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五百零八章【最性感的锁骨】

杨光笑道:“这才像话,待会小柔回来,你主动找她说话,知逝楔有?”

“嗯!”辛桐彤点了点头。

“这下不用搬出去了吧?”

辛桐彤有些尴尬,将脑袋又埋入了杨光的怀中。

“好了,解决,这下可以告诉我,那对耳环你喜欢不喜欢了吧?”

“若我说不喜欢呢?”解决了心中的烦恼,小妮子开始恢复了一些往日和杨光对着干的作风,只是这个时候和他对着干,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杨光抿嘴笑道:“不喜欢也好办,直接就从你耳朵上摘下来扔掉就可以了。”

“啊?什么我的耳朵上?”辛桐彤似有所觉,伸手向耳朵上摸去。

她原本是打了耳洞的,但也只有走秀需要才会戴耳环,平时绝对不戴,这个时候一摸上去,竟然就摸到两个耳环,那形状,似乎就是刚才看到的图。

杨光笑吟吟的将一个小镜子递给她看,小妮子一看,不是刚才那对耳环还有什么?白水晶闪着柔和的光芒,和她的肌肤交相辉映,明艳照人。小妮子喜不自禁,在杨光的脸上亲了一下。

杨光却努了努嘴,示意刚才那个不够分量,小妮子只要晕红着脸蛋,想在杨光的唇上蜻蜓点水一下算数,没有想到一碰上之后,就像吸铁石一般,紧紧交融在了一起难舍难离。

这一次杨光极尽温柔,对她的小嘴进行了无微不至的照顾,原本一直放在小妮子圆润的膝盖上的大手顺着黑色的丝袜向上,钻入了短裙里面。那修长丰满的大腿在黑色丝袜的包裹下产生出一股神秘的诱惑,摸上去犹如摸在锦缎上一般,光滑细腻。

辛桐彤还不是十分习惯和杨光地过份亲热,但两只手都环到了杨光的脑后,口又不能言,而且还被杨光吻得一阵阵的昏眩。只能咿唔连声,娇躯轻颤来表示自己的羞涩和甜蜜。留u呕忽然她感到杨光的大手一下钻入自己的小衣之中,顺着她的腰肢向上,缓缓向她的圣女峰前进,虽然她一点不讨厌杨光对她地亲热举动,但毕竟之前也就只有一次被“袭胸”的经验,而且还是隔着衣服,所以下自然的她的手就隔着衣服按住了杨光正在推进的大手。

虽然按的力量一点不重。但杨光还是没有强行推进,别忘了,他还有另外一只手。这次是从后腰侵入,而且速度奇快,瞬间就移动到她胸罩的带扣处,嘴上忽然将她的小丁香吸入口中轻怜蜜爱,在她大脑一阵昏眩的同时,将那带扣给挑开,右手趁她防守松懈的一瞬间迅速出击,占领了她地一座山峰。

辛桐彤只感到一阵如岩浆般炙热地热力从胸口传来。直逼自己的心脏。整个身体瞬间就火热了起来,她的手没有再去按,因为她现在全身都已经酸软无力。

饱满绵软。弹性十足,仿佛有磁力一般将杨光地手严丝密合的紧紧吸附,不留一丝一毫的空隙,欲抽离而不能。杨光松开她的小嘴,由于之前一直逗留在他的口中,所以刚离开的时候还来不及收回,暴露在了空气之中,粉嫩柔软,可爱灵动,似乎还带着口气的芬芳。杨光忍不住在她收回去之前,又轻轻都含吮来一下。

脸上是醉酒般的酡红,眼波漾青烟,迷蒙弥漫,眼帘半开半合之间,没有焦距,只有无尽都情意和缠绵。杨光用鼻尖拱了一下她那新得都小耳环,轻轻道:“小宝贝,室内好温暖。似乎……不用穿那么多衣服吧?”

“嗯。“小妮子处子之身冰清玉洁的,被杨光又亲又摸早就软成了一滩烂泥,用鼻音轻得不能再轻的哼了一声出来,也不知道是真地听到了杨光的话,还是下意识的回应。

不过杨光可不管那么多,一手环着她仅盈一握的小蛮腰,另一只手轻易都就将小妮子都外衣给脱了下来,所谓善解人衣,不外如是,两下子,那件漂亮的针织毛衣和最里面的小衣又已不知不觉被褪,只剩下一个水绿色薄纱边的胸罩挂在那儿。

说挂不是没有道理的,这胸罩本就是无肩带式样,后面的带扣刚刚,已经被杨光给挑开,本应该随着衣服褪下而滑落,但小妮子十分翘挺地椒乳却硬是将它给给撑在了那儿。

只是松松垮垮的露出大片的雪肌玉肤,比完全曝露出来更多了一份让人心痒难耐的撩人诱惑。

杨光呆了一下,然后十分珍而重之的将这上身最后一件衣服录落……圆润饱满仿如两个精雕玉琢的钟乳玉石,高高的挺立未见丝毫下垂,随着她因为害羞紧张而越来越快的呼吸,起起伏伏,更构成一道诱人的波涛。

一对椒乳之上白暂光滑的玉颈之下,她的锁骨狭长而且深刻,一般有如此性感锁骨的女孩都是骨感美女,即全身上下没有多少肉,到处都是骨头的纤瘦体型,但辛桐彤的锁骨不仅比一般锁骨漂亮的骨感美女更要深刻得多,仿佛深深的烙在胸口上一般,同时她却因为骨架小而看似纤细实则丰腴,摸上去到此俱都温软滑腻,尤其那一对高挺的椒乳和圆润的翘臀,杨光的手掌按上,竟然可以深陷其中,轻轻一放就荡起一阵波澜,可见其极佳弹性。

杨光一手一只,唇舌却流连于那狭长锁骨之上,顿时,唇齿之下,指缝之间,慢慢的溢出阵阵幽香,整个房间暗香浮动,撩人心扉,处处充满了旖旎和温馨……

辛桐彤被杨光手口并用,强忍着那异样的刺激感,两手一只紧勾杨光脖颈,一只用力的抓着座椅的靠背,却是强忍着没有去阻止杨光越来越放肆的侵袭。当杨光终于将嘴唇移动,一下将那落蕾纳入口中之时,小妮子再忍耐不住,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可以让世间任何男子都为之疯狂的呻吟……

“桐彤,我知道自己总是放纵感情,委屈了你……我已经答应采颖姐了,以后再不轻易招惹其他的女孩,要招惹也得老婆大人你同意……”杨光将小妮子无限美好的上身寸寸肌肤都亲昵了一遍,然后将她动人的娇躯贴紧到胸口。柔声道。

辛桐彤被杨光的手段折腾得是浑身酥软,双腿拼命的夹紧绞在了一起,片片粉嫩如玉的肌肤都荡漾着一缕淡淡地粉红,眼睛似开似闭,里面满是迷蒙的雾气,听杨光说这话,却是用青葱般纤长白嫩的玉指按住了杨光的嘴,呢声道“阿光。我想过了,如果不是你的多情,我根本连一点机会都没有,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指责你什么呢?我既然决定跟着你了,就是已经经过深思熟虑,完全不计任何后果,即使是要和最好的朋友小柔相处出现问题,即使这两天我真的以为小柔怪我,不会原谅我了,我也不过是想搬出去不让你为难。但却没有一点想过要放弃你。

阿光。我只要你的心中有我,就够了,其他地。我真的不求,什么都不求,真的。”

杨光心中感动,忽然眼光扫到挂在自己桌边墙上的一个小背包,那背包伴随着自己经历过这段时间的所有风风雨雨,见证了她许多感情的心路历程,杨光对它的感情不可谓不深,但看到它,却是猛然想起,自己帮辛桐彤雕刻的石像还没有送给她。

本来打算是在她的**送给她的。现在都把人家如此这般了,和**还有什么区别?毖u呕于是杨光手一伸将那小包取来,在里面找出小辛桐彤,递到大辛桐彤地面前,柔声道:“小宝贝,送给你地。”

辛桐彤从小生活并不富裕,家里的经济来源大多都要靠她来打拼,所以一直都是一个十分坚强和好胜的女人,在许多同龄人中。她算是比较强势地,所以大多数对她仰慕的男生都没有胆量接近她。

然则这个在任何男生面前,都一副大姐大样子的小妮子现在在杨光面前却柔顺得如同一只小猫咪,她的所有柔媚都只为杨光一个人绽放,所以她特别喜欢被杨光喊她小宝贝,那种捧着怕摔了,含着怕化了的宠溺之情,让她放心可可,胸腔之中除了空气就全是柔情蜜意。

再看到杨光递到她面前的礼物,瞬间她的眼眶就红了起来。

她当然知道杨光为黎采颖等女亲刻雕像的事情,小柔,黎采颖的,在杨光将黎采颖搞定的第二天,就都送了给她们,她还亲眼看过南宫舞地,惟妙惟俏的舞姿模样,每一刀,每一个纹路都充满了感情,让她无比的羡慕更有一些嫉妒。是的,她是嫉妒的,但她不怪杨光,谁让自己那么晚才明了自己的感情,那么晚才生出要一辈子和他相守的勇气呢?

如果之前就在一起了,那么杨光在外孤苦的时候,刻骨思念的也应该会有自己地一份吧?

现在看到这个雕像,她才知道,原来即使自己还没有勇气的时候,心上人就已经开始了对她的思念。

她感动的却不止是这个,更重要的是雕像的样子。雕像的辛桐彤同样的生动形象,宛然就是一个小号的桐美人,但这个雕像和现在的辛桐彤却有着很大的不同,因为这个雕像是杨光第一次在列车上见到她的时候所看到的样子。

衣着朴素,发行普通,身材除了超级高和有一对超级美腿之外再没有什么可以称道之处,眉目虽也宛然,却和现在的倾城之姿相去甚远那还是没有解除束缚时候的辛桐彤。

然后即使是这个样子的她,杨光还是深深的刻入了他的脑海,尤其这个雕像要表现的不是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样子,而是当时她的坚强,她傲然如一株小白杨般的气质!

这怎么能不让她感动?

“阿光……我……我……”辛桐彤心中最柔软的部分本就已经为杨光开放,现在又被他温柔触动,用力的将雕像抱入怀中,感动得热泪盈眶,就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杨光看见那雕像就这样被辛桐彤塞入绵软的乳沟之中,一阵邪火就直冲脑门,口干舌燥的哑声道:“喜……欢吗?”

“嗯!”辛桐彤用力的点着头,抬起晶晶亮的眼眸看着杨光,看到杨光盯着自己胴体那火热的眼神,不由心中一颤,却是再没有丝毫羞涩,勇敢的回视着杨光,主动的将火热地香吻献上。

两人似乎都感到了对方身子的滚热。房间之中的气温徒然增高,杨光的大手在两个椒乳上移开,抚上她滑腻丰满的大腿内侧,缓缓的向大腿的根部挺进。小妮子似乎感受到即将发生的事情,整个身躯不住地扭动起来,咿唔连声,当感到杨光的手移到自己的腿心,她下自然的就用那对有力的大腿将杨光的手紧紧的夹住……

就在杨光想褪下那刚才看上去无比性感。现在却超级碍事的短裙丝袜的时候,门口的液晶屏滴滴声响了两下,显示有人从大门走了进来。

这滴滴声瞬间将两人惊醒,辛桐彤对这个液晶显示器熟悉无比,看了一眼就羞叫道:“小柔回来了……”

说着就要挣扎出杨光地怀抱下地找衣服穿。杨光却是一把紧紧地抱住了她笑道:“不许穿。“然后又拿起只是针对这个别墅的对讲机道:”小柔,到我的房间来。”

辛桐彤一听那还得了,羞急地看着杨光娇声哀求道:“阿光~不要,给小柔看见我以后再没有脸面见她了。”

杨光坏坏的看着她笑道:“没事,最多我让小柔也给你看她这个时候的样子好了,你们就谁也不会亏了。”

“阿光”

杨光眼见她眼眸中全是焦急慌乱之色。也不忍逗她太过厉害。伸手拿过那件贴身的纯棉小衣温柔的帮她穿上,笑道:“这样行了吧?”

小妮子低头一看,这薄薄的衣料哪里能遮掩住自己姣好的酥胸。那小衣不仅被顶得老高,而且那两个粉嫩落蕾的形状还清晰的印在了上面……这,这一看就知道在干什么了……

辛桐彤还待再穿,小柔这个时候已经推门走了进来。

看到坐在杨光怀中满脸红晕,秀发微乱的辛桐彤,再看到地上散落地衣服和那挂在桌角的水绿色胸围,小柔显示脸上一红,继而对着辛桐彤暧昧一笑,道:“好啊桐彤姐难怪那么早就溜了回来也不找我,原来是跑回来偷情来了。”

辛桐彤尴尬的看着舒柔。想站起来却被杨光紧紧的搂着,根本移动不了分毫,只能投过去一个无奈歉意的眼神。

平时小柔虽然娇柔文静,其实心眼可不小,哪里能看不懂她眼中的意思,但这次却偏偏就好像看不懂一般,对着杨光嗔道:“光你是不是欺负桐彤姐,你看她在向我求救呢。”

杨光佯怒道:“什么?桐彤你还敢求助?你不知道小柔她自身难保吗?”然后转头对小柔道:“敢诽谤我,给我过来。要执行家法。”

小柔大方的走过去,十分自然的在杨光另外一边腿上坐下,缩入杨光的怀中,和辛桐彤来了一个脸对脸。两个绝色美人儿明星互相对视,几年地默契让她们没有开口说话就读懂了互相内心的意思。

知道小柔根本就没有怪她,加上杨光对她的宠溺,现在她是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心理负担,心中充斥了甜蜜。

杨光先在小柔嫩滑的脸蛋上香了一口,然后坏笑道:“小柔~你不觉得不公平么?你桐彤姐才穿了那么一件衣服,你却穿了那么多。”

留,6呕舒柔轻轻的剜了杨光一眼,脸上慢慢透出一抹羞红,对着辛桐彤嫣然一笑,一对白嫩嫩的小手抬起,轻盈的开始解开自己外衣的纽扣……

第二天杨光首先去帮言行一的妻子杜音治好了那个所谓的败血病,虽然杨光现在功力高了很多,可以半天内搞定,但仍旧得和舒柔那个时候一样,进行针炎,赤身**那是必然的,不过杨光这次却完全没有征求言行一和杜音的意见,对言行一就根本不说,反正要了一间房子交代谁也不许进来就搞定,对杜音就更好办了,将她弄昏过去了事,完事之后再帮她穿好衣服,神不知鬼不觉。(怎么感觉像是在写迷奸……罪过罪过。)

总之,他们不知道这个过程,对他们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至于当初唐纤纤为什么没有用这个方法,首先那时候需要时间比较长,没有她家里人同意很难办到,另外,当初还是需要唐纤纤亲自配合效果会更好,至于还有没有其他的原因,这个只有杨光自己最清楚。

现在言行一已经在开始帮助肖怀成解决现在的难题,一方面找交好的媒体开新闻发布会澄清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另外,加大对公司职员尤其是重要岗位职员的保护,不要让他们被人偷拍跟踪,还有企业文化的宣传,加大企业核心凝聚力和人员之间的团结,让所有员工都有知情权,不能出一点屁大的事就弄得惶惶不可终日……

这些杨光只需要进入内部网站查阅一下就能够了解到许多的信息了。

搞定了言行一的问题,又去调戏了一下舒柔,杨光才自己慢悠悠的回转学校,还没有到校门口,黎采颖的电话就打了进来,让他晚点去她办公室一趟,有事情找他。

杨光见时间还早,就逛到水镜湖边,想研究一下蜻蜓究竟是怎么**的问题,忽然一声女孩的惊叫声传来。打破了水镜湖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