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四百八十四章【耍狠我更狠】(上)

善良我很良,可爱我最爱,秀拽我也拽,玩酷我亦酷,耍狠我更狠。

————杨光

柳无凌显然十分不爽焦点不在自己的身上,正想说点什么,杨光就忽然大笑道:“你不用说了,你小子这个时候出来不就是为了抢风头么,只要在武林群豪面前将现在风头正劲的我击败,甚至击杀,那不仅大大的露了脸,增加了名声,更是博得了武林盟一众大佬的好感,以后要做什么都方便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具体要“做”什么。”

听了杨光的话柳无凌脸色微微一变,瞬间就变了回来,瞪着杨光几秒后,忽然哑然失笑道:“其实我在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产生了杀了你的冲动,但我一直认为那个时候杀了你价值不是很大,看来现在是我错了,早知道那个时候就下手,也免了那么多的麻烦。”

杨光淡淡道:“废话少说,正好三对三,开始吧。”然后他在南宫舞耳边轻声道:“乖,去采颖姐那儿呆着,未经允许不能再跑出来了,听到没?”

南宫舞对他甜甜一笑,然后狠狠瞪了柳无凌三人一眼,才

这时候隼忽然道:“我要柳无凌!”

杨光想都不想:“笑话,王对王,当然是我来劈柳无凌。”

“手下见真章。”隼转过身来面对杨光,飞刀竖起立在手心。

“谁怕谁啊——”杨光也转过去,一手变红,一手变白。

周围的人顿时傻眼,怎么自己人就先干上了……柳无凌却是心中恼怒,眼中凶光连闪——没有人可以拿来来看玩笑!

他冷笑一声,一道白光在他手上闪现,轰的一声,隼和杨光之间的地板上就出现了一道深一寸许的剑痕,竟是柳无凌瞬间出手造成的结果。周围的人几乎没有几个人看出来他究竟是怎么动的手。

“玩够没有?”柳无凌似乎动了真怒,冰冷的话语之中透着丝丝地杀气。

隼低头看了看脚下那条剑痕,二话不说立刻一刀切向柳无凌身边的杨依。

那边宁汐仿佛约好了一般,同一时间也对上了裴涩琪,就剩下中间的杨光和柳无凌。

杨光道:“终于开始动真格的了?”

柳无凌淡淡道:“那还要看你够不够格。”

话一说完两人同时打出一掌,掌掌相交以反震之力互相后退五步,柳无凌剑已在手。

杨依一剑硬劈暴雷飞刀,发出轰的一声雷鸣。杨光和柳无凌同时飙前。和另外两个战场劲气乱飙,喝声连连相比,两人交手却是快如闪电毫无声息,剑掌指脚肘无所不用但招式没有一式用老,每一招刚刚一动,对方都能洞悉,结果两人纠缠了一轮下来,竟然没有任何一下接触。

交错站位之后,柳无凌脸上的表情终于凝重了起来,显然杨光实力提高之快大大的出乎了他的意料。

“真没有想到你会提高到这样地地步……”柳无凌将长剑竖起。忽然低吟了一声:“百分之九十……”

“唰”。下一秒他就出现在了杨光的面前,一剑没有任何花巧当胸刺到,出剑的力量配合上身法的前冲之势。快如闪电。

杨光似乎也感到有些意外,剑到了胸口才反应过来,猛然顿脚后退,地上被他踏出两个深于一寸的脚印。

两人一退一进,进入一个相对静止的状态,杨光伸出食中二指向着那剑尖夹去,只要被他两根手指钳着,除非剑断,否则谁也别想再抽走。然而那本来平平刺来的一剑忽然剑尖剧烈的颤动了起来,就像被抓住了尾巴的大鲤鱼。如果这样夹过去,手指非被削断不可。

杨光大惊,忙收手侧身向后翻了一个跟头躲了过去,落下地的时候才发现胸口地衣服竟然被搅出了一个大洞,露出了里面地肌肤,所幸躲得快,若是慢了那么零点一秒,就是开膛破肚的厄运。

柳无凌并没有给杨光喘息的机会,低吟一声“百分之百——”。速度提到极致,倏忽间又是一剑化作长虹当胸刺来。原来那一剑已经够快了,这一剑竟似乎比那一剑要快两倍,刺出地时候轻灵仿佛没有用上多少力气,就连破空声都没有,但杨光绝对不会怀疑他的质量问题,这只是速度和力量比例达到了一个十分完美的平衡才会产生的现象,那配合速度产生的绝对力量可以摧毁一切!

抛开其他的因素不说,在武功上柳无凌倒是和杨光有许多共同点,快,举重若轻,一击必杀。

一阵空气撕裂的声音响起,柳无凌幻出身形,脚踩九宫步,长剑前指,杨光在空中以陀螺的方式激烈的旋转,飞出十五米方才落下,手臂上的衣服纵横交错五六道剑痕,瞬间血液就浸染了左手上臂地衣服。

南宫舞惊叫一声,差点又不顾一切的扑上去,却被黎采颖死死的抱着,虽然在南宫舞耳边不断的安慰,但是自己的一颗心仍旧忍不住的抽紧,手也因为用力抓住南宫舞的手臂而有些颤抖,而南宫舞却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

就连唐纤纤也因为太过专注,导致旁边的唐磊叫了她三声都没有听到。

她们不能不紧张,因为杨光已经站了起来,笑着对柳无凌道:“原来最会扮猪吃老虎地是你,你的忍功怕也不比西门郁差多少了,不如以后叫你忍者神龟兄。”

看到杨光这样的笑容,十分了解他的南宫舞和黎采颖知道,杨光是要全力出手了。果然,下一秒,寒冰和烈火真气同时在他的手上涌起,左手炙热,小臂的衣袖没有燃烧,只是瞬间就被高温给融化殆尽。右手冰寒冒出丝丝寒气,上臂的衣袖因为高寒而结了起来,手臂一阵,片片碎裂,仿佛薄冰。

看到的人都是心中骇然,要达到这样的效果,很多机器都未必能达到,杨光却只是凭借自身的真气就做到了。这如何不使他们吃惊?

柳无凌的脸色也是忽阴忽晴,他这样的攻击准则就是一击必杀,如若不杀,立刻远扬,但是现在是比武而不是暗杀,他如何能扬?他既然使用了这个招数,那就是之前十分肯定杨光的实力接不下来,但现在却只是对他造成轻创。他地自信再次遭受杨光无情的打击。

第一次他的自信被打击,是在那次的篮球场上,第二次是咖啡厅,这是第三次,若果不能消除杨光这个心中的刺,那么他的武功将永远不可能再有任何增长,甚至还可能因为这个阴影而倒退!

所以接下来,他除了杀掉杨光,再没有其他选择!

然而他的自信心一次次的被打击,早就已经埋下了失败地种子。他真的能在这样的状态下战胜杨光?

轰!!杨依连续用剑磕飞了三把呈品字型射来的飞刀终于脱力。再挡不住隐藏在后面的第四把,从不离手的月牙剑脱手飞出,掉到了地上。如果隼在继续射出一把。那么保证她不死也要重伤,不过隼只是冷冷的看着她,手上的飞刀在掌心跳舞,没有一点要射出去的意思。

“你为什么不射了?你以为我空手就挡不住你的飞刀?”杨依地语气少有地没有了平时的平淡,竟然带着几分激动,“你少看不起人!”

隼却只是哼了一声,将视线移到了杨光的身上,一副不屑地样子,很有杨光的风采,立时气得杨依剑都不捡就扑了过去!

隼忽然大声喝道:“站住!”

杨依如遭雷劈一般一个激灵定在了原地。隼才皱眉道:“你要赢我。就回去潜心修炼,而不是跟着姓柳的家伙身边,跟着这个除了野心就没有心的人,武功永远将毫无寸进!言尽于此,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下次你还是败了,就不要再缠着我。”

杨依用力的咬着嘴唇,最终还是过去捡起自己的月牙剑,最后看了隼一眼。然后飞掠过人群,从入口处闪身而出,竟是没有再看其他人一眼。

在隼和杨依说话的时候,那边的裴涩琪和宁汐也分了开来,竟然是未分胜负的结果。宁汐本来的武功就已经不弱于雷夜等人,跟了杨光后更是屡有突破,而裴涩琪竟然能和她打成平手,一身功力足可以跻身顶尖地行列了。

这个时候,蓄势已久的杨光和柳无凌终于发动了,虽然杨依和隼还有宁汐和裴涩琪两边也十分精彩,但大多数人的目光一直都没有离开杨光和柳无凌这里,这才是主战场。

两个快如闪电的身影瞬间就撞到了一起,倏分倏合,倏合倏分,眨眼就纠缠了几次,但百分之九十的人都完全看不清两人的动作,自然更不知道他们究竟孰优孰劣。

忽然,杨光的身影凭空幻现了出来,一招一式一举手一投足都清晰可见,但看的人又明显的感觉到他们清晰看到地那些繁复动作却是在零点零几秒之内就全部完成。而柳无凌仍旧是快点完全肉眼难见,但无论他怎么快,就是攻不破杨光那慢如电影慢镜头的动作。

这两种彻底在时间上对立的快慢极端,竟然出现在杨光的身上,让许多人大惊失色的同时,更是感到心口像压着一块大石,闷得直想吐血。

公孙旖和寂灭对视了一眼,均暗暗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他们很清楚,杨光已经达到了一个玄奥的武道至境,他们用了那么多年才领悟的这一层,没有想到杨光却只用了一个晚上。武学到了高层,不是单纯靠练,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领悟,杨光正是在水火交融之后,精神上突破大了一个全新的境地……

轰~两人的交手终于第一次发出了声音,并且一发就是惊天动地。

两个人分向两边倒跌,几乎同一时间落回到平台上,杨光的胸口被拉出一条长长的剑痕,触目惊心,柳无凌全身却没有丝毫的异样。大多数人都以为是杨光战败的时候,只有公孙旖一些眼光高明的人知道,杨光几乎是以压倒性的优势获得了胜利,那伤也不过是皮外伤而已。

果然,下一秒,柳无凌忽然喉咙一甜喷出一口鲜血,脸色一片惨白。双膝一软差点跪倒,还好用那把秋水伊人支着地板才没有丢人出丑。他勉力抬起头瞪着杨光,眼神是前所未有的怨恨和不甘!甚至,还有一丝疯狂,他受不了这样的屈辱,比任何人都受不了,一直以来,他是那么的高傲。虽然很多时候他不张扬,但那是他刻意地低调,他需要的是,只要他想张扬的时候,那么焦点就必须是他,胜利者就一定是他,笑到最后的一定得是他!

可是,今天的主角却是杨光,他不过是一个配角,最多也就是一个最佳男配角而已……

一切的计划只因为他的技不如人而功亏一篑。他心中各种平时勉强压下的负面情绪忽然像冲破了提防地洪水。猛然窜了出来,胸中抱负的夭折,感情的挫折。最自负的武功也败于人手,这一连串的打击仿佛一条条气流在他的脑海中互相冲撞,让他大脑一片混沌。

周围人说话的声音全部变成了无休止的嘲笑,周围的人看过来的眼神全部带着鄙夷。

他狂吼一声,身影一闪就此遁走,无颜再说只言片语。

杨光理都不理,将视线移到裴涩琪地身上,淡淡道:“裴大小姐,你还不去追你地情人么?”

裴涩琪虽然和宁汐打成平手,但宁汐都是以雷霆攻击和超强的气势为主。所以短短交手这几下,就让她有些气喘,脸色也有些苍白。

听到杨光的话,她地脸色似乎更加苍白了。唐纤纤这时候真是十分能体会她的感觉,甚至还有一些同情,以前杨光就是这样叫她“唐大小姐”的,她当时就真恨不得扑上去咬人了。

裴涩琪深深看了杨光一眼,转身就走,却听宁汐冷冷道:“胜负未分。你就想当缩头乌龟了吗?”

裴涩琪定在原地,却没有回头,杨光摆了摆手道:“让她走吧。”

她用力握紧双拳,忽然冷冷的道:“我不是他的情人!”然后身形一顿就要纵身离去。

杨光却忽然道:“喂。”

不知道是不是正等着杨光叫她,杨光一出声,她就停了下来,转过身看着杨光,虽然面无表情但是一颗心却莫名的抽紧起来,等着杨光的下文。

杨光笑意一下荡漾开来,对着她笑道:“既然你不是他情人,那就先别管他死活了,要谈什么合作也得等他没有疯才有得谈嘛,你留下来帮我个忙吧。”

说完杨光眨了眨一边眼睛继续道:“你应该知道要帮我什么忙吧?”

裴涩琪呆了好半晌,才苦笑一声转身走到台下一个人不多的地方站定。她苦笑不为别的,只为了自己现在的六神无主。自从知道了自己肩负地使命,开始修炼天女教的心法以来,从来就只有她让别人六神无主的份,偏偏就只有杨光,说的话做的事总是出人意表,莫名其妙却偏偏能正好击中自己的软肋,忽而强势忽而温柔,忽而狡猾忽而老实,忽而好色忽而又变成圣人,软中带硬,柔中带刚,第一次让她尝到了六神无主,忐忑不安的滋味…………

隼和宁汐两人又回到杨光的身边,双手交叉抱胸而立,刚刚挫败强敌的余威让他们看起来气势如虹,威不可挡。杨光待裴涩琪站稳了,方才看了所有人一圈,微微笑道:“还有私人恩怨要解决地没有?有就尽快,待会过期无效。”

这句话和先前问的时候语气一模一样,但给人的感觉却已经截然不同,威压李暮霭等人,戏耍欧阳晋,大战柳无凌三个顶尖高手,让那些抱着轻松姿态过来看热闹的人都产生一种心悸的感觉,更不用说那些一心想致杨光于死地的人了。

见没有人答话,杨光看向脸色一片铁青的李暮霭等人道:“终于没有人无理取闹了,那我们就进入正题吧,还请我们的李大盟主主持大会。”

这番话语气仍然没有什么特别,但在他做了一系列的事情之后再说,却是充满了无比讽刺的意味,但李暮霭这个时候还偏偏就得站出来说话,那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然而他带着罗太明等人刚上到台上还没有来得及主持,黎家的黎采颖却抢在他之前扬起她那秀美的声线说道:“在开始审判杨光是否有罪之前,我代表黎家宣布,无论杨光有罪与否,我们黎家都无条件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