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第二百二十六章 坏事

顾慎为开始体会到金鹏堡密不透风的警觉性,此前,他一直隐藏在阴影中,尽一切可能将杀人转嫁到天灾人祸身上,直到暗杀孟明宪与刺杀督城官,他才稍微显露了一点行迹,马上就被刀主沈谅盯上。

突然之间,在顾慎为周围危机四伏,洗心院的监视、独步王的杀机、孟夫人隐忍不发的怨怒,他都感觉到了,但他绝想不到,半路杀出破坏大事的人竟然会是罗宁茶。

七月十六,婆媳和好的戏就要演到头了。

从表面上谁也看不出罗宁茶的心思,厚重的面纱成为最好的掩饰,她一定计划了很长时间,所以在最后时刻才会如此镇定自若,礼貌谦让,表现得跟一名三从四德的小媳妇一样,连孟夫人也受到欺骗,心中有几分相信儿媳这是真的要改性子了。

荷女重新混入人群,扮成丫环的上官如与许烟微早就在等待,马上扶住她,偷偷地帮她扫清灰尘,将脸上的妆容抹匀。

殿外的祭拜仪式结束,在后面守侯的丫环们过来服侍自己的主人,场面稍有些混乱,罗宁茶被众多侍女簇拥着,她一手搭在领路丫环的肩上,另一只手很自然地从荷女手中拿走一块划满文字的木板。

一共十块木板,荷女双手捧着,上面盖着绿绸,看上去像是备用的首饰盒。

荷女三天两夜没有合眼,要不是经受过最严格的杀手训练,早就支撑不住了,可心思、反应都慢了许多,虽然下意识地双手合拢,还是没有阻止住小姐的举动。

绿绸眼看要落地,上官如急忙接住,重新盖好,跟荷女一样,她也很意外,罗宁茶的插手不在事先商量好的计划之内。

罗宁茶将拿着木板的手藏在垂腰的面纱后面,的确是个非常巧妙的掩护,上官如与荷女还以为她这样做是为了帮忙,同时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她们倒吸一口气了。

罗宁茶突然转身,用不是很大但周围都能听到的声音笑着说:“这不是十公子吗?你可真调皮,竟然装成丫环来这里玩耍。”

说完这句话,罗宁茶拾级而下缓步离开,仍然没人看到她的表情。

荷女只能跟着小姐一块走,留下上官如一个人面对这意想不到的偷袭。

在场数百名女人,不是谁都能洞若观火,看清八少奶奶这一招的目的,真有脑子一时糊涂的人凑过去,惊喜地辨认上官如,“咦,还真是十公子,妆化得还真像回事,八少奶奶不说,我都认不出来。十公子,什么时候回来的?外面很辛苦吧?夫人一定很高兴……”

孟夫人经历过无数大江大浪,没想到竟被自己瞧不上眼的八儿媳反戈一击,两人的和好仪式刚刚结束,就结下再也无法化解的深仇大恨。

“如儿,过来扶着我。”孟夫人脸上尽是慈母的微笑,将不知所措的女儿叫到自己身边,“都说养儿不如女,这话还真没错,当娘的重病在身,儿子跟没事人一样还在外面胡混,就女儿非要跑回来看我一眼。”

孟夫人重病在身的消息吓了众人一跳,女人们围上来嘘寒问暖,有的扶持,有的带路,将丫环们都挤走了,但不管孟夫人如何努力,十公子历练未结束就提前回堡的事情还是曝露了。

女人们对石堡的规矩懂得少,还不知道这件事的隐藏含义,反而不住地夸赞十公子孝顺,夫人养了一个好女儿云云,等到消息到传到杀手耳中,他们马上明白,十公子再想要争得“少主”的称号,从此难上加难。

虽然没有规定少主必须在外历练一年,但这是一种传统,传统有时候比法律的约束力还要强,十公子提前返堡,近乎于公开承认自己的女儿身。

孟夫人一直保持着风度,回到住房,打发走那些仍对病情问个不休的妯娌儿媳,沉下脸,对女儿说:“我一直把你当作儿子养大,你也从来没有让我失望,老八媳妇向你挑战,上官家的男人该怎么做?”

最错愕最自责的人是荷女,一路上都在想着小姐手中的木板,但她不可能当众硬抢,罗宁茶也防备着她,让她跟在最后面,但也没有再要她手中的剩余的木板。

这就是顾慎为焦急不安等来的结果。

他让荷女将剩下的九块木板马上抄录一份,然后将木板送进内宅,孟夫人现在仇恨的人大概不只是八少奶奶,还有两名立场模糊的杀手,他们得尽快去安抚一下。

顾慎为自己去见罗宁茶。

罗宁茶在卧室里接见欢奴,身前竖立屏风,只留翠女与许烟微服侍,她的得意之情溢于言表,甚至没法老老实实地坐着,来回踱步,语气比平时都要轻快,“终于等到这一天,真是畅快。欢奴,瞧我这招怎么样?连你也被蒙在鼓里了吧。哈哈,老乞婆想让自己的女儿偷偷摸摸藏在堡里,我非不让她如愿。欢奴,你的功劳不小,我可全是照你的法子做的,‘以退为进’,‘取得敌人的信任再出手’,真好玩。”

顾慎为强压心中的怒火,这个女人正将自己置于万劫不复的必死之地,竟然还在洋洋自得,“小姐果然聪明,我才点拨了几句,小姐就能融合贯通。那块木板呢?”

“藏起来啦。”

“我能不能看一眼?”

“不能。”罗宁茶的拒绝直接利索,然后发出一连串的笑声,“可怜的小欢奴,你以为藏宝图的故事能骗过我,是不是?嘿,老乞婆竟然愿意跟我和好,我就猜到你们想偷的东西肯定不是藏宝图那么简单。我那个夫君是个没用的家伙,可是野心挺大,从前总跟我信誓旦旦地说他早晚要当上独步王,什么无道神功、六杀刀啊,他可说了不少。可惜他得不到王主的喜爱,连神功藏在哪都不知道,今天却被我拿到手了。”

顾慎为真想现在就告诉这个女人,大头神快要完蛋了,小姐背后的靠山即将轰然倒塌,扬起的灰尘足够将她深深埋葬十次。

“小姐,你这是在八少主面前立下大功了。”顾慎为装出无所谓的样子,如果让罗宁茶知道木板上的神功关系到三个人的生死,她更加不会撒手。

“哼,我才不是为他做事。”

“小姐打算自己修练吗?”

“呸,我也没工夫练什么神功。”

“原来小姐另有高招。”

“嘻嘻,老乞婆跟小丫头是不是很想要这块木板?”

“想来是这样。”

“别跟我想来想去的,你要是再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嘘弄我,欢奴,我……就用这块木头换你的命。”

听罗宁茶这么说,顾慎为反而放下心来,原来小姐心里没有成形的计划,纯粹是为了让孟夫人不舒服不痛快才做出这样的挑衅行为,他越来越搞不懂这个喜怒无常的女人到底是太愚蠢还是太聪明。

“唉,小姐的眼光太毒辣了,什么都瞒不过你,我说实话吧,石堡的规矩,只有王主才能学无道神功,孟夫人盗取秘笈是想让双胞胎当中的一个继续王位,结果被小姐的奇招给打乱,现在,她可是被小姐紧紧握在手里了。”

“那我提什么条件她都会答应了?”

“当然,只要小姐肯交还木板。”

“嗯,我要好好考虑,今天太兴奋了,什么也想不出来,你去告诉老乞婆,让她等着,可别想玩花招,木板我藏得妥妥当当,你们谁也找不着,翠女跟宛女也一样不知道。惹急了,我就公开所有事情,让王主知道你们盗取神功。”

顾慎为不得不承认罗宁茶如今掌控了一切,她是一个不计后果的女人,心事简单,能猜透却无法预料,必须小心翼翼地哄着才行。

顾慎为与荷女共同进内宅送九块木板,孟夫人装病没有露面,上官如已经从意外中恢复过来,又好气又好笑,“八嫂到底想干什么?”

顾慎为简单地说了一下小姐的想法,上官如越发搞不懂了,“她连条件都没想好,就要拿走一块木板,以此作为威胁?”

罗宁茶像一条湍急的河流,虽然清澈透底什么也藏不住,但是流势凶猛,谁也不知道会往哪个方向流动。

“小姐……脾气有点怪。”顾慎为无奈地说道。

“都怪我。”荷女还没有从自责中摆脱,“我要是握紧一点……或者背熟就好了。”

“怎么能怪你呢?你可是三天没合眼了,哪还能背那么多文字,要怪也是怪我,当时替你拿着就好了。”

两名少女互相抢着承担责任,顾慎为听了一会,说:“咱们得想个办法让小姐交出木板。”

三人先是一块阅读木板上的文字,荷女抄写得极为工整,密密麻麻的蝇头小楷,根本看不出是摸黑写出来的。

头两块的内容三人都很熟悉,正是《死人经》最后一部分怪文,上官如只学过头一千字,看到之后惊讶万分。

接下来是一套复杂的内功心法,每读一段,上官如还是会惊喜地叫一声“这个我学过”,等到第五块木板以后,文字都是陌生的了。

金鹏堡内功脱胎于《无道书》,利用其中的一小部分加以改造,正宗的无道神功比之强大数十百倍,历代独步王就是依靠它凌架于众多杀手之上。

看完之后,三人互相望了一眼,罗宁茶拿走的正好是最后一部分文字,缺了那块木板,他们还是可以先行修练,只是无法取得圆满。

罗宁茶的重要性一下子降低不少,上官如想起母亲的话,上官家的男人会怎么做?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