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四百四十二章【你不要走】

这个时候言语已经变得多余,杨光再次缓缓的低下头,慢慢的接近那玫瑰般芬芳娇艳的樱唇,一如半年前。和那时候不一样的是,慕容翎的眼中不是犹豫,而是充满了爱意和羞涩。

双唇交融的一瞬间,某容翎慢慢的合上了眼帘。这一次和之前的两次又有不同,现在不仅逮住了那条可爱的小舌头,还在她柔软香甜的口腔中“狠狠”扫荡了一遍,不期然中一阵旖旎的气息就充斥了房间。

慕容翎完全放开自己的心灵,接受爱人的亲昵,虽然动作生涩,却已经在尽力回应着杨光。双手环着杨光的脖子,整个娇躯都瘫软在杨光,的杯中。

一边汲取这份来之不易的甘甜,杨光一边轻轻的在女孩的背上抚摸,感受到她微微颤抖的娇躯慢慢的火热起来……

两人的吻越来越热烈,若非门铃的声音忽然响起,两人真有吻到天荒地老之势。放开娇喘细细的某容栩,杨光又在她娇艳欲滴的俏脸上亲了一下,轻轻道:“去看一下是不是你的钢寒王子来了。”

慕容翎心中一慌,立刻用力的抓着杨光的衣服紧张的道:“阿光,我和年纶只是合柞,没有其他关系的,我……”

杨光用手捂住她的小嘴,道:“傻瓜,我当然知道,不过他现在估计是来叫你去吃饭,你可不能答应了,快去看看。”

慕容翎仔细看了杨光一眼,发现杨光表情没有什么异样,才返身走到门口,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打开一条缝就看到果然是年纶过来找她。

刚和杨光重逢,又是误会尽消,关系升级,这个时候被人打断,就算是慕容翎也心下恼怒。所以给年纶的脸色自然不会好看。

听到他真的如杨光所说是来邀她一起吃饭,她没有任何犹豫就推说身体不适据绝了他,眼见他还在温柔的说一些关心的话,慕容翎害怕杨光误会,竟然十分不客气的打断他,直接就关上了门,搞得年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才过了没多久态度竟然就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

慕容翎关上门立刻回身看向杨光。却发观厅中空空荡荡,哪有人的影子。她大吃一惊,猛冲到刚才杨光站立地位置,环视了大厅一周,依旧毫无所获。难道,刚才的都是自已的幻觉?

“阿光“……慕容翎呻吟一声,用手捂着脸慢慢蹲了下来。眼泪却怎么都捂不住。

却听洗手间的门一声轻响,慕容翎神经质的征一回头,就看到了杨光甩着手上的水珠走了出来,甩不干水还在自己的裤子上擦了擦手,抬头看到慕容翎的样子。杨光楞了一下,接着急走两步将女孩一下给抱起来楼到了怀中,怒道:“怎么了?年纶那小子敢对你不敬?别哭,我帮你出气。”

慕容栩却用力地抱着杨光的腰,不断的抽泣,“阿光,你不要走,求你不要走…………”

从她断断续续的话中杨光总算听出来了。原来这傻女是看到他不在。以为他走了或者根本就是她的幻觉,而不是年纶欺负她。想到这里,杨光心中隐隐作疼。若非她这段时间饱受煎熬,又怎么会才这种惊弓之鸟的样子,竟然连自己在洗手间都听不到……

杨光心疼的棒起她如花娇颜,又是哄又是亲她,好不容易才将她的哭声给压了下去。为了引开注意力,杨光故意岔开话题道:“对了,刚才钢琴王子找你干嘛?”

慕容翎的注意果然被引开,有些小心翼翼的道:“阿光。他真的是来叫我吃饭地,不过我巳经拒绝他了……阿光,你是怎么知道他会来叫我吃饭的?前面你听到了?“杨光将被人追杀跑到这里,然后看到她在这里开一个见面会,直到最后通过监视器看到年纶,还跟踪了他,发现了他秘密的事情向慕容翎讲了一遍。

慕容翎听完他的诉说,却忽然幽幽道:“你以为我喜欢年纶,若不是正好听到年纶的阴谋,你就避开我走了对不对?”

“这个……”杨光心想现在的重点是年纶的阴谋,这小妞抓问题主要矛盾的功夫还有些差劲啊,不过看到她眼泪又要决堤地架势,只能赶紧哄道:“傻瓜,我现在是在跑路啊,如果是来游玩地,看到有一个这样的神仙妹妹在面前,还不早扑过来了。”

虽然经常听到别人说自己什么音乐女神,美若天仙之类的,她都是毫无感觉,但听到杨光随便一句神仙妹妹,她的心中就情打翻了蜜罐一般甜蜜非常,不过嘴巴依旧撅起道:“唐纤纤生日的时候情况复杂也就算了,可这次你明明看到了我,却还要避开……这半年来我一直担心你,可你连电话都没有一个过来,哼,在你心中,我究竟算什么?撇开爱情,难道我们不是好朋友吗?”

杨光看着她像小女孩一样使性子的样子,心中颇为欣慰。神仙有什么好?除了命长一点,牛逼一点就再没有什么好处,生活的百般滋味不能享受,没有让人抨然心动的爱情,就连喜怒哀乐都要很好的控制,这样的人生简直是受罪。

杨光不希望慕容翎成为这样她“仙子”至少,在他的面前,他希望她能够像一个正常的女孩子那样,有一个完整的青春。

“好,算我错了,大小姐准备如何惩罚我啊?”杨光将头低下,用额头轻轻抵着慕容栩的额头,柔声说道。

慕容栩被杨光灼灼的目光盯得心如小鹿乱撞,眼晴帐忙躲开,嘴上却仍旧假装强硬道:“我、我要罚你,保护我一辈子!”说完她的俏脸立刻就变成了小番茄一般。

“一辈子怎么够,至少也要一点五辈子。”

“什么一点五辈子!”慕容栩噗嗤一笑,犹如百花绽放,美艳不可方物,杨光忍不住在她的脸蛋上轻轻一吻,忽然就将她横抱起来,走到沙发上坐下,顺势就将慕容翎放到自己腿上,“我来你房间那么久了,竟然都不请我坐一下喝杯水,真吝啬。”

慕容翎不理杨光话,双手环过杨光的脖子,将脑袋枕到杨光的肩膀上,任由一头秀发瀑布满撒下,微微眯着眼晴,嘴角扬起一个幸福的角度,喃喃道:“原来爱人的怀抱是那么舒服的,真想永远就躲在这里不出去了。”

杨光爱怜的抚着她的秀发,鼻子中充盈着从她身上飘出的阵阵幽香,心中也是感叹无比。本来以为错过的感情,就这样在无意中续了起来,似乎冥冥中才什么牵引着一般。如果天意要弄人,让她们就这样一直错过,或者到了很久以后才彼此了然,那样的情况……杨光想想都一阵心疼,自己也许不会有事,慕容翎这个外表刚强内心超级脆弱的女孩,能安然度过么?

两人相拥片刻,杨光忽然道:“小翎,那个年纶你怎么认识的?”

慕容翎嗔道:“讨厌,我都说了,我和他没有什么关系,只是为了配合几首要合奏的曲子,结果公司帮找来的。”

“公司找的?现在公司谁负责,肯怀成还是言行一?”

“言行一负责,肯怀成基本上已经将这一块都丢给他了。”

“这小子,有点我的风采啊,呵呵。“慕容翎抬手起来拍了他一下薄嗔道:“笑什么笑,肯怀成才不像你,整个一个甩手掌柜,他是去负责其他业务了,同时还兼顾学业,你呢,人影都不知道去了哪。”

杨光笑道:“错了,我可不是甩手掌柜,甩手不假,这个掌柜可不是我了,我的股份都是最低的,挂个名纯粹是借风赚钱而已。现在这些事情,可以说基本都是他们的了。”

慕容翎抬头起来睁大眼睛看着杨光道:“真的吗?早知道我就不那么拼命赚钱了,还以为全部进你的腰包呢。”

杨光看她那俏样超级可爱,不由哈哈大小起来,“感情你是因为我才去工作的啊?你是不是忘记了,你进入娱乐圈的目的?”

“我没有忘,我开玩笑的嘛。其实我都已经决定了,这次的见面会,是近期我的最后一次商业活动,接下来我就要去联邦各个地方考察风土人情,了解各种各样的地方民间音乐。不过你现在回来了,我……”

“不,你还是要去,我虽然回来了,但是我的危机并没有解除,在这之前,我不方便和你们有过多的联系,所以你先乖乖的去做你想做的事情,等我把事情摆平了,就能好好的陪你们了。”

听了杨光的话,慕容翎黯然垂下头来,一脸的幽怨。

这时慕容翎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死活不愿意从杨光的腿上下来,杨光只好凌空将她手机给抓了过来,递给她。

电话是公司助理打过来的,通知她休息一下后就要去向歌迷解释一下,因为现在虽然她中途退出,但那些歌迷却不少反多,了解到她身体有恙,更是一起帮她祈祷,祝她早日康复。现在附近的街道已经全部都被堵塞,呈现瘫痪状态了。

杨光皱眉道:“公司怎么回事?你现在的状态怎么还能去见什么歌迷,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