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四百九十一章【冲动】(下)

辛桐彤咯咯一笑,再不理周渝两人,拉着杨光的手走入了舞池之中。舞池虽然比较宽,但是由于跳舞的人比较多,所以依然有些拥挤。杨光板着脸走入舞池,就像赶赴刑场,辛桐彤却是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大叫一声:“哟嗬”然后就随着音乐的拍子舞动了起来。

其实在这种舞池中,会跳舞的没有几个,就是跟着音乐节拍摆臀甩头而已,女孩只要身材好,随便款摆就已经十分赏心悦目,而像辛桐彤这种超级性感的身段,加上又练过的律动舞蹈,腰臀一摆起来,立刻就引起很多吞口水的声音。

尤其是在钻射灯的照耀下,毛衣下一对丝袜包裹的美腿,仿佛散发着一种魅惑的热力。

她刚开始跳还是比较缓慢的扭腰,慢慢的动作越来越快,口中一边欢叫着,腰部臀部胸部手部腿部,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随着她的动作而律动。杨光却一脸的无奈,杵在那儿活像一根巨大的立柱。

辛桐彤时而背对着她,时而双手搭到他的肩上,完全就将他当作了道具来用,银铃般的娇笑声不断从口中发出。看到辛桐彤许多暧昧的姿势,甚至有时候整个娇躯都贴到了杨光的身上,那些一起共舞眼光不断往这边瞟的男子都是好一阵嫉妒,恨不得自己立刻变成一根钢管取代了杨光的位置。

辛桐彤的热力四射很快就吸引来了很多狂蜂浪蝶,其中竟然还有几个舞跳得十分不错的,一边舞动,一边就靠了上来。在这种很HLGH的环境下,占便宜是最容易的,一方面女孩喝了酒或者吃了一些兴奋的药,精神十分亢奋,另外一方面那些人都是依靠拥挤的人流下手,所以是屡试不爽。

不过杨光这个所谓高手如果让这些牲口得手。那他就只能撒泡尿将自己淹死算了。身上的气墙放出来,顿时就将那些图谋不轨的家伙阻隔在了外边,为辛桐彤强制腾出了一小片的空间。

虽然那些男人靠近不了,但是那猥琐地眼神死死盯着辛桐彤的大腿看,还是让杨光一阵不爽,拉了拉辛桐彤道:“好了,跳够了我们休息一下。”

辛桐彤狠狠的发泄了一轮身上的精力,似乎很多负面的情绪都得到了一个宣泄。额头也微微见了汗感觉是真有些累了,于是就没有再使性子挽着杨光走了回去,没有想到周渝和那个叫小西的女明星还在那儿没走。

“小彤,你的舞姿,啧啧,真是没得说,以前还真看不出来你也那么能玩,是吧小西。”刚在位置坐下,周渝就拍起了辛桐彤的马屁,“累了吧?来。我已经叫了饮料。喝一杯吧。”

辛桐彤看到桌子上原本那瓶百加得已经被换成了轩尼XO,再混合绿茶到杯中,喝起来甜甜地还真和饮料一般。她一仰首就将杯中物倒入了肚子中。将酒杯倒过来向着周渝示威似的掂了掂。

周渝大声的叫起好来,立刻又帮她倒满。杨光知道这种欧洲的酒喝起来的时候似乎没有什么感觉,加了一些绿茶还甜甜的就像饮料,但是后劲却十分大,不知不觉就会醉倒,有些人喝的时候还能谈笑风生,但是准备走的时候一站起来,立刻天旋地转直接就栽倒在桌子底下了。

所以他看到辛桐彤和牛一样的喝法,就想开声阻止,但还没有说话。那个叫小西的美女明星就贴了上来,娇滴滴地道:“小帅哥,陪姐姐喝一杯怎么样?”

见杨光没有什么动作,她又贴近了一些,一对丰满地胸部已经贴到了杨光的胳膊上,蹭啊蹭的,弹性十足,“小帅哥,你刚才跳地是什么舞。好可爱哦,能不能也陪姐姐跳一次?”声音腻腻的甜甜的似乎就要掐出水来。

然而就连裴涩琪这种媚术宗师都被杨光玩得团团转,这种俗媚货色差了裴涩琪十万八千里,能有什么杀伤力?

杨光厌恶的看了她一眼,冷冷的道:“将你的两团肉移开!”

小西媚笑的脸顿时一僵,倏的移开自己的胸部,刚想说话,杨光已经继续道:“明明心中看我恶心得要命,却为了周渝这种烂货的几个空头支票来引开我地注意力,不惜牺牲色相,刚才是**,等下跳舞的时候是不是屁股?不好意思,我说话喜欢比较直接一点,如果你还要继续你的任务,那就请你谅解。“小西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又是愤怒又是尴尬,也不知道究竟该拍桌而起还是故作好笑来化解。

“滚开!”杨光一甩手,将小西手上的酒杯打飞出去,摔到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玻璃碎裂的声音。

周渝和辛桐彤惊愕的看了过来。杨光一向很少发什么脾气,尤其对女孩子更是很少计较,没有想到对这个千娇百媚的大明星竟然动了真怒。

辛桐彤喝酒简直是牛喝水,刚才杨光说话的当口,她就已经灌下去了四杯,脸上红彤彤地娇艳,似欲滴出水来。杨光转头看到她这个样子,更是一股无名火在心中烧了起来。

他当然没有生辛桐彤的气,小妮子压抑太久,是宣泄一下无可厚非。当然也不是为前面那些贱男人,那些贱男人还不配他生气。他是气自己,没有能好好关心这个小妮子让她受了那么多委屈,但让他爆发的,却是周渝和小西。

周渝在众目睽睽下就敢对辛桐彤动手动脚,那时候杨光就已经有阉了他的冲动,没有想到还敢当着自己的面玩把戏。

“周渝是吧?今天走秀的时候两次想占小辛的便宜,现在,你又想做什么?让个小明星来勾引我然后将我们两个都灌醉?接着你带小辛去开房,我被小西扔到垃圾堆?你们说,你们配吗!?”前面还是带着冷冷的讽刺意味,到了最后一句,却是怒喝出声,竟然将小西吓得手一抖,酒杯的水都洒出了一些。

周渝脸色阴沉得可怕,狠狠瞪着杨光道:“你算什么东西竟然敢离小彤那么近,你知道不知道我是谁?信不信明天我就让你躺在医院。下半辈子就在轮椅上面过!?”

酒吧都比较喧闹,这样的争吵每天都会发生,所以就只是附近的几桌子人会投过来一些关注,其他人依旧沉寂在疯狂的音乐节奏中。然而就在周渝拍桌而起的时候,人群之中却有闪光灯闪了几闪,配合着雷射灯的闪烁,就算是直直看着都未必留意,但杨光还是留意到了。

他知道。一定是有人已经认出辛桐彤几个人,他甚至可以预见明天报纸的头条新闻:大明星争风吃醋,酒吧惹事,大打出手。

杨光身影一闪,瞬间就移回来,手上却已经多了一个人,一个三十多岁地男人,另外一只手上,则是没收下来的微型摄像机。

“小辛,你不是说我没有为你冲动么?我冲动给你看……”杨光话一说完。左手用力啪的一声。那个照相机就被捏得粉碎。

他没有伤那个狗仔,将他平稳的放到地上站好,也没有看周渝辛桐彤几人各异的脸色。忽然伸手抓住桌脚,轻轻一提,整个桌子就被他拔了起来。周渝和小西以及那个狗仔都露出骇然的神色,那个独脚桌子可是嵌入到地板里面去的,竟然就这样被杨光给生拔了出来,还一副毫不费力的样子……

“哐当!”一声巨响,杨光一甩手,将整张桌子砸到了加身前地音响设备处,那价值好几十万的设备立刻被砸得稀巴烂,随着那个加的惊叫。音乐嘎然而止。

“全部人站着不要动!”

其实不用杨光说,所有人都停止了摇头摆臀的动作,当然,还有少数人也许是噎了药即使音乐停了,还在那儿将头摇得像一个拨浪鼓!

所有人的视线集中到杨光身上,杨光的冰冷声音传遍全场:“听好了,我只说一次,刚才有偷拍的人站出来,否则后果自负。你们只有十秒钟的时间。”

十秒钟过后,所有人你看我我看你,没有一个人动。

杨光二话不说,手一扬,人群之中立刻就传来一声惨号,一个年轻男子捂着眼睛跪倒在地上惨叫道:“我的眼睛……我的眼睛瞎了……

啊,“瞎了……”

这下大家知道杨光不是开玩笑了,更有一些胆小地女性尖叫了起来,杨光冷冷地道:“还是没有人出来吗?很好……”杨光的手刚想动,忽然就有三个人战战兢兢的走了出来,颤抖着说道:“我、我、我们不是故意地,我们……都愿意交出底片……”

这时候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传来,一个一脸阴沉的汉子领着几十个手下冲了进来,人未到一个冷冷的声音就响起:“朋友好大的派头,我们桂帮庙小,看来是安置不了朋友这尊大佛了。”

知道是酒吧的老板来了,人群纷纷让开路。

“我道是谁那么大口气,原来是周大明星,哼哼,你老头子的势力是不小,但也没有大到可以将我们桂帮不放在眼中的地步!”来人将视线放在周渝身上,立刻冷笑起来。

“看您说的,我不给别人面子,还能不给您罗哥面子吗?”周渝一看到来人,立刻大喜迎了上去,“这纯属误会,误会。”

“误会!?你砸了我几十万的设备,一句误会就想拍屁股走路?”

“就是借我十个胆子我也不敢动您老地场子啊。”周渝忽然口气一变,冷笑道,“可是有些不知死活的人那就难说了。”

“哦?”罗康是桂帮的第二把手,也是一个八面玲珑的人物,一看周渝的神色就知道事情没有那么简单,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冷冷望着他们的杨光。

杨光淡淡道:“你们过家家玩够了吧?玩够就滚。”说着手一扬,刚才出列的三个偷拍者手上的摄像设备同一时间变成了一堆废铁,吓得他们手一抖,全扔到了地上。

罗康明显是识货地人,脸上微微色变,目光落到杨光的脸上细细一看,瞳孔猛然放大,脸色忽然就变成一片苍白,“你、你……你是杨光?”

虽然桂帮名不见经传,但也是地方的一个大帮。所以他们帮主任开也带着他的得力副手罗康参加了这次的逆光大会,从而得以从头到尾感受了一遍那个青年高手的恐怖,虽然没有直接的厉害关系,然而那青年嘴角挂着略带讽刺又仿佛十分可爱的笑意却深深地印入了他的心灵,形成了一个烙印。

这下子忽然看到这个煞星出现在自己的地盘上,那胆汁立刻就沸腾了起来,很有破胆而出的趋势。

罗康赶紧舍下周渝,战战兢兢的抢上前几步对着杨光躬身道:

“杨……先生。没有想到是您大驾光临,我……之前不知道,还请您老多多担待。”

这话一出所有人包括辛桐彤都傻眼了。这什么和什么啊……刚才还一副黑社会老大不可一世的样子,怎么忽然就变成了谄媚的小人……就好比蜘蛛侠啪的一下落地瞬间变成了一只小蜘蛛,突兀得让人难受。

“你是这里地老板?损坏的东西我会照价赔偿,我解决一些私人恩怨,还请老板多多担待。”

“怎么敢收您的钱呢,不知道谁得罪了杨先生,需不需要我们桂帮打个下手什么的。”罗康搓着手走上前去。

杨光心中一动,忽然道:“那就先多谢罗帮主的盛情了。到时候少不得还真有一些事情需要你们帮一下。”

罗康大喜递上名片道:“只要有用得上我们的地方。火里来火里去,上刀山下油锅都在所不惜。”

杨光接过名片收起,对罗康微笑道:“哪有那么夸张。只是一些小忙,现在还得借一下贵帮的地盘办事,你维护一下秩序吧。”

一句话,这本地的地头蛇立刻就从气焰熏天的黑道大哥变成了保安队长。杨光看着脸上已经毫无血色的周渝冷冷道:“周公子还有什么话说吗?没有地话就该送你上路了。”

杨光地话一出口,周渝就吓得两腿一软跪到了地上,脸无人色的哀求道:“杨大哥,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我该死,我下流,我无耻。你就放过我一回吧。”

“我是大人么?怎么刚才你和这位美女不是当我透明的么?”杨光冷笑一声,手一长就将他单手提了起来,同时一块碎玻璃贴到了他嫩白地脸上。

“听说你的外号叫做,师奶杀手,是吧?的确是少有的美男子,不知道这张脸上多了一道疤痕,还能不能让你凭着这一张脸蛋到处骗女孩子呢?”

“不要……不要……”周渝全身哆哆嗦嗦的抖着,脸上完全没有了血色,不断小幅度的摇着脑袋哀求着,“我爸爸是俚帮的老大,求求你看在他的面子上。放过我……我再也不会多看小彤,不不,是辛……辛桐彤大小姐了。“不要!阿光不要!”辛桐彤也是一脸害怕的看着杨光,“阿光,他也是你公司旗下的艺人,不要……”

辛桐彤没有求情还好,话没有说完,杨光地手已经从周渝的脸上划,过,留下一道长两寸的血痕。

“啊!!”周渝捂着脸跪倒在地上,杨光淡淡的声音却从他的耳朵直接钻入他的心里,“你可以选择两条路,第一条,我让公司封杀你一年,在这一年中,你如果磨练好演技培养好艺德,痛改前非,我们和你的合约继续有效,一样力捧你。第二条,你可以找你老头子来向我报仇。但我提醒你,如果选了第二条,我将会毫不客气的把你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你慢慢考虑吧。”

说完回身将辛桐彤拉起来,穿过人群走了出去,那个叫小西地美女却是牙关在不断的打着颤,眼神呆滞的看着在地上哀号痛哭的周渝,她知道,她的前途算是完了……

一路上辛桐彤都有些心神不属,回到酒店的房间,她才猛然一把抓住杨光的手嚷道:“我错了,阿光,我不应该逼你的……我不要这样的阿光,你把原来的阿光还给我……”

杨光叹了一口气道:“你的确错了,不过却不是错在逼我。人都是有几面的,在面对什么样的事情,就有什么样的处理方法,以前的我是真的我,刚才的我,也是真的我。前面搭讪地人我开始不管,是因为他不配,而且也没有做什么。而周渝这厮敢对你下手。就算他再卑微,我也一样要出手。即使他今晚不来,他也跑不掉,今晚可以说,他是恰逢其会而已,明白了吗?”

“可是……可是我总感觉你不同了……”

“小辛,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你不知道的层面,今晚你只是接触了一些皮毛。你知道我这次出去经历了什么吗?你知道我这次出去,一共杀了多少人吗?”杨光语气有些淡淡的伤感,“小辛,你一定觉得我很残忍对不对?”

辛桐彤忽然抬起头直直盯着杨光的眼睛问道:“阿光,你告诉我,那个人的眼睛你真的射瞎了吗?”

杨光也丝毫不闪避的回看着她,口中淡淡道:“若我说是真的呢?

你我地友谊就到此为止了是吗?”

辛桐彤身子一颤,接触到杨光望过来的目光,往事种种划过心头,忽然灵光一闪。道:“你一定没有射瞎他对不对?你一定只是射破了他的眼皮。”

杨光笑道:“你还没有告诉我答案。我说如果是真的呢?”

看到杨光的笑容,辛桐彤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去。刚才瞬间的感悟告诉她,如果刚才她的答案是肯定的。或者稍微露出犹豫的神色,那么很可能自己在杨光心中地地位将会一落千丈。她很清楚,杨光平时虽然和任何人相处都十分好地样子,但实际上能获得他真正的完全的友谊地人并不多,他是一个感性的人,他相信那一瞬之间的感觉。

如果刚才她犹豫了,露出不相信不信任他的神色,那么两人之前那种默契和毫无心机的交往将会付之东流,一想到这个结果,辛桐彤不禁芳心乱跳。后怕不已。

“如果是真的,我也不会怎么样。”辛桐彤露出笑容,“其实,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只是害怕,你再不是以前的那个阿光了,不过我知道,你其实一点都没有变。”

杨光脸一板道:“但是,你却变了。今晚的你,可不是我认识的辛桐彤。我说了,你错不在逼我什么,毕竟你受了委屈,我也有责任。

但是,你却不应该那样对自己。一个人最重要的就是要自爱,连自己都不爱自己了,还能奢望谁去爱你呢?你说是不是。”

辛桐彤本来还有些笑容,一听杨光这话,立刻委屈地低下头去,一副做错事的孩子样。

杨光走到她的面前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的秀发,柔声道:

“傻丫头,你是女孩子,女孩子就有想哭就哭,想笑就笑的特权,你又何苦这样压抑自己?”

听了杨光温柔的话语,辛桐彤眼圈瞬间就红了起来,再看到杨光望着她关切的眼神,心中的委屈一下就全部爆发了出来,扑入杨光地怀中,大滴大滴的眼泪滚滚而下。

“阿光——我感觉压力好大,呜呜……如果这个公司和你没有关系,我都想放弃了……他们总是不断的窥探我的隐私,到处报道我的假新闻!我以前就是怕那些老板看上我,才故意束胸扮难看的,可是他们却说我是靠着和老板睡觉才出头的,还说我是人造人,说我的胸部是水袋,呜呜……那些照片明明不能说明问题的,偏偏我又不能解释……你干嘛要出去那么久嘛,我难受的时候你都不在,讨厌,讨厌死你了……”

杨光紧搂着她的娇躯,在她不住耸动的双肩上揉抚,低头在她耳朵边轻轻的道:“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

随着杨光轻轻在她后背的柔抚,辛桐彤的哭声逐渐小了下去,最后只是隔了几秒才抽噎一下。杨光一只手指在她脖颈后轻轻的把玩她柔顺的秀发,一只手稍稍逗起她的下巴,低头偷看她泪痕遍布的俏脸。

“讨厌人家都那么伤心了,你还要取笑。”辛桐彤像鸵鸟一样用力将脑袋向下一扎,两只手握拳不断的捶打杨光的胸口。

杨光笑道:“我哪里有取笑,我是欣赏。看到你哭也有两次了,我发现你哭的样子特别的可爱,所以我在想,是不是以后多想办法将你弄哭……”

话没说完,辛桐彤就猛的抬起头来双手在杨光胸口推了一把嗔道:

“有你这样的么?人家伤心你还幸灾乐祸!哼,我要罚你!罚你明天陪我去游乐园玩!”

看到她瞪圆了红红的大眼睛,眼角还挂着几滴泪珠的俏样,杨光知道她已经发泄完毕,恢复了以前的心性。

“好,没有问题”

杨光说得干脆,辛桐彤却一脸警惕的看着他,还带着微微的哭腔道:“你怎么答应得那么爽快?绝对有鬼,说,你有什么阴谋?”

杨光苦笑道:“看在你哭得和个泪人似的,就破例爽快一次,你还好心当成驴肝肺……”

辛桐彤若有所思的道:“原来女孩子哭还真有那么一点用,看来以后可以考虑多流点眼泪。“杨光:“……”

靠,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辛桐彤发泄了一轮,刚才喝的酒这个时候竟然后劲上涌,再和杨光说话的时候就开始有些迷糊起来,不断重复着明天要去游乐园玩蹦极,最后趴在**就这样睡了过去。

反正这个小妮子全身都是香喷喷的洗不洗澡都没有关系,但是靴子可不能带到**,于是杨光只能动手将她的长筒靴解开褪了下来。

看到那包裹在丝袜下的一对秀美的天足,杨光忍不住握在手心把玩了一番。柔若无骨,软若棉絮,形状秀美,就是可惜不能直接感受到那温润滑腻的肌肤。

不过要说这美足,杨光第一个就想起了宁海琴。和自己认识而且关系十分好的这些女孩中,她们可爱的脚丫子他几乎都见过,无论是什么风格什么slze的,无一不美,但要说最让杨光爱不释手的,却要数宁海琴那一对精致纤巧的天足,仿佛天地灵气都集中到了上面,不仅外表好看,摸起来手感好,似乎还能散发出阵阵的幽香,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每次杨光用嘴巴爱怜那对秀美的时候,她总是咯咯笑个不停,因为小妮子脚丫子特别怕痒……

回过神来发现小妮子还侧趴在**,杨光暗叫一声惭愧,赶忙将她抱起平躺到了床正中,正想拉过被子,却不禁被她这幅卧美人的画卷给吸引了。

这小妞的身材也太好了吧……虽然不是传说中的黄金比例,但却由于腿部的超长比例而更加吸引人的眼球。说实话,长得高的女孩还真是不少,但大多长相都不如何,而恰巧长相又过得去了,很多胸前又是飞机场……而高个美眉最大最大的弊病,就是百分之九十的臀部都比较干瘪,所以像辛桐彤这种腿那么长胸臀丰满还有那么纤巧小蛮腰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加上那娇美的面庞和天生性格坚强而培养出的挺拔气质,更是绝无仅有了。

杨光欣慰一笑,帮她盖好被子刚想离开,小妮子却忽然伸出手抓住杨光的胳膊,口中可爱的呢喃道:“带我去游乐园玩、带我去游乐园玩嘛……”杨光好笑的低头在她光洁的额头轻轻一吻,又捏了一下她高挺的鼻子,转身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