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光爱人

第五百五十九章 【日光倾城】(大结局) 中

黎采颖等人由于全部吞食过杨光地定位信号发射器,所以杨光要找到她们并不是一个难题。

跟着指示,杨光带着宁汐和唐纤纤直接就来到了电网中心厂区中,一个十层高地指挥塔。这个塔楼的岁数绝对不小了,到处是斑驳的岁月痕迹,而且从破损的墙壁上可以看到塔楼的中心内部竟然全是机械地齿轮结构,只是到处都是锈迹,不知道还能不能转动。

根据电脑指示,黎采颖等人被关地地方就是这个塔的塔顶,杨光一口气冲到第九层,就停住了,柳无凌一个人抱着胳膊站在了通向塔顶的唯一小门处,冷冷凝视着杨光。

“杨光,你我的一战是不可能避免地。”

“裴涩琪呢?你把她怎么样了?”杨光脸色一变。

“哈哈,不愧是多情种子,在这个时候竟然还在关心女人,放心吧,她没事,那个阵法也的确厉害,只是想困住我还没有那么困难,我们的决斗是公平的,不会让你分心。”

“公平?”杨光冷笑,“除非你让范本原那个贱种将我老婆全放了。”

“我只能做到尽量公平,这条恕我没有能力办到了。只要你能打败我,我就告诉你进去的方法,如果你直接闯入,我不能保证那门上会不会装了什么连着你老婆身上的机关,门一开,她们也挂了就非常不好了。”柳元凌慢慢的拿出长剑,邪魅一笑,“观在,我们可以开始了么?”

“无耻,人渣!”唐纤纤骂道。宁汐蠢蠢欲动。

杨光伸手拦着她们,“你们去寻找一下有没有什么方法打开门或者其他地路,记住,不要用暴力手段。”

两女点头退开,杨光和柳无凌面对面。

二度交手,失败的人敢于再次挑战,那就说明他已经有了突飞猛进,有了必胜的信心。

杨光不打算进行什么试探,他白己将自己的速度提高到最怏,闪电一般就欺进了柳无凌一步之内,手脚并用狂打猛踹,柳无凌功力突破了瓶颈。己经今非昔比。但依旧被杨光的速度吓了一跳,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长剑的攻击范围,只能立刻进行硬碰硬的防守反击。

砰砰的拳掌相碰声连珠炮般响起,两人以快打快,电光火石之间已经交换了上百招,柳无凌被杨光密集得仿佛格林机关枪一般地拳脚打得不住后退,眼看就要迫近台边。

第九层地平台边上没有护栏。下面就是中心的一大雄锈迹斑驳的机械齿轮,就算齿轮没有转动。摔下去也依然够呛。

柳无凌一脚踏空,忽然爆喝一声,满头长发直直被自己的气劲打得竖了起来,长剑上金光爆闪之间,轰一声巨响。

柳无凌踏回实地。杨光连翻两个跟头向后退出十几步,一条血迹从胳膊到胸口隐现。

杨光看都不看白己的伤口,只是盯着那把散发金光的长钏。

“不好意思。我已经可以任意催发剑气。”柳元凌冷笑。

“原来,你是柳家的后人。”

柳无凌地呼吸微微一滞。杨光己经再次揉身而上,这一次,他的手上闪耀着一黄一白两道光芒,黄地是火。白的是冰。

瞬间两人又纠缠在了一起,但这次柳无凌显然有了防备,没有让杨光散得太近,金色长剑展开一套炫目的剑法。将杨光圈了进去。

空手入白刃。一般靠的就是身形的敏捷和预测来进行腾挪闪避,抓住别人招式用老地机会一举将兵刃夺下,可柳无凌这种级别的高手怎么可能会有招式用老的时候?所以杨光用地也不是空手入白刃,他用的是空手碰白刃。

柳无凌地每一剑几乎都没有劈空,当然。也没有劈到杨光的身上。

只是和杨光被一团火以及一团冰包围的手不断的相碰。

杨光地手不仅快,而且每一根于指都是夺命的武器,这一点很多死在他手上的人都深有体会,这一次。他的手依然快,但却没有硬碰长剑,而是每一次出手都带着一条诡异地弧线,圆转如意。

空气中金光与一黄一白两团光纠缠闪耀,煞是好看,柳无凌却是暗暗叫苦,杨光地手上全是粘劲。而且那该死的弧线攻击法不断的泄掉他剑上的力量,让他每一次的攻击都要花上比一般多上差不多一成地力量,这点力量虽然好像有些微不足道,但长久下来,就是他致命地败因。

柳无凌是高手,这一点他自己也看得十分清楚,所以一声龙吟过后,他的长剑猛然荡开杨光的公司,连续后退拉开一点距离,眼观鼻鼻观心,长剑斜引,一股力量以他的眉心为基点爆闪而出,灌注到了长剑上,剑上地金光也跟着暴涨起采,仿佛一支激光长剑。

“呼一一”柳无凌甩力洋吸一口乞,爆喝道:“龙噬追魂,斩!”

无数道带着弧线的金光脱开长剑,无差别射向杨光,引起宁汐和唐纤纤两声惊叫。这样威力巨大又快逾闪电的剑气绝技,如果换做她们,只有等死的份,柳无凌的实力提高得太过可怕了……

但是杨光不是宁汐,也不是唐纤纤,他就是杨光,独一无二的杨光。

在柳无凌凝聚剑气的时候,谁也没有发现杨光手上地黄白两色逐渐的黯淡下来,实际上那不是因为受损,而是杨光正在将力量压缩,他的双掌一合一揉,再打开的时候,两手之间的虚空正飘舞着一个仿佛外面有闪电的光球,一半是火焰,一半是冰霜,正以非常快的速度旋转着。

金色的剑气挥洒过来,杨光的手一扬,没有爆喝,没有喊出招数的名字,就这样随手一扬,光球闪耀而出,空中遇到纵横而过的剑气,竟然产生一股狂暴的磁场,将所有的剑气全部吸引到了它的身上,就像一个宇宙黑洞。

夹带着些微金光的光弹眨眼之间就飞到了一脸不可置信的柳无凌面前,他奋起最后所有的力量,金色长剑金光暴涨之下,狠狠的斩在了光球之上。

轰!!一声闷雷巨响,不知道触动了什么机关,那些锈迹斑斑的齿轮竟忽然咋咋的转动了起来。

光芒散去,柳无凌的长剑片片碎裂,暗淡无光,柳无凌的嘴角不断的流出血液,面若金纸,一双手不断的颤抖着。身子摇摇欲坠。显然,他败了!

唐纤纤和宁汐一起跑到杨光的身边,杨光道:“我没事。”

“进去地方法我们没有找到,好像只能走那个小门。”

柳无凌一阵咳嗽,咳出一大口血,正想说话,密集的脚步声传来,却是去政府大楼保护的武林同道来了。一百多人挤入这个不算很大的平台.显得十分拥挤,但这一百多人却无一不是精英中的精英,还包括了隼,罗太明,愚明等超级高手,柳无凌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希望。

“告诉我。怎么进这道门。”杨光淡淡道。

柳无凌看着杨光和一群武林中人,忽然喃喃自语起来,“没想到,没想到我还是败了,为什么我那么努力。最后还是败了?为什么?”

杨光淡淡道:“你肩负的东西太多,有时候,压力可以让人突飞猛进,但是过重的压力,只会将你个人压垮!你还记得我几天前和你说的话吗?正是柳家地后人这个身份,让你如此的凄惨收场,你是一个在仇恨中成长的男人。”

杨光的话一出,那些武林盟的人立刻一阵窃窃私语。柳家是百年前的一段秘闻。据说是柳家的家主创出一套十分恐怖地金色剑芒的剑法,其他的家族怕柳家一家独大,就设计陷害他们的家族,故意让柳家和魔教火拼,最后他们坐收渔利,虽然一直都说柳家的英雅之家,其实只有柳家地幸存者知道,他们被当成了牺牲品!

杨光的话忽然转趋高亢,“你以为只有你背负着什么国仇家恨吗?你以为只有你肩膀上才有千斤的重担吗?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肩上的压力一点都不比你的差。甚至可能要比你厉害百倍,可是……我却背弃了我的使命和肩上的重祖。”

“为什么我一出生就要背负这样那样地使命?我为什么就不能有快乐地童年?我和很多人不同,我选择了放弃,也许每一个人都感觉我可耻,感觉我懦弱,没用,对不起列祖列宗,可是……”杨光这些话似乎埋藏了很多年,说的时候竟然有些哽咽,他扭头看了看两个一脸温柔看着自己的心爱女孩,声音慢慢平复下来:“可是,我讨厌那样的生活,我不能为了所谓的一些虚无飘渺的使命和责任,就去胡乱杀人,就去不择手段,我还有我要保护的亲人,有我至爱的女人,我要和他们好好的生活,幸福的过你辈子,难道我地祖先不希望我这样吗?如果不希望的话,他们不配做我的祖先,因为他们的自私,那么我也自私,有什么错?”

唐纤纤和宁汐一人一边抱紧了杨光的胳膊,她们和杨光心灵相通,此时更能深刻的体会到杨光心中的那种悲痛和无奈。

所有人都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柳无凌愣愣的听完杨光的话,忽然睁大眼睛看着杨光,满脸的不可思议,“我知道了……我知道你是谁的后代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难怪……难怪……这样的你都能放下仇恨,放下使命,哈哈……哈哈哈哈……好好,为什么我就没有你的勇气呢?我终究还是输给你了,彻底的输给你了。”

杨光深吸一口气,目光重新变作冷冽,看着柳无凌道:“柳兄,现在回头,还不算晚,告诉我,怎么进这道门,我要救回我深爱的人。”

柳无凌点点头,刚想说话,人群中猛然冲出一个身影,件随着一阵疯狂的哈哈大笑,拦腰抱住已经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柳无凌,从平台边缘掉了冲了下去。

“沈天震!”杨光惊呼一声,身子飙射而出,下面全都是轧轧滚动的齿轮,没有丝毫反抗能力的柳无凌和抱着必死决心的沈天震下去,必定会被搅成肉酱!

杨光甩出不知道从谁身上摸来的一根鞭子,直向两人追去,沈天震上次与柳无凌决斗受创甚重,也是凭借一股子悍勇劲头才得以将柳无凌抱住.但析无凌的伤势显然比沈天震重得多,无论他怎么挣扎都感觉无济于事。

眼见两人就要被卷入齿轮搅得粉碎,忽然一柄飞刀奔雷一般闪现,没入了沈天震的胸膛,沈天震一声惨叫,柳无凌感觉他紧箍着自己的手有一丝松动,用力一挣就挣脱了束缚,正好杨光的鞭子也到了。一下缠绕在了他的腰上。

杨光正要上提,哪知道沈天震生命力着实强盛,最后一瞬间还伸手抓住梆无凌的脚,他并没有想抓住他的脚活命,他只是将他的脚一荡,挂向了近在咫尺地齿轮,他着带着一阵毛骨悚然的大笑坠入了楼底!

柳无凌能挣脱出来就不错了,人在空中更没有借力。双脚被沈天震的一甩之力荡进了两个巨大的齿轮之间……

“啊!!”一声惨叫从柳无凌口中传出。

齿轮的滚动没有停止,血水不断浮出,他整个人也被那轧轧的声音卷入深渊……如果继续下去,不仅他的双腿,他整个人都会被扯进齿轮被碾成肉酱!

上面很多见惯了血腥的武林人都不忍看这血腥地一幕,有好几个灵醒的已经在寻找开关,可这种不知道多少年前的货。根本没有人懂,这个地方又大,找到开关柳无凌骨头都没有剩下了。

杨光手上的长鞭被绷得笔直,口中喝道:“柳无凌!!”

柳无凌惨叫不绝的脸庞上写满了痛楚,他的眼神本已经涣散。听到杨光这一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忽然狂吼一声,从自己的身上抽出一只匕首,手一挥之下,双腿从膝盖地地方分成了两截,杨光的手一紧,运劲一甩。就将柳无凌扯了上来。

他的脸已经痛得变形。将他放到地上,杨光直接就点昏了他,迅速帮他止血后,用内力护住了他的心脉,再找来一些布帮他包扎了腿部的巨大伤口。

“找个人送他去医院。”杨光叫道。

罗太明出来道:“送他去了医院,谁告诉我们怎么进去?”

他地话音刚落,一个声音就在他们头上响起。

“哈哈哈~非常精彩,太精彩了,这是我看过最漂亮也最凄美的决斗了哈哈,要进来其实很简单。我开门就行了。”原来上面是一个摄像头,声音也是从那里发出,“不过记住,只能杨光一个人进来,如果多一个进来,我不介意让一个生化人和一个绝世美女**一下看看能生出什么怪物来,哈哈~”

话音才落,小门打开来,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然后看着杨光。

杨光站起来分别吻了两个已经溢出眼泪的女孩,轻声道:“相信我,我没有做不到的事情。”

两女什么都没有说,如果杨光死了,她们也绝对不会独活,她们不说,因为她们知道,他懂,这就够了。

杨光拍了拍隼的肩膀,看了一眼紧靠在他身边的杨依,然后一个闪身就钻入了小门之中,门在他过去之后,砰的一声又关了起来。

塔顶并不是露天,所以看不见天空,但塔顶还是十分巨大的,足足比楼下大了三倍。杨光走过一条通道,进到这个大厅,就看到了范本原和他几乎所有地生化人集中在这里,当然,同时也看到了黎采颖众女。

她们全部在那些超级生化人地手里,和范本原一起站在二楼。

二楼其实就是一个空中的小平台,距离杨光很远,杨光要有什么动作,他们足够时间做出反应。

“杨光,…不得不说,你很厉害,…看了你和柳无凌决斗,…承认,我已经不是你的对手。但现在,你还是要听我的。”范本原嘎嘎的笑了起来。

杨光没有理他,只是看着自己的一帮宝贝,一个个看过去,然后满是愧疚的柔声道:“对不起,害你们受委屈了,到时候干掉了这个王八蛋回去后,我任凭你们惩罚好不好?”

姑娘们一个个紧紧咬着嘴唇,强忍着不让眼泪留下来,却只是摇头。

“你们乖乖的,在旁边看我收拾坏蛋,不要乱动。”

“哈哈~我没有听错吧?你是不是被柳无凌打到了脑袋了?你现在凭什么和我斗?没有你,政府什么都要被我控制下来了,我现在只需要拖时间就能实现我的一切愿望,你呢?”

“废话少说,你要如何,划下道来吧,看你这个老太监也不会有什么好主意。”杨光看向范本原,眼中的柔情换成了不屑和嘲讽。

范本原城府甚深,但看到杨光地眼神还是忍不住心头一阵大怒。

“好!我今天就要看看你这个情圣究竟有多有种!”范本原指着杨光斜前方的一个仿佛太空舱的巨大仪器道,“这个是我们最新研制的产品,叫做噬魂。只要你能在里面坐上半个小时还不死,我就放了你的女人.当然,要等到政府向我妥协了才能让你们离开,如果我的计划失败,你们一样要死无葬身之地!所以你只能祈祷我的计划成功哈哈~”

“半个小时?”

“放心,我绝对遵守信用,而且也不是让你进一个必死地局。听说过水滴滴死人的故事吗?一个人被绑着关在一个小房间,然后在他的手上割上一刀,接着就在下面放一个桶,让人拿水滴不断在里面滴,而那个什么都看不到的人以为这是自己的血一直不停的滴,结果活活的就这样吓死了。同样的,这十仪器实际上就是一个幻觉仪器。让你产生水滴是血滴地幻觉,换句话说,就是对精神的攻击。”

“你看看仪器的旁边,那有几个我原本的手下,还有一个是周泰的老头子。他们都是经过噬魂十分钟就死了,我想你的精神力不会比他们差吧?哈哈哈~”

“笑个毛啊,一般这个时候笑的傻X最后都是失败收场地。”杨光不屑的撇了撇嘴,气得范本原差点想下命令直接宰了杨光,但他还是忍住了.做成这个机器开始,他就已经想看看杨光坐在里面究竟会想什么,然后怎么死的。他可不能放过这次唯你的机会。

“我答应你了。”杨光的话一出口。众女再也忍不住叫了起来.南宫舞和辛桐彤更是破口大骂范本原。

范本原青筋暴怒,猛然移动到南宫舞和辛桐彤面前,一人掌了一个嘴巴.巴掌清脆,瞬间两个女孩绝美地脸蛋上就多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巴掌印。

杨光一动都没有动,忽然从怀中拿出一个方盒子放到地上,冷冷的道:“这是联邦政府的秘密武器R4,爆炸的威力可以夷平整个电厂,如果你再动一下她们。我就玉石俱焚,我有和我的老婆一起死的决心,不信你可以试试。”

众女此时都表现出了她们的坚强,就是宁海琴和小田诗织都收起了眼泪.坚定地看着杨光,用眼神告诉他,她们愿意和他共赴黄泉!

范本原想不到杨光会来这一手,他虽然不是贪生怕死地人,但计划就要成功的前夕,为了动**几下女孩导致玉石俱焚,亏的是他自己。

他干笑了两声,道:“我只是想告诉你,不要挑战我的忍耐限度,既然你答应了,我也发誓绝对遵守诺言,而且不再动你的女人你根毫毛。”

杨光冷冷的看着他,久久才道:“怎么弄?”

“你进去舱中,坐入合金椅子,椅子会暂时将你锁住,半个小时后放开。”

“好!”杨光脱下衣服,打着赤膊,手一揉,那衣服就被一团火烧了起来,他把衣服随手一扔到地上,转身就想进入舱门。

“不!”黎采颖泪流满面,忍不住叫了出来。

杨光回身看着她,微微一笑:“采颖姐,我的精神力你还不相信吗?就连裴涩琪这种祸水勾引我都没有上勾,放心吧,我会安全的。”

范本原看不得他们在这里爱来爱去肉麻,冷笑着打断道:“这种仪器会寻找你脑海中你最在意的事情来进行攻击,倒如你最爱的女人是这个小妞,你脑海中可能就会生成她和别地男人在**颠鸯倒凤的样子,你最疼的女孩,也许就是背后刺你一刀的凶手,你最敬爱的人,也许会背地里干了你的女人,哈哈哈哈~过瘾吧?你能承受住最爱的人全部背叛的打击吗?你能承受住你最爱的人亲手将宝剑刺入你的胸膛吗?仪器会让你昏迷过去,这些事情让你根本感觉不出是幻觉,我看你怎么熬过去。”

杨光扫视了一遍所有女孩,忽然灿烂的一笑:“如果是这样我就放心了.我打死不相信你们会这样对我的,如果你们这样对我,那你定是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