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三百五十七章【协奏曲】

辛桐彤哼着歌,踩着轻快的步伐走进平时训练的秀场。她最近的心情是格外的好,和几个好姐妹热热闹闹的住到了豪华的别墅里,再也不会无聊,再也不会孤独寂寞。尤其每天都能和杨光对打一圈,那滋味别提多过瘾了,想到昨晚一脚踢到杨光的屁股上,让他腾云驾雾了一番,她就忍不住笑出声来。

今天算是正式发布会之前的一次彩排,因为不用换衣服,她自然是穿了自己精心搭配的作品出来,待会还要彩排和杨光的对手戏,真亏他可以想出这种点子……

甜美时尚的格纹吊带衫,在高高鼓起的胸口位置有一个黑色的蝴蝶结,仿佛就要振翅飞去,栩栩如生却完全不能夺去那高耸胸部的光彩;干练雅致的炫目漂白色直筒低腰裤露出完美的腿部曲线,衣摆并没有遮住裤腰,而是和裤腰的地方堪堪相接,虽然没有露出可爱的小肚脐,但是手脚扯动间还是会不时闪现出白皙细腻的肌肤,性感而可爱。

看到大家投过来或是热切或是羡慕的眼神,她也不自觉的感到一阵自豪。

“小辛今天怎么那么开心?”

“辛姐你今天好漂亮啊。”

“人说恋爱中的女人最美丽,难道辛姐你……太让我伤心了55555”

因为她之前去了一趟学校,现在大家都基本到齐了,和大家嘻嘻哈哈的打着招呼开着玩笑穿过人群,四下张望。

一个个子至少一米九的帅哥拿着一堆书信走过来向着她一扔,笑说这是今天的情书。他知道辛桐彤要这些书信来纯粹是为了折叠那种放垃圾的小纸盒,自从杨光上次教了大家折那种小纸盒的方法后,整个模特组的人包括以前对情书深恶痛绝的辛桐彤都再也不拒收情书了。不论是中午大家一起叫外卖来吃饭,还是在自己的宿舍,到处都可以看到一个个精美的小纸盒,上面都密密麻麻地写满了字或者还有精美的图画。也许那些个花了一个星期天通宵准备这些书信的牲口和花痴看到自己的杰作还能发挥一定的积极作用,没准还特有成就感呢。

“怎么?找光哥吗?他在后台打盹呢。”将情书全部塞给了辛桐彤。帅哥看她张望的样子还特意说了一句。

因为大家对杨光都比较信服,加上都知道了这家伙是个要素粉还强迫老板加肉的**,所以现在无论男女还是大小都喊杨光为“光哥”。

辛桐彤狠狠剜了他一眼说,屁话,我找他干嘛,我是找小柔。

那帅哥就撇撇嘴巴嘀咕,找小柔和找光哥有屁区别。

就在这时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大哭吸引了所有人地目光,只见大门处忽然冲入一男一女两个半百老人。一边撕心裂肺一边哭喊着找寻哪位是辛桐彤。

眼看周围的兄弟姐妹都露出无比恐惧的眼神,各个脸上都变了颜色,辛桐彤莫名其妙就要走过去问清楚什么情况。她还真不是怕事的人,也不知道多少有权有钱的公子哥来这里找过她,甚至还有外面混的流氓,她还不是都让他们吃不完兜着走了?

这些情况这里的兄弟姐妹们自然是十分清楚,不说阻止她,有时候还让她帮解决一些别人的纠缠,例如一米九帅哥就曾经三次让她假扮他的女友来“劝”走了那些纠缠他的妇女。

说起辛桐彤地光辉战绩,就不得不说她其实也是这里除了杨光外最得大家拥护地霸主。不仅是因为她英姿飒爽完美身材以及她的急公好义。更因为那次的哭啼小生事件。

来死缠烂打地无论什么人这里的美女帅哥谁没有见过?要么太极推手要么少林罗汉拳都轻松解决,唯独某次来了一个哭啼小生把大家都给难住了。

何为哭啼小生?就是他娘的那种动不动就哭鼻子,身子弱得比舒柔还要随风轻摆的奶油小男生。一个辛桐彤的好姐妹美人儿被她缠得有些无可奈何。劝不听赶不走,不说打了,骂大声一点人家就给你红眼圈看,她没脾气了,找了一米九帅哥来挡驾,结果一米九帅哥也不敌他的眼神攻势败下阵来,此时刚好辛桐彤迟到,一进来了解到当时的恶劣情况,文·心·手·打·组·手·打·整·理。于是二话不说一个三百六十度旋风后蹬腿踹到了哭啼小生的心窝,让他什么鸟眼神都黯淡下来。直接就被抬了出去……自此以后大家心中都当了她大姐头,只是没有人知道这小妞那天那么火爆只是因为在家和杨光单挑的时候又被杨光给一脚踹到了沙发上……

鉴于以上种种,按理大家都是盼望她来干净利落摆平这次的麻烦地,但这次一米九帅哥却一把拉住了辛桐彤不让她过去。面对辛桐彤疑惑的眼神,一米九帅哥很有些不知如何回答,只好简单的说,这两老是高人啊,赶紧撤退明哲保身。

辛桐彤切了一声说什么高人,高过你了吗?还是高过我了?长得和个小鸡似的。然后一甩掉帅哥之手就非常拉风的迎了上去。

包括一米九帅哥在内的N多人都有些惴惴不安,因为这两个老家伙不是别人,正是那哭啼小生的父母,而且来过已经不是一次。这也是大家为什么那么害怕他们的原因。

那倒不是因为辛桐彤的惊天一踹将那小白脸给搞得三级残废了,而是那小白脸自从被美人**踹过后就忽然移情别恋爱上了辛桐彤,或者说爱上了被她那绝世美腿踹地滋味。搞得茶不思饭不想的憔悴下来,终于二老看出了不妥,经过一番惊天地泣鬼神的逼供套出来事情始末之后,遂决定亲自前来。

上次来的时候辛桐彤正好请假去搬家了,所以她不知道。那二老一来就撕心裂肺嚎叫,一米九帅哥和几个平时很上得台面的兄弟姐妹过去想将他们撵走,结果被他们抱着大腿就死活不放,一米九帅哥被大爷抱着,那个原先哭啼小生喜欢的鹅蛋脸美人被大妈抱着,于是惨剧发生了,你能打他们吗?那可是两老人!骂没有问题,可人家不理会啊,一帮子人去拉去劝,结果屁用没有,二老好像练过树袋熊功,缠得那叫一个牢靠,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着希望辛桐彤放过他们的儿子,不要让他们的儿子再沉沦下去云云。

最后一米九帅哥被逼无奈只好供出辛桐彤今天没有来,说他们这样做也没有任何作用,才最终得以脱身,可是他和鹅蛋脸美人在两老走后一拧裤脚,哗啦啦的**流了一地至少有一个小脸盆那么多,也不知道是口水眼泪还是鼻涕,反正只有一点是明确的,那条裤子两个人就再也没有穿过……

“你们有什么事情跟我说清楚,不要在这里大哭小叫的,我就是辛桐彤!”

辛桐彤这句话刚结束,二老就灵动如狸猫一般窜过来将她抱了个正着,靠,这一招绝对是练过的,而且至少练过不下两万遍!辛桐彤用专业的眼光审视了刚才二老的一招,反应过来的时候才发现大妈抱住了她的上身,大爷抱着了她的二条腿。

这次二老不再是求她放过小儿,而是不断的求她接受了!

小儿相思成灾,已经病入骨髓,只有小姐才是他救命的良药啊~二老嘶喊着眼泪鼻涕眼看又要流出来。

这可吓得辛桐彤有些够呛,这招够狠啊!她忙将脑袋转过去望着一米九帅哥,会说话的眼睛示意他赶紧过去帮忙解围。可是上次吃过了严重苦头的帅哥这次说什么也不敢过去了,苦着一张脸表示自己爱莫能助。

辛桐彤心想臭小子你给我记住,下次别想老娘再帮你打发那些**期的妇女,然后又将目光望向了其他兄弟姐妹,那些家伙更狠,全部都别开头去装作没有看到,她们都是和一米九帅哥一门的心思,若是性命攸关的事情,大家小命不要也要保全大姐大下来,可是这事……还是忍吧,辛姐,生活就像强奸,忍忍就过去了……

你们的衣服要钱的难道老娘的不要么?辛桐彤心下狠狠的骂着,想到自己的这条漂亮的直筒裤还是上次逛街的时候半强迫的情况下让杨光掏钱买的,心中那是一个疼啊,最可怕的这条裤子还是纯粹的白色,白得就像牛奶一样,搞得她差点就忍不住用上“暮蝶连环腿”的一招杀招搞过去了,幸好心中的理智让她清楚,没准一下过去这两老就得给嗝屁了……

就在她死咬着嘴唇准备着承受眼泪口水鼻涕攻势的时候,杨光携着舒柔从后台走了出来。杨光一见玉立中心的高挑美人身上竟然吊着两个树袋熊,就忍不住乐了,刚想大声笑出来,就看到辛桐彤已经射过来的三分欣喜加上七分威胁的眼神。

后面再被舒柔推了一下,他知道该怎么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