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五百章【帮你洗白白】

由于路上的耽搁,三人回到半闲居的时候,天几乎就已经黑完了下来,房子之中已经***通明。

杨光说,看来大家都已经回来了吧?

两个小妮子就松开他的手,当先奔了进去,杨光摇头失笑。

“回到家了……”杨光抬头看了整个别墅一眼,前面的宁海琴回头娇声叫道:“哥~你快点嘛。”

杨光哈哈一笑,快步上前将宁海琴一下横抱而起,开门冲了进去,大喝一声:“姑娘们,接客了。”

大厅中,宁汐坐在沙发上,看到杨光眼睛一亮,但只是站起却没有扑上前,辛桐彤从厨房闪出,笑道:“马上就可以吃了。”却是没有敢看舒柔的眼睛,只有南宫舞兴奋的扑了上来。

南宫舞和杨光之前分开还没有多久,自然不会像小柔和宁海琴她们那么激动,不过上次见面也不过是相处了一会,所以也是想念得紧。

杨光赶紧将宁海琴放下,才接了这小妞一个满怀,二话不说,先来一个深吻,直吻得小妮子目光迷离,红晕满脸,娇喘细细了,才将她放开。

“喂,小汐。“杨光向着宁汐张开手,示意她过来。可是这个有性格的小妞却不理睬,明明很想却硬是死要面子,装作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道:“饿死人了,搞那么晚,快去洗手。”

杨光摇头笑道:“小汐你不乖乖过来试试看,待会在你姐妹们面前做出什么事情我可不敢保证哟。”

宁汐哼了一声,还是乖乖的走了过来,却是不情不愿的样子,杨光也不以为忤,侧过脸道:“亲一下就放过你。”

宁汐无奈亲了一下,杨光又侧过另外一边脸道:“还有这边。”

宁汐皱眉道:“有完没完啊。”

“不亲是吧?”杨光手成狼爪,似乎就要伸出去,宁汐白了他一眼。最终还是屈服在了他的**威之下。

“开饭开饭,咦?采颖姐呢?”杨光洗手出来还不见黎采颖下来,不由奇怪的问。

辛桐彤道:“采颖姐说不回来吃了,她有事情比较忙,有小兰陪着她,没有事的。”

小兰?哪个小兰?”杨光问。

宁海琴瞪他一眼嗔道:“血兰了~哥你真是的,人家帮我们那么久,你连是谁都不知道。”

杨光讪讪笑道:“你们叫小兰我马上反应是一个海琴一样的小女孩。谁知道是说血兰……话说回来,采颖姐有那么忙么?我打个电话给她。”

电话接通很快,但是黎采颖的声音却有些奇怪,明显情绪很低落,说话也有些颠三倒四地,很快就找借口挂了电话。

杨光心中布满疑云,却想不出个所以然来,结果大家一顿饭下来,气氛倒有些压抑,杨光刚回来的兴奋心情顿时荡然无存。

大家坐在客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到了九点多还没有见黎采颖回来。杨光忽然就站起来道:“不行,我去找采颖姐。““我也去。”

“我也要去。”

众女纷纷跟着站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车声,很快的,大门就被打开,黎采颖后面跟着血兰走了进来,看到大家都站在那儿看着她,她勉强一笑,打了一声招呼就推说有些累上楼去了。

众人面面相觑,杨光忙一把拉住血兰问道:“采颖姐怎么了?身体有什么不舒服的?”

“根据我的观察,采颖姐除了工作稍微累一些,身体没有其他任何问题。”血兰淡淡的道。

“那就是工作太累了?”

“我是说稍微。和‘太’相差很远。”

“那是怎么回事?”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你不是她贴身保镖么?你怎么会不知道?”杨光有些急了。

血兰却仍旧淡淡道:“你也知道我是贴身保镖,而不是贴身管家,更不是贴身心理咨询师,她心里想什么我怎么知道?”

大家知道杨光心中十分在意黎采颖,一碰到她的问题就不能保持完全的冷静,舒柔过来拉住杨光地手柔声安慰道:“光,没事的,采颖姐也许只是有些疲劳了吧。“杨光呼出一口气,再对血兰问道:“好吧。那我这样问,她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异常的,这个你该清楚吧?”

血兰点头道:“知道,就是前天晚上。”

“前天晚上……前天晚上……”杨光喃喃念叨,视线移动到辛桐彤身上,和她的视线一碰,小妮子就红着脸低下头去。那天晚上她已经接受了杨光,虽然杨光并没有留宿在她的房内,但睡前自然免不了亲亲摸摸抱抱一番,那天杨光离开前还非常**荡的说了一句:“看到那么久了,今天才摸到手真是亏了,早知道早点下手了。”接着将隔着睡衣放在她胸部上的大手拿开,迅速遁走,却让她脸红心跳一直到深夜,尤其想起以前被杨光撞到自己的**,现在回想起来还是一阵羞涩难当……

杨光看到她羞红的脖颈,也想起了那天晚上,更灵光一闪,跳了起来打了自己一巴掌道:“我知道了,我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宁海琴拉着他的手嗔道:“哥~你知道就知道,干嘛打自己啊。”

杨光一把将小妮子抱过来狠狠亲了一口,然后对着众女挨个亲过去,到辛桐彤地时候小妮子偷看了一眼舒柔,有些犹豫,却被杨光狠狠压在沙发上亲了个饱,挣扎无效,最后还忘情地反搂着杨光的脖颈,猫叫般伊唔出声……

当然,当然,血兰杨光可是不敢碰的。他大声笑道:“姑娘们早点休息,你们采颖姐地事情交给我了。”说完噔噔噔的冲上了楼。

众女虽然有些失落,但却没有什么妒毕竟忌,黎采颖一向都像姐姐一般照顾她们,除了杨光,她们最依恋的就是黎采颖,她出了什么问题她们也是不能心安的。

不过实际上黎采颖也没有出什么事情,那天晚上调戏完辛桐彤后,杨光就和黎采颖堡电话粥。后来不知道说到什么,说起西门郁就是那个军师,而且这一系列的事情全部是为了杨光得到了黎采颖,杨光就开玩笑说黎采颖是红颜祸水,看来八成是黎采颖听到后感觉自责,所以才会出现今天这种情况。

杨光敲了敲黎采颖房间的门,里面却没有任何动静,杨光想了想。

然后直接打开门就走了进去。

看到**散落着几件之前黎采颖穿的职业套装,再听到浴室内水声哗哗,杨光知道自己来的真不是时候……转念一想,自己来得还真是时候也说不定呢?

杨光靠在浴室地门外倾听,水声是不断,但是却有些奇怪,很明显,这不是在洗浴的声音,而是水直直冲刷一个不动地物体的声音。杨光轻轻打开一条缝向里看。

浴室很大,分为里外两进。外面是一个干燥的衣物存放和梳妆的地方。里面用来沐浴的地方则是拉了一块薄薄的帘子,此时帘子上正印着一个曼妙地影子,只是这影子却是一动不动。

杨光心中一惊。窜上去轻轻将帘子拉开一些。看到黎采颖低垂着脑袋一动不动。任由花洒冲刷,湿漉漉的头发垂下挡住了美艳地脸庞,一簇簇地不断向下滴着水。脑后的长发也被水湿透,紧紧贴在脖颈后背以及圆润地香肩之上,水珠顺着发梢留下,从凝脂白玉般的胴体上淌过,滚落。

虽然看不到她的表情。但杨光却能深深体会她现在内心的不安和难受,他心疼的伸出手将黎采颖垂下地长发拨开,露出她地如花娇颜,轻轻唤道:“采颖姐……”

黎采颖明显吓了一跳,看到是杨光,还想掩盖自己的失落。勉强娇嗔道:“阿光!你怎么进来了,大色狼,快出去……呜……”

杨光不等她说完。已经一把搂过她的娇躯,狠狠地吻在了她湿润地红唇上,舌头粗暴的攻了进去,肆虐着她小口之中的每一寸土地,不断追逐着那滑腻地丁香。

感觉到她地身体已经完全软化在自己的臂弯,杨光松开被他用力吮吸的嘴唇,却看到黎采颖地眼中蕴满了泪水。并顺着双颊淌下。

杨光心中揪紧,轻唤一声:“采颖姐……”,手上更用力的将她抱紧,再抱紧,任由水花将他地衣服全部打湿。

黎采颖抬起俏脸凝视着杨光泣声道:“阿光,你说我是不是不祥之人。从小,我的母亲就为了我吃尽了苦头,为了我送了性命,我的家庭被我弄得一团乱,跟你在一起后,总是不断的给你惹麻烦,让你和我们家族为敌,现在竟然连这一系列的祸事都是我害的,害得你姐姐的坟被挖,害得你差点就丢了性命…………”说到后面,她已经泣不成声。

杨光不断用手帮她擦去泪水,但却是越擦越多。他心中明白,黎采颖现在已经是钻入了一个牛角尖,很难用一般的言语将她拉回来,于是将她推开一些,盯着她的眼睛沉声道:“采颖姐,你说得对,红颜祸水,自古已然!白绮姐害得我要独自面对她十年前地仇人,几乎身死,舞舞害得我不仅被整个学校地同学闹得沸沸扬扬,还害我惹上了八大世家甚至三大古武世家的欧阳家!慕容翎害得我惹上那该死的柳无凌,小汐害我惹上了轮回,桐彤和小柔FANS遍布全联邦,今天还害得我的车被人堵,海琴这丫头更是害我被某些读者骂!全都是害人精!我现在就去,去把他们全部痛骂一顿然后赶走算数,免得再害人!”

说完作势转身就要走,却被黎采颖一把拉住,“阿光,你疯了!?”

看到杨光嘴角露出一丝微笑看着她,她叹了一口气道:“我知道你是想开导我,可是我……我过不了自己这关……”

杨光温柔的将粘在黎采颖脸颊上湿漉漉的头发拨到脑后,柔声道:

“采颖姐,你钻研了那么久的心理学,难道还不明白这个道理么?你为什么那么能医人,却不能医己呢?”

黎采颖沉默不语,杨光忽然拉起她的手狠狠甩了自己一个巴掌,啪的一声脆响,盖过了水声,瞬间杨光左边地脸颊就红了起来。

黎采颖根本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变成了既成的事实。她惊叫一声,忙疼惜的抚摸着杨光红起来地嘴角,恼道:“你干什么呀!?怎么动**自己!?还疼不疼?”

“我明白,有些事情虽然明知道这样不对,不应该这样想,但是心中就是难受。如果我没有将这件事告诉你,什么都不会发生。所以全都是我地错。采颖姐你知道吗?你不在,海琴小柔她们所有人都开心不起来。大家吃饭吃起来都味同嚼腊,一个晚上都在担心你。如果不是我和你说了这个事,她们就不会这样担心了,所以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这个时候按照心理学,是不应该再增加被劝解者的心理负担的,但杨光却巧妙的将罪责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而黎采颖正好又是那种十分明事理的人,一方面听到大家这样为她担心心里过意不去。另一方面杨光将过错揽过去。也让她心里好受了很多。

“采颖姐,如果你还是要让她们担心,你就先将我打成猪头吧。否则我实在是看不下去她们那些伤心欲绝地表情了。”这实际上仍旧是一个巧妙的心理暗示。一般这些明事理地人。不是不明白你说的道理,她们只是需要一个台阶或者说,需要一个放下的理由而已。否则面子上过不去。

这时候给她一个台阶,或者含混过去,那就是最好的方法。

果然,黎采颖一听他的话就扑哧一笑,在他胸口打了一拳道:“你本来就是猪头了。还怎么变?”

杨光心中松了一口气,呼~搞定,“采颖姐,不生我的气了吧?”

黎采颖双手抓着杨光的衣服,微微垂帘轻轻摇了摇头。

杨光低头到黎采颖粉嫩的小耳朵边上轻声道:“那——采颖姐,为了表示我地歉意。让我帮你洗白白吧……”

“呀!”黎采颖终于发现了自己全身一丝不挂地事情,羞叫一声发现没有任何地方可以躲,只能学鸵鸟嘤咛一声扑入杨光的怀中。将脸蛋埋入了杨光的肩窝。

杨光也不等她答应,关上水,就开始在她滑如凝脂地肌肤上抹浴液,这浴液自然是先倒在手上,然后均匀涂抹后,再用手抹在她地身上。

黎采颖和杨光也算是老夫老妻了,只是一年不见虽然千肯万肯。难免还是有些不习惯,哪知道杨光第一个涂抹地地方又是她十分敏感的臀部,她除了用鼻子哼出几个细碎的单音来表示抗议外,再没有其他任何办法。

杨光地魔手无处不到,口上美其名曰:“尽职尽责,保证每一寸地方都清理干净。”

眼下是粉光致致的秀美肩头,光滑的背脊,还有那硕美动人的双丘,耳边听到的是她咻咻地鼻息,胸前抵着的是她饱满坚挺的酥胸。杨光微醉,将涂满了浴液的手指轻轻探入了那弧线尽头的柔润沟堑之中,“阿光……不可以……那里我自己来……”黎采颖紧咬着嘴唇用力抱着杨光的腰肢,娇躯轻颤。

平时黎采颖地话他都是奉为圣旨,但这个时候嘛……只能当耳边风了。他的手指从温软中抽出,顺着大腿内侧润滑的曲线向下,向下,身子也跟着越来越低,当两只手轮流在那如珠如玉地脚趾头上涂抹时,脸部面对的正是一丛幽深。

黎采颖羞得全身都泛起玫瑰般的艳红,双腿用力的并紧却是一阵的发软,若非双手扶着杨光的肩,她一定再站不住……

两只手从腿部返回翘臀,只感到那两瓣丰腴雪股不住蠕动,时收时舒,看将过去,那双颦紧的眸子再张开时已是水雾迷蒙。

“阿心,“我也要帮你洗……”,黎采颖颤抖着嘴唇口吐沥沥莺声,俏脸红得仿佛水蜜桃,似要立即滴出水来。

男人的衣衫十分好脱,三两下就全部离了身,杨光一边被黎采颖解衣,一边还在她胸前那曼妙的山丘上起起落落,轻佻慢捻,当两人裸程相向的时候,杨光只感到黎采颖丰腻大腿间一抹滑润柔嫩轻轻碰触到他那里,柔软沟堑的微陷,带来一阵蚀骨的销魂。黎采颖也感到腿心的火热。脚下一软,差点就站不住跌入杨光的怀中……

杨光看到黎采颖全身上下都是浴液滑腻透亮的,不由道:“采颖姐,我先帮你先洗掉泡沫吧。“呕黎采颖却娇媚的横了他一眼,将他推转了一个身,然后将两座柔润山丘紧紧贴到了他地背上。杨光只感到两团柔软清凉滑腻,不住的在背上滚动,还能清晰的感到两粒硬挺的小樱桃在调皮的刮着他的肌肤……

“采颖姐。有些重要的地方还没有洗呢……”杨光感觉自己的背已经享受了太久,可不能宠坏了它,于是将黎采颖给拉到了身前。

黎采颖一听杨光地话,脸上仿佛火烧一般,根本不敢抬头看杨光的眼睛,但低头更是……只能闪烁着望向浴缸。

刚才的胸推已经是她的极限,这次可不敢再来,但即使用手,她也是颤颤巍巍,挤个浴液都用了半天。满手涂满浴液后。她又慌里慌张的斜斜伸出手。几次都摸错了地方。

最后终于“一把抓”的时候,杨光狠狠呼出一口气,才道:“采颖姐。你帮它洗白白,却不直视它,这是不礼貌的行为……”

黎采颖耳朵根都红了,轻啐一口手上微微一用力,杨光立刻噤若寒蝉。

当杨光全身都已经沾满浴液的时候,他看到黎采颖的眼眸深处,已经隐隐闪现绿色的火焰那种火焰地名字叫做,爱地欲望。

用花洒快速的将浴液清洗干净,杨光将玉人横抱而起,回到温暖的房间之中。由于这几天她地精神都有些恍惚。所以都没有整理过房间,更没有清洗过任何衣物,前天穿的内衣裤竟然还在**。

她羞叫一声挣扎下地,爬到**快速捡起那些衣物,想来个眼不见心不烦。然而杨光已经见了,不仅见了那些衣物,还看到了一个让他兽血沸腾的画面。

爬到了**的黎采颖纤腰微微塌陷,双膝紧并跪**,那绝世无双的美妙臀丘高高的翘起。正正的对着杨光,两瓣玉股丰润饱满,那条光润的臀缝犹如月痕般温存,嫩得似乎要滴出水来。

杨光呼吸急促,眼神火热,动作却及其的温柔,轻轻的扶着那丰腴地柳腰,缓缓的进入……黎采颖只感到瞬间自己就被火热填满,温柔包围,呜吟一声,臻首猛抬,手上用力,抓着的衣物再没有放开。

她蓦然回首,眼中除了柔情,还有只在杨光的面前才会浮现的绝世妩媚,杨光被这眼神一激,动作逐渐狂放起来……

这一夜,黎采颖少有的主动,甚至可以说……疯狂,以至于即使是杨光这种让女孩早上依然能够精神奕奕的特异体质都不能尽去她的疲劳,杨光跑完步回来洗了个澡,她依然睡得和一只可爱的小猪一般。

杨光知道她昨晚是将心中地一切负面情绪借此发泄出来,然而现在心情舒畅了,身体却有些吃不消。

“采颖姐,太阳晒屁股咯,快起来。”

杨光靠过去躺到她的身边,黎采颖从被子中伸出两条柔婉的玉臂揽住杨光的熊腰一拉,整个人就钻入了他的怀中,找了一个舒服的位置继续睡,还像猫咪一般咿唔了一声。由于扑出的动作,被子滑落,整个光洁的背部都露了出来,两块肩肿骨柔润性感,香肩如刀削,脊椎的凹陷在早上淡淡光线的照耀下映衬出一副明暗交替的光影图,肤光流动。

“采颖姐,不行啊快起来,等会……”

杨光话没有说完,黎采颖却将脑袋撒娇一般别到了一边,还娇娇的哼了一声,来一个不理不睬。

杨光还待再说,大门却在这个时候猛然被推开,舒柔宁海琴一帮子人一下子全涌了进来。黎采颖感觉不对,扭头回望看到一帮子姐妹正暧昧的看着她,忙惊叫一声拉过被子钻了进去,连脑袋都没有留下。

杨光摇头苦笑道:“我是想警告你的,哪知道你不听……”

被子里面忽然伸出一直嫩白纤手在杨光的腰间狠狠掐了一记,疼得他呲牙咧嘴差点跳了起来。

众女扑到**,又是掀被子又是嬉闹,黎采颖用力压着被角死活就是不出来。平时高贵端庄,每一个动作无不优雅的采颖姐,难得见到她这样小女人的一面,大家可是异常的兴奋。

“行了行了,采颖姐太累了,让她先好好休息,你们该干嘛干嘛去了哈。”杨光将众女赶走,才对着被子苦笑道:“采颖姐,她们走了,可以放开了么?”

黎采颖一直放在杨光腰间的手再狠狠扭了一下,才收了回去,露出脑袋看了房门一眼,才将脑袋探出来瞪着杨光嗔道:“死阿光,是你叫她们上来的是不是?”

杨光抚摸着小蛮腰苦笑道:“我哪知道你还没有起来啊?她们都担心你,我又不能说采颖姐被折腾了一个晚上还起不来吧?只能上来叫你,哪知道你根本不听我的话……”

黎采颖看着杨光抚腰的可怜样,噗哧一笑,仿佛一朵娇艳的玫瑰,拿开杨光的手,掀开衣服伸嘴过去轻轻的亲了几下,柔声道:“还疼不疼?谁让你使坏的,“哼,活该……”

杨光将手伸入被子中在她异常翘挺丰腴的臀瓣上轻抚,笑道:“采颖姐,没想到你也能那么疯狂的……”

“讨尺,“不许说!”黎采颖被命中要害,霞烧玉颊,伸手就要打,杨光却已经收回手将她两只小手都紧握入掌中,道:“好……不说了不说了,我等会要去学校,你和我一起么?”

黎采颖将脑袋移动了一下又钻入了杨光的怀中,呢喃道:“上午没有课,我要休息一下,就不和你去了……”

杨光将她抱起一些,低头在她唇瓣上贪婪的吮吸了一通,柔声道:

“那你好好休息,今天就不要去了,我走了。”

黎采颖眼波温柔的瞟着杨光,乖巧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