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三百一十八章【诡异的巧合】

看着刚才还在那儿趾高气扬刺人耳膜的女人现在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在场的人都生出一种怪异的感觉。不仅因为这个算是今天这里最高的领导竟然被骂跑了,更因为杨光露出和他平时看上去截然相反的一面。那是一种蔑视天下的凛然气势,只有在强大别人很多的情况下才能散发出来,就像一只狮子在戏弄一只小羊羔。

“切!还打扮得蛮有品味的样子,却是个没大脑的女人!”杨光又露出他的招牌笑容,“你们干嘛?还不准备开始,真想搞砸啊?”

众人哦了一声,纷纷从呆头鸟变为忙碌的喜鹊,进入紧急备战状态。

“阿光,这样没关系吗?我知道你是为了帮我出气,可是楚总裁那边““”辛桐彤没有去做什么准备,而是走到杨光的面前,面色有些担心。

杨光伸手摸了摸她头顶的秀发,没心没肺的一笑,“你这是在担心我么?真乖,来,哥哥疼你。”

辛桐彤打掉杨光的手,狠狠白了他一眼,“说正事呢,你就不能正经一点!”

杨光淡淡笑道:“我都说了,那个女人就是个花瓶,有什么好怕的。倒是你,什么时候变得畏首畏尾的了?”

“谁畏首畏尾了……咦?你们……”辛桐彤前面一直因为吴姐的话而有些耿耿于怀,又因为杨光和吴姐的口角而有些担心,所以都没有注意到杨光一直将舒柔的手牵在手中,现在闹了两下心里放松,才发现两人或者应该说舒柔的异样。

杨光很自然地搂着舒柔的肩头将她拉过来十分拉风的笑道:“隆重介绍。我地青梅竹马兼妹妹兼女朋友兼未来的老婆大人舒柔小姐。”

舒柔羞涩地笑了笑,眼睛都不敢直视辛桐彤。

“嘿嘿,我就知道这次你们出去有戏。果然……不行,你们的事情我可是出了不知道多少力。你们得犒劳一下我这个媒人才对!”辛桐彤眼中露出一丝欣慰的色彩,然后一副摩拳擦掌要宰人的样子。

舒柔轻柔的道:“晚上就让我做几个拿手好菜来孝敬桐彤姐好了吧?”

辛桐彤翻了个白眼道:“那不是便宜死阿光了?没那么容易,我要让他大大出一次血才行。必须下馆子,而且还得给我任选。”

杨光这次答应地倒是爽快,“没问题。随便你挑,反正就你那样也搞不出什么大名堂来。”

“好!这你说的哈,这次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行了行了,快去准备吧,对了,今天怎么没见裴涩琪?”杨光环视了现场一圈。

“她请假了,那么关注她干嘛?就知道注意美女!”辛桐彤没好气道。

杨光就笑说,“是啊,我就是喜欢注意美女,总注意帅哥那我还是男人么?”

““哼。死色狼!”

“警告你辛桐彤,赶紧把前面那个死字去掉,否则立刻翻脸。”

“死色狼死色狼……怎么样?”

“好。是你逼我。”杨光爪子一探就向她的胸部抓去。

辛桐彤惊叫一声双手抱胸,脸上爬上红晕瞪着杨光道:“就知道你是死色狼,我踢飞你!啊,要轮到我出去了……”

正如杨光所说。这个团队内部都算比较团结,那些灯光师什么的工作人员也都是老人了,没有那个吴姐在,活动一样圆满完成。等辛桐彤收工出来,三人就坐上辛桐彤向南宫舞借的跑车。这辆跑车不是南宫舞时常开的那辆,因为那辆只有两个座位不方便,这辆有五个座位。

一进到车中杨光就笑道:“小柔你看你桐彤姐,走秀搞特殊,出入开跑车,怎么看怎么像被腕儿给包了的样子。”

辛桐彤怒道:“死阿光屁股痒了是不是?小心我一脚踢你下车!”

舒柔也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杨光将她半搂到怀中,一手轻轻的摩挲着她的一边脸颊,一边道:“我说小辛,诗织呢?不是叫你照顾她地吗?你就管自己啊?”

辛桐彤开着车还回过头来瞪了杨光一眼,气哼哼的道:“她去参加她一个朋友的生日派对去了。”

“朋友?什么朋友?”杨光皱了皱眉头。

“我说杨光同志,诗织除了我们就不能有其他朋友?她同学呢?”

杨光皱眉道:“那她待会怎么回来?你不用去接她么?”

辛桐彤用一种十分怪异地眼神看着他道:“杨光同学……你不会真将诗织当小女孩了吧?你要搞清楚她现在是大学生,多少岁了?这段时间她都是自己开车上下学,哪用我来接。”

杨光脸色破天荒的有点儿尴尬,一直以来,他的确是将小田诗织当成了一个小女孩来照顾,差点就忘记她的实际年龄。

实际上,小田诗织除了人情世故方面差一点,性格比较天真外,其实懂地东西并不比其他人少,例如开车,她早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学会了。只是在杨光面前,她就特别想依赖而已。

“咳咳……”杨光咳嗽两声,赶紧岔开话题,“那就好,那就好,对了,你决定去哪里吃没有?”

“我想好了,听说有个叫一帘幽梦的高级餐厅,十分的不错,所以我决定去那儿,没有意见吧?”

一帘幽梦?杨光的眼神闪过一丝异样,瞬间恢复过来。可是好死不死的,辛桐彤拉着两人坐下的那张桌子正好就是上次杨光和慕容翎坐过的那张。

“看我订的位置多好。可以看到咏江,还正对大门。早就想来这里吃一次了,今天终于实现愿望咯~”辛桐彤高兴得像一只喜鹊。

还是细心的舒柔发现了杨光古怪的表情。

“光,你怎么了?”坐在他身边的舒柔伸出芊芊玉手拉了拉杨光的胳膊。

辛桐彤这时也注意到了杨光的异样,鄙视的道:“不会吧你,这还没有开始就心疼钱了?最多换一家好了。”

杨光将舒柔伸过来的小手握到掌心,然后摇头笑道:“我没事,只是感到有些诡异。上次,我和慕容翎来这里吃饭,坐的也是这一桌。”

“啊?你认识那个音乐界今年的风云人物慕容翎?”辛桐彤一脸的兴奋,“帮我弄她的一张签名原版音乐盘好不好?”

舒柔也有些惊异的问:“你怎么会和慕容翎一起吃饭的?”

杨光就将那天的事情简略讲了给她们听,并表示和慕容翎关系还不错,辛桐彤的小愿望应该没有问题,乐得个小妮子嘴巴都合不拢了。

“对了阿光,楚总裁有没有告诉你准备那个大型服装展的事情?”

辛桐彤不是那种疯狂的音乐迷,高兴了一会也就想起了正事。

杨光点头表示已经知道。楚清在他回来的路上已经打过电话给他,让他准备。这次的服装秀可是完全不同往常,五大集团所有的设计师今年所有的得意之作都会在这次的秀上亮相,可以毫不过分的说,这次活动的成败,直接关系着五大服装集团能否继续统治亚洲服装界,甚至对他们进军欧洲以及其他联邦区域都有很大影响。

这次的活动不仅有许多大师级的人物出马,就连楚清这个享誉联邦数年的著名服装设计师也将有一系列他最钟爱的古典服装面世。然而最大的看点却不是这些,而是欧洲最知名的服装集团马赛集团为了进军亚洲市场也将在同一时间在南安进行大型的服装发布秀,届时两艘航空母舰对撞所擦出的火花,想必才是人们最想看到的。

所以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这次的活动都将不能有任何闪失。

听说接了马赛集团这个推广案的是南安新近崛起的一个娱乐公司,造美娱乐。说起这个造美娱乐,杨光一点都不陌生,原因无他,就是因为它的拥有者是唐纤纤的未婚夫周泰以及俊美得不像话的覃子豪。当初还费尽心机想将杨光给拢过去,不说杨光当时忙得昏天黑地,就是他们两个的为人,他就算空闲得要跑去天桥下看美女的春光,也不会答应他们。

不过现在倒好,成为竞争对手了……“哼,唐纤纤的未婚夫么?我倒要看看你何德何能能够拥有这样的天之娇女。想到唐纤纤,杨光不免就想起和她一起去了北府的南宫舞。这小妮子基本上是一天几个电话给他,今天自然也没有例外,她告诉杨光家族的事情有几个十分的紧急,所以还得耽搁一段时间。一顿丰盛的晚餐结束,杨光就先和舒柔一起到她们的住处看看小田诗织。可是车开着开着杨光就感到不对头,不由疑惑的问辛桐彤:“小辛,你没喝酒啊,怎么脑袋犯昏啊?这是回学校的路吗?”

“谁说我们要回学校?”

“你们出外面租房了?”

“没想到你脑袋转得倒是蛮快。”辛桐彤咯咯一笑,“不是租房,是楚总裁说这次活动十分重要,所以参加这次活动的模特全部要一起住方便训,练和管理,所以我们就住到公司安排的住房咯。”

杨光看了看舒柔,看到她也是一脸的茫然,知道她也是才得知此事,不由皱眉道:“全部?”

“是啊,当然也包括了小柔还有你。”

“我?我才不去!和几个大男人住一点意思没有。”杨光撇了撇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