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五百三十一章【作弄辛桐彤】

三人来到酒店二楼的高档餐厅好好填饱了肚子,就直奔杨光的学校。

因为这个餐厅是同时对外开放的,雅山这样的高档场所不算多,所以大多有钱人有权人名人都喜欢来这里,更是不会少了那些争奇斗艳的名媛千金,但今天的这个餐厅无疑只属于姐妹花。本来就已经是极品的双胞胎美女,现在神采奕奕,笑容幸福甜美,肌肤晶莹剔透,整个人仿佛在发光一般,几疑天使落凡尘。

所有的女孩女人男孩男人都以妒忌的眼神看着他们三人,女性看的是两姐妹,男性看的当然是杨光,至于妒忌的含义,有所不同却不言自明。

还好他们很快就离开了,否则那压抑死人的气氛能让人崩溃。

学校中下午没有课,走动的人没有几个到处静悄悄的,赵露和赵欣对学校本身是没有什么兴趣的,关键就是想了解和杨光相关的一切事情,看到什么都是叽叽喳喳的问,只要哪个地方是有“杨光的故事”的,她们就要求拍照留念,单人的,双人的,还有抓杨光一起照的,各种各样的姿态,或可爱甜美或摆酷秀拽或性感妩媚,一一被她们展现得淋漓尽致。

很难怪她们那么兴奋,自从将她们养大的师傅死后,她们的人生目标就只有一个,那就是成为杨光的女人,得到他的爱。曾经她们一度认为这是一个没有可能的奢望,所以当今天被杨光完完全全占有的时候,她们才会如此的疯狂。

当然,这样直接的后果也导致了她们的行动不是十分方便。

杨光以前住的地方已经不在,孤儿院更是在地震中被毁,现在新建的除了名字,几乎和杨光再没有任何关系,但毕竟这是原来那个孤儿院的延续,杨光要调查小柔地事情。也只能从这里着手。

本来孤儿院的管理人员是一脸不耐的神色,但杨光表示愿意对孤儿院的孤儿捐赠十万元作为健身器材的购买资金,那帮人脸上立刻就开了花一一笑的不是被打的。杨光让姐妹花去和那些小朋友玩,自己则找到资料室查阅。

然而以前的资料大部分的都在那次的灾难中遗失,杨光全部翻阅了一遍都没有找到任何有利用价值地东西,只能遗憾的退了出来。庭院之中,两个美得耀目的精灵很得小朋友们的喜欢,围着她们又笑又跳不亦乐乎,杨光看着姐妹俩那散发着迷人魅力的笑脸,竟不由得痴了。

“小光。你……是不是小光?”一个略带颤抖沙哑苍老的声音忽然从杨光身后响起。

杨光没有被吓到,他早知道身后有人,但却有些意外他竟然认识自己。

“你……”杨光转过头看到是一个满脸皱纹的老者,手中拿着一把扫帚,他似曾相识,却又不是太记得,不由有些迟疑。

“我是陈述破老陈啊,你不记得了?老陈拿起手中地扫帚扬了扬。

“你是老陈?”杨光惊讶地道:“你不是在那场灾难中……”

他记得很清楚。当时公布的北,难者名单中,孤儿院中的所有人都是有份地。

“是啊,我原本也以为我是死了。可是没有想到后面竟然莫名其妙的又活转了过来,他们说我地生还是医学史上的一个奇迹呵呵呵……”老陈洒然一笑。显然并未太将生死看在眼中,一笑之中,整张脸的皱纹都皱了起来,有一种沧桑孤独的苍凉意味,“只是,我的家人却全都没有发生奇迹,我一个人发生这种狗屁奇迹有什么用?”

看到杨光定定看着他,他立刻大笑道:“不说这种陈年旧事了,我是没有想到还能见到你。那时候我看名单里面没有你的名字,我就很想找到你。但是人海茫茫啊,怎么现在才舍得回来看一看吗?”

杨光微笑道:“这里已经不是原来的孤儿院,我来只是想调查一些事情,倒没有想到能见到您老。不过——你好不容易活转,怎么还继续在这儿扫地?”

老陈苦笑道:“我除了扫地还能干什么?我现在就是名副其实的孑然一身了。”

以前杨光在的时候,老陈就是负责孤儿院卫生地清洁工,为人老实厚道,却不为人所喜,个个都欺负他,只有杨光和小柔对他十分好,后来小柔被领养后,就只剩下杨光一个能说话的朋友,所以对杨光地感情十分深厚。

杨光道:“如果你不满意现在的生活,我帮你换换?”

老陈拍了拍杨光的肩膀笑道:“我知道你从来不会空口说白话,我信你是真心也是真的能帮我,可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看着这些小家伙成长现在就是我最喜欢的事情,行了不要说我了,你来这里调查什么事情,我能不能帮上什么忙?”

杨光眼中一亮,抓住老陈的胳膊道:“是啊,我怎么忘了你了,这个忙说不定你还真能帮上,老陈你帮我仔细想想,小柔在我来之前,究竟是什么时间身体出现状况的?”

“小柔?这……小柔的身体一向都不是很好,我还真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印象。”老陈将扫帚支着地板皱眉陷入沉思。

杨光提醒道:“是状况明显下降,出现明显的问题的时候,例如休克,或者你想想,出现那种情况之前有没有发生过什么特殊的事情,让你印象深刻的。”

“对了!你这样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一个事,曾经有一个什么制药公司来过,具体的我是不清楚,但我听院长有一次和人聊天说起过,因为他们给了好大一笔赞助费,所以答应帮他们试验一些新药,好像那之后小柔就有些不对劲……我也不知道是不是……”

“制药公司?等等,等等,老陈你说说这个,能不能详细点。”

老陈苦笑道:“我一个扫地的能知道多详细?除了他们那辆车,我就连他们的人都没有见到过。”

“车?车有什么特征?”杨光有些失望。但还是不想放弃。

“嗯……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是有一个标志,不知道有没有用……”老陈一边那扫把在地上比划着,一边道,“就这样,一个圆,里面一个梯形,然后里面又是一个圆,再一个倒梯形。”

杨光看了一下泥地上那个图形,怎么冥想都没有任何一点印象。

“阿光。你们在地上画什么,分国土吗?”

随着莺声燕语,赵露赵欣两个小美人儿凑到了杨光的身边,顿时一阵幽香扑鼻而来,杨光笑问道:“闹够了?”

“什么闹啊,我们是在教导那些孩子。”

“教什么导?别教坏了人家是真。”

“什么啊一一”两个小妮子嘟着嘴巴一人一边拉着杨光的胳膊撒娇不依。

“这两位漂亮的小姑娘是?”老陈看着这两个和杨光十分亲昵的女孩,虽然已经一只脚踏入了棺材,心如止水。看到她们那绝世容光仍旧感觉眼前一亮。

杨光道:“这是我的两个女朋友。这是陈老,以前在孤儿院地时候经常照顾我,还不叫人?”

两个小妮子非常乖巧的娇声齐道:“陈老你好。”

老陈被她们这甜腻的娇声叫得骨头都酥软了。忙不迭的点头笑道:“不敢不敢,两位尊贵的小姐可折煞老朽了。小光哪。你可得对她们好点啊。”

“喂!叫你一声你就倒向她们了?你有点原则好不好?”杨光苦笑。

两个小妮子则是咯咯咯的娇笑起来,犹如乱颤的花枝。

“好了,老陈我们要走了,有空我再来看你,另外,这是我的电话,如果你真当我是朋友,那你有什么困难都可以找我,如果你要顾忌这顾忌那和我客气。那就当我们不认识好了,记住。是任何困难。再见。”

杨光将电话号码塞给老陈,拉着两个小妮子就转身离开了。

“走,我带你们去看看我以前帮姐姐竖立的那块墓碑。”

上次发生了那件事之后,杨光就没有再回到这里,这回正好去把那儿整理一下,该销毁的就销毁,至少不要残破一片在那儿。

傍晚地时候,三人就来到了杨光原本埋他姐姐俞洁骨灰的地方,那儿竟然已经被人清理过了,那时候杨光盛怒之下拍碎的石碑部分,全部都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基座在那儿,旁边已经长满了乱草,只有那株参天古树风采依旧。

杨光静静的站在那儿任凭冰冷的山风拂面,虽然姐姐的骨灰已经没有埋在这儿,但以前只要一来这里就会想起姐姐来,所以他已经变成了习惯性的伤感,只是这回还多了一份莫名的惆怅。

忽有所感,杨光眼光向身边一督,看到赵欣赵露两姐妹忽然就对着那快要烂掉地基座跪了下去,杨光赶紧一把抓住她们地胳膊拉起来,抱到了怀里。

“你们这是干什么?”杨光皱眉问道。

“你姐姐是你唯一的长辈,我们当然要对她行大礼。”赵露偷眼看着她道。

杨光伸手在她们的臀部柏了一下笑骂道:“还没有过门呢,就变你们姐姐了?”

“阿光,你想不要我们吗?”赵欣眼中水汽迷蒙,盈盈欲滴,一副委屈幽怨地样子。

杨光低头在她们的嘴角吻了一下才笑道:“好了好了,也是你们地姐姐,好了吧?开个玩笑都不行,就算是你们姐姐,她骨灰都被我移走了,你们也没有必要下跪啊,你看你们的膝盖,都是露在外边的,这里到处是碎石烂枝,跪下去弄伤了你们膝盖怎么办?”

两个小妮子立刻转悲为喜,感受到杨光的关心和爱宠,心中都是甜甜的,不过表面上赵欣这小妮子却仍旧不依不饶嘟着嘴巴道:“那你干嘛表情还要那么伤心。”

杨光失笑道:“倒变成我的错了?我哪有伤心,我是想起了一些陈年旧事,好了,不说这些,你们也累了,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住一晚。算是对这个地方道别,以后,姐姐就要移到其他地方了。”

杨光在那个基座旁边挖了一个大坑,然后将基座挖出推到那个坑中,再用土石全部埋上,直到再看不出这里有过一座墓碑的任何端倪。

由于夜晚的山风十分冰寒,杨光很快就将帐篷搭了起来,让赵欣赵露先躲到里面,他忙活完了才钻了进去。

帐篷中被两个小妮子弄得暖烘烘的,又隔绝了风。所以她们已经将外衣都脱了去,只是穿着一件小背心和一条紧窄地半透明内裤。杨光脱掉外衣就钻入了被子中将两具温软的娇躯给抱到了怀中。

赵露躺在杨光地身边,枕着他的胳膊,赵欣着趴在杨光的身上,脸蛋贴在杨光的胸口,静静听着有力的心跳。

“你们知道吗?你们没有见过面的白姐姐,其实就是我姐姐的姐姐,也就是说。白绮姐应该也是我至亲的姐姐。”杨光一手曲起抚摸着赵露的侧脸和秀发。手放到赵欣光滑的后背肌肤上轻轻抚动,眼睛却是看着帐篷地顶,声音缓慢而悠远。

赵露柔声道:“这些你和我们都说过了。阿光,你不要担心。白姐姐就是太在意你,害怕出现她不敢面对的结果,所以才离开的,我相信她总会有一点忍不住对你的思念忽然就会出现在你的面前了。”

赵欣娇声道:“就是,如果是我,打死也不离开。”

杨光被她逗得笑了起来,微微将她拉起一些,轻轻的吻上她柔软芬芳的娇嫩樱唇。

这一夜三人就这样相拥而眠,杨光最多就只是吻她们的唇。她们地眼睛和小鼻子,没有再要她们地身子。虽然她们有功夫的底子,但那样剧烈的程度却不是她们这种娇嫩少女能挨地,爬山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出现不良反应了,杨光当然不会在这种时候还不顾她们地身体只图自己一时的痛快。

第二天起来,两个兴奋的小妮子又要拉着杨光陪她们游山玩水,杨光也是正有此意,于是一拍即合。杨光知道她们那个新闻已经传了回去,但没有她们却不可能开播,不过他却一点提醒的意思都没有,就算不播又如何,难得她们忘乎所以的快乐欢叫,他不想她们那么快又变回别人眼中的女强人。

然而他们可以故意忘记这事,报社的人却不会,当赵露手机响起,她的脸色就晴转了多云,走到一边接起。

“嗯……我知道了,你们先把前期的筹备好……放心,我们会赶到,就这样。”

走回来地赵露脸上还残留着之前的冷酷痕迹,杨光调侃道:“露露酷酷地表情也很性感。”

赵露的脸蛋一下就红了起来,那残留的痕迹一下子消失于无形,扑入杨光的怀中带着哭腔撒娇道:“讨厌讨厌,我就想呆在你身边不想离开。”

杨光将赵欣也拉到怀中,抱紧她们柔声道:“傻丫头,等你们过门了,我们一辈子都要在一起,时间大把,别不高兴了。待会我们一边玩一边回去,反正你的节目明天才开始,只要明早赶得回不就行了?等下我亲手烤两只红薯给你们吃好不好?”

“真的么?”两个小妮子立刻阴转多云,多云间晴,然后万里无云。然而她们脸上的笑容还没有扩散到整张脸,杨光的手机却又响了起来,她们的笑容立刻就僵在了脸上,一脸紧张的看着杨光。

杨光看来看来电显示,是辛桐彤,于是他投给她们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接起了电话。

“桐彤怎么了?”

“嗯,阿光,我今天就过雅山市和你们汇合了,你在哪儿?”

“我现在和露露她们在猫儿山,下午才回去,不如你预晚餐的时间到吧,在雅凯大酒店三楼的餐厅等,谁先到谁就先点东西,好么?”

“好吧,那就这样。”

这小妮子的声音竟然无比的正经,不说撒娇,连一句亲昵的话都没有,很显然绝对是老妈在身边,杨光嘴角扯出一丝笑容故意奇怪的道:“桐彤你怎么了?语气怪怪的,不舒服吗?”

“没有,我哪有不舒服?”

“那就是你生我的气?”

“没有了!”

“那你证明给我看,来,亲一下。”

“不要,无聊,幼稚!行了,我挂了。”

杨光的语气明显“不高兴”起来:“真的不亲?那算了,当我没说过。再见!”

辛桐彤忙叫道:“不许挂!你……你等等……”然后那边一片静寂,杨光知道小妮子是按住了话筒。

过了五秒,里面又传来了她的声音,背景声音听起来又安静了许多,不知道躲到了哪儿。

“阿光,你还在吗?”

“在啊。”杨光淡淡道。

“你……你生气了?我是因为……”

杨光打断她道:“那你亲不亲?”

“好嘛,亲还不行么?”

“等等,打开视频,干嘛要关着。”

一秒后,辛桐彤绝美的玉容出现在了手机的屏幕上,同时,她也看到杨光看着她笑吟吟的脸。

“你……你……”

杨光笑道:“你跑房间里了?一开始就在房间打不就好了?偏偏装什么大方在老妈面前打。”

辛桐彤瞪大眼睛看着杨光,过了一秒才反应过来不顾一切大声道:“好啊,臭阿光死阿光!原来你耍我!你……你,你过来,看我不咬死你!”

“嘘~”杨光比了一个禁声的手势,“你妈在大厅,你妈会听到。”

辛桐彤一下就变成泄了气的皮球,压低声音咬牙切齿的道,“哼,你给我记住。”

杨光笑眯眯的道,“那你还亲不亲?”

“不亲,亲你个头!”辛桐彤抛过来一个大大的白眼。

“你确定不亲?我最后问一遍哦,不亲我可就挂了。”

看到杨光作势真的要挂掉了,辛桐彤明知道很有可能要被作弄,还是喊住了他,咬着嘴唇,粉脸羞红,对着屏幕上的杨光“叭嗒”的亲了一下,杨光也回吻了一下,才收了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