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三百八十七章【你想吓死人家吗?】

西门郁阴阳怪韦的声音接着他的话骤然而起:“沈兄说的倒是不错,只不过,忽略了一个重要的问题。”

沈天震沉声道:“什么问题?”

对于这种只会耍一些小聪明,耍阴谋诡计的卑鄙小人,沈天震一向最是鄙夷,没有什么真材实料,却整天还要扮作一副枭雄的样子,看着就恶心,所以对他的说话也有些不太客气。

西门郁嘿嘿一笑道:“听说轮回的军师身份神秘,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也就是说,谁都有可能。”

“那又如何?”

“既然如此,我们要选盟主,自然要小心谨慎一些。”西门郁用手指一下一下的敲着桌子,身子微微前倾,仿佛想借此向在场的诸人施加一种压迫感,“若是万一,那个盟主就是军师,你说我们这些所谓的世家还用混吗?”

“你什么意思?”沈天震沉着脸,紧紧盯着西门郁。

西门郁冷笑一声,道:“没什么意思,只是觉得那个军师那么能忍,而沈兄也是卧薪尝胆能忍得很哪~”

“你以为我是军师?”沈天震怒极反笑,眼神却带着冰冷的讥诮看着西门郁。

“我可没有那么说,那可是你自己说的。”西门郁双手一摊嘿嘿一笑。

唐纤纤冷冷插入道:“不要耍什么嘴皮子了,我赞同沈兄用实力说话的法子。”然后冷冷撇了西门郁一眼。

西门郁哈哈大笑道:“唐代家主的意思是说我西门家实力不及是吧?我乌衣帮在这次剿灭毛家以及金蛇帮的战役中,可是损失十分惨重啊。竟然还被人给忽略了。”

他此言一出,各个世家的人都露出惊讶的表情,就连沈天震都不例外。乌衣帮竟然是西门家在背后为他们撑腰!

“哼哼,看来最能忍的还是西门兄自己呢。”沈天震冷笑一声道。

“我哪里能忍了,我最近不断的扩张自己的势力,那真叫一个明目张胆,沈兄的铁骑会不也一样吗?嗯?”

众人将目光又集中到沈天震处。原来,铁骑会是沈家在暗中支持。

或者说就是沈天震在暗中操纵,看来,沈天震这个人野心也是不小。想到这里,众人心中都是一凛。

南宫怜等年轻一辈更是汗颜,眼皮底下被竞争对手搞那么多名堂竟然没有丝毫发现,也算是够失败地。只有那些老家主无悲无喜,一句话不说,只是任由年轻人发挥。

杨光心中苦笑一声。再也听不下去,忽然站起身来,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淡然一笑,就要向门口走去。

虽然杨光笑得很轻柔,但每一个人都仿佛感到那轻柔之中的轻蔑,尤其唐纤纤,她感到杨光那一笑好像就是针对她的一样,心中仿佛被针扎了一下,疼得她忽然嘴唇有些苍白。

就在这时。一声长笑在会议大厅大门的地方传来。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去。

“七大世家在此开会,想必是商量对付轮回的事情,柳无凌虽然人小力微。却也想稍尽绵薄之力。”

各个世家的头脑互想对看了一眼,却没有谁说话,还站着地杨光却忽然对外面的拦着他的护卫扬声道:“让他进来。”

随着护卫向两边让开,玉树临风的柳无凌带着一抹邪气凛然的笑意走了进来,他的左右臂弯之中,是两个美人的手。左边的是风情万种的裴涩琪,右边的,竟然是薛泉,铁骑会老大薛仁智地宝贝女儿。

“小泉?你怎么会和柳无凌在一起?”沈天震眉头蹙了起来。

柳无凌却微微一笑,道:“小泉是我地好朋友。故结伴同行,有何不可?”

柳无凌在这次的动乱中,获利是除了沈家和西门家外最丰厚的,无论是在金融市场上,还是在实业之中。对于他地从中捣乱,各家自然非常恼火,但其实力已经隐隐有与任何一个世家一拼之力,说不定八大世家的空白还将由他来弥补,所以对他。都采用的是一种观望的态度。

柳无凌彬彬有礼的诉说了来意,裴涩琪不时的补充,薛泉却只是一脸崇拜笑容的看着柳无凌。

空气中弥漫的是一种诡异的沉闷气氛。杨光微微一叹,重新又站起向外走了出去。

随着唐纤纤的美目放到他地身上,其他人也开始将目光移了过去。这时薛泉才发现杨光原来也在这里。

裴涩琪神色复杂的瞥了他一眼,没有说什么,柳无凌表情不变,薛泉却故意用身子贴紧了一些柳无凌,对杨光挤出一丝笑容,仿佛在示威一般。

杨光从他们身边走过,对着柳无凌和裴涩琪微微点头,然后对薛泉轻轻一笑,“你好。”

薛泉刚想说点什么,杨光又接着一句,“再见。”然后从她的身边走过,径直出了会议室。薛泉心中莫名的涌起一阵失落感,柳无凌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因为他清晰的感到在杨光经过他们身边的刹那,薛泉的身子僵硬了一下。

杨光走到廊道的尽头,用手支撑着不高地护栏,用力的吸了一口气,花园中的各种花草树木的香味顿时全被他吸入到了肺中,代替了那些室内混浊空气后,再吐出来。他实在想不通那些人为什么总是喜欢吸烟,或许,那些人都不知道这些自然的空气才更能解除烦恼吧?

“怎么?对里面的空气不满?”

杨光的身后传来一个男人好听的声音,杨光不用回头就知道是沈天震来了。

“会议结束了?”杨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直接问了回去。

“当然没有,只是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你不去吃一点吗?”

杨光摇了摇头,问:“你有事情要说?”

沈天震笑了笑,说:“好,那我就开门见山了,还是那句话,阿光,你来帮我吧,我相信我们兄弟联手,一定能铸造一段辉煌的历史!”

杨光望着园子中的小池塘,半晌才说:“你需要帮忙说一声就好,对付轮回,我也是义不容辞,不过其他的事情,我的兴趣就不是很大了。”

“你真的不打算一展抱负吗?我知道你现在正在发展商业,你要自己做,我们一样可以联手啊。”沈天震的眼神闪烁。

一只蜻蜓在小池塘中打着旋转,点了两次水,荡起一阵阵的涟漪,仿佛杨光此时的心情。

杨光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道:“我并没有打算制造自己的商业帝国,我只是想帮他们一把而已,至于联合,你可以去找他们谈。”

沈天震爽朗一笑,“其实我早知道你是这样的答案,但我实在太想和你联手了。可惜可惜啊~好,那我先回去了,会议即将开始,过了这段忙碌,我们哥俩再找个空闲喝两杯。”

“好。”杨光微微一笑,目送着沈天震的背影消失在走廊尽头,他的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沈天震真的变了,刚才的问题就有试探他的意思,如果他表现出要独立发展的一点意思,说不定沈天震心中立刻就要将他杨光视为敌人了……

为什么人有时候那么简单,有时候又那么复杂呢?

杨光轻轻一纵身,离开走廊,走到小池子边定定看着那只蜻蜓,蜻蜓在清澈的水面制造出第二十七朵涟漪的时候,他才起身飘然而去……

第二天早上,杨光早早就出现在了慕容家的驻地,一片自建的别墅区。慕容非昨天去参加世家会议仍旧未归,里面显得相当的安静。杨光没有通过大门通报,而是直接偷偷的潜了进去。

武林世家的岗哨果然非同一般,即使是杨光,大白天的要潜入还是相当困难,到慕容翎小楼的路上,就被发现了四次,不过似乎慕容翎有过什么吩咐,所以看清是杨光之后,他们立刻又默不作声的退了回去。

这当然和杨光并未尽全力有关,但他仍旧不得不佩服这些岗哨,这些都是慕容文生前的布置。怀着对慕容家主的儒慕之情,杨光偷偷钻入了慕容翎的小楼之中。

二楼连着阳台的大房子正中,是一架十分高级的钢琴,古色古香,不用有人弹奏,都能给人一种安祥的感觉,仿佛钢琴之中的公主,高雅而美丽。

但即使如此极品的钢琴,若和正在她身上的按键上放纵自己手指的慕容翎相比,那么也要黯然失色。

幽幽玉兰雨间舞,袅袅琴音风中行,红尘无心兰飘香,人间有爱音传情——正是慕容翎的真实写照,好一朵无尘淡融花。

只见她一身纯白无瑕的无袖连衣睡裙,裙摆差点就拖到了地上;头发没有经过任何修饰,些微蓬松的披散在肩上,一对美目还带着刚刚起床的迷蒙,浑身上下透出的是一种慵懒而圣洁的美丽。

她的玉指轻点在琴键上,十指尖尖,秀气纤长,修剪得十分整齐的指甲仿佛剔透的水晶镶嵌在玉石之上,这是一对美的让人窒息的手。杨光忽然就想起上次帮她按摩小脚丫的时候,看到的那对纤纤玉足,同样是那么的纤柔绝美,仿佛上天的能工巧匠精雕细琢而成。

杨光注意到她那纤纤玉指一直都在单调的弹着几个音节,知道她这是在试音,不过这钢琴她天天用,而且待会也不是演唱会,用不着试音吧?何况还试了那么久,那只有一种可能。

“小翎,你在紧张什么呢?”

慕容翎惊叫一声,身子猛的跳了起来,看到身后立着的人是杨光才用手轻抚着胸口嗔道:“你想吓死人家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