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三百一十四章【我们上床说】

到了凌云县的时候已经傍晚,杨光了解过那个曲风村离县城并不是很远,就打了个车打算先去那边看看再说。

曲风村的确是相对比较落后的地方,单看那些矮矮的砖瓦房就知道了,现在大多的村,基本上也都是几层楼的砖混房,哪还有这种的。不说其他,就他相邻的村子,都比他们好得多……

穿过一片田地的时候,杨光还发现这里的水稻十分的奇怪,属于曲风村的就十分委靡,稻穗都零零落落,好像生病了一般,而另外一边属于隔壁村的,则是粒粒饱满,金灿灿的非常漂亮。

路上问了几个村民,很容易就找到了舒柔一对多帮助的那几个小孩子。他们的家住的都还比较近,知道自己的恩人来了,都是兴高采烈的迎接出来,他们的父母也都十分热情,因为大多比较贫困,房子小,全部的人都集中到了房子最大的那个人家中,一起吃晚饭。

那人叫做小炎,读的是小学,老爸叫做开根。其实他们家里也并不比其他家好多少,只是靠着祖宗的原因,才得了这套比较大的房子。

一顿饭倒是十分的美味,不得不说,农村的猪肉,鸡鸭肉都比城市那些饲养的好吃得太多。

吃完晚饭那些个小不点就缠着舒柔这个神仙一样漂亮的姐姐,杨毙,则找到开根聊了起来。问起村里的情况,开根这个朴实的壮汉是直摇头,一年不如一年啊。尤其今年十分的邪门,那些水稻还是新出来地优良品种。结果买了来种上,却是如今这样的结果,可邻村的一样地品种却是长得十分好。他们怀疑是被人整了,一直闹到现在。还没有个结果出来。今年,估计是要大大的赔钱了……

杨光又问起这里种地茶如何。

开根告诉他,村后面的几座山都是十分适合种茶的,只是这个地方太过偏僻,运出去的运费都够贵了。谁还要来这里采购啊?所以慢慢的种茶地也就少了起来,本来满山都是茶香的,现在……都空出很多块空地了。

杨光又问了如何上山以及山上的一些情况,大概都掌握了,也不再多说,岔开和他聊起了孩子的学业。

晚上面临睡觉问题,开根他们就犯了难。虽然看到杨光两人比较亲密,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情侣,也不好意思问。而因为农村的人口多,家里基本是没有什么空房。好不容易的在他们家腾了一间出来,也不知道让两个贵客一起住方不方便。

杨光当然很容易看出了他的顾虑,拉着小柔的手对他笑道:“没关系的。根叔,小柔是我地女朋友,我们就住一间。”

舒柔听了杨光的话先是惊讶的看着他,然后就有些羞涩地低下头。

看到她又羞又喜的样儿开根再木纳也知道两人关系一定十分亲密。就笑呵呵的带两人到了房间。

房间还算比较清洁,就是有一些旧物的味道,不是很好闻。不过杨光两人都不是娇生惯养之人,对此倒没有什么在意。舒柔在意地是今晚要和杨光睡在一张**,盖同一张被子。

虽然她对杨光是千肯万肯,但就算小时候也都没有和杨光一起睡过,现在大了更明白在一起睡意味着什么……待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光他刚才说自己是他女朋友,他是真心的还是为了安开根叔的心?

舒柔感到自己的大脑越来越空白,心跳也越来越快。

杨光却似乎没有任何注意到她的反应,对他笑道:“小柔,我们早点睡吧,明天我计划上山上一趟,看看那些茶,你和我一起去吧,来,我们上床说。”

“……”舒柔脸红到了脖子根。

农村的气候很好,晚上凉风习习不是很热,空调那些根本是不用,到了半夜,说不定不盖被子还会很冷。所以两人也没有换上什么睡衣,就穿着一件T恤和换上一条短裤将就一晚。

先上床的舒柔侧身面对里面的墙壁,感到杨光也在她身边趟下了,她的心跳不由更加快了几分,在这个寂静的夜里分外的明显。她知道杨光一定听到了,但她没有任何办法,无论她如何抑制,心跳速度都是不减反增。

忽然杨光将室内的小灯关掉,整个房间立刻陷入了一片漆黑之中。

农村不同城市,到处都是***通明,即使关了灯,外面都有一些微光透入,适应了眼睛还是能看到东西。农村外面哪来的什么路灯,就算有也廖廖无几,所以当房间的灯一关上,那就是真正的伸手不见五指,一点东西都看不到,无论你的眼睛适应多久。

舒柔被这无边的黑暗吓了一跳,忙转过身来轻叫道:“光,光你在旁边吗?”

杨光呵呵一笑,伸手过去握住了她举起准备伸过来的小手,舒柔一被握着小手,心立刻就安定了下来,莫名的连之前的心头鹿撞都减缓了很多。

杨光就这样和她说了一下对这里收购茶的一些看法,并认为,要收购,不如直接就在这里弄一块地来建厂加工,然后和村民协商,一方面用他们的人来做工,一方面将整个山都包下,让他们都改种茶叶,全部比市面价格高出一倍来进行收购,这样同时也可以解决劳动力和村民的吃饭问题,可谓一举多得。

聊了正事,舒柔也放缓了很多,之前一直想问杨光之前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也忘记了,由于一天的舟车劳顿,加上杨光在身边那种无边的安全舒适感,她很快就进入了梦乡,不知不觉就将身子蜷缩到了杨光的怀中……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

农村的早晨空气清新,充满了一种生机勃勃的芬芳,太阳光早早就从窗户射了进来,杨光看着摆在窗台的那盆不知名的花,想到了上面的那个歌词。

舒柔揉了揉眼睛也醒了过来,发现自己的另外一只手还在杨光的大手掌握下,知道他一定是呵护了自己的小手一晚,心里甜丝丝的,睁开眼就对杨光露出一个比那朵花儿更美的笑容。

吃了早餐,两人就按照计划向山上出发。出发前开根还特意提醒他们中间的那座山特别高,而且也比较险,让他们就在另外两座随便看看就回来了,免得出什么事。

上山的路刚开始还比较好走,两人一直爬到第一座山的半山腰,都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困难,来到一个地势比较平缓的地方,那儿就已经载了很多的茶树。杨光过去仔细的查看,发现虽然很多地方都荒芜了,但只要是长出来的茶叶,都比在南安城收集到的高出几品。

“啊,有雾呢。”

舒柔雀跃的叫声将杨光的注意力拉了回来,顺着她纤长的手指看去,山间的确缭绕着淡淡的薄雾,让许多的景物变得迷蒙起来,若非这烂烂的山和那些零零落落的茶树,估计一定会很美。

又带着舒柔走了另外一座山,发现茶树实际上还是不少的,而且很多都差不多可以收了。大概估算了一下,如果将附近所有的茶叶都收购了,应该能顶住第一波的宣传销售。

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正午时分,两人看也差不多了,就找了一个比较荫凉的地方,将带来的馒头和地瓜拿出来解决午饭问题。

看到开根说的那座最高最危险的山矗立在眼前,上面雾气缭绕,仿佛远处还有很多美丽的花朵开在十分高的悬崖上,舒柔拉拉杨光就说,光,反正你也研究完了,不如待会我们去那座山上玩玩好吗?

杨光对开根说的话本就没有什么在意,听到舒柔的提议就笑笑说,你不说我待会都要去呢。

然而中间那座山开根并没有任何唬人的意思,两人吃完东西走上来的时候,也就走到山脚上去一些的地方,地势就开始越来越陡。一般人到这里就基本上不去了,如果是那些爬惯山的山里人,也就再能上去五十来米,这还不是垂直距离,而是路面的距离。

舒柔自然不比山里人,而且比一般人还有些不如,所以走到这儿,她已经气喘吁吁,脚也有些疼痛。虽然她没有说一句,但杨光何等眼力,一眼就看了出来。

“看来没有我的帮助你是上不去了,精彩二选一,要背着还是要抱着?”杨光笑吟吟的看着舒柔。

由于运动,她的俏脸红扑扑的,比以前苍白的样子不知道美了多少。

“光,你很久都没有背过我了呢,我要背。”

舒柔毫无顾忌的将穿着单薄T恤的上身紧紧压到杨光宽厚的背上,让杨光的背部肌肤尽情的呼吸着女儿家特有的芬芳,感受着那两团无限美好的棉絮。

在她小屁股上拍了一下,舒柔的羞叫声中,杨光大笑一声,“出发!”然后背着小柔仿佛一颗炮弹般弹了出去,那些险要的地方,杨光只要脚尖在上面一点,就轻松的飘了上去,对他们这些习武之人来说,上这山简直就是小儿科。

到了半山腰的时候,上面的景色已经是十分的美丽,两人在那儿兜兜转转的,仿佛一对小夫妻一般,互相追逐着打闹。傍晚的时候,太阳变成火红的一个大圆球正要落下,发出的万丈霞光就像匹练一般,将整座山都染成了金黄色。舒柔为这样的美景感动了,望着火球久久不语,直到太阳完全消失在地平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