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三百五十三章【**枪】

“你不是看过了吗?”唐纤纤恼怒之下口不择言,说完才反应过来,整张脸一下就蒸上了一层桃红色。

她平时冷若冰霜的样儿已经是高居榜首了,如果给人看到她这个娇羞的样子,靠,估计得死灿,“杨光现在就感觉自己离死不远了,因为他的心脏跳动的频率脱离了他的控制。

“咳!”杨光轻咳一声,一本正经的道:”那时候没看仔细,而且没有生气,还是洗浴的时候看着过瘾。”

唐纤纤哪里还忍得住,瞬间就爆发了小宇宙,一边羞恼的骂着:

“臭阿光,死色狼。”一边扑上来就是一顿粉拳伺候。

杨光知道平时唐纤纤真的生气了,那一定是钢钉先行,三叶翎随后,还是带毒的。现在打自己这几下,瘙痒都不够。不过杨光还是一边惨叫着一边嚷嚷”我没有装,真没有装,不信你回家自己查。”

但是唐纤纤好像疯了一样,完全听不到杨光在讲什么,还是一个劲的将粉拳砸在他的身上。杨光又被砸了六十八拳,忽然伸开双臂将这个没有了一点家主风范的小女人搂紧到了怀中,夹住了她揍人的双手。

“放开我。”唐纤纤还要挣扎,杨光却沉声道:“有动静!”

唐纤纤不愧是从小唐家严格训练出来的,瞬间就进入了戒备状态,冷静下来。

“什么情况?”她寒着声音冻着玉容,和她现在伏在杨光怀中小鸟依人的姿势一点都不搭调。

“看这里。”杨光将左手拿过来放到唐纤纤面前让她看手腕上的那个小屏幕,右手却依旧环着她柔软丰盈的身子。

从监视器可以看到城堡的大厅中忽然集中了很多的人,听声音都是十分慷慨激昂壮怀激烈,仿佛鬼子进村前的总动员。上面地大吼:花姑娘,我们来了!然后下面的一群人就红了眼睛向外面冲,像一群精虫上脑的牲口。

唐纤纤问:“他们这是要干嘛?”

杨光答:“抢花姑娘。”唐纤纤:“一群禽兽”

他们究竟去做什么杨光当然知道,南安的黑道已经乱了,根据他得到的消息,铁骑会和永乐帮一起趁乱搞了他们金蛇帮几个场子,他们现在八成就是去打帝国反击战。

不过杨光发现带头的是毛老二和老三,毛老大却不知道哪里去了,监视器上面都没有他的身影。

杨光眼珠一转。开启了自己偷装的针式摄像头,一下就找到了毛老大,原来这厮正在密室接客。只是看样子两人已经谈完,毛老大脸上挂着阴险恶心的笑容站起准备送客。看来是达成了什么丧尽天良地协议,否则毛老大不会笑那么猥琐。

那个被秘密会见的人倒是一副自己是个爷们的架势,不阴不阳的微微眯着眼睛点了一下头,在毛老大的恭送下离开。

其实他年纪还没有毛老大的大,一身的银白色衣服闪闪发光,用一个字就能形容了:骚!

不过这个骚男的一边眼睛上倒是戴着一个十分漂亮的瞄准器。看那结构就知道不是凡品。

“原来是他,这下子有意思了。”

唐纤纤左看右看不认识,不由问道:“你又认识?”

杨光也转头看着她说:“还唐家地掌舵人呢,情报工作真是差劲,这是杀手榜排行第九的,银枪,申流武。属于一个叫炽天使的杀手组织。看来毛家不仅和轮回有勾结啊。”

由于手腕上的屏幕小。杨光之前揽着冰雕的手也没有放开,所以两人可以算是依偎着在看电视,甚至脑袋一度都粘在了一起。所以当两人都转过来面对面说话地时候,那四片嘴唇间地距离就可以用一些比较小的计量单位来计算了,例如。毫米。

“你们那些杀手都是神出鬼没的,谁有那个本事侦察到你们!”唐纤纤总算是发现了两人的暧昧位置,撇开滚烫的脸颊。身子也挣开了杨光地搂抱,却还要佯装镇定的说了一句。

杨光也没有再逗她。将她一把拉了起来就向外跑去,“快,截住那个**枪,搞点秘闻出来。”

“两位半夜到这儿来幽会是不是太缺乏情调了一些?”

申流武从杨光和唐纤纤前方不远处转了出来。狂妄的性格让他说话地语气轻松无比,尤其是看到跟踪而来的是那么年轻地两个小孩子,心中更是茗定,却不想自己的年纪也大不到哪儿去。

杨光笑吟吟的没有说话,唐纤纤俏脸已经布上了一层寒霜,凤目含威。

申流武故意将自己的身子面向风吹来的方向,让自己银白色的风衣随着夜风飘荡,发出咧咧的声音。

他的脸上是一个自以为十分优雅迷人的微笑。

但是当他看到那一身黑衣的女子身段容貌之后,眼睛就忽然睁大开来,毫无顾忌的大叫起来:“太美了,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美的女人!你跟了这个小子也太可惜了,不如从了我吧,我是业内出了名的护花圣手,玉面神龙,不仅打得,玩得,还是一个营造浪漫氛围的高手,老少皆宜,童叟无欺,尤其**技巧娴熟无比,无论是需要暴风骤雨还是温柔呵护型的女性,都是上上之选,**是贴心性伴侣,床下是女性事业的强大助力,爱情事业双丰收,还有什么是比这更让人心动的呢?从了我吧。“杨光:,“”,伸手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心说你小子是死定了,你以为是我吗?敢在唐大小姐面前开这种玩笑,全文字小說閱讀,盡在就算是自己也是冒着被钉的危险啊。

唐纤纤没有一定生气的样子。但是浑身冰冷的气息更加的浓郁了,那双凤目射出地冰冷之气简直可以将目光都凝结起来。

申流武还没有感觉到温度忽然下降了十几度,兀自拉风的抖了一下自己风衣,露出插在腰间的一对银枪。刚要鼓起如簧之舌继续占占口舌便宜,忽然心生警兆,猛的向左边一偏,三根寒芒擦着他的衣领就穿了过去,险过剃头。

“唐纤纤!?”申流武虽然开口一问,其实心下已经确定。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不是他不认识唐纤纤,而是唐纤纤这种级别的美女光从一些照片资料上看到是完全不足以描述其美好于万一的,那是一种乍一看仿佛雷同,细看之下又仿若根本是两个人,只是究竟哪里不同又实在说不上来的感觉。

尤其看到唐纤纤这样的美人第一反应就是美得让人窒息,却不会整体留意她地五官的具体组合,换句话说,就是一种朦朦胧胧的感觉,你只是知道美丽。眼中仿佛都是光芒,忽略了一些具体的东西,所以当申流武看到唐纤纤的时候就没有能第一时间和资料上的对上号,最多就是感到有些熟悉而已。

“早听说你这杆**枪也是很色的,果然是名不虚传。”杨光摇头失笑。“还好你还比较绅士一点没有做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如若不然”妖兽,僧衍就是你的下场。”

“末日审判?你是末日审判!”申流武不笑了,甚至他地脸部都有了一些僵硬,心中更是感到凉飕飕的。虽然外面的人不了解这个内幕,他这个榜上的人物怎么会可能不知道?

所以从这个榜单出现以来。到现在为止,从来没有任何榜单内的人物决斗地,从来没有!除了“末日审判”。

妖兽僧衍虽然排行第十,但是真实实力究竟如何谁也不知道,至少,他奸杀了那么多的女人都没有被抓到,而那些被他奸杀的女人中,甚至还有名门之后,政坛新贵,可见他地功力有多么恐怖。

但在又一次作案之后,末日审判找上了他,那次的对决,他被判处了死刑“”而后来更听说就连“冰针”也死在了他地手上,一时之间,他的名声直追排名第一的一线天,隐隐有超出之势……

他不怀疑这个大男孩是冒牌货,没有人敢冒充他的名字,他也不敢,何况,他早有耳闻末日审判的真面目,只是因为心神一开始就全部放在了唐纤纤的身上以至于漏掉这个恐怖的人物。

申流武虽然十分的骚,虽然十分的风流好色,虽然十分的自恋,但他还是有一个十分好的优点,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装孙子什么时候应该脚底抹油。现在他认为就是脚底抹油的时候了。

但是他才倒了一点油出来还没有往脚上抹,唐纤纤的暗器又闪电般射了过来,他只好一边心中滴血一边拼命躲避并顺便祈祷杨光有一星半点骑士精神不要过来联手夹攻。

他现在真的十分后悔没有看清楚来人是谁就开始口花花,唐纤纤现在虽然面无表情,但是猪都能感到她散发出的寒气,不仅令人毛骨悚然,还夹杂着无边的愤怒和杀气。

如果这还不能证明唐纤纤已经动了杀机,那么当申流武看到射向自己的带毒三叶翎的时候,他已经恨不得狠狠掌自己的嘴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