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第二百三十四章 事情

顾慎为才十七岁,未经人事,虽然在南城耳濡目染许多事情,对“色”字的力量却还没有深刻的理解,否则的话,他会对自己的计划更有信心。

他劝服了罗宁茶,心里却越来越没底,总觉得没有考虑到的枝节太多了,独步王可能会顾忌脸面不肯对儿媳下手,就算听到罗宁茶的美名,也可能等到功力恢复之后才动手。

顾慎为很清楚自己现在还不是上官伐的对手,只能在他功力全失没有防护的情况下进行暗杀。

许烟微可比欢大爷自信多了,她不知道主人的真实目的,但是很愿意担任“师父”的角色,将多年积累的经验倾囊相授,在见过小姐的真容并稍加调教之后,她对顾慎为说:“小姐这是要勾引如来佛祖吗?我的天,萧凤钗跟她一比就是村姑啊。”

萧凤钗是留人巷公认的花魁,许烟微拿她作比较,就是对小姐的最高夸赞了。

在大头神的棺椁运到璧玉城之前这几天,罗宁茶低调做人,将大部分丫环仆人都撵到前院居住,后院只留最受信任的寥寥数人,每日向许烟微讨教走路、说话、眼神等绝招,大有茅塞顿开之感,“我要是早学会这些,上官怒也不至于把我扔在石堡里不管不顾。”

许烟微的问题是有时候会露出惫赖势利的真面目,让客人不爽,但作为老师她是合格的,而且教给小姐最多的内容就是如何控制脾气,“男人都一样,希望女人敬仰他、乞求他,你装得越可怜,他就越大方。”

顾慎为与荷女负责保护小姐的安全,这是整个计划当中最危险的一段时间,他的敌人、罗宁茶的敌人都有可能发起突然袭击,只凭两名杀手可挡不住强大的攻势。

关键时刻,独步王的一句话保住了他们的安全,上官伐嗅出了堡里蠢蠢欲动的杀伐之气,抢在前面发布严令:无论任何原因,未经许可杀人者,死。

金鹏堡是杀手聚集成堆的地方,要是控制不住他们手里嗜血无情的狭刀,独步王的整个根基都会动摇。

上官如帮了不少忙,她最支持父亲的禁杀令,几乎每天都往罗宁茶这边跑,一点也不记恨八嫂曾经的行为,顾慎为小心翼翼地监控着两人的谈话,不让她们谈起木板的事。

荷女猜出欢奴与小姐正在策划阴谋,但她从不过问,只是偶尔劝说欢奴该修练无道神功了,“你的期限比我早,我觉得练这套神功是有帮助的。”

顾慎为何尝不想尽早去除体内的八荒指力,但是跟荷女不一样,他要想修练无道神功就必须散功,在这个节骨眼,他可不想体内一点内力也没有,“再等等。”他总是这样说,从不多做解释。

暗杀独步王会引起多大的风波,顾慎为心中有数,他不打算跟着仇人陪葬,所以已经制定了逃亡计划,神功只能在堡外修练。

在这个计划中,没有罗宁茶的位置,顾慎为保护不了她,许烟微他也不可能带走,只能指出一条路,让她自己求生,事情就是这么简单,想太多也无用。

但他想带走荷女,她是一位理想的助手,两人的默契程度无人能比,能护住彼此的侧后方,这对杀手来说是至关重要的。

顾慎为不打算提前说这些,独步王要是死在八少主正院,住在这里的所有人必然都会受到牵连,到时荷女自然会跟他一起逃亡。

顾慎为做好一切准备,就看罗宁茶的第一次公开亮相能否成功。

事实上,这不是一般的成功,整个璧玉城都轰动了,罗宁茶还在上山的路上,“天下第一美女”的称号已经传到了南城,上万人想要一睹传言真假,造成关卡拥塞,卫兵全力阻挡,险些酿成一场暴乱。

轰动也传到了石堡里,八少主正院外面的巷子站满了人,许多人是来看热闹甚至想借机闹事向孟夫人邀功的,可是当罗宁茶在丫环的掺扶下缓缓走来时,人群不由自主地让开一条通道,谁能不敢开口,也不好意思开口,就连呼吸都觉得有些唐突,上百人同时屏息宁气,直到佳人的身影进入宅院,大家才一起吐出气,心里空落落的,好像身体里有什么东西被挖走了。

顾慎为与罗宁茶的目的是引来独步王,结果最先扑上来的是一群上官家的浮浪子弟,有些还是学堂里的学生,打着亲戚的旗号,来探望安慰八嫂、八婶、八弟媳、八孙媳,上官怒的院子里从来没有这么热闹过。

顾慎为挡住了所有来访者,亮一次相就够,罗宁茶接下来得保持神秘,为此,他得罪了好些人,上官鸿也混了过来,但他一看见欢奴立刻逃之夭夭。

只有上官如挤进后院见着了不戴面纱的八嫂,劝慰了几句,出来之后一边摇头一边啧啧称叹,冲着欢奴笑了笑,“你的责任可重大了,稍有闪失,八哥不会饶了你。”

顾慎为也笑了笑,没有说话,上官如还没有明白过来,只要独步王活着,上官怒是永远也不会再回石堡的。

经过这一天的忙碌,所有人都疲惫不堪,早早安歇,罗宁茶心中的恐慌感一直没有消失,欢奴与荷女要轮流守在她的屋子里,两人就像是枕下的一把刀,能让女主人睡得稍微安稳些。

今天轮到顾慎为值守,他与小姐的事情就是这一晚发生的,事前谁也没有准备。

罗宁茶在路上耗尽了全部精力,到了**却兴奋得睡不着觉,翻来覆去地想着白天发生的一切:原来自己拥有如此巨大的魅力,她还记得新婚头几个月上官怒的迷恋与颠狂,可她对那只铁钩总是难以释怀,就是现在想起来也觉得不寒而栗,很少讨好丈夫,大概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上官怒才会下狠心叛离石堡。

平时两个人睡也觉得宽松的床,这时却显得拥挤了,罗宁茶命令脚边的翠女出去,随叫随到。

她还是睡不着,她就像一个孩子,朝思暮想了一整年,终于将心仪的玩具拿到手,只想彻夜不眠地欣赏它、把玩它,对罗宁茶来说,新玩具就是她的魅力。

“你在吗?”

“在。”

“过来。”

小姐的声音中显露出一种从没有过的东西,就是在她向许烟微学习的时候,也未曾达到如此的柔媚,突然间却无师自通了。

顾慎为心中一颤,也多了一种从没有过的东西,当他在南城耳闻目睹那些风花雪月的场景时,曾经偶然产生过冲动,却都被他轻松压制下去,这一回,它已经壮大成长为咆哮的巨兽,再难阻止了。

心所无想,脚步不由自主地移动,顾慎为绕过屏风,来到小姐床前。

“我美不美?”

“嗯。”顾慎为含糊地应了一声,仍与心中那头巨兽斗争,虽然眼前黑漆漆一片,但他脑里仍存有她的相貌,清晰得如在白昼。

“那你为什么不动心?”

“我是杀手。”

“他也是杀手。”

这个“他”是指独步王,顾慎为一下子清醒了,这是一个错误的时刻,上官伐没准迫不及待,今晚就会来,那样的话,死在**的就是他而不是灭门仇人。

顾慎为刚要后退,拿刀的右掌被一只绵软的手握住了,那只手像丝一样滑,像绵一样软,微凉,传来一丝颤抖。

“我要是不能让你心动,又怎么能让他满意呢?”

换一个男人,大概会对这种话感到有伤自尊,对杀手来说这却是一个合情合理的借口。

他接受那只手的引导,脱去衣服上床,一根手指顺着他的胳膊向上滑行,慢慢转移到胸前,罗宁茶倒吸一口气,“好多伤疤。”

上官怒也是杀手,但他身上没有伤疤,只有断掌。

顾慎为没有应声,他在与内心里的巨兽做斗争,巨兽正劝诱威逼他扑到这个女人身上,将她勒死将她撕碎,将她融合自己的身体里,他自己却想保持清醒,做一名合格的杀手,享受**却不为**所控。

燥热传遍罗宁茶的身躯,从发丝一直到最隐秘的地方,直达体内,小腹中好像有一团火在跳跃,那些粗砺的疤痕没有让她惧怕,反而刺激起最粗野最原始的欲望。

杀手如此青涩,她不得不采取主动,半是兴奋半是羞愧地将学来的招式用在他身上。

一对男女笨拙地尝试自己所了解的理论知识,谁都不想露怯,谁也没办法从容自若。

罗宁茶从来没有体验过床第的欢乐,上官怒的那只铁钩已经深深地刻在她的心里,让她只有恐惧与厌恶,甚至连同处一室都觉得难以忍受。

直到现在这一刻,她那颗紧绷的心放松了,潮水正迅速上升,她却一点也不感到害怕,只想放声大叫,让潮水将自己彻底淹没。

顾慎为向内心的巨兽屈服了,他曾经对铁寒锋奸污女人的行为感到愤怒,但是已经不知不觉受到感染,接受了师父的规则,这个女人,既是仇人的妻子,也是将死的工具,征服她即是双重快感:复仇与自我满足。

但是第一次尝试让他极为难堪,即使是杀手,也总有控制不了的事情,他如此之快地败下阵来,甚至对自己做过的事情毫无感觉。

罗宁茶也没有给予他安慰,而是扑哧一声笑了,“宛女说得没错,男人第一次会是这样,你是第一次吧?在南城待了那么久,没有相好吗?荷女呢?你们两个一直很暖昧。”

“闭嘴。”顾慎为厉声说道。

“你敢放肆!”罗宁茶没能控制住,露出了小姐脾气。

“如果我是王主,就会让你闭嘴。”

顾慎为充满愤怒地重整旗鼓,不去想那些道听途说的技巧与花招,也不管独步王今晚会不会来,他将自己交托给心中的巨兽,顺着它的心意为所欲为。

面对欲望,服从即是胜利。

刚刚还显得笨拙的两个人突然间如行云流水般顺畅,一切水到渠成,他们一起升至云端,一起坠入深渊,在虚空中像光一样飞行,像闪电一样跳跃,像狂风一样摧枯拉朽。

从此,两人之间又多了一件秘密。

顾慎为唯一的担心是独步王会突然出现,事实证明,这种担心是多余的,他的计划成功了,独步王对自己的儿媳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他可不会像普通人那样偷偷摸摸地来相会。

一名陌生的老年杀手代表独步王前来慰问八少奶奶,顾慎为由此知道上官伐入套。

欢愉短暂易逝,无法挽留也不值得怀念,他又要恢复杀手本色,用刀剑刻划人生。

(求收藏求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