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四百二十六章【红豆】

这首曲子在场的人虽然都没有听过,但听到这个过门都清楚需要技巧十分有限,也就是说,这是一首十分简单的曲子。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过门,他们就从这曲子中感到了一种难以言喻的温馨。

先前因为柳无凌的表现而亢奋的心都慢慢冷却下来,并涌起一阵淡淡的感动。

全部人都安静了下来看向大厅中间偏右的一架钢琴上。因为之前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唐纤纤和柳无凌的身上,所以有人到了钢琴前都没有任何人发现。

因为灯光的黯淡,大家只是看到一个高大的身影坐在钢琴前,却看不到他的容貌,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是一个男性。

一段简单却美丽的过门完结,曲调却并没有因为转入正题而有任何加快的迹象,和过门的时候唯一不同的是,一个温柔醇和的声音伴着这个节奏轻轻的唱了起来:

如果我是一颗相思树上的红豆

请你在树下轻轻摇曳

我会小心翼翼落在你手里

我愿意是一颗在你手中的红豆

对你的思念我会压抑

只让你看到我红色的外衣

亲爱的你是否将我珍惜

或是随手一摆收在抽屉

亲爱的你是否将我珍惜

或是随手一摆收在抽屉

即使你不珍惜我依然不会远去

因为不论我在哪里只离你一个转身的距离……

美妙的歌声还在大厅中回荡,那个自弹自唱的人已经离座站了起来,首先对着唐纤纤的方向笑道:“纤纤,我借你的生日宴会来个宣言,顺便来给你道一声贺,来得匆忙没有准备生日礼物,就在楼下的杂货店买了一个小玩意,和那些什么小提琴,钻石项链。鱼肠剑之类的就比不了了,希望你不要嫌弃才好。”说完一扬手,一个小小的盒子就平平稳稳地飞到了唐纤纤的手中,而此时的唐纤纤,却死死盯着杨光,身子在轻微的颤抖,仿佛本能的接过杨光的礼物,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只是心中不断的反复着一句话,“他唱的是《红豆》,他还记得……”

慕容翎是代表慕容世家来参加唐纤纤生日宴会地代表,然而由于她刚刚赶完了一个小型的发布会飞赴过来,所以来晚了一些。

杨光说得没有错,她感觉自己在这个尘世的舞台锻炼了一段时间后,已经能够越来越理解音乐的精髓。入世然后出世,最终才能让音乐达到大圆满的境界。她已经决定参加完唐纤纤的生日宴会之后,在全亚洲各地举办公益演奏会,顺便到各地了解当地的风土人情。深入这个社会。深入普通民众的生活之中……

当她乘坐电梯来到西禾一百八十四层,也就是顶楼的时候,电梯们刚开。她就立刻被一阵伴随着钢琴弹奏的歌声给吸引住了。

她先是一愣,然后倾听,继而脸上露出惊讶地表情。没有错,这个弹奏钢琴地就是当初在学校音乐教室弹钢琴的那个人,就是她心中不能完全放下的那个“高大背影”。

虽然在外行地耳中,弹奏的曲子好听的就是好听的,似乎都没有任何分别,但落在她这个现在被称为“音乐女神”的美人耳中就不同了。每一个人弹奏的曲子都有他特定的音色,无论怎么改变都十分困难。她连歌声都没有仔细分辨,就凭借第一感觉了解到。这就是那个人。

于是她冲进会场大厅,拨开人群走过去,却看到钢琴前的男子停止了歌声,施施然站了起来,对着唐纤纤说了一番话。他说了什么她一句都没有听见,在看到这个人的脸的时候,她地脑袋就嗡的一声,仿佛在里面产生了核聚变一般,变成了一片空白。

天哪。那个背影竟然就是杨光,自己竟然因为杨光本人,而拒绝了杨光的吻……慕容翎感觉自己就要疯了。为了上次自己的鲁莽,她发疯的工作,以图能以此麻醉自己的痛苦。杨光一走就是半年,毫无音信,她担心,隍恐,忧虑,可以说,虽然她现在是全联邦的瑰宝,货真价实的天之娇女,但在她的内心,她甚至不如小田诗织她们。毕竟她们能名正言顺地牵挂和忧心,自己呢?自己却是个拒绝了自己心爱的人的傻瓜,他甚至心中可能还很狠她呢……

这真是可笑的因果关系……

她不想再等下去,她现在唯一知道的就是自己的心中,已经塞满了对杨光的感情,没有任何一点的杂质,于是她放声大喊:“阿光!!”

“吼!杨光!!”一个五十岁上下,面容白净的中年人爆喝一声,向着杨光冲了过去,那一声大喝,却正好盖住了慕容翎的声音。

“还我儿子的命来!”那人仿佛发疯了一般猛向杨光扑去,变生骤起,杨光却似早有准备,待那人扑到身前,他嘴角依旧挂着淡淡的笑意,一手随意的挥出,就看到刚才还勇猛无匹的中年汉子以一个比扑上去还要快两倍的速度倒飞而回,撞到了人堆之中,引起一片惊鸿。

然后全部的人都听到杨光平淡的声音:“今天是纤纤的生日,就放你一条生路。”

暴怒冲上来和杨光拼命的那个家伙也曾经参加杨光的围剿行动,好像是一个什么会的老大,那时候看杨光就像一条丧家之犬,随便是个人好像都能去踹一脚,所以一直存了轻视之心,现在一见杨光现身,就迫不及待的想上去来上一脚再说,这种众目睽睽之下表现的机会可是不多的。只是他似乎忘记考虑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谁是狗?

反正,他现在在地上滚了十七八圈,趴在地上喘气哀号的样子,就和一条土狗有得一拼。

“孽畜!你还敢出手伤人?当真岂有此理!”

青城居士寒青衫和逍遥山庄的庄主秦如廷仗剑而出,怒视杨光。

杨光哈哈一笑道:“我怎么不敢出手伤人?别人要杀我,我还得伸脖子去给人砍才是正途对吧?”

“无论如何,既然你自投罗网,这次我们也不能再像以前一般,总是盼望你能回头是岸而网开一面,说不得,今天我们就要为民除害了!”

“好一个网开一面!你是那个什么点疮门的犯什么贱人是吧?”

“点苍范进仁!”范进仁气得吹胡子瞪眼。

“嗯,贱人,我记得当时你追杀我的时候,可是一副面对**美女的时候迫不及待的狰狞表情,原来你的网开一面需要这样**荡的表情?”

“你……你……是可忍孰不可忍!我,我杀了你!”范进仁又露出了当时追杀杨光的表情,来宾众人看过去,表面虽然没有说,但心底都不得不佩服杨光刚才的评价真是恰到好处,精妙绝伦!

“来啊!没有其他人一起上,你敢自己一个人来单挑?我站在这里不还手让你十招!”杨光一脸蔑视的笑容,但范进仁偷眼看了四周的人,还当真就没有敢上前。

一方面杨光以前受伤的情况下仍旧那么彪悍的从如此多高手的追杀下走脱,如果现在伤势疮愈了,那不是更不得了。另外一方面刚才杨光一招就将一个还算厉害的高手给放倒在地,先声夺人,现在谁敢上前试其锋芒?万一和之前的那个弱智一样变成一条土狗在那么多来宾同僚面前出丑,以后还用不用混了?

所以既即使人多势众,在看到没有人一起上的情况下,每一个都不想当这个出头鸟。

看到范进人又羞愧又恼怒的养子,杨光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后对着在场的人冷冷说道“我今天就借纤纤生日这个机会发表一个宣言!我,杨光,被轮回陷害,那一百多个人不是我杀!那剑典也不在我的身上。不论是轮回还是什么人毁了我姐姐的墓碑,这个大仇不共戴天!不管是谁拿了我姐姐的骨灰,我追到天涯海角都会将你揪出来!无论你们信是不信,这对于我来说不是重点,重点是之前你们这些王八蛋联合起来围攻我,我已经手下留情没有伤人性命,现在,我明确的告诉你们,如果还有人来杀我,不论你们是被人蛊惑还是为了一己之私,为了扬名立万亦或是报仇雪恨,我都一样,杀——无——赦!”

杨光的言语虽然平淡,但却充满了一往无回的气势无与伦比的自信,让人心生胆寒!

“好威风好煞气啊!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敢和天下英雄……啊——”

华山派的掌门华英雄腆着一个大肚子一脸正气凛然的站出来。他上次并没有亲自参加对杨光的围剿,现在华山派积弱,威势大不如前,看到杨光这个传说中的牛人只不过是个半大孩子,正好出来显摆一下,以提高一些华山派的威望。哪知道话没有说完,脸上就莫名其妙的被甩了一个巴掌!

他只感到脑袋上金星乱冒,嘴上却兀自强硬道:“你!你敢打我嘴巴!?我是……”

“啪!”刚才是左脸,现在右脸也挨了一下,而且这一下却比刚才的力量大了很多,整个人都被打得飞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