牌面没有任何问题,但是一推倒,其中一张就变了。用慢十倍的速度再次播放,看到的很清楚,但牌还是瞬间就变成了另外一张,就像魔法一般,完全没有什么外力因素。

胖子脸色凝重的转头看着身后站着的两个刚才还在和杨光打牌的金戒指和金项链。

“你们两个去找范老师来吧,看来这次你们惹来了不该惹的人。”

“什、什么?要请范老师?他……”双金感觉很是惶恐。

“他一定是出了千,但是就连十倍的监视器都捕捉不到,可见其高明,赶紧去!现在老板又不可能有空,如果出了大岔子,我们就都完蛋。”胖子擦了擦额头的汗。原来几人都是铁骑帮的,那钱输的也是铁骑帮给,难怪几人十分惶恐而不是心疼。

范老师是他们铁骑会的首席赌术教练,可以说这里属于场子里面的最厉害的高手都是他教出来的,年轻的时候被人称为南安三大赌王之一。最近,已经很少让他出手,毕竟知道有个老怪物在这里,还敢来老虎屁股上拔毛的人,已经不多了。所以当双金找到正翘着二郎腿喝茶的范老师的时候,他显得比他们还要意外。

问清楚了情况,范老师一边赶紧过去,一边就喃喃道:“没有听说过这号人物啊。难道是哪个高人的门下?”

“肥罗,将刚才的录像给我看看。”范老师走入监控室,直接就对胖子说。

胖子十分恭敬的道:“今天老板又去处理重要事情了,所以只好麻烦范老师出马。录像在这里。”

看了杨光刚才的录像,又仔细的用十倍的慢速播放一次,范老师就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如此!好厉害的手段啊!”

一直一起看的双金和肥罗却一头雾水,“你看出来了?究竟是什么手段?”

“让我去会一会他。”范老师不答,挥了挥手就走了出去。

杨光正和辣妹打得火热,就看到一个和蔼可亲的老头走了进来。

于是杨光就说:“你就是搬来的救兵?怎么你们这里的赌徒都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是不是想让对方放松警惕好宰杀?”

九指一听差点从椅子上倒下,心想这小子胡乱猜测竟然也猜测得个八九不离十。

来的老头范老师却只是淡然一笑,“年轻人好手段啊,真是长江后浪……”

“别啰里八唆的,快点开始,我的小美人可等不及了。”杨光十分无礼的打断范老师的话。

范老师也不知道杨光是本性如此还是装出来的。但既然他没有愿望和自己互通姓名,那么不是本来就认识他,就是纯粹来赚钱花。

他也不和杨光再客套,在杨光对面坐下后,就对杨光说:“小兄弟要玩什么?”

“随便。”

“好,那我们玩简单点的,就掷骰子吧。”

杨光转过来点了点头,不再看向身边的辣妹。范老师心中一凛,果然是装出来的,要认真来了。

两人商定先猜数字,再比大小。一个两局,每一局两千五百万,总数一亿。

杨光拿出一张卡,笑眯眯的拍了拍旁边辣妹的胸部说,去,帮我换一亿的筹码过来。

范老师的瞳孔猛的收缩,盯着杨光的那张卡。九指则是差点坐不稳从椅子上摔下来。能随手拿出一亿的人,能是简单人物?完了完了,自己还将他当了肥羊,九指感觉自己的背后已经被冷冰的汗水打湿。

辣妹接过卡的手一抖,没有接吻,错了,是接稳。杨光两根纤长的手指一夹,又将卡递过给她。虽然贵宾室不乏豪赌,但是动辄上亿的,还真是十分少见,她就从来没有得见。那些大人物来都是找相熟的小姐,怎么会轮到她?辣妹不知道是兴奋还是紧张,一边微微颤抖着一边就跑了出去。

这个时候,范老师才留意到杨光那一对手。那真是一双堪称完美的手啊。无论是长度灵活度还是厚度都是恰到好处,如果,我有这样一双手,赌术一定可以达到登峰造极的境地。

待辣妹换回筹码,范老师找来的荷官已经来到。同样是一个辣妹,但是姿色气质却要比杨光身边的好太多了。可即使如此,杨光却并没有多看她一眼,这让那个辣妹略微感到一些失望和对他身边那个**的妒忌。

派发了一人一个骰盅,一个骰盅里面五颗骰子。看过后双方互换检查。最后退回荷官处,由她在将两个骰盅打乱。以防互相检查的时候两人在上面做手脚。

当再次分到骰盅后,赌局马上就要开始。空气中弥漫的是一种叫做紧张的气氛。

忽然,静寂的包厢内忽然就响起了骰子和骰盅以及骰子和骰子之间互相密集碰撞的声音,这是范老师开始摇了。只见他将骰盅完全拿离开桌子,在空中不断的变换着方式,免得让杨光听出里面的玄机。最后,啪的一下将骰盅盖到了桌子上。

轮到杨光,大家都期待着他能拿出什么精彩的绝活。却见他在许多双热切的眼睛注视下,用骰盅贴着桌面来回呼啦了几下,就停了下来。

哐噹一声,除了范老师,其他人都一头栽倒在地。这可是最最简单的摇骰子方法,就连小孩都会的,给范老师来听这种方式摇的骰子,还不是一听一个准?九指又开始心存侥幸了,难道,他其实也就是一个钱多得花不玩的主,前面的诈胡真的是大家不小心?

就在范老师成竹在胸想让杨光先猜的时候,杨光却在这个节骨眼上“哈秋”打了个喷嚏,打个喷嚏不要紧,要紧的是这家伙打的喷嚏实在威猛,竟然将面前的骰盅都喷离了原位。

范老师脸色一变,由于之前已经听好了杨光骰盅之中的点数,现在移动了一下没有丝毫心里准备,况且杨光的喷嚏实在大声,让他也听不到里面骰子的变化。

“我先来了。”杨光没有打开骰盅查看自己的点数就得意洋洋的笑道,“七个六!”

范老师一听杨光叫的数字冷汗就从额头渗出来了。

原先杨光没有打喷嚏之前,他已经听出了里面是三个六一个一一个三,一可以任意变换,所以就是四个六。而他知道他的骰子点数,正好四个六一个五。

如果杨光骰子并未因那个喷嚏而改变,而他又知道自己点数的话,理论上应该叫八个六,但他却偏偏喊了七个,如果自己喊了八个不就喊死他了吗?难道他没有听出自己的点数?难道那个喷嚏正好让其中一个六变成了其他的?难道那个喷嚏根本就没有变,只是他在故弄玄虚?范老师第一次如此的左右为难!

“该你了,说话啊老头!”杨光嘴角的微笑温馨而可爱,说话的内容却能气死一头牛。

“八个六!”范老师看到杨光的笑脸,终于下定了决心,搏!

他的话音未落,杨光已经掀开了盖。里面……一个六都没有……

范老师的脸色沉了下来,变得更加的凝重。九指以及肥罗诸人一看这个结果心脏就猛跳了五下。忙安慰自己,没关系没关系,还有三局,范老师不会输的。

呼吸之间收入两千五百万,杨光摊手笑道:“再来。”

范老师一样的摇骰子手法,只是在最后落骰盅的时候,忽然灌注了一股内力进去,将一颗骰子由五变成了一。这样,他就有了五个一。按照规则,五个一则所有点数都为多加两个,即可以算七个一,七个二……七个六。这样,就和原先的四个一一个五相差很远了。

杨光还是一样的小学生摇法,最后再加一个喷嚏。这次范老师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总算听清了里面的玄机,正好是一个单色,就是一个二一个三一个四一个五一个六。由于前面是杨光先喊,这次轮到他,他直接就将杨光给喊死:“七个一。”

喊了一之后,一就不能再当作其他的点数来用,也就是一就是一了。如此一来,杨光无论喊什么都是输!

所以杨光没有喊,而是出人意料的直接掀开了锅。

所有人的眼睛都突了出来,二三四五六,这是杨光骰子的点数。和范老师听到的一样。再看范老师这边。

他看到杨光的骰子数,心里的一块大石就落了地,轻吐一口气的同时,气定神闲的缓缓掀开了自己的锅。

看到九指如死人一般的脸色和听到两个辣妹掩嘴的惊呼,范老师脸色大变,赶紧低头看去,却见自己的骰子点数哪里是五个一,和之前没有用内力改变的时候一模一样,四个一,一个五。

是杨光做的?范老师深深望入杨光的眼中,但他只看到一片的朦胧。难道是自己内力失灵?范老师开始了疑神疑鬼,这样的情况是他获得南安三大赌王称号后的第一次。

“诶,老头想什么呢,拿钱来再说。”杨光得意得就像一个骄傲的将军。

丢筹码过去,范老师就在心中猛的安慰自己:所谓胜不骄败不馁,他胜已经骄了,我虽败却没有馁,所以下一盘一定是我赢,这是千古至理名言,不会错的。

在监视器后面肥罗的双腿颤抖中,范老师忽然咬牙道:“最后两局我们并作一局,一盘定输赢,五千万。如何?”

杨光竖起大拇指笑道:“有胆识有气魄,跟你了。”

被一个小自己不知道多少的少年人称赞有气魄胆识,无论是谁都会不舒服的,而一向人人敬仰的范老师更是感觉自己的丹田有一股气在颤抖,那似乎叫做怒气。

“比大小!一人五个骰子,谁小谁赢!”愤怒以及输钱让范老师不再保持温和的微笑,也没有了谦让,直接就做了决定,他知道杨光不会反对。

杨光也的确没有反对,但是却用嘲弄的语气丢下了一句:“原来老头想用内力震碎骰子来赢我啊,还真是老土呢。”

范老师就闭着眼睛不断的叫着让自己冷静,不能发彪不能发彪,即使杨光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老土?我看看你究竟能用什么办法破解!

“一起来!”范老师盯着杨光的眼睛,一手握上了骰盅,手背上青筋慢慢的暴突。

“一起来。”杨光也回看了老头一眼,一手握上了骰盅,手背光洁无暇,手指修长。

九指额头的一滴汗珠顺着鼻梁滑下,将鼻子上的汗珠滚在一起,然后,滑落。

“答”汗珠落地。

杨光和范老师同时开始了摇骰盅的动作。杨光还是在桌上,范老师仍旧在空中。

九指额头的第二滴汗珠从鼻梁滚落,砸到地上。

“砰”范老师的骰盅狠狠的砸到了桌子上,让桌子为之颤动不休。杨光也在这个时候停下了摇摆的动作。

没有丝毫犹豫的,杨光又首先掀开了锅盖。锅里面的馄饨数是……三个四点一个五点,一个六点,加起来一共是二十三点。

二十多点……对于高手的对局来说,已经是可以宣判死刑的点数。

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到了范老师的骰盅处,看着他慢慢提起的手,除了杨光,所有人的心脏都冒到了喉咙。

“碎了!”三个声音叫了出来,两个清脆的女声是惊讶,九指的男声是惊喜。

他们首先看到的是一颗粉碎的骰子——粉碎的,就是零点。那么剩下的四颗随便组合都很难高于二十三点了。监视器前的肥罗一屁股坐回了躺椅上,抹了一把头上的汗。

范老师一直提着的心也终于落了一半,抬头看了杨光一眼,没有担心,眼中全是笑意,不是看着他的骰盅,而是看着周围人的神情,似乎是一个旁观者,看着局内的变迁,与己无关。范老师心中叫糟,快速拿起盖子仔细看去。

虽然粉碎了一个骰子记为零点,但是,其余的四颗,一律的,六点朝上!合计二十四点……啪,骰盅从范老师的手上滑落,滚落地上。然后是两个辣妹的惊叫。

“不可能的!你偷换了我的这四颗骰子,明明是四个一!”范老师猛的站了起来怒视杨光。

杨光却把玩着手上的小筹码,“是不是我说我刚才明明三个一的,怎么现在变二十三,然后也算数?”

范老师握紧了拳头,狠狠瞪着杨光,忽然“噗”的一声喷出一口鲜血,摇摇欲坠的就走了出去,嘴巴中喃喃的不知道说着什么。

杨光对九指十分“温柔”的笑道:“还有没有更高的高手?还没有过瘾呢。”

然而九指却一点反应没有,只有嘴唇在不断的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