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五百四十四章【尽吐心声】

杨光心中一喜,真的是那个标志的制药公子所为,因为在红林的本源反应都一样。小柔和上次言行一夫人的毒素都属于没有完全成熟的,有许多混合毒,这次的却很纯粹,也因此,杨光不需要施针直接用内力就能将髓中的毒素清理干净。

说做就做,内力加强,运转三个周天,全部毒素立刻都被消融得干干净净。

两女睁开眼睛的时候,感觉世界仿佛都不同了,她们不可思议的看着杨光,杨光笑道:“你们应该感觉到了吧?那不是纪觉,恭喜你们恢复自由了。”

“啊!”两女大叫一声,互相用力抱在了一起,全身因为激动而颤动不己。

“你们既然去过俱乐部还有夜总会的白金会所,那么里面的情形你们应该很清楚了吧?”杨光等她们激动情绪平复下来了,才问道。

两女点了点头,巧可忽然道:“零,你真的要去对付龙然?算了吧,你一个人势单力簿,他们黑白两道通吃,手下能人又多,我怕……”

杨光好笑道:“治好你们了,就知道担心了?前面不是巴不得我去毙了龙然吗?”

两女尴尬的笑笑,小珂道:“对了,华蕊姐也是和我们一样的,你能去帮她也治好吗?”

杨光微笑站起来,这时门口忽然微微响动了一下,一个人影一晃,小珂和巧可十分敏感,紧张得一下跳下床惊道:“谁!?”

杨光拦住她们笑道:“不用怕,是苏辛。”

过去帮熟睡中的华蕊清除了毒素,杨光走出客厅,看到苏辛一个人坐在沙发上静静的发呆,不知道想着什么。

杨光刚想过去。却看到她忽然身子颤抖起来,而且越来越严重,最后竟然变成了风中的杨柳。双手抱头,脸上的表情十分痛苦。

她猛然站起身,踉踉跄跄的冲回房间,一边走一边不住的剧烈喘息着。精神仿佛还有些恍惚,就连站在一边的杨光她都没有看见。

杨光皱了皱眉,想了想,也跟上了三楼,推了一下门,已经锁上,他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手掌按到门锁地地方。内力一吐,咔嚓,门开。

推开门向里一看,就连杨光都有些惊讶——苏辛竟然正在吞云吐雾。

杨光鼻翼微微动了动,眼神一闪,几步跨出一把将苏辛嘴上叨着的烟打掉,怒道:“竟然吸毒!?你疯了?”

杨光的惊讶是有理由地,现在社会发展到这样,由于很多方面的原因。已经没有多少人贩毒,原因很简单,利润太低了,风险大利润低,白痴才会做,而且大多数现在还玩这玩意的都只是嗑一些HGH粉或者摇头丸增加一些玩闹的兴奋感而己,那些高纯度地玩意都没人碰了,碰的人除非是傻瓜。

可苏辛怎么看都不太像傻瓜的样子。她现在的样子更像一个看到一块美味可口的炸鸡饿了三天两夜受尽饥寒交迫的人。

“给我,给我!!”苏辛发疯一般爬到地上,用颤抖的手捡起那根白色的烟,颤抖着塞入口中。

杨光嘴巴动了动,手微微抬了抬,最终却没有任何动作,也没有说任何话,只是静静看着她。那只白色地烟冒出的烟雾也是白色,这让杨光联想到坟墓上挂着的白布。

吸完了整一只烟。苏辛急促的呼吸才慢慢平复下来。

她低着头,完全不敢抬头看向杨光。一只手抓着床单,指节已经发白,房间中,除了她虽然平缓却十分不安的呼吸声,就再也没有其他任何声音。

杨光静立了一会儿,忽然叹了一口气道:“小姐,对不起,我不该闯进来,我走了,你好好休息。”

苏辛听到杨光那一声叹息,一惊抬头,却正好扑捉到杨光转身那一瞬间,眼中失望神色。

“零!你听我说……”苏辛从**跳了起来。

“小姐,你没有必要向我解释什么,我只是你的保镖而己。”

杨光头都没有回,手刚放到门把上,背后却传来苏辛抽泣的声音。

“为什么你愿意听小珂和巧可说却不愿意听我说?她们可怜,可我就很幸福美满吗?我在欧洲出道,小有名气之后到亚洲发展,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我没有后台,全部都是靠自己打拼,我也想不要成天板着脸,可以每天微笑面对每一个人,可是我不作出一个女强人地姿态,我可以走到今天么?我也想和你,和很多人成为朋友,可是我害怕,我受过一次伤已经够了,再来一次我不知道还能不能爬起来……”苏辛的声音不像小珂她们随着内容跌宕起伏,时而高亢愤怒时而低回悲伤,她只是平淡的说出这番话,但听在杨光耳中却让他感到更是心酸。

他在心中叹了一口气,将放在门把上的手收回,缓缓走了回去,拿出几张纸巾递到她的面前。

苏辛接过纸巾,却没有擦,只是握在手上,缓缓的开口道:“我刚来北府成立公司的时候,真的好辛苦,那时候有一个优雅地绅士出现在我面前,帮了我很多很多的忙,我以为他这样是有目的的,但他没有,他只是单纯的想帮我,没有要求任何的回报,之后我们成为了朋友。”

“我对他很感激,也很信任,公司很多运作都是他帮我出的主意,甚至公司的财务都是他介绍的人。很长一段地时间,我们相处都非常的愉快,但前段时间,他慢慢就透露出了想追求我地意思,我虽然谈不上对他有多动心,可是想想找到一个真心对自己的男人也不容易,心想就这样嫁掉也不错,毕竟自己也不小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非常非常偶然的机会,我却偷听到一个天大的秘密。这个男人根本就是龙然的走狗,他接近我就是为了帮龙然将我弄上床,他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假的,都是骗人的!”苏辛说到这里眼泪又涌了出来,但她依旧没有擦。

“晚上我喝了很多酒,他来找我的时候我那时候太过激动。什么都不管就揭发了他的丑恶嘴脸,痛骂了他一顿,他跑了,那是我最后一次见他。第二天,我公司地财务也卷钱跑了,还有一个他负责的项目也被故意搞砸,那个项目十分重要,一下就让公司陷入了困境。财政赤字高高挂了起来,这还不够,第二天,我就发现我竟然染上了毒瘾,可我竟然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偷偷给我下的毒,那个男人的名字叫做……”

“许华锋。”杨光脱口而出。

“你怎么知道?”苏辛猛然台头惊异地看着他。

“你那次喝醉后喊过他的名字。”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会梦呓中喊他的名字!?这不可能!?你骗人!”

杨光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她是误会了才会反应那么激烈,忙拍了一下她的肩膀道:“你不是单单喊他的名字,你还加了很多倒如禽兽,王八蛋之类的形容词。而且当时你的表情十分狰狞。”

“那,那我那时候的样子不是很丑?”听杨光如此说,她地第一反应竟是想到自己难看的样子,脸蛋还微微红了一下。

杨光被她忽然的娇媚敲了一下心脏,忙转移话题:“我骗你的,其实那时候那么黑,我根本看不到……那后来呢?”

“那之后……龙然见阴谋败露,就干脆明着以帮公司度过危机逼迫我就范。并进行暴力的骚扰手段,就像现在这样,这时候正好你就出现了,你处处透着神秘,试问惊弓之鸟的我怎么样信任你?”苏辛抽噎着说完,终于开始拿纸巾擦眼泪。

虽然现在的苏辛发丝凌乱,面容憔翠,但尽吐心声后,一直紧绷的脸却是完全的松驰了下来。仿佛一个紧紧束缚她地无形之绳被无声切断,周身舒泰。反映在脸上则是仿佛多了丝丝生气,加上此时她梨花带雨的俏模样,竟是有一种迷离的美,和平时化妆出来的冷艳是完全不同的一种感觉。

苏辛是个大明星,是公司的老板,她早就习惯了保镖只要执行好她的命令的原则,即使她没有经历过这些,她如此对杨光也没有任何可非议地地方,毕竟,你只是一个保镖而己。可如果苏辛没有错,难道是杨光错了?

杨光不想再陷入感情的纠葛,所以不想过多的介入到这次的事情当中,他只想完成好自己的任务,同时秘密调查轮回和那家曾经害了小柔的制药公司,这也没有什么错吧?只是,事情的发展却往往不会按照某一个人的意志为转移,杨光生硬的态度以及超卓的身手,还有他处处透出的古怪都引起了苏辛地注意,而苏辛现在向杨光透露了心中的苦闷后,杨光还能对她完全置之不理吗?

第二天,杨光开车送苏辛来到公司。经过昨晚的深谈,两人之间原本的一些误会被消去,关系也更近了一步,那是当然的,自己心底的秘密都告诉了人家,自然而然的,就会生出一种亲近的感觉,可以看得出来,苏辛面对杨光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放松了很多。

杨光并没有要求她立刻戒掉毒,也没有说能用自己的医术帮她什么,只是告诉她,只要她愿意,他愿意帮助她一起面对。

实际上,苏辛所吸的,也不是那种纯度很高的,就是比一般的厉害一些而己,苏辛戒不掉,一个方面是她是一个女孩子,以前也很少在这个方面吃什么苦头,加上没有什么朋友亲人的温暖,哪里有勇气去面对那毒瘾发作时候的噬心痛苦?

她说她一定会戒掉,但希望是龙然的事情结束后,因为她需要一心一意的对付这个毒魔!杨光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用内力帮她调理了一下身体的机能,让她被伤害的程度大大降低,并适当的修复她损伤的经脉和濒临倒塌的身体健康状况。

这也是苏辛今早看起来气色好了很多地原因。

当然,她的憔悴以及长期积累下来的毒害不是随便用内力洗一下就能痊愈地,因此她并没有忘记化好妆出门。公司的人见到他们的性感大美人老板的时候,无论男女都是眼前一亮,虽然细看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差异。可感觉就是有些不同了,而且是向着好地方向发展,这是好事。

专业的保全人员已经就位了,所以即使暴力事件频频升级。但经过雷夜亲自训练的一批保全人员却没有能让他们讨多少好去,不说像原来随便吓吓就能将人吓跑,惹毛了他们还可能人没几个人能完整回去。

杨光在苏辛处理公司事务的时候,仍然是老样子,在休息室扮演石雕,小雅也仍旧时不时过来冷嘲热讽几句。

倒在公司里面的职员开始有些不一样了,毕竟杨光的威猛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对英雄的崇拜让他们对他的关注度大大地提高。

他们通过周密细致的观察。发现老板的这个保镖看上去虽然酷酷的,但其实脾气应该不坏,而且有时候呆呆的样子也很可爱,于是大家就从原来的窃窃私语到有胆子比较大的——女孩,出动来试探。当然是女孩,而且是十分漂亮的女孩,艺人部门的一个现在很红地新人小美女。

“你好,我叫涟漪。”涟漪脸上的甜美笑容仿佛涟漪一般犷散。

她假装到休息室磨咖啡,然后和杨光攀谈。虽然杨光回应并不热烈,但至少她摸清了一件事,他很好说,怀着有些忐忑和兴奋的心情,涟漪请求杨光帮她一些忙,没有想到杨光很干脆的答应了。

于是,越来越多的人来接近杨光,很快的。他的人气短短几天就直线上飙,直追绝对的第一名苏辛紧随其后,他们倒也不会经常找一些无聊地因头来烦杨光,只是大概聊过两句之后,就当作是有些熟了,见了面还会笑着打一个招呼,有时候,苏辛都未必有这种待遇,不是她比较可怜没人爱。是有些人不敢。

苏辛看到杨光和自己公司的职员相处不错,她由衷的笑了笑。和那些大牌的不来电,他倒是和一般的人相处得比较来,真是怪人。

苏辛对此并不以为然,但某天一个阳光明媚的早上,跑到公司来的华蕊小珂和巧可却让她为然了很久。

三个她的好朋友来找的不是她,而竟然是杨光。

四个人把休息室地门一关,也不知道在里面说什么,谁也不让进,还好走的时候还来和她打了招呼,否则她就够郁闷了。郁闷虽然没有那么郁闷,但想到三个好朋友都对刚才会面杨光地事情守口如瓶,而且走的时候个个红光满面就像恋爱中的女孩子,她就不能释怀了,越想越感觉不是滋味,就叫了杨光进办公室。

“零,你什么时候和她们关系那么好了?”杨光一进来,苏辛劈头就问。

杨光嘴角一抿道:“你是吃她们的醋,还是吃我的?”

苏辛一愣,杨光这样和她讲话就算不是第一次,也是前三,难道有什么高兴的事?想到刚才三个大美人离去时候的笑容,她立刻虚火上升:“神经!快说,你们神神秘秘的搞什么鬼?”

“没什么,她们就是来道谢的。”杨光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就这么简单?”

“这其实并不简单。”

“你是说……你真的把她们那个毒素清掉了?”

杨光知道苏辛那天晚上在门外都听到了,也不隐瞒,点了点头。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他们那种药物你都能解开……”苏辛看着杨光一脸的震惊,那天晚上没有听得真切,还以为杨光是安慰她们,哪里知道竟然真的治好了,还是那么容易……

如果这个事情传出去,那龙然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要他的命!苏辛猛然想到这个,下意识的就四下张望,一脸的紧张。

“不用看了,这里我都检查过了,没有任何窃听设备,隔音也很好。”杨光嘴角又挂上了一丝笑容,“不过还是谢谢小姐的关心。”

“谁……谁关心你啊?”苏辛的俏脸微微一红。

忽然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小雅的声音:“苏辛姐,苏辛姐。”

听声音似乎有些急促,苏辛丢给杨光一个待会再找你算帐的眼神,然后开门让小雅进来,杨光出去和小雅错身而过的时候,小雅狠狠瞪了杨光一眼,却被杨光的一声冷笑逼了回去。

虽然墨镜挡着眼睛,但杨光冰冷的眼神如有实质,在那一瞬间仿佛穿过墨镜,刺入她的眼睛,小雅赶紧将目光收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