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经

第六百七十四章 放人

红鸢是个讲求实际的人,如果前面横着一只老虎,即使有可能打败凶兽,他也会选择绕路行走。

“省下精力做更重要的事情。”这是他经常挂在嘴上的原则,没有想到,有朝一日那段让他绕行的道路会是一个陷阱。

他从来没将上官飞放在眼里,这位所谓的勇士魁首,在场上战战兢兢,面见老汗王时低三下四,都给红鸢一种印象,这是一个没主见的小白脸。

无需打听,看到上官飞的第一眼,红鸢就知道对方的喜好,他不介意利用这一点,好绕过韩无仙这只拦路虎。

身为汗王翼卫,他自信能凭实力打败这个奇怪的女人,可是能让对方自动让路,岂不更安全更节省精力?

于是他上当了。

红鸢羞愤得无地自容,他本有机会堂堂正正打败韩无仙,起码他自认为有这个可能,结果却因为没使出全力,被女人的长发缚住手腕,丢了弯刀,穴道被封,匍匐在地,好像他经受不住美色的诱惑,自动认输似的。

天地可鉴,红鸢可是绝不会拜倒在女人面前。

比武结束,人群散去,韩无仙仰头在空气中闻了几下,非常肯定地指出龙王的方向,“在这边,龙王离咱们不远。”

看到龙王独自走来,上官飞既惊且佩,“你真能闻到龙王的味道?”

韩无仙背对龙王,像勇猛的士兵擦拭兵器那样,用手指仔细梳理自己的长发,“一个人成为真正的王者,味道就会变得与众不同。”

“真的?”上官飞从来没听说过这么神奇的事情,用力吸气,“也得有仙子这样与众不同的鼻子才能闻到吧?”

“呵呵,可爱的孩子,想不想学我的‘鼻功’?”

上官飞有点心动,倒不是想随时寻找龙王,“仙子这套‘鼻功’太有用了,北庭局势大乱,一大堆人争夺汗王之位,谁要是能提前闻出结果……”

龙王到了,上官飞急忙说道:“龙王,我按照您的计划,抓住这名叫红鸢的翼卫,请您示下。”

说罢不停地使眼色,他此前是假传龙王命令,可没有别的办法,韩无仙杀人上瘾,不用龙王的名义根本没办法让她活捉红鸢。

上官飞悬着的心放下了,龙王没有露出意外的神色,好像一切都在他的计划之中,他那个小小的谎言不会被揭穿了。

顾慎为记得红鸢,盯着他看了一会,“解开他的穴道。”

这个命令有点奇怪,上官飞和金刚头陀都感到意外,韩无仙毫不在乎,但也没有马上动手,“你说会有晓月堂弟子,我怎么一个也没见到?”

“有一个,大概是见到从前的堂主,害怕得逃走了。”

“从前?我现在也是堂主,荷女那个小丫头还没胆量抢这个位置。”

“嗯,晓月堂弟子都很怕你。”

上官飞暗暗点头,原来龙王撒谎的本事这么高,随口就来,一点也不扭捏,看来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

韩无仙说不上相信与否,淡淡地说:“下回龙王当出头鸟,我来抓人吧。”

“很好。”

上官飞发现一个规律,韩无仙笑得越是妩媚心中杀机越浓,对龙王反而没什么笑脸,想到这里,不由得往边上挪了几步。

红鸢的穴道解开了,可他手里没有刀,只能警惕地看着龙王,不知道对方要怎么处置自己。

“你可以走了?”

“啊?”

“你很幸运,回去告诉银雕,三次饶命机会,你们已经用过一次。”

红鸢张口结舌,吃惊的不只是他,上官飞好不容易设计抓住一条大鱼,可不想就这么放走,“龙王,他是汗王翼卫,肯定知道不少内幕,留下有用。”

顾慎为严厉地看了他一眼,上官飞立刻闭嘴。

金刚头陀觉得自己该说出真相了,“等一等,龙王,借步说句话。”

顾慎为没动,金刚头陀尴尬地看了看龙王的几名手下,挥手示意跟随自己的十几名刀客退下,然后小声说:“龙王,这个人不能放,起码先让他交待老汗王头颅的下落。”

“不在你那里吗?”顾慎为故意装糊涂。

“其实这是日耀王的计策,我是为他做事的,龙王也是,咱们服侍的是一个主人。”

顾慎为没有马上开口,韩无仙展露笑容,柔声说道:“好你一个小坏秃儿,果然是在骗我。”

上官飞又往边上移动几步,如果他是金刚头陀,面对韩无仙的笑容,绝不会如此坦然地还以讨好的微笑,更不会往前迈出两步,“请仙子见谅,王命在身,不得不从,好在咱们都是一家人,见过日耀王之后,我一定亲自去向仙子赔罪。”

韩无仙长发猛地一甩,从金刚头陀脸上轻轻拂过,脸已经扭到另一边,留下侧面,一副冷漠恚怨的神情。

金刚头陀一晚上都把持住分寸,此刻不知怎么心思大动,差点就要不顾一切地跪下乞求原谅,膝盖已经晃动,看到龙王的目光,恍然惊醒,面红耳赤地转身说道:“请龙王恕罪,不如咱们一块去见王爷吧,功劳全是您的,分给我和兄弟们一点苦劳就行。”

“你真是日耀王手下?”

“绝无虚言。”

“你不是中原人吗?”

金刚头陀嘿嘿笑了两声,“河西自古是中原与北庭的战场,今天归你明天归他,我们那的人,都是跟着钱走,龙王是西域人,想必跟我一样明白。”

“明白,你走吧,这个人我还是得放,至王日耀王,我自会向他解释。”

金刚头陀的脸更红了,这回跟韩无仙没关,“龙王,王爷很在意这个计划,到手的大功一件,不能就这么放了啊。”

上官飞闻不出龙王的味道,但他能嗅到分裂的气息,冲红鸢说道:“傻蛋,还不走,等着龙王送你一程吗?”

红鸢被这一连串的事情弄糊涂了,这时才明白过来,步步后退,随时准备防守,直到十步以外,才转身施展轻功,迅速消失,甚至没留下一句场面话。

金刚头陀眼睁睁地看着红鸢离开,觉得自己受到了污辱,“龙王,更得麻烦您跟我走一趟了,王爷那边无论如何得有一个交待。”

上官飞用不耐烦的语气说:“龙王忙得很,有空自然会去见王爷,你一个连身份真假都不能确定的人,也敢‘麻烦’龙王?”

金刚头陀脸色铁青,扭身向手下的刀客走去,汇合之后大声说:“龙王,可别怪我不义气,该说的我都说了,是你自己决定放人。”

望着日耀王的部下走远,上官飞恭恭敬敬地向韩无仙行礼,“仙子,您的‘鼻功’好,眼力肯定更好,您瞧这位金刚秃儿还能活多久?”

韩无仙叹了口气,头也不抬地说:“谁知道,瞧他的面相,能活到天亮就得谢天谢地了。”

韩无仙没笑,语气也很平淡,上官飞心中狂喜,摸摸脸上的细细伤痕,觉得自己安全了。

顾慎为走来时听到了韩无仙的话,他可不相信“鼻功”一类的东西,“你怎么会找到我?”

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他不想自己的行踪被任何人掌握。

韩无仙微微一笑,似乎不想回答,月光满地,她好像也生出一层光晕,上官飞看得痴痴呆呆,不得不一遍遍提醒自己:这是个女人,这只是一个女人。

“我在你身上留了一根头发,它的气味只有我能闻得出来,你一直在附近停留,我当然闻得到啦。”

见龙王一脸严肃,韩无仙咯咯笑起来,这回只是笑,没有杀机,“一个小把戏而已,龙王想学吗?”

顾慎为不想学,只想将身上的那根头发找到之后扔掉,回营地之后,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脱光衣服,从头到脚清洗一遍。

可他还不能回营,四人找到马匹,与金鹏杀手和少年杀手汇合,向东行驶,还有两三个时辰,近侍军与圣日王的决战就将在龙庭废墟上展开,顾慎为不想错过观战的机会。

天边放亮,路程过半,顾慎为远远望见五名江湖人士骑马跑在前面,他们参加了昨晚的比武,一无所得,大概也是要去观战,做些混水摸鱼的买卖。

顾慎为调整方向,打算与前面的人错开,驶出没有多远,他再抬头,已经望不到人影了。

草原并非真正的一马平川,地势总有些起伏,视线被挡是常有的事,顾慎为没有太在意,一直坐在藤椅上的韩无仙突然松开手中的长发,“晓月堂的人,好大胆,竟敢在我面前现身。”

顾慎为心中一动,拍马向五名江湖客消失的地方奔去。

发现晓月堂弟子的踪迹,让韩无仙变成了另一个人,她“飞”起来了。

聂增只觉得背上一轻,韩无仙已经从他头顶掠过,以极快的速度在草丛中跳跃,每次落地都会前进一大截,将身后的几匹马越落越远。

“她会走路!”聂增气愤地叫道,觉得自己真是个傻瓜。

顾慎为催马疾驰,这个时候他有点想念火焰驹了。

他关注的不只是晓月堂弟子,还有那五名消失的江湖客,日耀王设下的简单诱饵,可能真的引来了大鱼,大到会对整个龙庭产生影响。

(求收藏求订阅)RS