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三百零一章【因为我该打】

似乎是感到如有实质的恶心视线射到身上,她睫毛一阵乱颤,眼睛慢慢的睁了开来。记得之前自己忘了买牙膏,刚回到宿舍又赶紧跑了出来,却在路上被人从后面给了她一下,眼前一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是什么人!”辛桐彤凝神一看,站在床前的男人面孔狰狞,小小的脑袋上一对令人恶心的三角眼露出**的光芒。用力挣扎了一下,却发现自己的手脚都不能移动分毫。

“嘎嘎……”火影元忍发出一串难听的笑声,“还以为杨光有多了不起,随便选了一个他的女人下手,没有想到那么容易!”

“放开我!你这个丑八怪!我不是杨光的女人!”辛桐彤怒瞪着元忍,没有一点畏惧!

“嘎嘎,好牛的妞,我就喜欢搞这样的,反抗越激烈越带劲。”元忍的三角眼中贪婪的光芒越来越盛,“轮回让我搞死杨光的一个女人就让我正式加入,还以为多难呢,就让我把你搞到死为止吧!”

“呸!”辛桐彤狠狠朝他吐了一口口水,“你个变态的丑八怪,快点放开我!”

虽然表面凶悍,但想到待会要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她一个女孩又怎么能一点不怕,说话的语气都开始有些颤抖了。

看着狞笑着的元忍向自己大腿慢慢靠近的一只手,辛桐彤用力的咬紧嘴唇,眼中硬是没有流下眼泪,但是心中却不断的骂着杨光:阿光你个大白痴,我被人误会是你的女人抓来。就要被禽兽凌辱了,你却又在抱着自己哪个美人儿正甜言蜜语呢!

本来想到被凌辱地时候还能忍住,想到后面杨光。却不禁越感委屈,坚强如她也溢出了水波。在眼眶中泛着阵阵光芒。

就在元忍爪子碰触到那一对美腿之前的一瞬间,一个火红的身影迅捷地扑入,瞬间就挡在了元忍之前。

“血兰!让开!”元忍被血兰的气势一迫,不由自主后退了一步。

血兰依旧一身火红地衣衫,脸上也是一块火红如血的丝巾遮住面孔。只露出两只黑白分明的眼睛。而现在,这对眼睛开始慢慢泛起了红色的血光。

“你母亲的遗物你不想要了是不是!马上滚开!”元忍厉声喝道,已经完全不将她当作密宗地首领!

血兰眼中的红光一黯,身子开始轻微的颤动,但身子却依旧没有移动分毫!

元忍似乎也不想逼急她,声音和缓下来道:“我答应过你,只要加入了轮回,就立刻将你母亲的遗物还给你,然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互不干涉。轮回给我的测试就是要搞死杨光的一个妞,要不这样,我不玩她了。直接要她的命,这样你总该没有意见了吧?”

见血兰眼中的红光更弱了,元忍忽然走上两步用无奈地语气道:

“行了,我现在就给你碧血簪行了吧?然后我们立刻各奔东西。你也别管我怎么玩这个杨光的小妞,如何?”

血兰眼中恢复黑白分明,刚露出一丝犹豫,变生骤起!

元忍用他没有被杨光废掉的那条手连点数指,一下就将血兰点倒在了辛桐彤所在地**。由于距离十分的近,而血兰又有些微的分神,饶是她武功再高,也着了元忍道。

元忍仰天狂笑不止,“血兰啊血兰!真他妈不知道你母亲为什么会让你继承我们最残忍最邪恶的密宗忍者。如果我要搞你,几年前都可以让你变**娃**了!你知不知道我忍耐得多辛苦?若非你那一点利用价值,就你那天使面孔魔鬼身材,第一次见你地时候就想搞烂你了!现在我就要正式成为轮回的人,你们两个就是我献给轮回的第一份礼物!嘎嘎……”

“无耻!无耻,恶心,变态……”辛桐彤听他说得恶心,不顾一切的狠狠骂起来。

元忍嘎嘎笑着,对辛桐彤道:“小娘子别着急,我先爽完了这个我多年的宿愿再来疼你,在我密制的**药——‘花无缺’的帮助下,你们想不变**妇都难啊嘎嘎……”

然后他忽然一把将覆在血兰脸上的丝巾撤掉,露出那眉若春山,眼横秋水的清秀面庞。

“头领,嘎嘎,我最后再叫你次头领吧。你看看这是什么?”元忍从怀中掏出一个血红色的簪子在血兰面前晃了晃,“你母亲的遗物我一直就随身携带,你为什么就不会将我宰了然后在我尸体上找出来呢嘎嘎,可惜你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

血兰用力挣扎着,眼中充满了愤怒,但她却丝毫动弹不了。

然而就在元忍最得意最爽最意气风发的时候,手中的血簪忽然就好像长了翅膀一般,凭空消失了!同时一个声音在他背后响起。

“那么久才拿出来,害我等那么辛苦!”

元忍大骇转身,就看到之前还在自己手中的那个簪子现在正在一只十分好看的手掌当中被把玩着,而那只手的主人,正是杨光。

“杨光!”“阿光!”辛桐彤和元忍同时叫出声来,一个惊骇一个喜悦。血兰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但看着杨光的眼神却有一些异样。

元忍的反应不可谓不快,刚喊叫完立刻将一颗不知道是什么珠子的东西丢到**辛桐彤和血兰之间,然后立刻纵出身子想跑。当然要跑了,以杨光的速度,他根本连胁迫人质的想法都不敢产生,只求他顾此失彼,让自己逃脱就行。

他想的没有错,做的也是目前最正确的选择,只是可惜杨光的反应速度却还是比他想象的快了很多倍。

就在他刚想扔出珠子的时候杨光就动了,瞬间移动到床前伸掌一吸,那珠子的抛物线还没有划完出来,就被杨光轻松吸到了掌心,另外一只手劈空一掌就把刚纵起的元忍打翻在了地上,然后看都不看就将那颗珠子从窗口甩了出去。

外面冒出一团黑烟的时候,元忍正在挣扎想站起,却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

“我说过,你再出现在我面前你就完了!”杨光走到挣扎着的元忍面前,眼中尽是杀意。

元忍停止动作,仿佛认命一般,瞪着一对三角眼看着杨光道:“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

杨光冷笑一声道:“白痴,早在日本城的时候,你们身上就被我做了手脚,当你们踏入南安城的那一刻我就已经知道了。”

元忍猛咳了几声,随着咳嗽还溢出一些血丝,杨光那一掌声势好像不大,其实都是阴柔力道,外表虽然看不出来什么,内脏却受创甚重。

“你……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让我得手……咳咳咳”

“我知道你和轮回有关,所以就想看看轮回这次究竟要玩什么花样,若非我故意撤掉南宫家保护的高手,你以为你能接近得了小辛么?就凭你那两下子!哼,现在,你是要死还是要活?”

“我要……活难道你……你会放过我?”元忍说话越来越吃力。

“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不杀你,你出去自生自灭,生死不关我事。”

“好……你问……”

“谁是军师?”

“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元忍这次倒是干脆,也不讨价还价,直接回答。因为他害怕稍微的犹豫杨光就会当他是搞鬼。

杨光早知道他不可能知道,也不以为忤,继续问道:“和你接头的人是谁?这个别说你不知道。”

“是一个长得十分妖艳的女子……但我不知道是谁。”

杨光还要再问,忽然那边辛桐彤就嚷道:“阿光,先把我解开,我有点难受。”

走到床前,杨光一边说着:“这个床蛮舒服的啊,多趟一下要什么紧。”同时伸手在那手铐脚铐上一拉,那些铁拷就像豆腐一样被拉了开来。

辛桐彤一获自由,上身坐起,却猛的一巴掌就甩到杨光脸上。

“你混蛋!”

“啪”耳光响亮。虽然事起突然,但如此的速度杨光闭着眼睛都可以躲开一百次,但他没有躲,只是看着甩了他一巴掌的女孩。

女孩似乎也被自己的行为吓到了,愣愣的看了那只手掌半晌,才颤抖着声音道:“你……你为什么不躲?”

“因为我该打。”

辛桐彤见杨光看着自己的眼波温柔夹杂着愧疚,心中某一块地方被狠狠触动了一下,眼中一直抑制的洪水再也拦阻不住狂奔而出,上身一倾,就扑到杨光的怀中哭道:“你怎么能这样,我也是会害怕的,我也是女孩子。你知道那个毒蛇一样的三角眼伸手过来的时候我有多害怕吗?你混蛋,你混蛋……”

杨光的手伸起来,十分缓慢却坚定的将女孩轻轻的搂着,一手轻抚她刚刚及肩的秀发。虽然他十分清楚,以元忍的武功,无论他有什么异动,自己都能在危险之前及时将他干掉。但他没有说,这个理由和对她的不够重视相比,是那么的苍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