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楔子 杀手两戒

杀人要干脆利落,万不可拖泥带水,能趁人不备就趁人不备,能先发制人就先发制人,能一招毙敌就一招毙敌,能赶尽杀绝就赶尽杀绝,什么白衣胜雪、绝巅比武、武林规矩、江湖神话,全是瞎扯淡,杀手又不是戏子,演这些花招图这些虚名给谁看?

顶尖杀手只有一个标准:活下来,而且活得久。

历代“独步王”都是这么教育后人的,如今,上官伐也用同样的话教育自己的儿子们。

杀手第一戒,戒明。出手要有把握,尽可能占据天时地利,躲在暗处就是最大的优势。

即使你的目标是一位半身瘫痪的乞丐,你也要把他当成绝世高手对待,悄悄靠近,从背后一刀杀死。

你觉得丢人,是不是?没错,那个乞丐不丢人,他已经是死人,还有百分之一的可能真是一位绝世高手,化装成乞丐骗你进入圈套的。

所谓“兵不厌诈”,打胜仗的将军才是良将,谁管他用了什么手段?尤其是他手下的兵卒,更得感谢主帅的不择手段,因为就靠着这些阴谋诡计,他们才活得好好的,有机会享受胜利的果实。

伟大的将军永远只从敌人的后方和侧翼发起进攻,自大的蠢货才天天念叨着决一死战。

杀手不是将军,所以他要比将军还要更狡诈更阴险更无情。

曾经有这样一位高手,世家出身,武功卓绝,从少年时期就罕逢敌手,登门求教的人甚至需要提前预约,比试之后,无不心悦诚服,承认他是“天下第一高手”,就差将牌匾挂在门上。

这位高手最后怎么着?死了。还不到三十岁,躺在阴沟里十几天才被人发现,尸体腐烂得不成样子,收尸的人都不忍心让他爹娘看到。

他为什么死了?因为他犯了一个错误,离家闯荡江湖去了。

登门求教的人都得守规矩,两人面对面,周围挤满武林名宿,一声“开始”,然后比谁出手快稳准,下三烂的手段谁也不好意思用,招式稍微走形一点都会遭到耻笑。

习惯了“公平比武”的高手,一旦离家迈入江湖就变得不堪一击,没人知道他是被谁杀死的,也没人知道他是如何被杀死的,只知道他的致命伤位于后背。

大家都同情这位高手英年早逝,嘴上鄙视那位鬼鬼祟祟的杀手,但是私下里却议论说,高手不是真正的高手,哪有高手挡不住身后偷袭的?

就连那些曾经败在高手剑下的人,也渐渐变了语气,声称自己当年战败是因为不占地利人和,真要是狭路相逢,谁胜谁负尚未可料。

高手能怎么办?他死了,化成一堆白骨,一句也辩解不了。

最后,那位神秘的杀手却成为偶像,人人都在传诵他的事迹,人人都声称曾经亲眼目睹过他出手,甚至有人自称就是他本人。

这就是江湖传奇的真实面目,不管你用什么手段爬到高处,仰慕者自然会替你编出光明正大、风起云涌的人生,人们就只看到站在高处的你,谁会在乎你用了什么手段、脚下踩了多少具背后有伤的尸体。

杀手第二戒,戒软。下手要狠,务必斩草除根,杀人不仅为了灭口,还是为了除“名”。

曾经有这样一位高手,为报父仇勤学苦练十年,出道之后立刻横扫四方,有了十足把握,他找到仇家,杀得几乎鸡犬不留,最后杀到一对孤儿寡母时却心慈手软了,他想当大侠,想留“不杀妇孺”的好名声,就这么一念之间,他给自己留下杀身之患。

孤儿寡母能报仇吗?当然不能,那个孤儿资质低下,练一百年也敌不过高手的一根手指头,寡母根本不会武功,容貌平常,想卖身度日都难,更不用说引诱别人替自己报仇。

但高手的仇家原本很有钱,这份家业自然都被高手夺走,可是那对孤儿寡母却不这样认为,女人放出话,谁能替她报仇,那份该归她的家业就分给谁一半。

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用一张画饼当酬谢,可你能想到这样一份许诺打动了多少人?数都数不过来,从此以后,高手家的门槛就没闲过,高手连睡觉都得睁一只眼睛,最后他还是被杀了,杀他的人是一个无名小卒。

孤儿寡母拿回钱了吗?当然不能,无名小卒象征性地给母子俩一小块地,就此不闻不问,独享了价值百万的家业。

孤儿寡母的结果不重要,重要的是“名”,没有这对孤儿寡母,谁也没权力向高手讨要家业,有了这两个傀儡,天下人人得而诛杀高手,而且名正言顺。

这就是“名”。

“名”是世上最虚幻最害人的东西,真正的杀手从不求“名”,也从不给对手留下正“名”的机会。

**

金鹏堡主上官伐,第七代独步王,其实并非真正的王,他没有国土,但是西域三十六国任何一寸土地都去得,他没有臣民,但是上至王公将相下至贩夫走卒,无不谈其名而色变。

他是西域的杀手之王。

独步王的身手高低没人能说得清,他从不参加公开比武,找上他的人和被他找上的人,一律死得干干净净。

独步王也几乎没有仇家,被他杀死的人,连身边的狗都会身首异处。

杀手两戒,上官伐向来奉行无误,对他来说,这两条原则比生命都宝贵,所以,当他得知第八个儿子没有斩草除根时,心中的愤怒可想而知。

七代独步王,绵延百余年,杀人无数,屠灭的门户足够组成一个西域小国,还从来没出现过这种纰漏:竟然杀错了人!

数颗人头,一字排开,摆在一张长桌上,认尸的异乡客人感受到了金鹏堡主满腔的怒火,识趣地躲入一边的阴影里。

上官伐拎起其中一颗人头,扔给面色青白不定的八子,就是这颗人头,让他在异乡客人面前丢脸,这个面子是无论花多大代价都无法挽回的。

“你是我儿子?你真是我儿子?”

上官伐脸部瘦长,微有些黑,眼窝深陷,上官家久居西域,不可避免地混入了胡人血统,当他愤怒时,目光就如同戈壁雪山一样冷漠无情。

他的问题无需回答,八子与父亲就像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只是比较年轻,脸色涨红,好像两块烧红的铁板。

只有一种方法能浇灭独步王的怒火,那是就杀人,即使对自己的亲生儿子,他也不会手软,父子相残、兄弟互杀这种事情,在上官家时有发生,王座只有一个。

但是上官伐犹豫了,他想起了八子的亲娘,那女人曾经带给他许多欢乐,狡黠的浅笑、完美的身体,时隔多年仍历历在目,她死于不知名的绝症,和这世上的所有女人一样,不管她们曾经在男人身上花费了多少精力,心中最后一个愿望总是与亲生骨肉相关。

病症发作得很快,所以当她弥留之际仍保留着七八分的容貌,哀伤而美丽的面孔让她的乞求很难被拒绝、被遗忘。

“让怒儿长成和你一样的男人。”

上官伐相信自己遵守了承诺,给予幼年丧母的八子以最舒适的生活、最严格的训练和最大程度的信任。

“娘儿们是祸害。”上官伐心想,怒火稍稍降落,但仍像一只笼中猛兽,焦躁不安,想要寻个出口,于是他拔出上官怒腰上的单刀。

上官伐必须做点什么,规矩就是规矩,绝不可因为任何人任何事而妥协,他强忍住杀人的冲动,挥刀斩掉八子的右手,那只拿刀的手。

哀伤美丽的脸孔在上官伐脑海中渐渐远去。

“七天,带一颗正确的人头回来。”

那个漏网的可怜虫是谁?叫什么名字?上官伐心中只有一个模糊的印象,那人必然会死在金鹏堡的刀下,他能令独步王斩断亲子的一只手掌,已经算死有所值了。

**

上官怒推开上来搀扶的属下,踉踉跄跄地退出大堂,和父亲一样怒火冲天,断手处的血流用一大包的金创药才止住,可无论用什么药,也止不住他心中的愤恨。

他恨自己的父亲,竟然不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全凭异乡客人的一句否认,就认定自己出错。这是他第一次独立带队执行任务,本来,这象征着他从此与兄长们一样,能够自立门户了,如今,他失去右手,废了一多半的武功,脸面更是荡然无存。

他也恨自己手下的那群废物,全是他们不用心,害自己出错,毁了大好前程。

他最恨那个漏网的少年,一个必死的人,却非要苟延残喘这几日,就是再被杀死一百遍,也无法弥补他失去的右手。

上官怒的怒火必须得到渲泄,对父亲的恨意只能深深埋藏在心底,甚至不敢出声辩解,那个漏网少年此时此刻又不在眼前,他仅有的泄怒对象就是自己手下数十名杀手与刀手。

杀手是金鹏堡的精华,刀手是金鹏堡的雇佣兵,对少主,他们都曾经当众立下永不背叛的誓言。

上官怒用左手拔出刀,稍显笨拙,这更增加了他的怒火。

杀手与刀手们已经听说了大堂内发生的事情,这时都像待宰的羔羊一般,惶恐不安地看着少主脸色苍白地冲进屋子。

刀起刀落,刀落刀起,无法躲避,无人敢躲,一只只手掌像寒霜中的树叶簌簌落下,没有人吱声,当这些人被分派给上官怒时,就已经注定要献出一切,包括生命。

上官怒不知道斩到了第几个人的手腕,终于平定了心神,这些都是他的属下,废了他们的武功只会更加削弱自己的实力。

“去杀人!马上去给我TMD的杀人!除了脑袋,不准留一具完整的尸体!”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